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22夫妻秀恩爱

22夫妻秀恩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睁开眼,屋内一片漆黑,灯早就关了,褚桐两腿挣扎下,可那玩意越加大胆,顺着她腿溜溜地上去了,褚桐屈起双腿,一把抓过去,却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不是蛇,她慌忙松手,翻个身想要看看清楚,黑暗中却听到有人在细细地呼吸,褚桐屏息凝神,仅有的睡意被完全惊没了,她瞪大双眼,门是反锁的,能这样悄无声息进来的还能有谁?

    所以,她也用不着装模作样问床上的人是谁了。褚桐欲要坐起身,只是被对方抱着腰,她手肘支着床侧,厉声开口,“你干什么?”

    男人一句话没有回答,凑上去亲着她的脸,褚桐仿佛被什么虫蚁给蛰咬了口,她手掌捂住脸庞,“简迟淮,你别这样!”

    “哪样?”男人反问。

    “你不会想和我那个吧?”褚桐真是服了他,她用力推拒。

    简迟淮话语落在她耳边,“为什么不能?”

    “当然不能!”

    简迟淮漫不经心轻笑下,“我们没有离婚,更没哪条法律规定,一个男人不可以碰自己的老婆。”

    “那我不想,行不行?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你想要的时候,别人就必须要配合吧?”

    “但也没有谁规定,我想要的时候,你必须要拒绝吧?”

    褚桐一点都不觉得这个绕口令好玩,简迟淮双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压进大床中央,“褚桐,是你们亲自送上门的,我都赶她走了,是她不走。你们现在用着我的水,躺着我的床,吹着我的暖气,还呼吸了我这儿独一无二的空气,你说说,不给点报酬,你自己都说不过去吧?”

    “简迟淮,你是不是太搞笑了?”

    男人在她耳侧轻嗅,放在浴室的沐浴露都是同一个牌子的,那股熟悉的香味蹿入他鼻尖,简迟淮不由心神荡漾,整个人轻飘飘不受控制,“你别忘记,无奸不商,这话是你以前说过的。”

    “那行啊,今晚住宿多少钱,我给你?”

    “我简迟淮不差钱,”男人口气霸道而轻蔑,“我喜欢一些实际的东西。”

    “走开你!”褚桐用力朝他胸口推,想给他来个措手不及,没想到简迟淮双手紧紧搂着她不放,她这一推,就跟推一堵白墙似的,男人手臂越发圈紧,“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褚桐,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关着我姐姐的时候,想过我和你的关系吗?”

    “她受不了段吏弘欺骗,从婚礼上回去后自杀,如果不是我碍着你的关系,我需要一件件事情替她安排好吗?我只要救活她的命,把她永远关着就好,若不是我当时的心软,也就不会有她如今的依赖,褚桐,你心里执拗的,无非是你姐姐被骗,然后被关……”

    “简迟淮,你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的,我好不容易用这么些时间,接受我姐姐已经过世的事实。可到了某一天,我在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却看到我的亲人还活着,而且她过得很不好,就像个犯人似的被关着。我心疼,心疼极了,我想好好和她说话,可她却已经疯了,最要命的是,我最最亲的人全部都瞒着我。是,姐姐下半辈子的自由,换了我和你的婚姻,如果我过得很不幸、生活悲惨,那我心里还能好受点,可我欺骗不了我自己,我过得很好,差那么一点点……”就差简迟淮爱上她,是不是?只是这句话,褚桐没有说出来,她轻摇头,嗓音再度沙哑,“差那么一点点,我的生活就美满了,越是这样,我心里的愧疚就越重,简迟淮,你说我的幸福,是不是依靠我姐姐的不幸换来的?”

    “褚桐,这件事跟你没关系,”简迟淮不知道该如何把她的脑筋纠正过来,“是,这是一桩买卖,但自始至终与你无关。”

    她睁眼盯着天花板,“你是想让我置身事外吧?”

