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66天堂到地狱,一层楼的距离

66天堂到地狱,一层楼的距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人开始笑,然后是笑出声来,也有人起身和她喝过酒。楼沐言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半晌后,说是要散席,简迟淮手掌落在褚桐的肩头,手指若有若无轻揉着那处的圆润,“东子,你送楼小姐回去。”

    东子咋咋呼呼,“为什么是我,人是你接来的。”

    “一个晚上,你妹妹妹妹的可没少喊,难道不应该吗?”

    东子抬高两手,“行行,说不过你,那妹妹,咱们走吧?你可别嫌弃我,东子哥路上还能陪你说说话呢。”

    楼沐言想到东子方才帮过她,她点了点头,“好,”她起身,朝简迟淮和褚桐道,“四哥,四嫂,我先回去了。”

    “慢走,”褚桐微笑展颜,“不送。”

    船已经靠岸,上去时,东子牵了把楼沐言,“车还在那头,我们要坐观光车过去。”

    “好。”

    “得了,别愁眉苦脸的,多大点事?”东子招过辆车,“你年纪还太小,玩不过她也是正常的。”

    “东子哥,方才在席上,真要谢谢你。”

    “我看出来了,褚桐出去有事,你随后说去洗手间,是被她给刺激得不行吧?”

    楼沐言提着手中的包,“我那时头脑发昏,是不是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如果你不是楼沐言,如果你不姓楼,你用方才那样的语气跟四哥说话,就算是再当红的明星,我保证,你以后都别再想踏进这个圈子一步。”

    楼沐言垂着头,低叹,“我记住了,以后绝对不会这样。”

    简迟淮带了褚桐跟一行人上岸,走在前头的朋友们搭车去停车场,“四哥,四嫂,改天再约。”

    褚桐挥了下手,“再见。”

    观光车带着众人离开,褚桐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简迟淮拉过她的手,往不远处的广场走去,穿过十来分钟的路程后,来到个十字路口,褚桐看到简迟淮的车在那等着。

    “你的车怎么会在这?”

    “我一早就让司机开过来候着,东子他们傻,还跑回去开车,我知道今晚要喝酒,当然得带着司机。”

    两人走近上前,司机下来替他们开车门,褚桐先坐了进去,简迟淮随后也紧挨着她,车门被砰地关上,褚桐看到司机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座一侧,门还未打开,简迟淮忽然搂过她。褚桐上半身被捞起,嘴唇猛地触到样柔软的东西,紧接着,又有坚硬的东西在咬她的唇瓣,不轻不重,彼此的呼吸声滚烫焦灼,司机回到自己的座位后,朝内后视镜看眼,然后忙按下开关,将前后空间隔挡起来。

    吻过后,男人闭着眼帘,两人前额相抵,褚桐想要退开,简迟淮按住她的后背不让她动弹,“别乱动,这个时候的我自制力不好。”

    褚桐抿了下唇瓣,简迟淮虽然眼睛闭上了,却好似发现她这个动作一般。“亲我一下?”

    “为什么要亲你?”

    男人不由失笑,“我是你老公,亲我不应该吗?”

    “我是你老婆,要亲也是你亲我。”

    简迟淮闻言,凑过去封住她的唇。回到半岛豪门,褚桐踩着简迟淮的影子往楼上走,推开卧室门进去,腰际忽然被一双大手勾回去,他将她推向那扇房门,激烈的亲吻如潮涌般扑面而来。褚桐被他提高身子,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双手令她的腿悬空,只能倚靠背部力气抵住门板。

    也只有这会,褚桐才能居高临下看他,简迟淮勾勒起一边嘴角,整个人狂狷邪佞,“今晚,总算彻彻底底知道做简四嫂的好处了吧?”

    “可不是吗?这个身份太能给人方便了。”

    “那你还在生气吗?”

    褚桐双手勾着简迟淮的脖子,“我从一开始就没气过,这不是件好事吗?”

    简迟淮上前吻住她,褚桐不由闷哼出声,喉咙里出来的音调,糯而柔软,是一种最美好最原始的撩拨。简迟淮抵着她,等于将大半的重力也压在她身前,褚桐胸口窒闷,忙腾出一只手去拍打他的前胸,“别这样亲我。”

    “不喜欢吗?”他脸从她面前轻退,黑曜石般的眸子被房间内的灯光点燃了,闪着丝丝的晶亮,“需不需要我说声对不起?”

    褚桐凝望跟前的男人,“那你觉得,需要吗?”

    “你心里明白就行,我们之间,还用说出口吗?”

