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11活着,钻心之痛(高潮,精彩必看!)

11活着,钻心之痛(高潮,精彩必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眼看着几人都进了屋,她慢慢直起身,送妈妈来的那辆车开进了院子,似乎待会还要带她走。褚桐不由抬头,望了望二楼的方向,那个房间里住着的,究竟是谁?

    褚桐朝四周看了眼,这样明目张胆进去,肯定会被赶出来,她再度弯腰,绕到了别墅的后院。木栅栏并不高,后院同样栽满蔷薇,褚桐踩着间隙往上爬,手掌被荆棘给缠住,跳下去时,几根刺在她手背上划出长长的血痕。她忍住痛,捂住手背弓腰接近那幢别墅,后门是虚掩的,更早些时候应该有佣人来过后院。褚桐趴在窗口往里看,见客厅内站着昨晚看见的那名男人,还有一名正在准备早餐的佣人。

    妈妈肯定是上了楼,但她这个时候,就算闯进去了也会被轰出来。褚桐蹲在墙外面,想到了江意唯,便赶紧给她打个电话,“喂,江江,你起床了吗?”

    “起了,我刚还在找你呢?你去哪了?”

    褚桐压低嗓音,“我在昨晚吵架的那幢别墅里头,你帮我个忙吧。”

    江意唯懒懒打个哈欠,“什么忙啊?”

    “你过来吵一架。”

    江意唯杏眸圆睁,以为自己听错了,“吵架?”

    “对,我刚见我妈妈进了这个别墅,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很没底,你快来,我要想法子上楼去看看。”

    “你是想让我做你的烟雾弹啊?”江意唯走到阳台上,朝外面看看,“好吧,好吧,服了你了。”

    褚桐挂上电话,也不敢乱走,江意唯效率很快,不出一刻钟就来到别墅跟前。但她好歹是大明星,有偶像包袱,戴着个大墨镜、遮阳帽,身上也裹得严严实实,不住在那按门铃。

    佣人第一个出去,小跑着来到门口,这大清早的如此打扮,一看就有蹊跷,“你有什么事?”

    “你们见到我同伴了吗?”

    “什么同伴,莫名其妙!走走走!”

    江意唯杵在那,动也不动,“就是昨晚被你骂了一顿的那人,你凭什么骂人啊?不就跑进来一个球吗?你有意思吗?”江意唯的演技,那可不是盖的,很快就将对方激怒,“你存心来找茬的是吧?你要再不走,我就喊人轰你走了。”

    “我告诉你,现在我朋友失踪了,我怀疑你们对她挟私报复,我要报警!”

    佣人听到报警两字,脸色变了变,忽然伸出手按响围栏上的警铃声,坐在里面的男人,以及另一名佣人争先起身,然后大步往外走。

    褚桐探头探脑朝里看去,见客餐厅内空无一人,她不禁要为江意唯的演技点个赞。她趴在门口,小心翼翼将门打开条隙缝,确定无人后,往里一钻,站到楼梯口后咻地往上跑。

    二楼分布着几个房间,一眼望去,她也无法确定昨晚看见的女人究竟住在哪一间内。褚桐紧张到不行,生怕那些人上来,令她无功而返,而隐隐约约间,她似乎听到阵说话声。褚桐加快脚步往前走,来到靠近走廊的房间门口,里头的话语声越发清晰,门是虚掩着的,留了条缝,褚桐小心翼翼往前看去。

    妈妈的声音哽咽着,从里面传来,她坐在床沿,但另一个人的身影却被里头的佣人挡着,褚桐听到妈妈轻声痛哭,嗓子里充满痛惜,“晴晴,晴晴啊,你看看我啊……”

    褚桐感觉自己头皮猛地一紧,浑身血液倒流,手掌不听使唤地将门推开,里头得佣人最先反应过来,她扭过头,看到是副陌生脸孔,神色大骇,“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褚桐走上前,将她推开,李静香泪眼朦胧瞅向她,待看清楚来人后,惊得嘴巴张开,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她怀里抱着个女人,形容消瘦,头发也不似从前那样有光泽,褚桐攥紧一双拳头,她不知道怎样去形容此时的感受。双腿在打颤发软,视线越来越模糊,女人也对上褚桐的视线,只是久久没开口,褚桐摇了摇头,难以置信,嘴里却又清楚喊道,“姐姐?”