    “有些事,没必要想的这么复杂。”简迟淮躺在褚桐身边,手掌轻轻揉着她的肩头。

    “也许吧。”褚桐轻应声,那些事都已经发生了,伤害也已经造成,她没有沉湎于过去,她也从来不会觉得有些事会过不去,时间每天都在走,但她这会没法考虑她和简迟淮。她要先把褚玥晴安顿好、照顾好,让她回归正常的生活中去。

    简迟淮听她这样说,抱住她的手臂不由收紧些,他们至少没有像之前那样剑拔弩张了,他凑上前亲吻她的脸,褚桐还是在避开,“我好累,我想睡觉。”

    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感觉来了,就像是一辆失控的车子,刹都刹不住。褚桐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简迟淮抱着她,压在她身上,褚桐干脆偏过头,“简迟淮,你觉得我现在能配合得了你吗?”

    他手掌在她身上用力抚摸过,得不到释放的不满全透过掌心里的力道表达出来了,在情事方面,简迟淮向来是霸道的,说一不二,以往,就连什么姿势都得他说了算,她是图省事省力,可哪次如她愿了?褚桐双手抱在胸前,他揉了她几下,摸了几下,褚桐又把两条腿使劲并拢,简迟淮久攻不下,也不至于对她用强的,干脆将她捞到自己怀里。

    她头枕着男人的手臂,哪里还睡得着,“你还不走?”

    “走哪去?”

    “回你自己的房间。”

    简迟淮靠着褚桐的头,没有多余亲昵的动作,“要回,你回吧。”

    褚桐竖起耳朵,生怕方才的动静惊扰到别人,她干脆闭起双眼,“我是真的困了,想好好睡觉,你要待在这的话,你也好好睡吧。”

    这些日子,简迟淮也没睡好,几乎很难有一觉到天明的时候,这会拥着她,就好像把安心拥在了怀里,摒弃掉身体的需求,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掉,两人很快陷入沉静,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有没有睡着。

    朦胧间,褚桐觉得有人在抚摸她的头,一下下梳着她的长发,她觉得舒服极了,这一觉也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

    外面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褚桐脑袋动了动,只是没有睁眼,她困得不行,嘴里迷迷糊糊发出声响,“谁啊。”

    “桐桐,起床了。”褚玥晴又敲了两下,“起来吃早饭。”

    褚桐噢了声,这才猛然惊醒,她睁开眼,想要坐起身,腰际却被一条手臂箍住,简迟淮的声音在她耳边慵懒传开,“再睡会。”

    “桐桐,我已经做好早饭了……”

    褚桐朝旁边看去,望见一张放大的俊颜,她又朝天花板看了看,并将被子拉到下巴处,她张口回了褚玥晴的话,“我知道了,姐,我马上起来。”

    “你干嘛还把门反锁啊?”

    褚桐又道,“我习惯了。”

    “行吧,我去喊他一声,你也赶紧的。”褚玥晴说完,朝着简迟淮的房间而去。没过多久,褚桐听到姐姐在敲简迟淮的房门,她撑坐起身,掀开被子,“快起来。”

    “你有什么好怕的?”简迟淮躺在那里不动,“要起你起。”

    褚桐穿上衣服,先去洗手间洗漱,收拾好后出来,简迟淮还没起,褚桐顾不上他,她走到门口,外面已经没了动静,褚桐将门打开道隙缝,探出头看眼,确定姐姐不在这,她这才走出房间,并将门带上。

    来到楼下,看到姐姐的身影正在厨房内忙碌,就连佣人都站在旁边,褚桐走了过去,佣人看到她,眼神怪异地打过招呼,“少奶奶。”

    褚桐轻点头,“这是我姐姐。”

    佣人闻言,神色这才轻松不少,褚玥晴正在炒菜,听到谈话声,回头看眼褚桐,“我没看到他,他不在房间里。”

    “可能是去上班了吧。”褚桐漫不经心回道。

    褚玥晴将炒好的几个小菜端到桌上,也不用佣人帮忙,姐妹俩坐在餐桌前,褚玥晴将筷子和碗递给褚桐,“吃吧。”

    褚桐将碗放在手边,“姐,明天开始我就要去上班了。”

    “好,你是做什么的?”