    褚桐惊讶于这句话,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身子就被简迟淮抱起,转身走向那张大床。她被丢下去时,双手紧紧揪扯着简迟淮肩头的布料,他顺势也倒下,手掌缠绕在她身后,铺天盖地的气息环裹在她唇瓣处,他吻着她,呼吸控制不住紊乱。“我真是想你了。”

    有些事,做上了就会上瘾,简教授再能把持住,也是个正常男人。

    褚桐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按陷进半张床里面去,她抿着笑,“你真的不答应我去跑民生吗?”

    “不答应。”简迟淮声音含糊。

    “可那是我的梦想啊。”褚桐双手被他放在他背后,示意她抱紧,“给我个方便呗,好嘛?”

    简迟淮一颗颗解开那些碍事的纽扣,“你倒是很懂得利用资源。”

    褚桐轻笑,“不是你心甘情愿给我用的吗?”

    “我还是那句话,别的都能答应,唯独这个不行,还有……”简迟淮手掌按住她某处,重重捏了下,“专心点,几天没行事,再三心二意个给我看看?”

    褚桐两手抓着他脖子里的领带,“那好,你再答应我件事。”

    “说。”

    “我的工作,你一律不要插手,别觉得有些新闻我不能跑,就干预进来,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自己提。”

    简迟淮按着她的手,狠狠盯了她眼,“别在床上跟我谈条件,褚桐,你是想告诉我,我要不要你,你都随便吗?”

    “这不是条件,这是恳求……”

    简迟淮上前封住她的嘴,半晌后才说道,“现在,我不要你说话,只要听见你喊就成。”

    他抓着她,就像将她拖下了一个无底深渊,暧昧的劈啪声在耳中炸响,整个人被放空掉,一种快感无孔不入,从每个细胞直冲至褚桐的心脏。

    关于江意唯的专题片,资料搜集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褚桐跟着江意唯第二次进组的这天,天气晴好,艳阳高照,拍摄地选在全国有名的影视城内,褚桐主要负责跟拍些江意唯拍戏时的照片,从而才能更精准客观地做出访问。

    江意唯手里拿着剧本,正专心致志地看,由于是现代戏,用不着那么辛苦地装扮,褚桐刚采访完几个来探班江意唯的粉丝,她坐到江意唯身边,“《暗欲》这部戏,之前大范围的选角,其实一开始,我以为你会演女主角。”

    “导演要启用新人,男主角贴身保镖的这个戏份还是刻意加的,我很喜欢,拍打戏会很刺激。”

    “南夜爵的保镖?”

    江意唯不由笑着看她,“你也看过?”

    “对,我是书迷。”

    江意唯目光仍旧落在剧本上,“褚桐,其实我们是可以做好朋友的。”

    褚桐掩饰不住吃惊,江意唯抬了下头,笑意温润,“说到底,我们有过大的矛盾吗?有过特别的冲突吗?我出道之前,家里穷得不像样,一沾上娱乐圈这样的黄金地,我起初是迷失的,我想不顾一切往里钻,我觉得,只要是进去了,以后就能吃穿不愁。也不用为给父母换套房子而奋斗一辈子。”

    “实际上,你拍戏至今,也一向很拼。”

    “在这个大染缸里……”江意唯顿了顿,嗓子有些哑,她不由轻笑摇头,“拼有什么用呢?”

    “当然有用,你看看你今时今日的地位,难道大半不是你自己拼来的吗?”

    江意唯闻言,自然同意,她点了点头,“是啊,我们都应该为自己点个赞。”

    褚桐看向对面的女人,她一头好看的卷发扎在脑后,黑色的紧身皮衣皮裤将她纤长的身形勾勒地几近完美,脸部的妆容更是恰到好处,拿着剧本的双手戴着纯黑色的露指手套,她前程似锦,却时刻过得小心翼翼,碰上个有身家背景的小明星都不敢随意得罪。

    褚桐挽了挽嘴角,“江意唯,你朋友多吗?”

    对方摇了摇头,“出道前的那些朋友,好多都不联系了,出道后,”她轻笑下,有些无奈,“出道后,我更看不清楚哪些是真朋友,哪些是时刻想在我背后捅一刀的假朋友。”

    “那算我一个朋友呗,”褚桐目光赤诚,淡淡笑道,“真朋友里面,算我一个。”

    江意唯盯着她看了半晌,忽然笑开,“那还要承蒙四嫂看得起啊。”

    “去你的!”褚桐抱着手里的相机,她觉得,自己看人向来是很准的,她跟江意唯,有很多相近的地方,褚桐跟她说话时会觉得舒服,不用兜圈子,那么累。“对了,你身上不还有部大剧吗?《暗欲》虽然制作班底很硬,但给你的角色连个女配都不算,你当初怎么想到去接的?”

