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73女追男,隔张床

73女追男,隔张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听完褚桐的话,轻笑出声,褚桐眼里藏着不安,“为什么笑?”

    “什么叫做,他必须是好人?”简迟淮拉下她的手,指腹在她手背反复轻揉,“你告诉我,你怎样要求他必须是好人,必须不能出事?”

    褚桐哑口无言,简迟淮的目光对上她,眼神很深,很深,似乎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褚桐无法回避,只能勉强一笑,“我想,肯定是我多心了,既然已经确定顾清回不是,他就是好人了。”

    简迟淮另一手落到褚桐腰际,“有个法子,可以让所有的人永远当好人,那样的话,你不用为了怀疑身边的人而伤感难受。”

    “什么办法?”褚桐深信不疑,目光中透出希冀。

    “停止追查,永远不要再触碰,已经掌握到的资料,我会替你全部封存。”

    褚桐眼里的亮光一点点暗下去,脑子里嗡嗡作响,“不,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

    简迟淮抓着她的肩膀,将褚桐扳向自己,如果能劝服她的话,简迟淮自然不希望她去碰,“其实,每个人都有最害怕的时候,你害怕追查到的人,跟你有关,就像做医生的,最害怕有一天施救的是自己的亲人一样。既然害怕,那就别碰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别人受到伤害,与你无关,你作为一个记者,永远不会缺少新闻,没必要单单非跟这一个。”

    “简迟淮,我今天看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才*岁的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头发又黑又亮,好看得都可以去做小童星了,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我甚至还有那么一瞬间的跑神,我想,我以后也要生个女儿,也要这么漂亮……”

    简迟淮听到她这样说,心头蓦然一软,褚桐平时从不主动跟他讨论孩子的事,简迟淮心都快化了,“当然,我们的结晶,必然是品种优良,她是我的公主。”

    褚桐听在耳中,有的不止是感动,那种酸涩化作一根细长的针正在往她心口钻,起初,还是漫不经心刺那么一两下,当听到简迟淮的公主二字,那根针就直接狠狠地捅了过来,“是啊,那么一个漂亮的,看着健康的孩子,穿着崭新好看的衣服,仅仅一双肉眼,你永远不会知道,她少了一个肾!”

    简迟淮落在她腰侧的手收拢了下,看到褚桐这样煎熬,他心疼,男人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你既然一早就定好了目标,别的事,还多想什么?如果没有关联,那最好,如果真的牵扯到身边的人,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你今天多愁善感了,原本就是捕风捉影的事,再说这个怀疑,你都打消了,是不是?”

    被他这么一说,她顿时好受多了,“嗯,顾清回是医生,他做不出那种事。”

    简迟淮勾了抹讳莫如深的笑,“是,你分析的都对。”

    褚桐听到他这样含着夸赞的话语,心情顿时明朗不少,简迟淮拿过一颗棋子让她拈在指尖,他的手掌则包住她的手,示意她将棋子落下,“既然决定了,就乘胜追击,快刀斩乱麻,不要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

    “嗯,好。”

    隔了三天,卖肾集团那边又跟褚桐联系上了,看来,自断一条线之后,对方已经完全不设防了。

    易搜顶层。

    秘书将沉重的办公室门推开,苏卿明朝她看了眼,“以后这种开门的事我来,你长这么漂亮,力气不是花在这种地方的。”

    里头,一名身材健硕的男人坐在办公桌沿,整个人随性而慵懒,背对着大门口,双手抱在胸前,“调戏姑娘,调戏到我这儿来了。”

    “话说这么难听,我回国以后,第一时间就被你召来,我连家都还没回!”

    简迟淮转过身,拉过办公椅坐下来,“我这是为你接风洗尘。”

    “话说得真好听,你有这么好心?”

    简迟淮指了指桌上的咖啡,“你看,喝的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苏卿明看了眼,将咖啡杯端起,“这还差不多。”他浅抿一口,眉头瞬间皱起,“凉的!”