    褚玥晴没有回答,只是缩回目光,李静香爱怜地拍着她的肩膀。

    那名佣人神色凶悍,再度挡到褚桐跟前,“你给我出去,谁让你擅自闯进来的?”

    褚桐情绪也失控了,朝着对方吼道,“你给我走开!”

    佣人伸手去推褚桐的肩膀,“出去,出去!”

    李静香见状,忙站起身来,对着这个佣人,神色还是唯唯诺诺的,“小李,别这样,她是我小女儿。”

    “小女儿?”李姓佣人双手插腰,从上往下看了眼褚桐,然后回头冲李静香道,“你可别忘记这儿的规矩,别人是不许进来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李静香张皇失措,摊开着双手,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褚桐走上前步,佣人飞快拉住她的手臂,却被她使劲甩开,她大步过去,坐向床沿,“姐,我是桐桐啊,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没得绝症是不是?”

    褚桐双手按向褚玥晴的肩膀,褚玥晴神情恍惚,精神状态看上去很不好,她尝试几次后这才将目光对准褚桐的脸上,只是眸子黯淡无神,根本认不出她的样子。

    褚桐急得手心里都是汗,眼眶泛红,她扭头冲站在旁边的李静香问道,“妈,姐这到底是怎么了?”太多的疑问在她心里缠绕成死结,一时半会都解不开。

    她们说,姐姐死了,得了绝症。可她为什么好好地活在这?又为什么认不出她来?既然爸妈都知道,为什么独独都瞒着她一个人呢?

    褚桐不甘心,一遍遍唤着姐姐,“姐,你不可能认不出我的,才两年,两年而已啊。你看看我的脸,你摸摸?”褚桐拉起褚玥晴的手,让她的掌心贴向自己面颊,褚玥晴却一副很害怕跟人接触的样子,她身体在往后缩,双手也想要抽回去。褚桐心酸不已,攥着她的掌心不肯松开,褚玥晴的手臂伸直,袖口随之往上收,那么近的距离,近在咫尺,褚桐眼眸圆睁,猛地攥紧她的腕部,“这是怎么回事?”

    姐姐的手腕处,为什么会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虽然早已结痂成了伤疤,但看着仍然令人触目惊心。李静香再也忍不住,捂着嘴蹲到地上哭。没人给她答案,各种猜测在褚桐的脑子里打架,触及到褚玥晴的神色之后,她脑子里又一片空白,眼泪不住淌落下来,“姐,我不信你不认识我,姐,我是桐桐啊。”

    李静香满脸悲痛,褚玥晴也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坐在床上,只是神情懵懂,就好像一个才出世的孩子,看到褚桐这样,她害怕、无措,不知道怎样去回答她。

    李静香抬手握住褚桐的手腕,“桐桐,别逼她了。”

    “妈,我哪里在逼她?我只是想让她记起我啊!”

    李静香摇着头,眼中的悲怆越渐明显,“没用的,你姐姐现在记不清楚事,也认不清人,没用的,别逼她了。”

    褚桐眉头一紧,呼吸丝丝缕缕渗出疼痛,褚玥晴的手从她掌心内挣脱,褚桐难以置信,嘴里的话转了半晌,这才说出去,“你的意思是,姐姐疯了?”

    李静香泪流不止,起身走向姐妹俩,“桐桐,别问了,快走吧。”

    “走?”褚桐为什么觉得听不懂她的话,“去哪?”

    “你姐姐……在这挺好的,你别担心,走,跟我回家。”

    褚桐越发不解,她看了看床上的褚玥晴,“妈,你哪只眼睛看见姐姐好好的?她都这样了,当然要和亲人住在一起,为什么要把她单独留在这?”

    “你别问了!”

    方才在房间内的佣人,已经下楼去喊同伴,很快,好几人一同上楼,高大的男人率先冲进屋内,一把拽住褚桐将她拉起来,“出去!”

    “你们做什么?”褚桐不肯出去,她想不通,她见她自己的姐姐,要这些人管什么?