    “当初,《暗欲》大规模选角的时候,我当然是冲着女主角去的,但导演很坚持,必须要用新人,我眼光还是很好的,我觉得这电影将来肯定会火,那我演个女配角也行啊,那个夏飞雨,个性多鲜明,被人骂死也甘愿是不是?”

    褚桐皱眉嫌弃,“你居然愿意演夏飞雨?我也是醉了。”

    “这有什么?我还演过乞丐呢,翻垃圾桶那种。”在江意唯眼里,那不过是个角色而已,“但《暗欲》这个剧组太难进了,后来……这个角色还是殷少呈给我的。编剧卖了他很大一个面子,我后来都不想接了,这样退而求其次还得不到,最后却是走后门得来的角色,我江意唯不要也罢。”

    “那你为什么还接?”

    “因为,这算是殷少呈给我的分手费吧,”江意唯眼神黯淡,连嗓音都变了,“我为什么不要呢?”

    “所以,你后来反而是因为殷少呈,才接了这个角色吗?”

    江意唯嘴角轻挽,应该是想笑的,可却怎么都笑不出来,“褚桐,你不知道,我为了想进《暗欲》,做了多少努力,因为我如今的地位,我觉得我演女一号不是问题。可我最想演的却是司芹,那个坠落的黑天使,得不到爱情,连命都丢了的司芹,我觉得我和她多多少少有点像,但这两个,我都没过,连最后的夏飞雨都没争取到,只给了我一个临时加出来的角色,你说我算什么?”

    褚桐听在耳中,也觉得分外不舒服,“你大可以不接啊。”

    “我要接,这是殷少呈给的,我就是要让他看看,让别人都看看,哪怕是个最小的角色,我的光芒也不会被任何人掩盖住!”

    不远处,助理走了过来,俯身冲江意唯说道,“准备好了吗?”

    “好了。”江意唯放下剧本起身,冲旁边的褚桐道,“待会有场爆破戏,你离远点。”

    她跟着助理快步离开,褚桐拿起相机,也跟过去,江意唯被带入拍摄地,其余的人员不能靠近,《暗欲》这个故事涉黑,自然有枪战的场面,爆破师早已准备就绪,紧张的拍摄随即开始。

    褚桐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简迟淮的号码。

    她转身躲到一旁,“喂?”

    “在哪?”

    “跑新闻啊。”

    后面,有爆破声传来,褚桐忙捂住耳朵,简迟淮听出不对劲,“你到底在哪?”

    “剧组呢,”见瞒不住,褚桐干脆老实交代,“跟拍江意唯。”

    “那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爆破很危险,你躲远点。”

    褚桐垂着头,完全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知道啦,我想靠近人家还不答应呢。”

    简迟淮随后揶揄句,“你之前不是觉得我跟她有事吗?这样给自己添堵,不像你的作风。”

    褚桐笑着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但你也说了啊,能让你心疼的女人,不是她。况且,这都哪辈子的事啦!”

    “还记得这话呢?”电话那头,明显传来男人的笑意。

    “江意唯在拍打戏,我得过去准备了。”

    简迟淮说了声好,尔后挂断电话。

    褚桐嘴角藏匿不住笑意,她转身走回去,看到不远处的平房内四处都在冒火,楼顶上,依稀能看到打斗的身影,江意唯一身黑色紧身衣,动作干练有型,在最后一个爆破点炸开时,她毫不犹豫纵身一跃!

    尽管吊着威亚,但褚桐仍看得心惊胆颤,江意唯的动作也全部到位,拍出来肯定是好看的,可就在那一刹那,她整个人忽然失去平衡,并没像预料中那样帅气落地,而是直直砸了下去。

    旁边,传来惊呼声,褚桐顺着人群快速向前,江意唯一动不动仰躺在地上,面部脏污不堪,她的助理慌忙拉起她的手,“意唯,意唯,你别吓我。”

    褚桐也吓得不轻,方才那一幕发生的太快,完全令她招架不住,她蹲下身来,嗓音颤抖,“江,江意唯,你怎么样?”

