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28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及简宝宝的血型)

28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及简宝宝的血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少看热闹的人都聚过来,女人坐在地上,满脸茫然,刚走开一会的月嫂也回来了。简迟淮和褚玥晴几乎是相同的姿势,怀里的两个女娃不安地看向四周,特别是玥玥,显然被吓呆了。

    褚玥晴浑身颤抖,褚桐挡在她跟前,朝地上的女人说道,“你的孩子不见了,我们也替你觉得惋惜,但你真的认错人了。”

    “怎么会呢?”女人摇着头,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就应该是长成这个样子的,她是我女儿啊。”

    褚玥晴抱紧玥玥,甚至不让她抬头,不想让她小小的年纪,就蒙上如此大的阴影。

    人群中,有急促的脚步声过来,一名男子朝里头看了眼,看清楚地上坐着的人后,神色明显一松,他过去蹲下身,“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啊?走吧。”

    “老公,我找到女儿了。”

    那男人朝着褚玥晴和简迟淮怀里的孩子分别看眼,他目光晦涩,拉了拉女人的手,“好,找到就好,我们回家。”

    “把女儿一起带回家啊。”

    “放心吧,女儿迟早会回来的。”男人环住她的肩膀,将她带起身,女人一步三回头,旁边的男人不住说着什么,这才将她给劝回家了。

    褚玥晴双腿一软,差点就栽倒在地。褚桐忙轻拍她的肩膀,“姐,没事了,就是认错人而已。”

    褚玥晴将脸紧紧贴着玥玥,“她是我的女儿,谁都不能抢走她,刚才都快把我吓死了。”

    别说是褚玥晴了,就连简迟淮都才缓过神,他盯着怀里的女儿看了半晌,一颗心始终没法真正落下去。

    褚玥晴战战兢兢的,不敢在外多逗留,月嫂帮忙收拾起东西,一行人就回去了。

    李静香刚在阳台晾好衣服,听到开门的动静,走出去一看,“不是去公园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褚玥晴抱着玥玥,将方才的事简单说了下,李静香擦拭着双手,“都怪那些人贩子,把别人一个个好好的家庭害成那样,哎。”

    褚桐回去之前,让李静香看着点褚玥晴,她受过惊吓,情绪肯定会有所影响。

    在回半岛豪门的路上,简宝宝就已经在妈妈的怀里熟睡了,简迟淮看眼身侧的两人,不由伸手轻抚下女儿滑嫩嫩的小脸蛋。褚桐轻笑着将他的手推开,“好好开车。”

    “今天的事情,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男人话说到这,就没有再往下说。

    褚桐抬起眼帘,轻轻叹出口气,“你说,要是玥玥的亲生父母哪天找上门,执意要将玥玥要回去,我姐姐该怎么办呢?到底不是亲生的,哪怕多大的养育之恩,都比不上父母血缘吧?”

    “既然孩子是他们遗弃的,他们就没有这个权利再将她要回去。”

    “看着玥玥一天天长大,我的心也没落定过,你看我姐的样子,摆明是已经跟玥玥相依为命了。如果谁要将孩子从她身边夺走,那不等于要她的命吗?”

    简迟淮单手撑着侧脸,目光专注地落向远处,“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既然是遗弃的,就不会再回来要回去。顶多……就是想见见而已。”

    褚桐将怀里的宝贝换个手,“是啊,有时候吧,我就爱胡思乱想。”

    简迟淮打过方向盘,外头阳光和煦,他面上的严肃也逐渐舒缓开,“别这样给自己压力,总之这样的事,不会出现在我们身上,这样一想,心里总能宽慰多了。”

    褚桐望向怀里的女儿,有了孩子,心越来越容易软,也总会想到各种各样……也许这辈子都永远不会发生的事。

    翌日。

    褚玥晴来到公司后,上班时一直在走神,总害怕有人会忽然闯到家里面去,强行就将孩子抢走了。

    褚桐开着采访车外出,这条线,她是从怀孕之前就跟上的。但那时候简迟淮肯定不会让她瞎跑,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就算简迟淮现在知道了,也不会让她去跑这个新闻。

    她双手圈住方向盘,车子来到铁门跟前,按了三下,门缓缓被人打开。

    褚桐踩着油门进去,她并没有将车停稳的意思,车子经过三面环绕的楼房,她慢慢开。房门都是紧闭着的,她双手紧张地圈住方向盘,本来,昨晚是确定了见面的时间,而且对方观察了她好几个月,她的资料他们也肯定已经经过审核,这才肯将接头的地址告诉她。

    褚桐将车开得很慢,顺着院子中央的那颗大树一直在转圈。

    楼上,忽然有扇门打开了。褚桐看到一男一女从里面出来,两人均戴着口罩和墨镜,看上去也不像是夫妻的样子。走到楼下,有辆车从车库内出来,那两人快速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褚桐忙加速跟上前,楼下的某个房间,有人将门打开,“做什么的?”

