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65简太太的手段(别错过)

65简太太的手段(别错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手指按了按太阳穴处,抬起眼帘看向旁边的楼沐言。小姑娘面色有些紧张,两人挨得近,也不知能不能听见电话里的声音。

    “你在哪?”简迟淮又问了句。

    褚桐站在江边,看着那艘游船逐渐远去,“我在烟花洲头。”

    男人眉心轻跳,忽然,一只手落向他手臂,轻轻摇晃下,简迟淮再度看向楼沐言,见她菱唇紧抿,不住摇着头,好像一靠岸就会被虎狼猛兽吃掉似的。男人心里猜出几分,他冲电话里的褚桐道,“我在船上谈事情,回去再说。”

    楼沐言神情微松,抓着简迟淮的手仍未松开,指甲涂了层淡淡的红色,像是春天里盛开的桃花。

    江边,秦秦眼见褚桐脸色越发不好看起来,她兜里的手机不住在响,秦秦不放心她,走到了褚桐的身边,“桐桐,你给谁打电话呢?”

    她扭过头,轻说了句,“没事。”

    秦秦拿出自己的手机,见是家里打来的,忙走到旁边去接通。

    简迟淮见电话里没了声响,准备挂断,不料褚桐的声音又再度响起,“简迟淮,”她连名带姓喊他,“你要不肯上岸也行,但我有句话让你带给楼沐言,她既然说我这个简太太只是个虚名,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又说你简四哥将来势必会倾心于她,那我提前祝贺她。不过,你自己也别喝太多酒,烂醉如泥的不好,家里虽然没有你需要的那个人,但这个家终归还是在那的,不论你情不情愿,还是要回来,哪怕是遵循了别人的意思。”

    江边的风很大,呼呼吹拂而过,褚桐的说话声里就夹杂了这样的杂音,简迟淮挂上电话,神色不明。

    楼沐言见他连声再见都没说,想来是对褚桐心有怒意。简迟淮人往后倚,目光不由扫向楼沐言,“你方才在烟花洲头,看见谁了?”

    楼沐言知道褚桐肯定告状了,也不敢隐瞒,“易搜的一个记者。”

    褚桐站在江侧,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挂断声,秦秦快步过来,拍着她的肩膀,“桐桐,我得赶紧回去,我奶奶摔了一跤住院了。”

    “没有大碍吧?”褚桐神色这才有了变化,“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看你情绪也不好,你管住自己就行,这儿打车过去很方便,我走了啊。”秦秦说完,拿起包快速离开。

    褚桐坐回到方才的椅子内,手机就摆在桌上,准时九点,小岛上的烟花争相齐放,紫红色的烟火犹如盛开的蒲公英,还未来得及细看,便又消失殆尽,紧接着又有更盛大的美景绽放于天空,江中经过的游船一一驻足,连江面都被染成了火红的颜色。

    褚桐以手挡住眼帘,抬高下巴看去,心里酸涩不止,却又要强颜欢笑,才不至于辜负了这样的美景。

    游船上。烟火衬得每个人的脸都颜色不一,神色不明。楼沐言被身侧的气氛压抑的难受,看到外面的烟花,她不由转过身,趴向窗户,“烟花开始燃放啦,好美啊。”

    其余那些人都是见怪不怪的,早就看腻了,楼沐言像个天真的孩子,第一次出来放风般,“四哥你看啊,好美啊,像是一朵菊花呢。”

    简迟淮朝外面看了眼,仿佛看到褚桐孤零零站在江边。他抬头,朝不远处的服务员道,“把船折回去,到烟花洲头去。”

    楼沐言惊愕不已,她滑下窗台,坐回到简迟淮旁边,“四哥,还回去做什么啊?在这看挺好的。”

    “就是,”东子不明状况,跟着瞎起哄,“烟花洲头那破烟花,你没看够啊?”

    “开回去!”简迟淮口气冷硬,不容置喙。

    服务员恭恭敬敬应声,“是。”然后,便快步往外走。

    简迟淮站起身来,“里头太闷,我出去透口气。”

    楼沐言坐在旁边,一语不吭,脸色煞白,她知道褚桐一旦上船,就会意味着什么,东子他们不可能不认识她,那到时候,她又要被置于何地呢?

    楼沐言从小到大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东子凑到她身边,“小妹妹,怎么了?一脸苦巴巴的模样,四哥非要靠岸,是不是接什么人去了?”

    “我看到易搜那个女记者在烟花洲头。”

    “记者?”东子一下就猜到了,“你说是褚桐吧?四哥他老婆。”

    楼沐言心情越发糟透了,不耐烦点着头,“嗯。”

    “那你惨了,他老婆比较彪悍,一会上船肯定闹得鸡飞狗跳。”

    楼沐言抬起头,目光里反而有了亮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会把我怎么样吧?”