    简迟淮轻耸下肩头,“谁让你来得太晚,端进来的时候可是滚烫的。”

    “只差没冻成冰块,最起码泡了一个小时了吧?说不定还是谁喝过的。”苏卿明面露不满,将咖啡杯放回桌上,简迟淮抬起腕表,漫不经心扫了眼,其实就是做个样子,连几点钟都没看清楚,“时候也不早了,你家老爷子知道你回来,应该还在家里等你。”

    “知道就好,废话不多说,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上次就跟你提过的……”

    苏卿明面色立马严肃起来,“不是已经帮她联系上了吗?”

    简迟淮手边也有杯咖啡,却是热气腾腾的,他手指在杯底处轻绘,苏卿明视线瞄过去,一看就是秘书给他换了热的,却把他这杯忘了。他起身拿过简迟淮的咖啡,“我冷,先给我喝。”

    简迟淮做了个请的动作。苏卿明浅啜一口,双眸瞬时发亮,“这咖啡哪里来的?”

    “反正不是买的。”

    “还有吗?”

    简迟淮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玻璃罐子,“不多,但一罐还是可以拿出手的。”

    “给我。”苏卿明理所当然地伸出手,简迟淮同他开始谈条件,“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所说的那件事,你是必须要帮忙了。”

    “你想我干嘛?”苏卿明立马涌起不好的预感。

    简迟淮面容肃然,长腿搭起,“你也知道,我老婆正在查卖肾那个新闻。”

    “我去,”苏卿明就知道没好事,他暗骂声,紧接着恨铁不成钢道,“四哥,一个女人你对付不了吗?把她弄得服服帖帖啊!”

    “她想做的事,我必然是同意的,我为什么要对付她?”

    苏卿明越发难以置信了,“你就由着她胡来?”

    “她是正儿八经在做事,跟胡来无关。”简迟淮辩解道。

    苏卿明抓了抓头发,狠狠喝了口咖啡,味道实在太好,又不忍一下喝完,然后浅浅抿了下,“这种事情很危险,再说,你总不能让我出面吧?”

    “不需要你这张脸露出去,但确实要你亲自带一下褚桐。”

    “她到底想干嘛?”在苏卿明看来,褚桐就是个闯祸篓子,哪里不太平去哪里,“她又不缺钱,也不会想要名吧,这么喜欢乱蹦,怎么不做猴子去?”

    “你说什么?”简迟淮眉头一紧。苏卿明见他这幅样子,还真是护着,“我的意思是,之前她都联系上了,那就静候佳音好了,四哥,你不用瞎操心。”

    “我要任她这样守株待兔,恐怕头顶都能长出草来,这种事也拖不得。”

    苏卿明还是不放心,“四哥,你是商人,我们和那边井水不犯河水,何必呢?要说你为了伸张正义,我可不信。”

    “褚桐非要弄,我也没办法。”简迟淮给了这么个答案。

    苏卿明掏了掏耳朵,“还真是她,但不至于啊,四哥,你的原则呢?”

    “她就是我的原则,碰她就是碰我,”简迟淮可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秀恩爱,“我只想把这件事快点弄清楚,铲清眼前这个绊脚石,她还要生孩子的。”

    “啊?”

    简迟淮视线迎上苏卿明,对于他惊讶的目光,很是不解,“难道不是?她这样东奔西跑,什么时候才肯安生下来?只有这件事解决了,才轮得到我的事。”

    苏卿明不由揶揄句,“原来,你还得排在一个新闻后面啊?”

    “你问这么多,就是答应了。”

    苏卿明轻喊声,“我什么时候答应的?再说,这关我什么事?”

    “如果不是答应,你问那么多做什么?你把我们夫妻俩的计划都摸清楚了,却不想参加,你就是走遍天下,都说不出这个理吧?”

    “我……”苏卿明瞠目结舌,这什么强盗逻辑啊,四哥以前说话认认真真的,从来不给他下套,如今却把他都给玩了,为了谁啊?为了他老婆!

