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扑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怔在了原地,试?

    对啊,医生也说试了才知道,可跟谁试?跟她试?那除了她,还能跟谁?

    褚桐完全说不出话了,爷爷和奶奶都将目光自然地落到她脸上,她小脸瞬间通红,也不好摇手说不行吧。简迟淮余光睇见她的囧样,他仍旧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爷爷,奶奶,你们别说了,我和褚桐之间有些事,也不是三言两语都能说得过去的。”

    “你们的事情,多大?”爷爷哼哼两声,“能比过你成个废人强?”

    “爷爷!”简迟淮面色难看起来,褚桐抬了抬下巴,这样的话,也只有爷爷敢说,老人家并没有被简迟淮的气魄压下去,“喊我也没用,你要真不能那个什么了,我们简家以后怎么办?难道到你这一辈,就玩完了?还好意思说,你和褚桐之间的事,夫妻俩闹闹矛盾,吵吵几句就完了,真到这节骨眼上,褚桐还能跟你置气不帮你?你以为我眼睛瞎了啊,我能看走眼啊?”

    呃……

    褚桐完全插不上话,也没看到简迟淮不由勾勒而起的那一抹嘴角,奶奶也是满脸的焦急,“迟淮,你妈还说,新闻是褚桐曝出去的?”

    “奶奶,你别听我妈胡说,真要是褚桐做的,她现在能站在我旁边吗?”

    “那既然褚桐还这样关心你,你们怎么不能试?”爷爷脾气上来了,“那我真是搞不懂了,试试怎么了?你们还是不是夫妻?”

    简迟淮和家里另外几人说了离婚,但并没惊动爷爷奶奶,毕竟那也是假的。见两人都不说话,爷爷再度哼哼,“我还真没听过呢,事情早就出了吧?怎么还能拖到今天?”

    褚桐哑口无言,简迟淮指了指跟前的那盘棋,“爷爷,你还下不下了?”

    “还下棋呢?”反正一看就是马上要输了,正好,爷爷将棋面推开,“我可没这个心思,我要操心死喽,我要是抱不到曾孙子,我会提前死掉的。”

    旁边的奶奶平日里脾气都好,听到老爷子这话,立马扬声,“胡说什么呢你!”

    爷爷一缩脖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就说让他们赶紧努力努力,给我生个曾孙子。”

    “这是你说想要就能要的吗?”奶奶都快操心死了,她就这么个孙子,“迟淮啊,你病得怎样,自己能感觉得出来吗?”

    “自己怎么感觉?”爷爷打断她的话,“你真是不懂男人。”

    “老不正经!”奶奶骂了句。

    爷爷懵圈了,没搞懂怎么就挨了这声骂,不过好男不跟女斗,他还是将注意力放到对面的小两口身上,“这摆满有人想害我孙子,名声传出去多难听?这可是一辈子的耻辱啊,迟淮,你知道对男人来说,什么最重要吗?就是行不行的问题,那是尊严啊。”

    简迟淮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褚桐忙截住老爷子的话,“爷爷,你放心吧,应该会没事的。”爷爷说话就是口无遮拦,万一简迟淮那方面真不行了,这不是将他更往绝路上推吗?

    “放心?怎么放心啊?”

    几个人都沉默了,简迟淮放掉手里的棋子,“既然爷爷没心思下棋了,那我们回去吧。”

    爷爷两只耳朵动了动,眼神扫过去,“是回家试吗?”

    奶奶拍了下他的肩膀,老爷子揉了揉,简迟淮从榻榻米上起来,他看眼身侧的褚桐,“走。”

    “吃了饭再走吧,”奶奶上前步,“菜都准备好了,不是还要吃我做的鱼吗?”

    “别吃了,”爷爷直接赶人,“我也没心情吃,简家以后有没有后还不知道呢……”

    简迟淮听到这,头也不回地往外走,褚桐小跑着跟上他,两人走出院子,车都停在外面,简迟淮上了车,褚桐二话不说拉开副驾驶座的门进去。

    他朝她看眼,“你自己不是开了车吗?”

    “你这样,我不放心。”

    “原本以为这儿能让我清静清静,没想到……”简迟淮发动引擎,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有可能开到哪就到哪,你确定你不下去?”

    “简迟淮,别这样,说不定你的身体没有多大问题呢?”褚桐试图劝慰,男人踩了油门,车子轰的冲出去,褚桐系好安全带,她盯着男人的侧脸看,“简迟淮!”