    “妹妹,当哥的提醒你句,待会,你就使劲装,也不要刻意接近四哥,就当是普通朋友上来吃饭的。褚桐心里必定存着怨气无处发,一看你这样,必将拿话激你,四哥多厉害的人物,话里话外听到了,就算不当面说她,但心里会向着谁呢?”

    这一个个,能跟简迟淮混在一起的,绝非寻常人啊。

    楼沐言这会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觉得东子的话真是有道理极了,她就该这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褚桐上船,本就满肚子的火,肯定没法理智。就此而言,她就已经占了上风。

    船开回烟花洲头,简迟淮站在甲板上,远远就看到褚桐坐在江边的长椅内,船很快靠过去,褚桐余光瞥见一排红色的灯笼点缀在湖面上,她扭过头,看到简迟淮只身一人站在下方。

    她不由站起身来,两人隔着两米多高的距离相望,简迟淮噙笑,如沐春风,“要上船吗?”

    “船上还有谁?”

    简迟淮一身黑色的西装,如此浓郁的颜色,却并未被夜色融化,反而在烟花焰火的衬托下,落得修身玉立般的美好,他眸光轻耀,不做丝毫隐瞒,“楼沐言,还有东子他们。”

    褚桐笑了笑,“简迟淮,我这样上去不好吧,好像随时都在管着你似的,你在哪都有我。”

    “行了,别咬文嚼字了,”简迟淮朝她伸出双手,“好像方才那通电话不是你打的。”

    褚桐站在那里没动,“简迟淮,我们还需不需要冷战了?”

    “当然不需要,难道我另外的一个身份,没让你感觉到身为简太太带来的好处吗?那我真是太失败了。”

    褚桐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夫妻之间感情不和,就容易滋生小三小四小五小六,虽然楼沐言目前只是个冒了个头的连小十都没排上号的人物,但谁知道以后呢?

    “我不是跟踪你到这的。”

    “我知道。”简迟淮仍旧伸着双手,“跳不跳?”

    褚桐直起身,她跨出石栏,蹲了下去,双手交到简迟淮的掌心内,轻轻往下一跃。他将她接在怀里,并未立马松开,“吃过晚饭了吗?”

    “吃了。”

    此时,烟花洲头的美景正是最绚烂夺目的时候,简迟淮扬高俊颜,目光落定在那些焰火上,他单身圈住她,船上风很大,一吹过来,令人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简迟淮将她拥紧些,两人看了会,这才走进去。

    东子他们还在喝酒,见到简迟淮带着褚桐进来,他率先起身,“呦,四嫂也来了,敢情方才四哥非要让船靠岸,是为了接您啊?”

    褚桐噙了抹笑,“我刚好也在烟花洲头看热闹呢。”

    东子分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四嫂真是好本事,四哥在哪您都能知道,四哥,这不像你啊,到哪都被管着,这感觉可不好。”

    这话,可就是在挑事了,楼沐言乖乖地不说话,但见褚桐莞尔轻笑,“男人全靠自觉,不用管着,需要管的那些,其实已经是一滩烂泥了,再怎么揉合都没法上墙的。迟淮在哪我都能知道,是因为我们是夫妻,我们有缘,再加上楼小姐说他在这,那碰上了,我总要上来和你们打声招呼。”

    前半句话,说的明显是东子,他正了正色,不再言语。

    楼沐言见褚桐说到自己,她强忍着口气,尽量面色平和,“是啊,居然这么巧,你好,我是楼沐言。”

    现在还在跟她装?

    褚桐微笑伸出手,“你好,我是褚桐,是简迟淮的太太。”

    “原来是四嫂,你好,你好。”楼沐言拉着褚桐的手,两人互相使劲,简迟淮坐回位子上,楼沐言见状,也赶紧坐回去。

    简迟淮的左侧是她,右侧是另一人,楼沐言当没看见,拿起筷子自顾吃菜,“东子哥,你方才说这江鱼好吃,味道果然鲜美呢。”

    东子笑了笑,楼沐言目前的表现还算可以,简迟淮最烦无理取闹,现在就看这两人谁先崩不住了。

    简迟淮朝右侧的男人使个眼色,对方起身让位,又让服务员添了副碗筷。

    楼沐言表现得很正常,吃自己的,喝自己的,绝不多说话,方才挑衅的一幕仿佛根本就没发生过,褚桐是有些按捺不住性子的,但她也必须忍。

    服务员送上碗筷,简迟淮替她拆封,又将筷子递到她手里,“看看还想吃什么?”