    男人见她执意不走,干脆将她半抱着起身,褚桐拍打着他的胳膊,李静香在身后喊着,“别这样,这是我女儿,是我女儿……”

    床上的褚玥晴见到这一幕,害怕地尖叫起来,褚桐回过头,看到姐姐抱着头,没有别的动作,只是一遍遍尖叫,声音凄厉无比,男人将她推出屋,几名佣人又将李静香给拽了出去,然后将门关上,反锁!

    褚桐站在走廊内,透过门板听到姐姐的叫喊声,李静香扑到门前,捶着房门,“别这样,让我进去,她这样我不放心。”

    “哼,贪得无厌。”李姓佣人在旁冷冷开口。

    褚桐走到她身边,“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一个女儿在这好吃好喝住着,你妈妈也可以过来,那你呢?你再过来算什么意思?”

    褚桐气得胸口发痛,“平时,就是你们照顾我姐姐的吗?”

    “对。”

    她毫不客气说道,“就这样尖酸刻薄的人,平日里还不知道给我姐姐受多少气,当着我和我妈的面都能这样,你们给我走,滚!”褚桐朝着走廊口一指。那几人杵在原地不动,“你以为就你,给得起我们工资?”

    李静香捶打门板,嘴里呜咽出声,“晴晴,别怕,妈妈就在外面……”

    “啊——啊——”房间内,呼叫声一阵高过一阵,穿透结实的墙壁,刺过亲人的耳膜,化成一根根尖细的锥子,磨着褚桐的每一寸肌肤。她眼圈通红,鼻尖酸涩难止,激动地冲到那人跟前,“把门打开!”

    “你想都别想,她发疯的时候,我们只能这样,万一她伤着人怎么办?”

    这话,无异于给褚桐恨恨甩了一巴掌,痛得钻心,“你们!”

    站在前头的男人先下楼去,其余几名佣人对望眼,“今天的蔬果送来了吗?”

    “应该差不多时间了吧?”她们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李姓佣人看眼时间,“让他们快一些,今天这儿还有‘客人’,每回来还要我们伺候着,真不省心。”

    她们转过身,一一下楼,褚桐气得嘴唇发白,她掏出手机,李静香见状,忙按住她的手,“桐桐,你做什么?”

    “报警啊,难道你忍心看到姐姐这样吗?”

    “不能报警!”李静香激动地掐着她的手腕,“不能报警。”

    “为什么?”褚桐不由扬高音调,“你给我个理由,姐姐为什么会在这?不,应该是姐姐为什么会被关在这!”

    李静香欲言又止,显然不敢多说什么,“桐桐啊,你快回去吧,趁着别人还不知道……”

    “会不知道吗?你又是怕谁知道呢?那些佣人肯定会打电话给她们的‘主子’,你究竟想要瞒谁?”褚桐一连串的反问,令李静香哑口无言,她流着泪,半晌后才怔怔说道,“是啊,瞒不住的,瞒不住。”

    房间内,忽然安静下来,褚桐潭底藏不住担忧,“姐姐没事吧?”

    “她只是不喜欢别人吵她,没事。”李静香靠着门框,精疲力尽,“我们先下楼吧。”

    两人来到楼底下,其中一名佣人上前,“在这吃顿饭吧,吃完后你们就离开。”

    “我们不稀罕一顿饭,”褚桐毫不犹豫回道,“我要带我姐姐走。”

    李静香拉住她的手臂,“桐桐,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妈,你能不能给我句实话?我倒要听听,为什么?我自己的姐姐,我们的亲人,怎么就不能带她走呢?”

    “因为……”

    “因为什么?”褚桐追问。她没有往更深一层想,只是以为,姐姐可能精神状况不好,所以会在这休养,爸妈一直开口问简迟淮要钱,应该就是花在了姐姐身上。可是没想到……

    李静香擦着眼泪,“事到如今,我知道有些事瞒不住了,桐桐,让你姐姐待在这,是我们答应简家的条件。”

    “条件?”褚桐捏紧掌心内的手机,胸口又是一窒,“那简家给我们的,又是什么?”