    简迟淮将那罐咖啡丢向苏卿明,他及时接住,简迟淮一笑,“赏你了。”

    “这代价也太昂贵了。”

    “也不要你做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苏卿明手里把玩着那个玻璃罐,“我家老头子知道,会砍了我。”

    “我替你善后。”

    行吧,简迟淮都拼到这份上了,苏卿明要真拒绝,那就是在求虐了。

    而对于褚桐来说,还有一个巨大的困难摆在她面前。这条线越来越短,随时都有可能一把抓住对面的那只黑手,对方已经同意交易,但她深知里面的流程。

    尽管她已经找到一个患者,能够将这个局布得天衣无缝,可有个问题,却不得不面对。在见到那帮人之前,难道前半台手术要做成真的吗?这就意味着,必将有人受到伤害,褚桐急得焦头烂额,眼看约定的手术时间就快到了,她穿着个睡衣在简迟淮面前走来走去,男人看的头疼,“别乱走,眼花。”

    “我想不出法子来,我钻进死胡同了。”

    “遇上什么难事了?”

    褚桐走过去挨在简迟淮身旁,“他们肯定不会同意,让供体和患者在同一个手术室,但如果不这样的话,必将真的有一台手术要进行……”

    “这个,就是难事?”

    “难道不是?”褚桐头发都快被抓光了,“我也不能直说,那样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我来说。”

    “你?”褚桐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简迟淮,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简迟淮伸出手,“手机给我,我替你解决。”

    褚桐将信将疑,将手机交到简迟淮手里,男人轻轻松松打了一行字,“请将手术前后的流程发给我。”

    那边不再是忽冷忽热的态度,第一时间便发了文档过来,简迟淮看完之后回复,“我需要两台手术在同一个手术室进行。”

    “这个不合规矩,但请您放心,我们有专业的团队,能保证肾脏绝对是最好的状态。”

    “你怎么保证?”简迟淮飞快打出几字,语气倨傲,且咄咄逼人,褚桐看了眼,忙拉住他的手,“你别把人吓跑了!”

    “到了这一步,他们不会跑,手术时间都定了,是时候给他们脸色看看。”简迟淮拨开褚桐的手掌,继续回道,“我就这么个女儿,为了救她的命,多少钱我都愿意给。你总要让我看看救我女儿命的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需要看,对方是自愿的,只要你给钱,也不需要另外酬谢。”

    简迟淮手指在屏幕上飞扫,“我花了这么多钱,那个人也赚了,我想看,是想确定他具不具备捐赠的条件。最主要的,两边手术同时进行,才能最好地保证效果,既然你们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肯同意?”

    “这是我们的规矩,不可能让你们看到对方的模样。”

    “那好,进手术室的时候,我们家属不会跟进去,你们可以事先将那人安排在里面,我只要确保我女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手术。我不希望看到她的命,被你们放在冰桶里提来提去!”

    如今,简迟淮是金主,出的价格够他们准备十台手术了,他之前为了简俪缇,也和这种人打过交道,知道他们见钱眼开,只要价格公道,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褚桐一颗心悬至嗓子眼,生怕对方从此消失,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那边许久没有回应,她紧张地拉了拉简迟淮手臂,“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你以为他们多聪明?”简迟淮紧接着,又打出一行字,“如果你答应我的要求,我可以再加五十万。”

    不出十秒钟,那边很快回复,“好,我们会安排。”

    简迟淮勾起笑,唇瓣含着得意,他将手机交回给褚桐,“两百五十万,真够二百五的!”

    褚桐到现在都有些难以反应过来,她怔怔盯着掌心内的手机,“不是做梦吧?这就解决了?”

    “你以为呢?”简迟淮朝她看去,目光顺着她莹白的面容往下,渐渐落在了她敞开的颈口处。

    褚桐还在表达着她的难以置信,“他们应该挺有原则的啊,我都想了一百种法子了,可我不敢直接这样开口,生怕引起他们怀疑。”

    “他们的原则就是钱,这一点,你还没摸透?”

    褚桐张了张嘴,“还真是这样啊,简迟淮,你怎么想到的?”

    “我聪明。”男人倾上前,手指勾住褚桐领口处的布料,他轻拉了下,然后凑过去看眼,“你这是,洗过澡了?”

    “嗯,刚洗过澡,本来想让自己清醒下,好想出更好的法子。”

    “那让我清醒下吧?”