    楼沐言适时插嘴,“四哥,你再点几个菜吧?这桌上的,毕竟我们都吃过了,不好。”

    褚桐抬起眼帘,她本来是不想吃的,因为方才跟秦秦在一起,已经吃撑了,但听完这话,她握紧筷子,伸向简迟淮面前的一盘鳝丝,那盘子就摆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褚桐夹了筷放到自己碗中,“不用点了,这盘菜除了我老公,别人肯定没碰过。”

    东子脸色微变,楼沐言完全是不明所以,就连简迟淮也有些吃惊,“为什么?”

    “家里就我跟你的时候,四菜一汤,百无禁忌,但我跟你出去吃过饭,包括回家也是,每次你手边的菜,妈妈都会让厨房准备第二盘,摆在别的地方,我就猜,是不是你喜欢吃的,就不喜欢让别人的筷子乱碰?”

    东子吞咽下口气,面对楼沐言求救的目光,抿紧了嘴唇。

    简迟淮的这个习惯很差,很差!打小被人惯得不像样,起初东子他们也抗议,但简迟淮说了,谁要看上他手边的菜,可以点双份,哪怕是浪费倒掉,都不准瞎碰!

    褚桐吃了口鳝丝,味道真是好,她面露微笑,“其实,我还有个猜测,我觉得是你不想别人的筷子在你眼前伸来伸去,嫌脏,所以才不给碰是不是?”

    简迟淮的这个习惯,没人跟褚桐提起过,但她居然发现了。男人目光含笑看她,眼里还夹杂了那么一点欣喜,他最烦看见别人的筷子在他面前戳来戳去,若是转盘的圆桌还好些,若遇上像今天这样的,他可真是烦死了。

    东子皮笑肉不笑道,“四嫂真不愧是做记者的啊,观察这么入微。”

    “当你跟一个人生活得久了,渐渐的,他的一言一行你都会放在心上,不用刻意观察。”

    简迟淮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握了握,这话听在他耳中,觉得舒心极了。褚桐注意到简迟淮手边的小碗,里面放了不少菜,可却分明一口未动的样子。

    她轻勾起唇瓣,“谁给你夹的菜啊?该不会还用了她自己的筷子吧?”

    楼沐言握着筷子的手一紧,东子也绷紧了面色,方才就没想到提醒楼沐言一句。褚桐将那个小碗挪开,全程没看过楼沐言一眼。楼沐言气得头皮快要炸开,她是楼家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何时给人夹过一筷子的菜?

    东子见楼沐言快要绷不住了,起身过来救场,他手里提着瓶酒,“四嫂,我们在场的人,刚才可都喝过交杯酒了,你是不是跟四哥也要来一个啊?”

    褚桐轻抿下唇瓣,东子走到两人中间,给他们倒上酒,“我们这些不是夫妻的都喝了,更何况你们呢是不是?”

    简迟淮手掌压向那杯酒,“你们闹得够可以的了,交杯酒这种东西,我不喜欢。”

    “四哥,别介啊,难道你们结婚的时候喝过了?可你宴请我们的时候,小四嫂分明没出席啊。”

    还有这样的事?楼沐言不由竖起耳朵,看向褚桐的双眼漾起满含深意的笑来,看来她也不过如此。褚桐放下筷子,忽然拿起手边的酒杯,自顾饮尽。

    东子笑出声来,“小四嫂,我们要看的是交杯酒。”

    简迟淮拿起自己手里的那杯酒,他幽邃的眸子落向东子,“东子,你们是不是对褚桐有什么意见?一次性说个干净。”

    “四哥,你娶她,你爱她吗?”

    褚桐嘴里的酒味还没有完全散尽,这个问题,是她心里的禁区,可总是被人有意无意踩踏。因为谁都知道简迟淮不爱她,在她以为自己无坚不摧,在那些人以为找不到别的痛处能狠狠捅她时,他们总会乐此不疲的在那个伤口上撒盐。是啊,简迟淮不爱你,你再装得坚强都是白搭,一句话,就能将她踩回原位。

    楼沐言在旁等着看好戏,简迟淮不爱她,她还霸占着简太太的身份,一纸婚约而已,如果不爱,褚桐和她也没什么分别。

    简迟淮的目光落到褚桐脸上,这个女人,是他不情不愿之下娶来的,是要跟他走一辈子的人。一辈子,想想就那么遥远,她有时候欢脱的就像只兔子,有时候却又安静的让他受不了。褚桐面对东子的提问,不得不沉默,简迟淮将自己的酒杯凑到褚桐手边的空酒杯上,倾斜,然后倒了半杯。

    在他面前,他就是看不得她受委屈,心被针尖磨着似地痛,褚桐视线动了动,简迟淮将酒杯放到她手里,然后手勾了过去。

    两人形成交杯酒的姿势,简迟淮霸道地将她拉近些,前额几乎相抵,褚桐喝掉杯中的半杯酒,简迟淮退开身,将手里的酒杯倾倒,里面滴酒不剩,“满意了?”