    江意唯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脸上脏污不堪,漂亮的头发贴在地上,全是灰尘。褚桐跪到地上后凑向她,“你说句话啊,别吓我。”

    江意唯眼皮子动了下,嘴里模模糊糊有声音出来,“我……好痛。”

    场务叫了人来,褚桐被推开,江意唯迅速被人抬上担架后送往医院。褚桐也跟了过去,江意唯的经纪人焦急地徘徊在抢救室外,她看到褚桐,快步走过来,“褚小姐,意唯受伤的事,我希望你暂时别报道。”

    “我明白。”

    然而,一个更坏的消息却还在后面。

    医生从抢救室出来时,神色不明,只说了一句话,“高空坠落时正好砸在石块上,导致脊椎断裂,压迫神经,不出意外的话,下半身将面临瘫痪。”

    江意唯的经纪人一下瘫软在椅子内,嘴里不住重复,“完了,这下完了。”

    褚桐杏眸圆睁,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前一刻,她和江意唯还坐在片场好好地说着话,那样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就要瘫痪了?

    被推出手术室时,江意唯还在昏睡,经纪人包括助理等全部跟过去,有人走到褚桐跟前,匆匆交代,“你先回去吧,采访的事以后再说。”

    褚桐怔怔坐在椅子内,半晌都反应不过来。事情闹得这样大,媒体方面自然藏不住,很快,江意唯瘫痪的消息占据各大头条,连续一周都不下热搜榜。

    褚桐总算知道世事难料四个字,竟然这样现实。

    简迟淮坐在院子里的遮阳伞下,阳光正好,和煦温暖,他漫不经心开口,“这几日,倒见你不怎么忙了。”

    “我负责江意唯的报道,现在她伤成那样……主编说,让我弄完这个专题片,以后江意唯的新闻就不用跟了。”

    “也对,下半身瘫痪,她的演艺生涯就毁绝了。”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简迟淮不动声色,语气还是淡淡的,“那是她的命。”

    放在桌上的笔记本有提示音传来,简迟淮随手点开,是某家网站实时更新的娱乐版新闻,他扫了眼,将电脑推到褚桐跟前,“你看看。”

    她凑过去看眼,发声人是江意唯的经纪人,就那天在影视城受伤的事件做了详细公布。她神情哀戚,话语中满是惋惜,最后说是请了风水大师过来,算出来当日有人跟江意唯相克,才把她害成那样。

    那人的信息,也做了适当透露,记者,年轻女性,属蛇,那说的不就是褚桐吗?

    褚桐点开几条评论,然后将网页关掉。

    简迟淮搭起长腿,注意着她脸上的神色,“方才还替人家觉得惋惜,啧啧,没想到现在就要你好看。”

    “迷信这种事情,对我构成不了什么危害,经纪公司那边,顶多就是想转移下注意力罢了。”

    “小儿科到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简迟淮完全没将这一出放在眼里,“江意唯落到这样的下场,实在够可怜。”

    “我觉得倒不一定是江意唯的意思。”

    “为什么?”简迟淮饶有兴致盯着她。

    “江意唯这会肯定万念俱灰,不至于还有心思想着去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况且,她做不来那样的事。”

    简迟淮不由莞尔,似乎这才看透褚桐,他漫不经心开口。“你对她充满同情且充满了解吗?”

    “简迟淮,”褚桐目光对上男人,她嗓音忍不住颤抖,“我如果告诉你,我很喜欢她,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正常?”

    “你喜欢她哪里?”

    “真实。”褚桐毫不犹豫道,“她想要什么,一开始就表现得清清楚楚了,而且她从未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你把她引进这个圈子,可一路走到今天,究竟是你的作用多些,还是她自己的努力多些呢?”

    简迟淮陷进身后的椅背内,“所以,我曾经是想过,要把她收在身边的。”

    褚桐一瞬不瞬盯着他看,简迟淮合起电脑,“我这样说,只是为了证明江意唯有你所说的那些魅力而已。”

    “你要不会开玩笑,你大可以不说话。”

    简迟淮起身,站到褚桐身边,将她的人往自己怀里带,“只是个不相干的人而已,没必要影响自己心情,江意唯有她江意唯的路,这是老天给她的,她站不起来,那也没法子,只能这样了。”

    褚桐将头靠在简迟淮的身前,她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江意唯的下半辈子,难道都要在轮椅上度过吗?

    华天医院。

    江意唯醒过来时,房间里坐满了人,她听到自己经纪人的说话声,“我现在对外说是那个记者克了江意唯,可这根本没用,外面的媒体还在千方百计打听意唯的伤势究竟怎样……”

    “今天会诊,医生的意思还是那样,意唯想站起来的机会很小……”

    江意唯半天没缓过神,直到这句话钻进她脑子里,她尝试着动下双腿,可浑身麻木,四肢瘫软一样,这种恐惧令她惊喊出声,“你们在说什么?”

    正说话的助理一怔,慌忙起身,“意,意唯你醒了?”