    “朋友给我介绍了个工作,还是做记者,我不想这样空闲在家里,只是我去上班以后,你一个人行吗?”

    褚玥晴喝着碗里的粥,一边安慰褚桐,“你放心吧,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

    “今晚我就给妈打电话,让她明天开始来陪着你,不然的话,我可不放心。”

    褚玥晴没说什么,她知道,她有时候会病得糊涂,真有可能一个人开了门就离开,然后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家人不放心她,她也能理解。褚玥晴吃着早餐,神色好像越来越焦急,时不时看看四周,褚桐握住她的手掌,“姐,你怎么了?”

    “你说他会去哪呢?这么早。”

    “姐,你别管他了。”

    褚玥晴握紧手里的筷子,“是不是他不想见我?”

    “姐,我知道你病着,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和简迟淮是夫妻,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他不是因为看中你才把你关起来,有些真相,说出来你会很难接受,但你别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现在开始,更好地配合心理医生,我们慢慢走出来好吗?”

    “那你是想说,他爱的人是你,对吗?”褚玥晴放下手中的筷子,目光直直盯着旁边的褚桐。

    褚桐做不出别的反应来,她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不管别人爱不爱我们,我们首先得自己爱自己,姐,你觉得再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对你真的好吗?”

    “我不想听这些,你说的和我认为的,为什么偏差这么大?”褚玥晴觉得难以接受,恰好简迟淮也起来了,正从楼上下来,褚玥晴站起身,大步上前,“原来你还在家。”

    简迟淮穿了身正装,黑色的西服将他整个人衬得挺拔有型,褚玥晴跟在她身侧,简迟淮拉开椅子坐到褚桐旁边,随手取过一碗粥,冲旁边的褚桐道,“你昨晚头发没吹干就睡觉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褚桐双手捧着个碗,正在出神,听到简迟淮这么一问,瞬间睁大双眼,她看到褚玥晴眼里的受伤,话语冲到喉咙口,可再想到姐姐一次次的自欺欺人,褚桐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褚玥晴是糊涂了,但不能让她在简迟淮身上越陷越深,褚桐喝口粥,压着她的嗓音,“还好,睡觉前你不是给我吹干了吗?”

    简迟淮余光朝她睇了眼,然后拉开抹笑意,“嗯,你身体好好的就行。”

    褚玥晴尴尬坐回原位,简迟淮觉得褚桐能这样说,就已经算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前段日子,她都将褚玥晴护得太紧,生怕别人随口的一句话,都会对她造成语言伤害。但褚玥晴总是这样糊里糊涂下去也不行,他没这个资格逼她,一旦他动手,褚桐非和他拼命不可,这种事,也只有褚桐自己来。

    简迟淮喝了大半碗粥,起身去公司,走之前同褚桐说道,“我今天要开会……”

    褚桐只是点了点头,尽管当着姐姐的面这样,但他们之间到底还有隔阂,没法像从前那样亲昵无间。

    吃过早饭,褚桐朝褚玥晴看看,“姐,我们回家吧。”

    “那你呢,”褚玥晴面无表情盯着手边的碗,“你是要留在这,还是跟我住在一起?”