    东子站在原地,神色不明,“四哥……”

    “你玩够了吧?”简迟淮忽然扬高音调,手里的酒杯放向桌面,不轻不重,但分明是掷上去的,“你让一个女人面子下不去,你就很有面儿?”

    “四哥,我可没这意思,”东子悻悻的,“我们这些人一起玩到现在,就只有你结婚了,我们当然要跟四嫂套套近乎……”

    “行了,”简迟淮不耐烦地打断,“以后别当着我的面来这套,烦。”

    东子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褚桐朝简迟淮看眼,她拿起手边的包,“我出去打个电话。”

    男人点下头。

    来到甲板上,褚桐拨通秦秦的电话,半晌后,那边才接通,“喂,桐桐。”

    “秦秦,你奶奶没事吧?”

    “没事,就是扭伤了,医生关照在家多多休息,我们现在要送她回去,你呢?还在烟花洲头吗?”

    褚桐脚轻踢下,“在呢,待会就回去了。”

    两人说了会话,褚桐挂上电话,转过身就看到楼沐言从里面出来。夜风呼啸而过,两人对望,就像是狭路相逢,褚桐扬了扬下巴,“楼小姐,你也吃饱了?”

    “我不像有些人,分明吃过了还能坐得下去。”

    褚桐不由失笑,“我老公请客,我为什么不能坐?”

    “但他今晚宴请的是我,主角也是我。”

    “是吗?”褚桐倚向栏杆,“你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易搜的摇钱树,他宴请你,当然说得过去,那多我一个又怎样呢?我是他老婆,是易搜正儿八经的老板娘。”

    “你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楼沐言往前走了步,“我能看得出来,简迟淮没把你放在眼里。”

    “他要真不把我放眼里,方才会跟我喝交杯酒?他怎么不跟你喝?他会为了我,和他的发小那样说话?他要不把我放在眼里,会把游船折回来靠岸?他如果不把我放眼里,为什么天天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他搂过你亲过你抱过你吗?”一连串的反问,直将楼沐言逼得个面色发白,褚桐怎么觉得自己就跟小说里的恶女配似的?

    可她还嫌不够痛快,谁让她心情不好的事情,楼沐言那样挑衅她?

    褚桐上前步,已经站到了楼沐言的跟前,她一只手掌放到她肩头,“楼小姐,你要记住,好说歹说,我也是你老板娘,别惹我!简迟淮能捧你,无非看你有点背景,比江意唯本身拥有的资源好,可那又怎样呢?他跟你界限划得那么分明,你真要跟我撕破脸,你就不怕我在他枕边吹吹风?易搜是签了你,如今你合约在身,我真要让简迟淮不捧你,他也会听,你也看到了,我跟江意唯关系不错,到时候,全部的资源我会优先给她,拖你个三五年,让你不上不下的,别说是一线了,打酱油都难啊。”

    “你!”楼沐言咬紧牙关,彻底被激怒,“别糊弄我,四哥答应的,会把最好的戏给我。”

    “那你就试试啊,小姑娘,简迟淮在我耳边对我说过的话,我保证,随便扯出来一句就能顶上他对你说过的千言万语。”

    “你不要脸!”楼沐言气得脸都红了,褚桐收回自己的手,“夫妻之间要脸做什么?你见到的简迟淮都是一本正经的,可我见到的……就是不要脸的!”

    褚桐越过她,快步往里面走去,她刚在简迟淮身下坐定,楼沐言就气冲冲进来了。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张精美的小脸几近扭曲,“四哥,你是不是想签了我,就不管我了?”

    简迟淮口气很淡,看也没看她眼,“什么意思?”

    “有件事情,我想你千万别忘记,当初向我抛出橄榄枝的还有殷少呈,而我最终选择了易搜,你说好要给我最好的资源,捧红我,可我现在不小心得罪了简太太,我就想问四哥一句,是不是她说什么,你都会乖乖照做?”

    东子不着痕迹朝她看眼,怎么才一会功夫,这脾气就发出来了?

