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16三年前的车祸,三年前的关系

16三年前的车祸,三年前的关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城酒吧。

    夜色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喧闹的嘈杂声震耳欲聋,殷少呈同这样的环境越来越契合,他手掌拍着桌面,配合架子鼓的声响,不少女人跃跃欲试,却都在亲近他身侧时,被他挥手拒绝。他现在没这个心了。

    走出酒吧,他脑子发昏,身上脸上都是汗,视线中出现抹跌跌撞撞的身影,那女人来到他跟前,泪水淌满脸颊,“殷先生。”

    殷少呈朝她望了许久,“干什么?”

    “我已经按着你的吩咐把那件事办好了。”

    殷少呈脑子失忆似的,盯着她半晌还是没想出来,他掏出车钥匙,来到自己的车旁,赵萌跟过去,“现在,学校也留不住我了,可能还会开除我。殷先生,你答应过我的事,请问什么时候能兑现?”

    殷少呈手落在车门上,拉了几下,都没能将车门打开,“你就是……很喜欢做明星的那个,是不是?”

    “对,是我。”

    殷少呈目光从上到下扫了眼赵萌,“今天的事,我也了解到了,可你的这出戏,一点都不精彩,演技太差,没人相信也就罢了,还把自己名声给搞臭掉了。”

    “殷先生,”赵萌一听,急了,“是您让我那样做的,当初也是说好的,您不能说话不算数。”

    “说什么呢,”殷少呈一挥手,“行了,不就是带进娱乐圈吗?这事搞这么大,也省掉包装费了,你先回去,会有人联系你的。”

    赵萌将信将疑,眼看着殷少呈开了车门后离开。

    翌日。殷少呈宿醉未醒,接到了褚桐的电话,他头痛无比地起身洗漱,然后赶去了约好的地方。殷少呈推开包厢门进去时,褚桐已经在里头坐了好一会,男人走过去将椅子拉开,大摇大摆坐定,“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

    褚桐挺着个大肚子,“你也好意思让我等,我可是孕妇。”

    “我还没睡醒呢,长话短说呢。”

    “赵萌的事,你安排的?也太拙劣了吧,一点技术含量没有。”

    殷少呈给自己倒杯茶,然后轻啜口,目光高高抬起落向褚桐,“我就没想高级过,你看,我也不否认。”

    “那你这样做,图什么呢?”

    殷少呈不说话,盯着杯子里的茶水看,褚桐忍俊不禁,“你别告诉我,是为了江意唯。”

    “就因为她,不行吗?”殷少呈不悦反问。

    褚桐摇了摇头,“是因为江江和安先生的事?”

    “你果然知道。”殷少呈视线紧紧锁住褚桐,她轻耸肩头,“江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知道,但这件事,和简迟淮有什么关系?你找错人了吧?”

    尽管赵萌的事,明面上是解决了,可对名誉的受损却是不可避免的,只是简迟淮自己觉得无关痛痒罢了。

    “简迟淮早先,不是给江意唯下了最后通牒吗?还让她找男友,你们明知道江意唯和我的关系。”

    褚桐看着殷少呈面上的紧张,这个男人,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掌控欲,她手掌落到自己肚子上,尽量心平气和,“殷少呈,你真是个懦夫。”

    “你说什么?”殷少呈眉头一拧,面目有些狰狞,“你再说遍?”

    “难道不是吗?安先生追求江意唯,那是因为她吸引了那个男人,江江这样的条件,多少人等着把她捧在手心里。噢,你自己给不了的,就不让别人给是吧?这对江意唯来说,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她还这样年轻,你想霸占她多久?”

    “我们是真心相爱!”殷少呈脱口而出。

    “哎呦喂,”褚桐惊呼出声,“我没听错吧?相爱?谁,你和江意唯吗?那我怎么看到的,都是江意唯在单方面付出?”

    她伶牙俐齿,又不给人丝毫的面子,殷少呈说不过她。褚桐拿过桌上的包,“殷少呈,两个人相处,光有坦诚是不够的。是,你自始至终都对江意唯足够坦白,一开始坦白,只是玩玩,再后来坦白,你要订婚。这样的伤害,江意唯仅仅还给你丁点的皮毛,你就受不了了。就等于被人扇了一巴掌起不来了。呵,你别乱发疯,简迟淮不好惹,这件事牵扯到江江,我就当吃哑巴亏了,但再要有下次……简迟淮如果想以牙还牙的话,你怕是再有一口坚固的牙齿,都不够被打的。你说你爱江意唯,我没看出来,一个男人连最基本的婚姻都给不了女人,谈什么爱?那都是耍流氓。”

    褚桐说完,站起身来,“你看看你,胡子拉碴,面色发青,江意唯要舍了安先生那样的好人,再说放不下你,我肯定给她两个大嘴巴。”

    殷少呈抬起视线,深深剜了她一眼。

    文海。

    褚玥晴吃完水果,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这会是午休时间,不少同事要么凑在一起聊美容,要么就趴在桌上休息会。褚玥晴拿起放在桌上的小包起身。

    来到电梯门前,她左右看了眼,见没认识的人后,这才走了进去。来到三十三层,傅时添的秘书见到她很客气,“褚小姐。”

    “傅先生在吗?”