    李静香走到沙发前,一声不吭坐下来,褚桐看了看攥着的手机,“既然你们都不肯说,好,我亲口问简迟淮,我问他。”

    李静香抬起头,却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褚桐拨通简迟淮的电话,天还很早,他这会应该没有出半岛豪门,熟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伴着简迟淮的轻笑声,“喂。”

    “简迟淮……”她舌尖发麻,唤完他的名字,竟不能完整地将后半句话说完。

    简迟淮走动的脚步声传到褚桐耳朵里,好像是在下楼梯,“是不是想我了?”

    她闭了闭眼睛,清晨的阳光穿透进来,褚桐朝窗外看去,艳丽的蔷薇花夺目绽放,每一寸每一处,均是完美无缺的风光,只是她的心被沉浸的冰水中,无人能救赎,“简迟淮,你猜猜我在哪?”

    “海边?”江意唯之前说,会和褚桐去,没想到,海边只是他们的计划之一。

    褚桐喉间轻滚,“我在西城的青木园。”

    那边的脚步声停住了,男人的呼吸仍旧不疾不徐,简迟淮眸光浅眯,“你去那做什么?”

    “玩啊。”

    “是吗?”简迟淮斜倚着栏杆,“那好玩吗?”

    “好玩,”褚桐泪水从眼眶内淌出,悄无声息滑过她嘴角处,随着说话时嘴唇的蠕动,能尝到里头的苦涩,“但是,我在这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简迟淮心脏也是提着的,只是他心存侥幸,觉得不会那么巧,偏偏触及到那一层上面去。

    “简迟淮,我看到了一个活着的姐姐,你说,好不好笑?”

    男人剑眉咻地蹙起,眉宇中间紧紧纠结,事已至此,既然心照不宣,也没什么好装的了。褚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我在这等你,你过来吧。”

    “嗯。”简迟淮没有说别的话,淡淡应声。

    褚桐仍旧攥着自己的手机,江意唯担心她,给她发了不下十条短信,褚桐提起力气回过去,“我没事,别担心。”

    李静香捂住脸痛哭,褚桐朝她看了眼,潭底冰凉一片,“你和爸都知道是吗?你们居然都知道,可唯独瞒着我一个人。”

    “桐桐,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

    “谁在逼你们?”褚桐说出这话时,底气明显不足,想到爸妈面对简迟淮时的怯弱,她轻吸口气,“简家吗?”

    李静香双眼通红,屋内的几人就在不远处站着,把她们当成贼一般地防着,褚桐觉得浑身不舒服,更别说姐姐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妈,我问您,姐姐到底是住在这呢?还是被关在这?这个问题,您总能回答我吧?”

    李静香只是哭,有些话,难以启齿,褚桐心烦气躁的不行,“您说啊!”

    不远处的佣人过来,“别吵吵嚷嚷的,待会你们要还不走的话,我会打电话告诉先生。”

    “不用你动手,我已经打过电话了。”褚桐抬起小脸看向她们,“你们嘴里的先生,是我丈夫。”

    佣人吃惊地张大嘴,然后什么都没说,回到几个同伴身旁,“这下好了,本来还想瞒着先生,没想到她是先生的老婆,待会,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也就是说,先生在这养小老婆的事,穿帮了?”

    “可不是吗?”李姓佣人面露鄙夷,“听这话音,是亲姐妹俩,先生娶了妹妹,藏着姐姐,这姐姐受不住刺激,不就被逼疯了吗?”

    对于这边的窃窃私语,褚桐就跟没听见似的,心里乱成一团,简迟淮过来最起码要一两个小时,她抑制不住胡思乱想,各种可能性都蹦到了她的脑子里。褚桐无意识搓揉着双手,她知道即将要去面临什么,可却又害怕面对,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仿佛踏过了一个世纪,直到……

    “先生来了。”一名佣人高声说道。

    李静香垂着头不敢抬起,褚桐抿紧唇瓣,嘴唇上已经能感觉到干裂,她们口中的先生,她方才认为的先生,一点点都没有出乎意料,果然是简迟淮。

    男人身形修长,从玄关处进来,也没换鞋,远远看到褚桐坐在沙发内,双肩似乎承受了巨大的力量,只是一双眸子仍旧有神,正狠狠地盯着他。站着的几个佣人齐声同他打了招呼,“先生。”

    简迟淮未作理睬,走到沙发跟前,朝着李静香和褚桐看了眼,他将车钥匙丢到茶几上,发出的哐当声令李静香浑身哆嗦下,简迟淮扯松领带,坐到褚桐对面。两人静静地望着对方,褚桐手掌握紧,终是沉不住这口气,“为什么我姐姐会在这?”