    包厢内的其余几人都皱起眉,这样咄咄逼人的口气,也就楼沐言楼大小姐敢使出来。

    褚桐本来是要喝水的,听到楼沐言这样说话,不由抬头,“楼小姐,公私分明,四哥答应你的事,绝对不可能反悔。”

    “你少在这装好人!你不说,你吹吹枕边风,他就得听你的吗?我今天就是要问问清楚,这戏还让不让我拍了?”

    褚桐蹭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目光里含着凛凛冷光,“楼小姐,别在这无理取闹,我吹吹枕边风,他就听我的?多蹩脚的笑话,公司的事,我从来不干预。易搜签你,是怀有多大的诚心,你也不是不知道。至于说你得罪我,那就更是冤枉我了,我这个人,不争,不显,能多一个朋友的,绝不会给自己多添加一个敌人,除了自己的老公以外,其余的都能让。楼小姐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能满足,你都拿去。”

    楼沐言咬着银牙,旁边的东子在桌子底下朝她踢了脚,他穿了皮鞋,那一脚很用力,楼沐言痛得几乎掉出眼泪,可方才被一激过后的冲动压制住不少,她掐着自己的手背,半晌后,才吐出口气,“四哥,对不起,我多喝了几口酒,忽然对自己的演技不是很有自信。”

    简迟淮扭过头,冷冷瞥了眼,他眸中有淡漠的疏离,“一会会就演不下去了,以后还怎么在娱乐圈里混?别说你是楼家的女儿,要你真是个捧不红的玩意,我也不会多留你一天!这部戏出来,如果达不到我预期的效果,楼沐言,以后我看你还怎么横!”

    楼沐言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直白,东子站出来道,“算了算了,小姑娘嘛,情有可原。”

    简迟淮拿起手里的烟盒,“今晚就到这吧?我看都喝了不少,靠岸,回去了。”

    楼沐言抬起视线,看到褚桐对她扬了扬眉角,她垂下目光,心里有气,却不得不忍着。

    东子喝了最后一口酒,他方才踢她,是楼沐言明显处于了下风却浑然不知,就跟着了魔似的,有些话是她能跟简迟淮说的吗?

    褚桐替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杯酒,面带微笑,执起酒杯,“我敬大家一杯。”

    东子手指在杯口处轻点,“既然是四嫂敬的,一定要喝。”

    褚桐双手举高,“在喝酒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你们都是迟淮的朋友,我清楚你们的介怀。是啊,刚结婚的时候,我也搞不懂,我和简迟淮门不当户不对不说,从小的生活环境也是大相径庭的,可为什么我和他会走在一起呢?很多人不看好我,觉得我家境一般,什么都一般,觉得四哥找的人,最起码拥有傲人的身世背景,拥有别人无法逾越的外貌条件,而我褚桐有什么呢?我思来想去,我却也为我自豪,我有我的独立,我有我的坚强,一株名贵的花草,需要配上最好的温室来培育,而我褚桐呢?我是这么安慰我自己的,我应该算是撒在哪都能开花的那种吧?”

    旁边,简迟淮的几个朋友不由端起酒杯,褚桐嘴角轻挽,这个女人,年轻,就像她自己说的,不争不显,可绝对不是退缩、卑微的人。

    “我认真工作,把每一个小时当做每一天在活,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态度,尽管我一辈子努力的结果,都拼不过别人的一个爹,但那又怎样呢?各自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的幸福,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只需要一个老公,一个家庭,一段不欺瞒的婚姻……”

    简迟淮侧着头,听她说完每一个字,他眸中似有触动,忽然就觉得整颗心都安稳下来,耳边只有江水拍过船身的动静,听她说话,只觉这般美好。

    褚桐抿了抿嘴角,温润一笑,别样惊艳,“所以,不管你们接不接受,我都是简迟淮的老婆了,既然如此,何不就心甘情愿喊我一声四嫂呢?”

    她的口气中,卸去了方才的刚硬,又带了些许调皮和狡黠,当真是软硬皆施,让人无从拒绝。

    ------题外话------

    今天这一张,从早上一直写到了晚上八点多。实在太难写了,每一字都斟酌过后,才敢打出来。

    多一分,显得女主太张扬,少一分,却又太失范,不论是男主还是女主,成长的过程很需要,妖妖手底下从未有过女强,但女主都有自己的魅力,尽管,全部的光芒还未绽放,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行文至此才20万出头,人生总要有了经历才能完满。

    简迟淮,也是一样,原来未深爱,总也要有逐渐收心的过程。

    另:男主名字是简迟淮(huai),秦淮的淮哦,亲们不要看成是准备的准,那样就会差很多美感

    最后,么么哒亲们,我爱你们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