    “在的,刚吃完中饭。”

    褚玥晴停住脚步,“那他不会在休息吧?”

    “不会,傅先生交代过,饭后一个小时都留着,说褚小姐要是过来的话,直接让您进去。”

    “好的,谢谢啊。”

    “不客气。”秘书将褚玥晴带到门口,轻敲三下,然后将门推开,“请进。”

    褚玥晴小步走进去,目光远远看到傅时添靠窗坐着,桌上有咖啡,以及水果盒,褚玥晴走近些,看到那些水果和她今日吃的一模一样。他对她的待遇还真是好,褚玥晴微站定,“前天不是让我推荐你两首歌听听吗?”

    傅时添微笑,“坐啊。”

    两人似乎熟悉了不少,褚玥晴拉开椅子入座,“我待会把歌名抄给你,对了,我每次上楼来,好像都能看到你坐在这,你看什么呢?”

    “看看远处的人、远处的景色,远处的忙碌。”傅时添端起咖啡杯,“工作做得可还顺心?”

    “放心吧,好着呢。”褚玥晴视线别向窗外,她也喜欢了这种望出去的感觉,视眼空旷,高高在上,连闭塞的心境都能随之敞开。傅时添见褚玥晴微笑展颜,他不着痕迹收回目光,“看到你这样,我也放心了,褚桐之前交代过,让我特别观察你的一举一动,现在看来,你很坚强。”

    “都是怕我想不开吧?”褚玥晴身子往后,靠进椅背内,“放心好了,有些事只会随着时间,被冲的越来越淡。”

    “上次安排的员工体检,你没去,为了怕别人怀疑,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安排的。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褚玥晴垂下了脑袋,“我前几天来找你的时候,你就来问过我了,傅先生,不,三哥,对不起,我老是忘记改称呼,你是好人,我不想隐瞒你,我只是不想别人知道我身体的缺陷而已,算是我自尊心作祟吧。”

    她说完,从包里掏出一个本子,那本子看着有些年头了,像是自己DIY制作的。褚玥晴将东西推到傅时添手边,“这是我三年前的日记本。”

    “日记本?”傅时添挑眉望向她。

    “对,好多事我其实都已经记起来了,这日记本,是我整理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翻到的,有些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也没必要刻意隐瞒。三哥,谢谢你拿我当朋友,谢谢你说的照顾我,不是看着我妹妹的份上,而是觉得我这个人值得交朋友。关于我的身体状况,我想我是应该跟你坦白的。”

    傅时添其实对看别人日记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她是褚玥晴,是褚桐的亲姐姐,他有必要去了解。

    男人修长的手指翻过一张张纸,日记的开头,就是从褚玥晴离开医院、离开父母家人的第一天写起的:

    今天的天气特别不好,我被带上车的时候很害怕。我想最后看看吏弘,确定下他到底怎样了。

    可是,爸妈不让我见,他们说吏弘病情加重,需要抢救,我不能再过去让他分心。

    即将去的那个地方,那样陌生,充满未知,我好怕,我不想去,可是不得不去。

    傅时添的目光一目十行看下去。日记给人的感觉很压抑。

    我被安排进一辆车,里面是被改造过的,我躺在舒适的床上,旁边还有两个护士。前面的司机是位中年大叔,好像在等人,车子迟迟没有发动。后来,有人给车撞上鲜花,贴上喜字,我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也没敢问。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司机发动了引擎,我即将离开西城,我舍不得。

    傅时添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双手给使劲揪了把,他居然觉得开始紧张起来。翻动纸张的指尖在忍不住颤抖,他屏息凝神继续看下去。

    窗外下雨了,好大的雨,司机说,“这种天,谁家要是真的结婚,那就倒霉了。”

    车子一路前行,我昏昏欲睡,但猛地感觉车子晃动了下,我吓得睁开眼,旁边的护士面色发白,口气很不好,“怎么回事啊!”