    包里的手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响,褚桐拿出来看眼,居然有接近三十个来电显示,有蒋龄淑的、有简俪缇的、有李静香的,还有以前和现在的一些同事。她看得脑门里嗡嗡作痛,简迟淮从她手里将手机拿过去,关了机,“现在除了躲,我们还能做什么?”

    “但能躲到什么时候呢?”

    “那你接了电话,能说什么呢?所有的问话,无非都是那两句,问我的病是不是真的,然后,就是一番叹息和同情,褚桐,我不需要这些。”

    简迟淮将手机放回褚桐手里,她坐在副驾驶座内,前路未知,她掐着自己的手背,简迟淮连他自己要去哪都不知道。她很不习惯这样的男人,以前,都是他将一切掌握在手里,如今局面失控,却连他也翻覆下了水里。

    “简迟淮,如果那篇报道真是我写的,你会怎么样?”

    “那我也无话可说,报道的本来就是事实,也不算抹黑我。”简迟淮神情淡漠,眼神不见丝毫的闪烁,他专注盯着前路,褚桐很难从他的眼底看出些波澜,“既然这样,那就出去安静两天吧,等风头过去……”

    “我把你送回家,至于我自己,我想去哪就去哪。”

    “不,我要跟着你。”

    简迟淮继续前行,“你不用担心我,我找到落脚的地方,会告诉你的。”

    “简迟淮,你不只是想出去散散心这么简单吧?什么叫落脚的地方?”褚桐好不容易找到他,现在可不敢松懈,“我不回去,我也不想面对别人的指责和询问,我跟你一起走。”

    简迟淮再度朝她看看,这回没有拒绝,而是加快了油门。车子不像是毫无目的在往前开,简迟淮一路上都没再说话,褚桐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后来来到一个别墅群内,简迟淮将车停好,下了车,从门口栅栏前的信报箱内取出把钥匙。褚桐跟在他身后,“这儿也是你的?”

    “嗯,买了好几年了,平时偶尔过来玩,只是谁都不知道我在这有房,所以别人不会找到我们。”

    褚桐抬起视线看去,这儿的房屋就是典型的美式风格,造型舒适美观,简单的两层楼设计,红白相间的墙体在宽阔的院子中显得很是抢眼。西城市区内的房价,寸土寸金,即便是半岛豪门那样,也不会任性到给你这样大的地方空着。褚桐一眼望去,满园的草坪,像是好几个足球场拼接而成。

    简迟淮来到一个休息区内,竹棚下的桌上还摆着几本书,褚桐跟在他身旁,“你之前也会经常往这儿来吗?”

    “不会,除了和朋友约过来。”

    “东子他们?”褚桐不由皱眉,对东子实在没好感,如果真是那帮人,那他们在这做什么?玩女人?褚桐惊讶于自己的想法,都这种时候了,脑子里怎么还能胡思乱想呢?

    “不是,东子他们不适合这里,我还有帮朋友,一个个挺有上仙范的。”

    褚桐轻挽嘴角,气氛总算轻松了些许,“简迟淮,如果人真正能做到不在乎别人的眼光,那该有多好?”

    “我可以不在乎,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简迟淮说得轻松,是,他平时清冷孤傲,虽然满身骄傲,说不在乎,褚桐也勉强能信,但他背后有什么,别人都清楚。他背后是整个简家和易搜,它们不能不在乎。

    褚家。

    褚吉鹏和李静香都坐在沙发内,褚玥晴倚着不远处的墙壁,褚桐手机关机了,谁都联系不上。

    “你说,那个报道会不会真是桐桐写的?”李静香没有把握,担忧地看向身边的丈夫。

    “先别管谁写的,找到人才是重点,平白无故关机做什么?”

    外面有门铃声传来,李静香蹭地起身,以为是褚桐回来了,“我去开门!”她快速来到门口,将门打开,看见的却是顾清回。

    “顾医生啊。”

    褚玥晴听到声响,直起身,顾清回走了进来,“我看到新闻了,过来看看玥晴。”

    李静香他们这时候也顾不上大女儿,“好,顾医生请进。”

    顾清回走到褚玥晴身侧,两人来到阳台上,褚玥晴照料的那些花草长势喜人,顾清回拿起喷壶帮她浇水,褚玥晴蹲在跟前,“清回,你说桐桐会不会有事啊?”