    “什么?”褚桐甩了甩半干的头发,看到简迟淮开始脱衣服,她一本正经伸出手,“最近这段时间我超级忙,我还要部署呢。”

    男人没有理会,径自将她拖过来,“好,那我问你,如果刚才不是我,这个问题,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也……也许解决不了。”

    “那就是了,把你焦头烂额的时间赔给我,我赠你享乐,你赚了。”

    褚桐听到简迟淮的话,居然还觉得有点道理,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被他给按倒了。男人居高临下,一副睥睨的尊贵模样,褚桐背后是绵软的沙发,简迟淮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乱动,她被顶头的水晶灯灯光刺得有些难受。简迟淮手掌抚过褚桐的掌心,她刚要反手握住,却被简迟淮抓住手,他手指转动着她的戒指,“怎么没戴结婚戒指?”

    “你刚跟我求过婚,我还没决定要嫁给你。”

    简迟淮手指在她掌心内轻扫,“你是想说,我们未婚?”

    “至少,我得享受这个求婚到结婚的过程,简迟淮,你都没好好追过我,你太赚了,追女孩应该是最不简单的事。”

    简迟淮做了个细想的动作,“这样一算,还是你赚了。”

    “怎么可能?”

    “我从来不追女人,一般都是别人追我,但你也没追过我,再说,若真要论起来,挤在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当中,你追得过别人吗?”

    褚桐顿时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无比伤害,她挣扎着坐起身,可腿却被简迟淮坐着,她朝他胸口轻推,“你让开。”

    “这就生气了。”男人伸手抱住她的肩,她还要挣开,他干脆将她按进了沙发内,为了不让她乱动,简迟淮压下身,前额抵着她,温暖的气息喷灼在褚桐嘴角处。她笑了笑,“痒。”

    他两根手指把玩着她的下巴,“我替你解决了这么大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要好好感谢我下?”

    褚桐藏着嘴角的笑,以眼示意他看看自己这副模样,“不正在报答你吗?”

    两人挤在沙发内,自然不像大床那样舒适,简迟淮生怕压疼她,稍稍起身,“别人看见,还以为我强抢民女似的,好歹表现出自愿给我看看。”

    “你要求真多。”

    “先亲我一下。”

    褚桐撅起嘴巴,却发现简迟淮离得有些远,她不得不稍稍起身,但腰部往下还被简迟淮压着,动弹不得,她也使不出多大的力气。眼看着就要亲上,男人往后轻退下,她便力气全无,倒回了原位。褚桐朝他轻皱下眉头,“这可是你自己避开的。”

    “玩点小情趣而已,你又不是不懂,再来。”见褚桐躺在原地不动,简迟淮轻拍她的肩膀,“来。”

    她起身再度要亲,简迟淮又侧开了,她追了几次没亲到,不由恼怒,“你还要不要亲了?”

    简迟淮自始至终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褚桐,你是怎么当上记者的?这么没有耐心,几分钟都等不了?”

    “这和当记者无关。”褚桐有气无力地躺回去,她伸出手推了把简迟淮,“去床上。”

    “你亲了我这一下,我就带上去。”

    褚桐有时候真觉得,简迟淮执拗起来有点幼稚。你说他非要她这样亲他做什么呢?她还吃力不讨好,情趣,这算哪门子情趣啊?

    “平时更激烈的吻都有过,你干嘛非要我这样亲你?”

    “我就是喜欢,”简迟淮的回答任性无比,“你今天要不亲到这一口,我是不会放你离开沙发的。”

    “那好,来啊!”褚桐咬了咬唇,简迟淮抿紧唇瓣,她慢慢起身凑过去,男人避了两下,眼看褚桐快不耐烦了,他大掌这才按住她脑后,主动出击,狠狠亲吻过去。

    这一迎合的力道过重,褚桐当即觉得唇齿发痛,简迟淮亲着,亲着,逐渐控制不住,怎么变成撕咬了一样?褚桐忙用手指朝他胸口戳了两下,声音模模糊糊发出来,“喂,轻点!”

    半晌后,男人这才松开她的脑袋,眼中溢满得意,起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后朝着大床走去,“你说你追了我这么大半天,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报答吧,你可记住,我们之间,是你主动追的我。”

    褚桐就差两眼一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跳跃度太高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