    我听到后面有一阵很大的声响传来,司机似乎是松口气。“这种路上、这样的天气居然有人飙车,差点撞上我们,幸亏我反应得快,这把方向盘要是不打,那我们就被撞了。不过,后面的那辆车可惜了,看样子被撞得不轻啊。”

    司机的这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也许是上天看我吃得苦太多,所以在临危关头救了我一名,那是不是就说明,它也能救吏弘呢?

    傅时添往下看,接下来的文字,就是褚玥晴来到新的地方之后。

    他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整个人仿佛被浸入冰窟中,双腿僵硬,被冰给卡住了似的。他目光紧紧盯着那一页文字出神,褚玥晴朝他看了眼。“你怎么了?”

    傅时添双眼定在那里,动都没有动一下,“带你离开的车,都是谁安排的?”

    “是简迟淮。”

    “婚车?”

    “嗯,”褚玥晴声音很低,“我下车的时候,看到十几辆车前后排着,场面倒是很大,为首的车上还有百年好合等字样,那天应该是个黄道吉日吧,一路上护士们都在说,结婚的人很多。”

    傅时添手指抽筋般地开始疼痛,“安排得倒是挺好的,你……看到发生车祸的那辆车了吗?”

    “没有,我当时躺在车里面,只是听人议论而已。”

    傅时添觉得体内有种悲伤压制不住,但又不好宣泄出来。“那你现在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吧?”

    “挺好的。”

    “那就好。”傅时添将褚玥晴的日记本合起,“明天再还给你可以吗?”

    “可以啊,反正也没什么大秘密。”褚玥晴心思简单,换句话说,一个人只要对她好,她很容易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不论是爱人,还是朋友。

    傅时添觉得一分一秒开始变得难捱起来,连呼吸都开始渗出疼痛,他朝褚玥晴看眼,尽量装得心平气和,“好了,去上班吧,祝你每天都能愉快开心。”

    “好,谢谢。”褚玥晴拿起椅子上的包,转身离开。

    办公室的门被她带上,傅时添狠狠闭了闭眼睛,他想要起身站立会,却发现自己双腿发软,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怪不得,怪不得他查了三年,结果都是一样的,原来……

    到了这会,仅凭日记本上的几句话,他已经能够断定了。当年,该查的不该查的,他都查了。凡是在西城,当天办理婚礼的人家都被他翻了出来,却最终一无所获,傅时添双手在茶几上撑了下,这才勉强起身。他站到落地窗前,忘不掉当年接到电话时,她说的那句话。

    她只说,“三哥,我要死了。”就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

    他看过出事的监控,肇事车辆没有逃逸,是个家里挺有钱的纨绔子弟,开着车在市区内飙车。可引发这场车祸的,还有另一辆婚车。

    白色的奥迪是正常行驶,速度也不快,要不是那辆婚车忽然变道,白色奥迪车也不会情急之下打了把方向盘,而就是这一下,却引来致命灾祸。尽快被第一时间送入最好的医院,也尽管吊着最后一口气等来傅时添,但除了电话里的那句话,女人终究什么都没说,就在他怀里咽气了。

    傅时添只觉跟前的影子都恍惚起来,目中的人影一道道变得模糊,然后又一道道清晰。是啊,在整座西城,想要让那日的车队信息凭空消失掉,能做到这样毫无痕迹的,又能有几个人?

    褚玥晴当时身份‘已死’,如此的阵仗,自然是简迟淮做得出来的。

    于法来说,那名纨绔子弟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于他傅时添来说,那却是一条命,他找了三年的那辆车,就是要让对方还命的。虽然说对方也是为了自保,但搭上的,却是他傅时添的女人!

    男人目光如炬,忽然又想到褚桐的那张脸,那五官之间的相似,有些事是不是冥冥之中就注定好的?

    这个人,他是抢定了,用他最好的忍耐。从今天开始,他应该给简迟淮准备一份大礼,让他在最猝不及防之时,就像当年的他一样,让简迟淮体会体会那种切肤之痛。

    傅时添手里拿着那本日记,他回到办公桌前,隐约觉得喉间冒出鲜血的腥味来,他手臂朝着办公桌上猛地一挥。堆放在上面的文件四下散落,撞击着地面和不远处的茶几,发出乒乓巨响。秘书吓得推门进去,“傅先生!”