    褚桐踩足油门,眼看先前的那辆车已经出去了,她刚要紧随其后,却不料另一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车,猛地插在她前方,而且速度缓慢,褚桐赶紧按响喇叭,但对方就是不着急。褚桐看向后视镜,见到好几人追出来,她使劲拍着喇叭,前方车里的人像是聋子一般,褚桐咬了咬牙,一脚油门,车头拱上对方的车尾。那辆车这才加速开出去。

    褚桐闯出院子,然后别过方向盘加速离开,想要跟踪的那辆车,早就没了踪影,她现在就希望别让人追上就成。

    开出去一段路,她再看眼后视镜,看到之前被她撞到的那辆车紧随其后。褚桐也不是要逃脱责任,她将车慢慢停靠在马路边,打算协商解决赔偿的事。直到对方的车头逐渐靠向她旁边,一看那车头,褚桐心里就咯噔了下。

    这车很贵很贵的!

    男人落下车窗,摘掉墨镜,然后打开车门下来。褚桐朝外一看,出现在眼中的脸,居然是傅时添。

    男人朝她的车窗上轻敲两下,褚桐按了旁边的键,车窗缓缓落下时,男人干净利落的短发和饱满的额头率先显露出来。她没让车窗继续往下降,褚桐朝他看了眼,“还是喊保险公司吧。”

    “为什么撞我?”

    “你为什么挡着我的路?”

    傅时添单手撑向褚桐的车顶,他弯下腰,手中拿着的墨镜朝褚桐点了点,“你要是开在路上,遇上堵车的时候,一条路的车还不够给你撞得吧?”

    “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办法。”

    傅时添嘴角噙了抹意味深长的笑,褚桐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怀好意,她板着脸,“你要我赔钱也行,你开个口吧。”

    “我这车,被你撞扁的那块,就算赔上你这车都不够。”

    “我老公有钱啊。”褚桐回嘴道。

    傅时添自然听得出她话中的故意成分,他目光盯着褚桐,“你想借腹生子?”

    “胡说什么呢你?”

    “不然,你怎么解释你会在那里出现?”

    褚桐颊侧处飘上抹不正常的红晕,她双手落在腿上,“我和我老公好得很,傅时添,那天在酒店你胡说八道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现在言归正传,你有什么要求,你说。”

    傅时添的关注点却并不在上面,“你别告诉我,你是走错了才进去的。”

    “那么你呢?”褚桐反问,“据我姐姐说,你未婚妻去世了,你一直对她念念不忘,那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还是说你想替你未婚妻守着一辈子的未婚身份,但碍于长辈逼迫,所以找个人生子?”

    傅时添自持冷静,但听完褚桐的话,难免会受到刺激,“你想象力真丰富。”

    “比不上你。”

    男人直起身,居高临下盯着她,“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在查新闻。谢律师的案子轰动整个西城,也让捐精等敏感的话题被搬上台面,单就工作而言,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好记者。至少对于新闻的嗅觉度,比一般人要强多了。”

    褚桐当着他的面,自然不会承认是为了工作,她都还没搞清楚傅时添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怎么就能轻易交底?

    “傅先生,我的工作涉及到保密性,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那你也可以不把我当成一般人。”

    褚桐目光落向前方,“我其实挺搞不懂你究竟想做什么的。你说你对我有感觉,凭着我和你未婚妻的几分相像,你说你追求我。但你没有一点点别的举动,傅时添,你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呢?”