    “什么站起来的机会很小?”她挣扎着要爬起身。

    几人快步走过去,经纪人手按在她腿上,“快动动,有没有知觉?”

    江意唯的手掐了自己两把,又使劲捶了几下,“我的腿到底怎么了?”

    经纪人听到这,脸上明显有失望,她站直身,摇摇头,一语不发。

    “还有我受伤的事,和褚桐有什么关系?你没必要把她拉进来。”

    江意唯平时说一是一,有时也会和自己的经纪人意见不一,对方听到这,口气泛冷,“你好好养病,公司的事不需要你操心,还有索赔事宜,我也会处理好的。”

    经纪人拿起包离开,剩下的人都不知该怎么去安慰江意唯,毕竟这飞来横祸太重,别说是她这样的身份,就算寻常人都受不了。

    可她伤成这样,终究瞒不住。

    谁都知道,江意唯被毁了,毁得彻彻底底。新生代演员郑念蹿得很高,江意唯的角色接连被她接手,连几个广告也是。

    出院前一晚,江意唯睡得模模糊糊,依稀感觉到有人握住她的手,她吃力地睁开眼帘,看到一张俊颜藏在黑暗中,眸子里透出来的光忽明忽暗,江意唯喉间轻滚,“少呈。”

    殷少呈手指探向她的脸,江意唯霎时泪流满面,“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想见到我这个样子。”

    男人眼神里的东西很复杂,他双手撑在江意唯两侧,她不能动,觉得自卑极了,头发又有好一阵没打理,江意唯双手捂住脸,“别看我,别看。”

    男人将她的双手拉开,俯下身,鼻尖几乎要碰触到她,“意唯,我们好歹有过一阵,看到你这样,我很心疼。”

    江意唯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可不等她开口,殷少呈径自又道,“你别担心,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让你重新站起来。”

    “你们都知道了是吗?”江意唯泪流满面,视线模糊看向他,“少呈,你也问过医生了吧?难道我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你别怕,凡事都有奇迹。”

    “奇迹?”江意唯扬高音调,眼泪越流越凶,“只有依靠奇迹才行吗?这世上,出事的人那么多,有几个能等到奇迹呢?”

    殷少呈脸色阴暗,眸中有描绘不清的情愫流溢出来,他替江意唯擦拭眼泪,这个时候的她,脆弱的就像是个孩子,“别哭。”

    “少呈,你会陪我吗?”江意唯大着胆子,虽然觉得自己在异想天开,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来。

    殷少呈没说话,慢慢直起身,前所未有的恐惧令江意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别走!”这仿佛是她最后的稻草,最后能抓住的东西,江意唯用情至深,到头来名利都将失去,而这个男人,又注定是她留不住的。

    她泪水从脸颊处淌落,手指用力至发白,殷少呈的手往回抽,江意唯最后执拗地抓住他的袖口,“少呈,连你都要放弃我吗?”

    “意唯,很早以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定不下心,我没法对一个女人做到全心全意,”他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了步,“我们的事,早就已经结束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我会帮你。”

    她都这样了,他还能帮什么?江意唯眼睛里的身影模糊不堪,“少呈,我知道我站不起来了,是我的命,我接受,和你无关。”

    殷少呈单手插在兜内,点点头,“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

    他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江意唯没想到男人绝情起来,竟能这样,她伸手覆住自己的脸,手一下下掐着自己的腿,可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她的梦,她的前途,她所有的一切,都断得个干干净净。从此以后,江意唯怕只能是个平常人了,或者,就是个过了气的、曾经红极一时过的明星。

    关上门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透过玻璃门板,她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并未马上离去。殷少呈心烦意燥,不顾医院内的禁烟标志,拿出根烟点上。

    他心里真是烦的要死,他怎么都没想到江意唯会出这样的事,而偏偏这种忙,他一点都帮不上。

    殷少呈狠狠吸了口烟,心中有钝痛在逐渐弥漫出来,江意唯看到外面的身影弯下腰,久久没有远去,她伤心欲绝,她甚至心疼这样的殷少呈。可是,她没办法了,最最心痛的该是她啊。以前存过侥幸,她认为殷少呈有天会回心转意,可如今的她,还有什么资本呢?

    是这张脸,是这幅躺着再也不能动的身材,还是一颗依旧深爱殷少呈的心?

    可惜这些,在今时今日来说,没一样是能打动他的了。

    从天上掉到地下,原来也只是一层楼的距离而已。飞身一跃,却是搭上了江意唯的一辈子。

    ------题外话------

    望天,江同学,你别怪我,嘤嘤嘤嘤,我都说了我是好作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