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45动情滋润

45动情滋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出门的时候,火急火燎的,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抬着腕表看时间,保安已经替她将铁门打开了,她一个加速向前,车子稳稳地驶出半岛豪门。

    幸好简迟淮没非把她按到床上,要不然的话,她可真是要迟到了。

    车子一路向前,约莫半小时后,这才来到约好的那座医院。

    褚桐拿起包快步往里面走,她摸出一个小本子,上面有她记录的病房号。她脚步匆忙向前,差点和过来的一个身影撞到,褚桐低着头,嘴里下意识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褚桐,你怎么在这啊?”

    褚桐抬头一看,先是看到一只绑着石膏的手臂,再抬头,便看到了庞苏的脸。

    “你是复诊吗?怎么跑这家医院来了?”

    “在哪都是一样嘛。”庞苏随口说道,“你呢,跑这来做什么?采访?”

    “是啊,不是前两天有个周医生,因抢救病人过度而病倒了吗?”褚桐简单说了几句,“我们改天见面再细说吧,我走了,不然的话采访来不及了……”

    褚桐说完,转身就跑,庞苏朝她招了招手,“喂!”

    她冲进了电梯,电梯门很快就关上。

    来到所在楼层,走廊上有护士和病人家属经过,时不时还有说话声以及呵斥声,褚桐走到一间单人病房前,她轻敲两下门,正好有个护士经过。褚桐小声问道,“请问,周医生是住在里面吗?”

    “是的。”

    “他现在状况怎样?”

    “已经好转了,而且还能下床了,你是?”

    褚桐亮出证件卡,“我是易搜的记者,昨天就和你们医院商量好了采访的时间。”

    护士上前,在门上轻叩两下,“周医生,记者到了。”

    里面似乎有什么动静传来,护士替褚桐将门拧开,然后推开条缝,“进去吧,周医生人很好的,而且好说话。”

    “好,谢谢啊。”

    褚桐抬起脚步进去,虽然是个单人病房,但床还是用帘子挡着,褚桐关上门进去,“周医生,您好。”

    “你好。”一阵男声传到褚桐的耳朵里,她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随着一只手臂伸出,那道帘子被隔到了最旁边,傅时添俊朗非凡,却阴沉十足的脸,也随之映入了褚桐的眼中。

    她脚步瞬时顿住,转身要走。

    “出不去的,门口有人守着,就等你自投罗网呢。”傅时添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看,“现在知道,记者是个高危行业了吧?”

    “怕你啊?”褚桐坦荡荡回过神,看到旁边有张椅子,干脆坐了下来,“傅先生连装病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佩服。”

    “要不然,见你一面多难?”傅时添站起身的同时,那张病床传出声吱嘎,他步子悠闲上前,“今天就不一样了,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和你相处。”

    “我们两个,还能相处出感情不成?”褚桐毫不客气地戳穿,“何必在这浪费时间呢。”

    “我觉得这样挺好,看看,这单人病房内多安静,”傅时添走到褚桐跟前,猛地弯下腰,双手分别按在她的椅把上,两人凑得很近,褚桐屏息凝神,傅时添的眼神肆无忌惮在她脸上扫来扫去,“我还没这么仔细看过你呢。”

    褚桐顿时觉得尴尬无比,耳后根不由自主地烧起来,她面上装着镇定,“那你鉴定下来,可还满意?”

    “不算太满意。”

    “我对你也是,你没有我老公长得好看。”

    傅时添一张脸,瞬时铁青,双手掐着她的椅背,“那好,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如简迟淮?”

    “哪哪都不如,”褚桐将上半身尽可能往椅背中缩,“在我眼里,我老公是最完美的。”

    “秀恩爱,死得快,这话你没听过?”

    褚桐回道,“傅时添,你要真想把我使劲和你往一起扯,你也掂量掂量吧,我终究不是你那过世的未婚妻。我对你没有至死不渝的感情,你对我,也没有深入骨髓的爱恋。从见到我的第一面起,你就以这个理由,步步为营,紧紧相逼,甚至还不惜赔上自己的孩子,你到底为了什么?仅仅是想得到我吗?可你再看看,我跟你之间,又有多少亲昵?我有简迟淮这样的男人,这辈子,下辈子,其余的男人我已经一个都看不上了,想要我移情别恋,死都不可能。”

    傅时添目光紧锁住褚桐的脸,她也仅仅是有眉宇间的那么一点相似罢了,可他却费尽心思,为了什么呢?