    傅时添一动不动陷在座椅中,秘书站在门口没敢动,她跟着傅时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发过这样的脾气,这种男人,都属于隐忍力十足的。

    傅时添轻抬下眼帘,将日记本放进抽屉中,“进来,收拾下。”

    “是。”

    秘书关上门,将地上的文件和东西一样样捡起来,重新归于桌上,她抬起眼帘小心翼翼看眼男人,傅时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挥下手。秘书转身走到门口,傅时添却又将她唤住,“等等。”

    “傅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方才的事,不要跟褚玥晴讲。”

    秘书觉得奇怪,但老板的私事,她向来不敢过问,“好的。”

    傅时添重新拿出笔记本,一页页翻开,每一个字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转眼间,暑假也已过去,只是天气还很炎热,褚桐走了两步就坐下来,简迟淮已经给她安排产假,她也没有反对,这都八个多月了,肚子大的像个球,去哪都不方便。

    就像现在,不过两步路,她就觉得气喘吁吁。饭量变得惊人,只是体重的变化却不大,除了一个大肚子以外,还是细胳膊细腿的。

    晚上,褚桐睡眠质量不好,侧睡不舒服,躺着更不舒服,再加上抽筋,头几次抽筋的时候,她都受不了,要简迟淮替她揉半天才能好。

    今晚,她也是被痛醒的,但她没有吵醒身侧的男人。她小心翼翼起身,来不及穿鞋,就这么光脚走了几步,这才觉得舒缓不少。这个点,她也觉得饿了,就算躺回去都睡不着。卧室内留了盏昏暗的小灯,褚桐不想叫醒简迟淮,他白天还要上班,夜间两三点,正是人最需要睡眠的时候。

    她走到阳台的茶几前,上面还摆着盒昨天没吃完的饼干,褚桐坐下来,拿起一片放到嘴中。

    简迟淮睡觉不敢有大的动作,生怕踢到褚桐,下意识伸手往旁边搂,却摸了个空,简迟淮睁开眼,没看到褚桐的身影。他慌忙起身朝四周看了圈,依稀看到有个模糊的影子坐在外面。

    简迟淮下了床,来到阳台上,看到褚桐披了件衬衫,大着肚子坐在那咬饼干,那可怜巴巴的模样,都快成卖火柴的小女孩了。

    他走了出去,“是不是肚子饿了。”

    褚桐吓了跳,抬头看他,“还好,吃点饼干好多了。”

    简迟淮弯腰从她手里将饼干接过去,“我去替你弄点吃的。”

    “不用了,”她拉住简迟淮的手,“我也不是很饿,别那么麻烦。”

    “十分钟就好,吃这饼干干巴巴的,不好吃。”他转身往外走,褚桐其实饿得发慌,可她实在不想劳师动众,现在别说是饼干了,就算给她几个冷饭团,她都觉得不错。

    果然十来分钟后,简迟淮就上来了。褚桐坐回了卧室的沙发内,简迟淮将一个大碗放到茶几上,“看看。”

    她老远都能闻到香味,褚桐凑上前一看,“哇,这么丰盛啊。”

    碗中放了好多肋排,这个汤,肯定花费了不少精力,除了小半碗排骨外,还有泡泡小馄饨,以及一把手擀面,上面的葱花更是勾引着褚桐的食欲。她伸手拉过碗,“晚上没吃排骨啊,你也不可能是刚炖的吧?”

    “知道你大晚上会饿,排骨汤是保姆晚饭之后放在锅里炖的,这会还保温着,吃吧。”

    褚桐抿了抿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酸了下。

    她真心觉得,这个世界上,简迟淮就是对她最最好的那个人。比她对自己都要好上一百倍。

    “干嘛那么麻烦,昨晚炒的虾仁炒饭,我也很爱吃啊,你直接再炒一份就好。”

    “昨晚是昨晚,今晚是今晚,不能重复。”简迟淮坐到她旁边,“吃吧。”

    “嗯。”她大快朵颐起来,吃到一半,见简迟淮坐在旁边,拿了桌上的杂志在随意翻看,“你去睡啊,这都几点了。”

    “醒了,也就没那么困了,等你吃好,我们一起睡。”

    褚桐双手捧着碗,一边吃,一边跟简迟淮讲话,“你是不是已经想到,明天要给我做什么夜宵了?”

    “是,我发现你最近喜欢吃甜的。”

    “是啊,特别是甜点,但是不让多吃。”

    简迟淮失笑,“没事,想吃就吃。明晚给你做酒酿圆子,酒酿是保姆自己做得,到时候,我再给你往里面放个鸡蛋,够你吃了。”

    褚桐不免动容,“简迟淮,你对我这样好,这辈子你都赶不走我了。”

    他放下手里的书,“为什么会赶你走?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

    ------题外话------

    隆重推荐下520小说金牌作者风云小妖的新文《见鬼之绝世男神》:

    乔盛颜一不小心就被鬼上身,摸上了国民男神独孤影帝的床。

    一夜好眠,乔盛颜为了成为独孤影帝的床伴不懈的努力中,甚至一哭二闹三上吊。

    “想上我的床,嫁给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