    男人闻言,忍俊不禁,“褚桐,你绝对是第一个和我这样说话的人。”

    “别这样说,我可不会因为你的这句话而沾沾自喜,更不想做你心里的独一无二。”

    他这样,算是将意思都讲明白了,可褚桐完全置之不理,一副不稀罕的模样,这还真让傅时添心里起了不爽快。“我自问,从没打扰过你的生活。”

    “你以前也这样说,我不敢相信傅先生的话了,你不懂人言可畏。”

    褚桐发动引擎,似是要离开,傅时添靠着驾驶座的车门,“如果有一天,你和简迟淮闹得不可开交,你记得来找我。”

    “你不会盼着点别人好吗?”褚桐恨恨说道。

    “不会,”傅时添嘴角浅勾,“我希望你们好不了。”

    褚桐猛地踩向油门,“我希望你被男人看上,大爷的!”

    这句话,是夹着风声传到傅时添耳朵里的,她车子飞出去时,幸好他早有防备,不然还不被甩到地上,摔得个鼻青脸肿吗?

    傅时添站在原地,朝身上掸了掸,眼看着褚桐的车子绝尘而去,这小野猫,撒泼起来比一般女人都厉害多了。

    褚桐回到公司,第一时间看了看自己的车,保险杠有些脱落,还好。再说就是公司安排的采访车,不值钱,关键是耐撞!

    简宝宝在一岁之前,身体都特别好,几乎没有生过病。所以这次感冒的时候,可把简迟淮心疼坏了。

    关键是咳嗽,还有点发烧,这病说来就来。

    去儿童医院的时候,褚桐没让月嫂一起过去,正好她今天也没事,只是简迟淮刻意请了假。

    看过专家门诊,医生说要先做个化验,“抽个小血吧。”

    简迟淮下意识拧眉。“只是感冒而已,为什么要抽血?”

    “还得看看是由什么引起的,要对症下药才行,刚才我听过了,肺上有些杂音,不过没有大碍。如果验血报告一切正常,就只要吃点药就好。”

    简迟淮闻言,只能忍痛答应。

    褚桐拿着验血单往外走,见男人脚步放慢,她笑着拽过他的手,“还记得我怀孕时候的那次检查吗?医生说给我好好查查,什么B超啊,验血啊,开了一大堆的单子,我怎么没见你皱一下眉头呢?”

    “你跟她不一样。”

    褚桐嘿了声,“简迟淮,你这是偏心偏上瘾了,是不是?”

    “她还小,待会肯定得哭。”

    褚桐朝他怀里的女儿看眼,“那也没办法,不然的话,医生没法确诊。”

    两人在采血的窗口等着,前面有个五六岁的男孩,已经懂事了,知道一屁股坐下去,手指头上就得挨针。他双腿往后躲,被奶奶一把抱住,可奶奶的力气都快及不上他。男孩哭得撕心裂肺,简宝宝在简迟淮怀里不安地拱动,男人喉间轻滚下,都有了想转身离开的念头。

    很快,男孩的爸爸走过来,那人身材强壮,一把将儿子抱住后坐下来,孩子见挣扎没用,哭得越发大声。

    奶奶在旁边求着,“宝贝,只是蚊子咬一口而已,乖,待会出去给你买玩具。”

    可男孩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干脆握起手掌,将握成的拳头塞到嘴里去。

    孩子的爸爸好不容易将他的手抽出来,手指一根根掰开,简迟淮拧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随着针头刺下去的刹那,众人的耳膜都快被撕裂了。

    轮到简宝宝,简迟淮抱着女儿坐在窗口跟前,他将女儿的手伸出去,护士做着准备工作,简迟淮忍不住开口,“轻点。”

    护士看了眼男人的脸,笑了笑道,“好。”

    简宝宝盯着自己的手指看,护士拉过她的手,简迟淮看不下去,将脸别开。褚桐也不忍心看,她看到男人面部的肌肉绷得很紧,似乎要挨针的是他自己。

    但女儿显然很给力,一针刺下去时,就是手动了动,哭都没哭。护士取完血,简迟淮用棉花球按住她的手指,他听到女儿发出哎的一声,好像是在叹气。简迟淮惊喜于女儿的不哭不闹,他朝着她粉嫩的脸颊上轻啄,“宝贝,真棒。”

    验血单很快就出来,简迟淮抱着女儿在走廊上玩耍,半个小时后,褚桐走到自助取单子的机器跟前,刷了下条形码,单子就出来了。

    她瞎看眼,单子上有几个往上标的剪头,除此之外,她就看不懂别的了。目光往上,看到了女儿的名字、岁数,以及O型血型。

    两人拿着验血单回到医生办公室,还好,除了有些病毒性感染外,没有大问题,只是配了些药就回去了。

    简宝宝虽然打针没有哭,但喂药却是个难题,准备好的药水送到她嘴边,看到那个颜色,她下意识别开脸不肯喝。

    褚桐束手无策,“实在不行,强行灌吧。”

    她知道简迟淮不会答应,但这样好说歹说,也得女儿肯听话才行啊。

    简迟淮将匙子送向女儿,“乖,张开嘴,喝一口好不好?”