    简迟淮搭起长腿,眉目清冷,他让那些佣人先退下,这才看着对面的人说道,“褚桐,你之前猜得没错,你姐姐的一个肾,是给了俪缇,这样的地方最适合给她休养身体,有什么不好?”

    “两年了,休养身体?既然只是给了一个肾,为什么都要骗我,说我姐姐已经死了?”褚桐看向旁边的李静香,“妈,你们跟外人也是这样说的,姐姐两年前,就在所有人的眼里死了,还有,她为什么会发疯?为什么会自杀?”

    李静香自然不敢说话,褚桐眼圈再度被逼红,目光直直扫向对面的男人,“简迟淮,你倒是跟我说说?”

    简迟淮眼见她这样,他不由喉间轻滚,那么理所应当做过的事,如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褚桐轻咬下唇瓣,再度泪眼朦胧,“到底还有什么是我没看透的?到了这步,干脆都告诉我吧。”

    “褚桐,没人亏待你姐姐。”

    褚桐要的,却不是这样冷冰冰的话,家人家人,要的自然是陪伴。褚桐站起身来,朝简迟淮冷冷看了眼,“好,既然这样,我把我姐姐带回去,我照顾她。”

    只是,她脚步还未迈出去,男人便出声阻止,“不行!”

    她越听越觉不对劲,“为什么不行?”难道,简迟淮和姐姐之间真有什么不成?褚桐转身面向他,“你给我个理由。”

    “她不可以离开。”简迟淮话语沉淀,“这个约定,你爸妈最清楚,当初,也是所有人都答应的。”

    李静香起身,去拉褚桐的手臂,“桐桐,算了。”

    “什么叫算了?”褚桐真是看不清楚眼前的这两人,“妈,那也是你的女儿,凭什么让人这样关着?”

    李静香欲言又止,简迟淮眼中含有厉色,今天的事被发现,他心中也是愤怒不已,都怪他自己,想着她心情不好,跟江意唯出去肯定没事,如果他早就让人盯着的话……

    李静香坐回沙发内,褚桐浑身无力,却还是强撑着站在那,“简迟淮,如果你不放人,我就报警。”

    男人眼眸浅眯,脸上的神色一点一点蔓延上危险,“褚桐,你姐姐的一个肾,外加下半辈子的自由,换我跟你结婚,这个理由,够不够强大?”

    “什么?”褚桐如遭雷击,狠狠盯向对面的男人,泪水几乎是同时溢满眼眶,“你再说一遍?”

    “我已经娶了你,你姐姐就必须在我给予的这个地方,过完她的下半辈子,当初谁都没有异议,怎么才过两年,又要反悔了?”简迟淮口气冰冷,听不出丝毫的温度。

    褚桐看向旁边的李静香,她摇着头,上前拉住妈妈的手,“妈,你们真的同意了?让他们简家把姐姐一辈子关在这?”

    “那又有什么办法?这是你姐姐自己做得决定,那个肾,也是她瞒着我们卖给简家的……”

    褚桐听了,一阵阵心凉,身体像是刚从冰窟里钻出来,她一屁股坐进沙发内,目光呆滞,喃喃自语,“所以,简迟淮你跟我结婚,不止是因为我姐姐的肾,居然,同样赔上的还有她的后半辈子是吗?可是,为什么?她在不在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俪缇接受过肾移植的事,我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只有你姐姐消失,这个来源消失了,就算以后露出蛛丝马迹,也不会有什么真凭实据能让别人拿捏得住。”

    褚桐胸闷气短,瞅着简迟淮,“就算你收买了所有人,俪缇有天终究会结婚,她的丈夫难道会不知道吗?”