    还不是想要自欺欺人,告诉自己说,他记住了那张脸,这辈子都很难将她忘记。

    可是……

    褚桐,终究不是。

    但傅时添,又怎会心甘?“如果不是护送褚玥晴的那些车,又怎么会有后来的车祸?”

    “有些事,都是上天注定的,命数已到。况且,车子不是简迟淮撞翻的,也确实有人存在飙车行为,我只能说遗憾。傅时添,我们的女儿被你换走,如今,我和我姐姐关系也弄僵了,这些不都是你干出来的事吗?我要是还有那个机会去喜欢你,我就是脑残了。”

    傅时添居高临下盯着她看,几乎是一动不动的。

    周边的空气凝滞住一般,时间好似没了电池的钟摆,猛然间静止不前。褚桐双手落在膝盖上,抬起的视线盯着傅时添的脸,男人目光同样攫住她,两人对视片刻,傅时添忽然将上半身靠向前。

    褚桐忙推抵住他的肩膀,“你做什么?”

    “既然是要找回些感觉,当然要做一些我曾经对她做过的事。”

    褚桐眸中的怒火直烧,“傅时添,你无耻吧!”

    “我在你的印象中,向来是无耻之徒,从没改变过。”

    褚桐坐在椅子内,很是被动,但她没有太过慌乱,“是不是因为你被带去警局的事,令你恼羞成怒了?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把矛头对准我。”

    “那地方,能困得住我?”傅时添觉得好笑,“就凭一个褚玥晴,还想害我,褚桐,我是不想追究,要不然的话,该进警局的应该是她。”

    褚桐压下眼帘,“井水不犯河水,多好,你把我们害成这样,简迟淮也不会善罢甘休,与其你害我,我害你,还不如让事情早早过去。”

    “怎么过去?你们至少,得先把我的女儿还回来。”

    玥玥被刻意调换的事,褚桐一想起,本就咬牙切齿,傅时添偏偏还一次次往她伤口里扎针,她气得双手紧握住椅把,身子往后退,然后脑袋猛地朝前撞去。

    只听到砰地一声,傅时添猝不及防,只觉头晕目眩,前额就跟要裂开似的,他手掌按住额头,弯着腰,褚桐闭了闭眼睛,脑袋嗡嗡直叫,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护士推着小车,还有好几名医护人员跟着。

    原本守在门外的两人跟进来,“傅先生……”

    傅时添抬起手,眼睛也是闭着的,被褚桐撞得这么一下,眼前一片都是黑的。

    一名医生上前,拽住褚桐的手腕,“快,去诊疗室,看看怎么回事。”

    褚桐脚步趔趄着,连路都走不稳,医生搀扶住她的手臂,将她朝门口的方向带。傅时添的人也快步来到他身边,“傅先生,您没事吧?”

    傅时添在身侧的椅子上撑了下,然后坐定下来,他垂着头,太阳穴处青筋直绷。

    医生和另一名护士趁乱,将褚桐给带出了房间,褚桐就跟瞎子似的,眼睛睁都睁不开,“我,我的眼睛不会瞎掉吧?”

    她们没空搭理她,扶着她一路往前,直到进了个办公室,褚桐才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传来,“没搞错吧,额头怎么撞出一个大包来了?”

    “庞苏?”褚桐努力睁开眼帘,晕眩感好了许多,庞苏就站在她跟前,“你撞墙了?”

    “没,我把傅时添给撞了。”

    庞苏朝身侧的医生吩咐,“别光站着啊,看能不能解决下,肿成这样,怎么出去见人?”

    褚桐手摸到额头上,“天哪,破相了。”

    “快坐下吧。”庞苏拉了把她的手臂,让她坐到椅子上。

    “对了,你怎么还在这啊?”褚桐朝身侧的庞苏看眼。

    “方才你那么着急,我都没来得及跟你说上话,这家医院,我也有一份,你说来采访周医生,我就让人查了下,周医生今早就出院回家休养了。我想着傅时添估计还在为之前的事耿耿于怀,所以让人来看看。”

    “多亏你了,不然的话,我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护士过来,替褚桐简单处理下,这么大个包,也没什么速效的法子。

    庞苏满脸担忧地看向她,“没事吧?头晕吗?”

    “晕。”

    “不会是脑震荡了吧?”

    “不可能,”褚桐轻笑,“我是铁头,怎么会脑震荡。”

    “这傅时添,也真是够睚眦必报的,我给你姐姐安排了工作,每天上下班都跟同事们一起坐公司大巴,我以为是没事了,哪成想,他能来找到你啊?”