    简宝宝皱眉,嘴里吐了串泡泡,简迟淮将匙子送到她嘴上,嘴唇只是碰触到药水,她就苦的直摇头,表情扭曲,可怜至极。

    简迟淮喂不下去了。将匙子放到茶几上,可又不能不给她喝,再这样下去,出了大毛病可怎么办好?

    月嫂从外面进来,看了眼,“药还没吃呢?”

    “哪里肯吃啊。”

    月嫂拿起吆喝看眼,“这个还带草莓味,肯定不苦啊。”

    “但这个小机灵,一眼就发现是药,怎么都不肯喝。”褚桐无计可施。

    月嫂笑着拿起药,“我有个法子,虽然那些专家说过,药混在奶粉里不好,药力会减弱,但我带过的孩子,不肯喝药的都用这一招,最后病不是都好了吗?”

    简迟淮忙让她出去泡奶,别管药力好不好,总比不吃药要好。再说,如果让他下重手去灌,他肯定做不出来,心都会疼死掉的。

    很快,月嫂拿着掺了药的奶瓶上来,简迟淮接过手,月嫂说道,“两个药都混在里面了。”

    “喝得出来吗?”

    “喝不出来。”

    简迟淮将奶瓶凑向女儿的嘴边,她自己接过手就喝了,而且喝得津津有味,男人神色明显一松,这一刻,只要不让他女儿受罪,他真是做什么都愿意。

    窗外,淅淅沥沥传来雨声,褚桐朝外面看了眼,“变天了啊。”

    傍晚时分的西城,因为下了一整天雨的关系,天空阴暗无比,偶尔可见犀利的闪电劈在半空中,雨珠子拍打着玻璃窗,发出争先恐后的闷响声。屋外,狂风大作,就好像憋闷了一整个春天的怨气,忽然就要借着今晚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傅时添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巨大的雨珠子将庭院里的花骨朵直接打落,那一幕看在眼中,是令人触目惊心的。

    远远的,他看到一个单薄的身影被两个男人架着进来,身侧的两人走路飞快,夹在中间的人的脚步趔趄,时时刻刻都有跌倒的可能。

    傅时添遥望上空,今晚的天气真差,他一点都不喜欢。

    很快,门口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门被打开了。两个男人推着那人往前走,“进去!”

    女人全身都淋透了,鞋子踩过客厅高档的意大利毛毯,留下一串串肮脏污浊的脚印。

    傅时添转过身,女人抬头看去,一个惊雷猛地响起,随后便是一道闪电劈来,仿佛差一点就会劈在傅时添身上!整片天空亮如白昼,可隔了层玻璃的傅时添,安然无恙。

    女人嘲讽地轻勾下嘴角,傅时添往前走去,到了女人跟前,上下打量,她单薄的衣料紧贴着玲珑有致的曲线,头发散乱,全都贴在苍白的面上。精巧的五官隐藏在其中,只有一双亮如星辰的眸子,正直勾勾盯着他。

    “你可真能躲,总算找到你了。”

    女人冷冷一笑,“我从来就没躲过。”

    “是吗?”傅时添目光扫过她身后的一串脚印,他皱起眉头,“那我派人找你的这一年多来,你在做什么?”

    “你堂弟都不在找我,你找我做什么?”

    傅时添经过茶几,在沙发上坐下来,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盯向女人,“我就是帮我弟弟在找你。”

    女人双手握成拳,“我躲在哪里,过什么日子,和你们傅家还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但你好歹,差一点……就成了傅家的少奶奶不是吗?”

    “那堂哥,你怎么不说,你强暴了你的弟妹呢?”

    傅时添听到这句话,脸色刷地有了变化,“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我没强暴过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