    “她身上的疤,总有天会清除,到时候,我会替她找一个靠得住的人,我不允许我简迟淮的妹妹,被人说三道四,况且,当初两家人已经达成共识,你姐姐在这,我也不会让人亏待她。”

    简迟淮的话,一个字一个字钻进褚桐的耳朵里,她呼吸越发急促,“仅仅因为这个理由,是吗?”

    简迟淮毫不回避,“是。”

    “在段吏弘的婚礼上,我看到的那人果然是我姐姐,既然那时候她能找到婚礼现场,就说明还没有疯,那她手腕上的伤,以及现在这幅模样,全是最近才发生的,是吗?”褚桐越往下想,越是觉得难以接受,“简迟淮,如果我执意要带我姐姐走呢?”

    “你带不走。”简迟淮眼中满是笃定。

    “她都已经疯了,你还要关着她做什么?就算让她出去,她也说不出什么来,简迟淮,那是我姐姐啊,是我亲姐姐!”褚桐难以抑制,怒吼出声,简迟淮朝她睨了眼,“褚桐,那难道我给你的这段婚姻,你不幸福吗?”

    他意在说,他们的结合尽管是意外,但到目前为止,这样的状态多好?可听在褚桐耳中,却成了另外一番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姐姐这样,我该开心是吗?然后跟你回去,一边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一边自欺欺人,说我姐姐也过得很好,是吗?”

    “褚桐,这件事,你本就不该知道,你以后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才最好。”

    褚桐转过身,大步朝着楼梯口而去,李静香不敢拦着,简迟淮却是一个箭步起身,他上前攥住褚桐的手臂,她回过身冲他吼道,“放开我!”

    简迟淮干脆从她背后抱紧她,将她用力箍在自己怀中,站在门口的男人和一名佣人见状,走了过来,“先生。”

    “去,到二楼把褚小姐带下来,你们带着她坐车先走。”

    “是。”

    褚桐听到这,几乎要疯掉,她有气无力地挣扎,“简迟淮,你什么意思?你要把我姐姐带去哪?”

    “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心软,不该让你爸妈过来探望,褚玥晴这个人都已经从你们褚家的户口本上消去了,你不也早该接受了吗?”

    旁边的李静香听闻,再也坐不住了,她起身走到两人身旁,“迟淮,你别这样,别把晴晴带走,就让她住在这,如果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她肯定会害怕,不适应,别这样……”

    “你放开我,简迟淮!”褚桐使劲全身力道挣扎,“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把我姐姐带走!”

    可她的力量,哪里及得上他啊?褚桐被牢牢困死在他的怀中,楼上,传来褚玥晴的尖叫声,褚桐鼻尖一阵发酸,眼泪簌簌往下掉,“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不公平,简迟淮,你要什么,你都拿回去好了,让我把她带回家好不好?”

    拿回去?她说的是什么?难道,是他们的婚姻吗?

    简迟淮听闻,手臂越收越紧,甚至是无意识的,褚桐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要被挤碎掉,简迟淮下巴抵着褚桐的头顶,现在说什么让他拿回去,休想。简迟淮抱紧她,只有这样,才感觉到她真实地在自己身边,他不要别的,他要他,也不用回到从前,回不去了。

    那名高大的男人带着褚玥晴下楼,又不敢用力,生怕弄伤她,只能攥着她的手臂,一路上,褚玥晴都在挣扎,褚桐看得心痛不已,朝简迟淮不住用力,“放开我,松开!”

    褚玥晴跌跌撞撞下楼,男人欲要将她带出去,褚桐失声叫道,“姐,别走,我是桐桐啊!”

    褚玥晴挣开那名男人的手,对方当着诸人的面,也不好强行逮她,只能一路跟着。褚玥晴快步走向两人,褚桐心下一喜,“姐姐,你认出我了是不是?姐!”

    褚玥晴站到简迟淮旁边,朝两人看了看,忽然伸手,去拉扯简迟淮抱着褚桐的手,褚桐朝身后的简迟淮说道,“放开我。”

    男人松了手,褚桐欲要过去抱着姐姐,却看见褚玥晴往后退了步,她偎在简迟淮身侧,双手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像是在昭示自己的主权,一根手指都不肯放的样子。

    ------题外话------

    咳咳,简单亲亲,你说我今天肯定会写精彩必看,好吧,算你厉害!猜中,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