    “我跟你住一起,我来照顾你。”

    褚玥晴什么话都没多说,推开了椅子站起身,然后静静走了出去。来到屋外,司机就守在门口,看到两人出来,打过招呼问道,“少奶奶,我送你们回去。”

    褚桐轻点头,“好,谢谢。”

    司机转身去取车,褚玥晴回头看了眼那幢别墅,她脑子里混乱无比,她又小心翼翼看眼身旁的妹妹,她不确定,到底是她心里认错了人,还是简迟淮跟褚桐合起伙来在骗她。

    回到家,褚桐给李静香打过电话,让她今天下午收拾下行李搬来。走出房间,看到姐姐怔怔坐在沙发内,褚桐知道她这会对有些事肯定难以接受,她坐到褚玥晴身旁,“姐,我晚上陪你去书店吧?买几本书放在家里,你闲暇无事的时候翻翻。”

    “不用了,你安心去上班,我的治疗还要继续,我会让顾医生过来的。”

    “那好,我给你去买个手机,你记得有事要给我打电话。”

    褚玥晴点了点,然后就没再开口说话。

    褚桐的新公司,待遇等方面自然是比不上易搜,但这工作也是朋友介绍的,没什么空档期,简单的电话面试之后,直接入职。她依旧还是跑民生,除了不在简迟淮手下,其余的也没什么大变化。

    走出公司大门,褚桐从包里拿出张清单,一会还得去超市给姐姐采购些东西,刚要去往停车场,就看到有辆车停在门口。她还未来得及细看,便见简俪缇推开车门下来了,她几乎是小跑着来到褚桐跟前,“嫂子!”

    她声音清脆有力,倒令褚桐一时哑了嗓音,简俪缇朝她看看,“嫂子,你可别说你不认识我了。”

    褚桐轻笑,“怎么会呢?”

    “那就好,”简俪缇上前,热络地挽住褚桐手臂,“嫂子,你要回家吗?”

    褚桐点下头,“对,不过我不是回半岛豪门,你想见你哥的话,让司机直接过去吧。”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简俪缇跟着褚桐往前走,司机从车上下来,三两步紧跟上简俪缇,“小姐,先生吩咐过,让我一步都不能离开你。”

    “我现在是跟我嫂子回家,这还不放心吗?”

    褚桐知道,上次的报道之后,简迟淮对简俪缇肯定看管得更严了,要不是怕树大招风,简迟淮恨不得派一队人马跟着简俪缇。

    司机守在旁边不肯走,简俪缇有些恼了,“我自己和我哥说。”她从包里掏出手机,褚桐看了眼,按住她的手,“俪缇,我改天去家里找你好不好?我今天还有事呢。”

    “嫂子,都下班了,你还要去哪?”简俪缇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瞅向褚桐,“我知道,你心里是怪我的。”

    “为什么这样说?”

    简俪缇握紧掌心内的手机,面露愧疚,“那件事,我哥已经告诉我了,嫂子,你别怪我,成不成?”

    褚桐看她这样,自然不忍心,“俪缇,没人怪你。”

    简俪缇拨通了简迟淮的电话,告诉他,她要跟褚桐好好说会话,晚点回去。电话那头的简迟淮应该是说了什么,简俪缇将手机递给褚桐,“是我哥。”

    褚桐接过手机,简迟淮听到是她的声音,也就放心了,然后又交代两句,无非是别带俪缇去人多的地方等等。

    挂了电话,简俪缇将手机放回包内,她朝对面的司机看眼,“还杵着干嘛啊,你先回吧,我哥都同意了。”

    司机见状,这才转身离开。

    简俪缇见褚桐也站在原地,她伸手在褚桐面前轻挥,“嫂子,你不说还有事吗?什么事啊?”

    “噢,就去超市买点东西。”

    “那我陪你!”

    在这个时候,褚桐其实并不想和简俪缇接触,她一会还要回家,如果简俪缇执意跟着的话,姐姐和她肯定会碰面……

    简俪缇挽过褚桐的手,这个小姑娘就是这样,才接触的时候觉得她任性骄纵,可她若想对一个人好,就会完全展露出小女儿的娇憨善良来。褚桐向来禁不起简俪缇缠,可就是这么一步犹豫,却让她今后每每想起,都后悔不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