    “不会的。”

    “可是她的电话打不通。”褚玥晴满脸担忧,“我不相信新闻是她写的。”

    “不相信,那就对了,她是你妹妹,你应该了解。”

    褚玥晴将花盆内的一株杂草拔去,“那简家的人呢?会原谅她吗?会相信她吗?我怕桐桐是有口说不清了。”

    “别担心,事情既然出来,总有解决的法子,你在这胡思乱想也没用。”

    “清回,有你过来陪着我,哪怕只是跟我说几句话,我心里都好受多了。”

    屋内,褚家二老还不死心,仍旧一遍遍在拨褚桐的电话。

    简迟淮和褚桐的中饭是随意对付了点,屋内没有食材,不过简迟淮有外卖的电话,让人直接送来了。

    吃过东西,褚桐留在楼下收拾,简迟淮说要睡会,便上了楼。

    收拾好,褚桐也上了楼,别墅面积倒不算大,房间也没有半岛豪门的多,褚桐推开一扇房门进去,见简迟淮侧躺在床上,听到动静没有丝毫的反应,应该是睡着了。褚桐放轻脚步声来到床边,简迟淮脑袋枕着左手臂,面容清冷俊朗,这会的他,安静的不像话,而且没有丝毫攻击力,让人只想坐在一旁看着他。

    褚桐弯下腰,看到男人睡觉时两道眉头打成了结,似乎在睡梦中都不能踏实,他被子已经盖好了,可褚桐还是替他掖了掖,好像不做点什么事,心里就会很难受。

    她怔怔盯着简迟淮的俊脸看,她没法接受,那样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忽然变成这样。姐姐的事情刚出来的时候,褚桐心里不光是有愤怒,还有怨恨,她甚至想过所有的报应丢到简迟淮身上,都不为过。试想,谁能接受自己的亲姐姐被蓄意藏匿两年,脱离掉死亡的阴影,却整个人都被折磨疯了?

    褚桐伸手想要将他眉头的结顺开,但手指还未触摸到他的眉,她就已经将手收了回去。

    如今,简迟淮的报应来了,是不是?可她却看不下去了,褚桐站起身,回到楼下,来的时候经过外面看到有超市,她准备先去买些菜,既然要在这住夜,就得先把温饱问题解决了。

    买完东西回来,时间还早,褚桐坐在沙发前,遥控器就在手边,她几乎能猜到打开电视,扑面而来的会是什么样的讯息,但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按捺着,心里就越忍不住。褚桐最终还是拿起了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台,画面中忽然出现的陈鹭令她不自觉地将频道定格住。是啊,她怎么忘了,陈鹭是简迟淮身边的人,这种新闻一出,记者们除了要逮她,还会想方设法去采访陈鹭。

    陈鹭一副受惊的样子,助理在旁边挡着,“有话慢慢问,别挤。”

    “关于简迟淮的那篇报道,请问是真的吗?”

    “陈小姐,这件事您最有发言权,请您跟我们说说吧?”

    陈鹭用手也挡不住自己的脸,干脆接过其中一个话筒,“这个话,你们应该去问那个曝光的人,我也到处在找她,想问问她是何居心?”

    “那么关于报道的真实性,您总知道吧?”有记者再度逼问。

    陈鹭没有慌张,她握紧手中的话筒,“对不起,这个问题不方便透露,我觉得你们找我也是找错对象了,既然新闻是褚桐写的,你们就应该找到她,然后让她拿出证据。”

    “陈小姐,您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陈鹭绷着一张脸,“我只说一句话,不管四哥怎样,只要他需要我,我永远都会在他身边。”

    “也就是说,不管他有没有病,你都不在乎是吗?”

    “是,”陈鹭将话筒递了回去,助理过来,拦住那堆记者,“对不起,我们待会还要参加活动。”

    助理拉着陈鹭匆忙走向不远处的保姆车,上了车,助理将帘子拉上,“这帮人真是疯了。”

    “也不知道四哥究竟去了哪,电话也不接。”

    “我刚才还怕你说错话呢,还好,你回答的也算中规中矩,让人找不出破绽。”

    陈鹭靠向身后的椅背,那是当然,事情还未出之前,艾因跟她就已经将戏对好了,这么大的新闻出来,记者肯定会逮她,所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艾因一早就教过她。

    褚桐盯着电视,屏幕中的画面热闹极了,她拿起遥控器调台,然后整个人无精打采地斜躺在沙发内。

    简迟淮下来时,都快傍晚了,他听到声响走到客厅,看到褚桐倚在那,“电视开这么大声,耳朵不需要休息吗?”