    褚桐将头靠在椅背上,庞苏朝外面看眼,“走,我还是赶紧送你回家吧,这儿也不安全。”

    “你自己都是病号,还怎么管我?放心,我休息会,能开车。”

    “不要命了你,”庞苏上前,拽起褚桐的手臂,“我司机还在门口等我,走吧。”

    一路出去,所幸没再碰到傅时添,庞苏的司机将车开进半岛豪门,褚桐晕乎乎靠着车窗,直到听见一阵温和的声音传到耳中,“到了。”

    褚桐朝外张望眼,庞苏也跟着看去,“我送你进去吧。”

    “不……”褚桐刚要说不用,便立即开口,“去我家坐坐吧,走。”

    “不会不方便吧?”

    “今天的事,我还得谢谢你呢。”

    庞苏吩咐让司机先回去,两人一同走进屋内,简迟淮去上班了,玥玥和简宝宝都在院子里玩。庞苏站在落地窗前朝外看了眼,“早知道的话,我应该中途去趟商场,好歹也要买些东西。”

    “你用不着这么客气吧?”褚桐坐进沙发内,掏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看了看自己的额头,“真丑。”

    “怕什么,你老公不嫌弃就好。”

    褚桐不由勾下唇瓣,“说的倒是,我老公才不会嫌弃我。”

    “对了,怎么没看到你们的结婚照?”

    褚桐菱唇微张,“那个……结婚照没挂起来,这不几年了吗?过时了。”

    她总不能说,她和简迟淮根本就没有结婚照吧?

    庞苏哦了声,四下参观,佣人过来和褚桐商量着今天中午的菜色,庞苏再度站回落地窗前。

    今日阳光明媚,院子内的草地四周,围满了栀子花树,怪不得刚走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放肆的香味。这种花,花瓣纯洁无暇,可味道却张扬的很。

    庞苏朝前走了步,远远听到有汽车喇叭声传来,紧接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院内,没过多久,她看到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简迟淮单手插在兜内,另一手拿着课本,走路的步子闲适而有力,走到一半的时候,他顿住脚步,然后飞快朝着院内的两个女儿走去。

    庞苏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手掌轻轻按向胸口。

    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她觉得,自己的这颗心好像就要冲出来似的。

    “庞苏,”褚桐在餐厅喊她,“你有什么忌口的东西吗?”

    她目光专注向前,一声不吭,褚桐又喊了声,她这才回头问道,“什么?”

    “看什么呢?”

    “噢,看你女儿呢,一时出了神。”

    褚桐再度问道,“你有忌口的东西吗?”

    “我都还好,家常菜就好,你不用麻烦。”

    褚桐吩咐完佣人,抬起脚步朝着庞苏走去,女人的视线定在院中,她看到简迟淮弯下腰抱起玥玥,而同样是一座巨美奢华的别墅,她的家里,却冷清的像是夜晚的博物馆。

    庞苏听到脚步声,不由收回神,朝窗外指了指,“好像是你老公回来了。”

    “是吗?”褚桐上前,视线望出去看了眼,“估计今天就两节课时,完了,我的额头是不是很明显?”

    “挺明显的。”

    褚桐看到简迟淮抱着玥玥正往屋内走来,她将头发散下来,抓了把刘海,想要将前额完全遮住。

    庞苏笑着替她整理了几下,手刚收回去,男人就已经进来了,看到两人,脸上有吃惊的表情,“你不是出去采访了吗?”

    “噢,采访完了。”

    “车呢?”简迟淮上前两步,“我怎么没看见?”

    “那个……回来的路上遇到庞苏,是她的司机送我们过来的。”

    简迟淮单手抱着玥玥,目光掠过庞苏的脸,并未作瞬间的停顿。他视线落到褚桐面上,她有些心虚,朝厨房指了指,“你今天回来的真早,我以为你下午还有课呢,那我让厨房多准备两个菜吧。”

    “不用,”简迟淮开口说道,“她们有分寸,不用刻意去关照。”

    “噢,”褚桐很不自在,“我喝水去。”

    “等等,”简迟淮盯着她的脸看,就是觉得今天有哪里不对劲,“头发怎么放下来了?”

    不会吧?这种细节,他都能观察的这样细致?

    褚桐往上吹了口气,“放下来好看啊,看着温柔贤淑。”

    “你?温柔贤淑?”简迟淮明显的怀疑态度。

    褚桐皱了皱眉,“老公,这儿还有客人呢。”

    他抬起手,手掌慢慢朝着褚桐探去,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额前的头发就被拨开了,简迟淮眸色一凛,“怎么会这样?”

    褚桐忙捂住额前,但已经来不及了,身子下意识要往后退,简迟淮大掌攫住她的下巴,将她的整张小脸抬起。这本该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亲昵举动,如今情急之下,却在庞苏的面前显露无遗。

    褚桐难为情地摸了摸他的手腕,“没什么大事,就撞了一下而已。”

    “你没带眼睛出门吗?”

    褚桐望着简迟淮的视线,明显,他已经是一眼就将她看穿了。她无奈地耸肩,“好吧,我全跟你说了,我今天采访的时候遇到点麻烦,我用额头去撞了人,也幸亏是在庞苏的医院里,她救了我,所以,我把这个恩人带回来了。”

    简迟淮松开手,褚桐摸了摸自己被捏痛的下颔,简迟淮紧接着一把将她拉近自己,小心翼翼拨开那些碎发,“把头发都扎起来吧,保持额头干净。”

    “我就是不想被你看见嘛。”

    “我没这么好糊弄。”

    庞苏将两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说实话,她自然是羡慕的。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爱情的滋润?

    如此的恩爱时光,她曾经也有过,女人被宠,就好比干涸的禾苗得到了雨水的浇灌。如今再看别人,她竟是有种恍如隔世一般的感觉。

    褚桐顺手将头发往后拨,然后用头绳扎成马尾,简迟淮眸光浅眯,褚桐笑道,“照理说,我头发披下来才好看呢,你怎么反而喜欢我扎着?”

    “我不是喜欢你扎头发,而是方才你披头散发,一看就是要遮掩些什么。”

    “……”

    简迟淮换了只手抱住女儿,目光这才看向跟前的庞苏,“非常感谢你的帮忙。”

    庞苏轻摇头,“举手之劳罢了。”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佣人准备午餐,褚桐拉过庞苏去入座。

    简宝宝和玥玥坐在客厅内的餐椅内,由月嫂负责,褚桐拿了酒出来,庞苏一看,不由轻笑,“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

    “谁规定喝酒只能晚上喝?”

    褚桐替她满上,“从我第一次认识你到现在,好像都是你在帮我,期间,我反而还把你的手撞伤了。”

    “这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庞苏玩笑说道。

    褚桐也替简迟淮斟了杯,她坐回原位,男人端起酒杯,让里头的红酒顺着杯沿轻滚,眼看着透明被酒红色渲染了,这才抬高手腕,“庞小姐,我敬你。”

    庞苏端高酒杯,和他轻碰,“谢谢。”

    褚桐手中的杯子也凑了过来,“还有我呢。”

    庞苏朝她看看,然后同她轻碰下,褚桐将杯子递向简迟淮,却见他径自喝了口,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还没碰呢。”

    “这杯是我单独敬庞小姐的,跟你无关。”

    “你!”褚桐说了个字,立马无语了。

    简迟淮嘴角陡然划开,一笑,如倾城一般,眼角眉梢尽是暖暖的笑,他将手中的杯子朝褚桐碰撞下,“敬你,敬你,满足了?”

    “又逗我。”

    庞苏觉得坐立难安,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勉强喝了两口酒,简迟淮双手放在桌上,目光朝远处看了眼,褚桐手朝着额前摸去,男人收回视线,“是不是痛得厉害?”

    “还好。”

    “我看看。”男人说完,旁若无人般凑近,“可能明天都消不了肿。”

    褚桐用手轻扇几下,庞苏放下筷子道,“明天,你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拍个片,别真搞出什么脑震荡。”

    “对了,我觉得一直喊你名字,怪怪的。”

    庞苏身子往后靠,“不喊名字?那你想叫我什么呢?”

    “你比我大好几岁,要不,我喊你庞姐吧?”

    庞苏一听到这,内心很是崩溃,她面色有些僵硬,“你,你太客气了吧?”

    她尽管是三十五的年纪,长了一张二十五的脸,但年纪毕竟在这。

    “不想太生分嘛。”褚桐补充说道。

    “那江意唯呢?你跟她也是很好的朋友吧,她是不是也比你大?你喊她什么?”

    褚桐刚想回答,简迟淮便拿起筷子,替她夹了她喜欢吃的菜,然后接过褚桐的话,“我觉得庞苏这个名字不错,英姿飒爽,很有风骨,两个字缺一不可,拆开来念,也不可。”

    这一对夫妻,默契程度向来是极好的。

    褚桐已经意识到,她称呼这一声姐,想以示亲昵,但庞苏估计会介意自己年纪稍大的事。

    她忙顺着简迟淮的话往下说,“对,还是直呼其名吧,好听得很。”

    庞苏绷着的嘴角展开,英姿飒爽、风骨,这样的词从简迟淮的嘴里说出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听,况且,夸的人还是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