    褚桐轻揉下眼睛坐起身,似乎有些睡意,简迟淮坐到她旁边,“要觉得困,就去睡一觉。”

    “我不困,也不想睡。”

    简迟淮伸出手掌,摸了摸她的脸颊,动作轻柔无比,“别这样熬着,你就算不吃不喝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褚桐感受到他指腹间的亲昵,她也不舍得将脸别开,两人对望片刻,简迟淮倾上前,额头轻抵住褚桐,“听话,去睡会,晚饭我来准备。”

    “你会吗?”

    “当然。”简迟淮的手抚摸着她的耳际,一点点摩挲,“看你这样,我会心疼,我都这么焦头烂额了,别再让我心疼了行不行?”

    “那好,我上去躺一会。”

    “去吧。”

    褚桐其实压根睡不着,但是闭了双眼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她觉得整个人放松不少,心里想的事情慢慢变少,渐渐的居然也就睡了过去,不过,她睡得并不好,醒来时有些恍惚,甚至分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

    她洗把脸下楼,整个屋子里都很暗,居然没有开灯,难道外面天还亮着?褚桐来到楼梯口,才隐约感觉到有些光,但是很微弱,她扶着把手一步步往下走,绕过转角处,这才看到餐桌上摆满了蜡烛。就连桌角边都绕着一圈,若在平时,她肯定会觉得特别浪漫,可今时今日,她心里被苦涩和难受填充满,已经尝不出别的滋味了。

    简迟淮也不知从哪出来的,他从身后圈紧褚桐的腰身,“喜欢吗?”

    她轻吸了下鼻子,将情绪掩藏起来,“停电了?”

    “这叫情趣,来,吃晚饭吧。”

    褚桐被他拉着手过去,他将她按坐在椅子内,褚桐看到桌上满满的一桌子菜,简迟淮坐到她身边,手指在她手背上细细摩挲,“老婆。”

    褚桐只觉浑身一震,慢慢扭过头看他,简迟淮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难道不对吗?”

    “简迟淮,你别这样。”褚桐想要将手收回,男人紧紧攥住后没有松开,“难道有这样的气氛,你就算是做戏,也陪陪我吧。”

    简迟淮拿起红酒杯,朝褚桐轻点下,“陪我喝喝酒,说说话。”

    褚桐依言端起,两人的酒杯碰了下,那酒又烈又凶,带着醇厚的香味流连在唇齿间,她端详着简迟淮的侧脸,觉得整个人真实极了。男人含了口红酒,并未立即咽下,扬起的眉头带出些许笑意,褚桐抬起手指,压住他的眉梢,“简迟淮,你别这样笑,我看了难受。”

    “我不笑,难道要哭吗?”男人手臂揽住她的肩头,将脸靠向褚桐。两人紧密贴合,褚桐都能感觉到简迟淮的呼吸声,她双手放到桌上,“我,我饿了。”

    简迟淮抱住她的手松开,默默坐到一旁,褚桐望向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这些,不是你做的吧?”

    “能填饱肚子就行了。”简迟淮又给自己倒上杯酒,褚桐拿起刀叉,看见男人在喝酒,她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待会吃完晚饭,去哪玩玩吧?”

    “你想去哪?”

    “散步。”

    简迟淮点头,“好,随你。”

    褚桐喉咙里像是被塞了团棉花,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她太清楚了,他们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丢在那的烂摊子迟早要回去收拾。她放下手里的餐具,“简迟淮,我们明天就回去好不好?”

    “回去做什么?”

    “解释清楚,不能让每个人都在你背后指指点点。”

    简迟淮满脸不在乎,“那又怎样,有些话越描越黑,难道你身处那个圈子,还不清楚吗?”

    褚桐灌了自己一杯酒,“你认输了吗?”

    简迟淮半晌不语,烛光冉冉,星亮在他眼眸深处炸开,似乎有明亮的晶莹,还夹杂着难言的哀戚和痛楚,“褚桐,你别逼你自己了,要我和别人去试,我做不到,要你逼着自己和我试,你也做不到。外面的伤害不过是流言蜚语罢了,我都说了不在乎,你还替我在乎,做什么呢?”

    褚桐听到这,眼泪再也藏不住,刷地淌落下来。她只觉胸口好像被人蓄意压了块大石,闷得她逐渐跟不上呼吸。她将酒杯重重放到桌上,然后转过身扑了过去,褚桐没做别的考虑,用嘴唇吻住他,简迟淮顺势将她接在怀里,她两手圈紧他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