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5老婆,让我靠靠

55老婆,让我靠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到褚家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李静香也忙的差不多了,厨房的台上摆了好几个菜。开门的是褚吉鹏,看到一家人站在门口,忙让他们进来。

    简迟淮抱着玥玥走进客厅,褚吉鹏高喊一声,“晴晴,你妹妹来了。”

    褚玥晴的房门紧闭,褚桐看了眼,走过去敲门,“姐,我们把玥玥也抱来了。”

    她听到有脚步声接近而来,紧接着,褚玥晴将门打开,她朝门口的褚桐看眼,什么话都没说,大步朝着客厅的玥玥走去。她清瘦的小脸总算有了笑意,来到玥玥跟前,玥玥看到她,开心地咧开嘴笑。

    褚玥晴忙拍了拍手掌,“宝贝,我好想你。”

    玥玥朝简迟淮看看,然后慢慢朝着褚玥晴伸出双手。褚玥晴眼里是有失落的,她以为玥玥见到她,会毫不犹豫扑过来,或者激动地大喊大叫,但是,她只是表现出了一点兴奋,却完全没有那种歇斯底里的依赖感。

    好歹,她也当了她一年多的妈妈啊。

    褚玥晴将她紧紧护在怀里,褚桐来到她身侧,玥玥也很开心,李静香从厨房出来,轻轻拉过女儿的手,“简宝宝呢?”

    忽然少了个孩子,她都觉得不习惯。

    褚桐还将这件事压着,她面色微微黯淡,鼻尖泛出些许的酸涩,简迟淮在旁道,“已经送还给傅时添了。”

    “什么?”褚家三人皆是大惊,褚吉鹏率先道,“怎么回事?”

    “她毕竟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简迟淮就说了这么一句,李静香和褚吉鹏都挺难接受的,可又说不出任何能去反驳的话,站在旁边的褚玥晴是更加受不了,“你们把简宝宝给了傅时添?”

    褚桐朝她看了眼,“姐。”

    褚玥晴眉头紧紧蹙起,半晌后,这才说道,“也对,玥玥都不会给我,更别说是简宝宝了。”

    “姐,傅时添那么心狠的一个人,谁手里抱着她的女儿,他就会像恶狼一样扑向谁……”

    褚玥晴抱着玥玥,转身朝阳台的方向走去,“玥玥,宝贝,妈妈给你看开的漂亮的花花。”

    李静香看到简迟淮的脸色不好看,忙开口道,“晴晴一时没改过来,这以后都得喊大姨了。”

    褚桐倒没放在心上,李静香招呼他们入座吃晚饭。褚玥晴把玥玥带在身边,照顾她吃饭,自己倒没怎么动筷,等到玥玥吃好后,她将孩子抱回了房间。

    褚吉鹏给简迟淮再度斟满酒,李静香随口问道,“迟淮,你爸妈身体都还好吧?”

    简迟淮端着酒杯的手明显顿住了,褚桐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滋味,她看了眼简迟淮,见他正在出神,忙接过话语道,“都挺好的。”

    “那就好,再见到他们时,替我向他们问好。”

    “好。”

    这原本就是一句最简单的问候,可听到简迟淮耳中,却将他好不容易想要借酒消去的愁给引了出来。他将杯中的酒喝去大半,褚桐想要拉他,但看到他的面色时,还是不忍,要看着他和褚吉鹏拼起酒来。

    晚饭过后,简迟淮看着并没有醉意,坐在沙发上,“爸、妈,我们先回去了。”

    “好,你喝了近一瓶的酒,待会别开车了。”

    “我知道的。”简迟淮示意褚桐去抱玥玥,褚桐起身来到褚玥晴的房间门前,她轻敲下,“姐,我们要回去了。”

    她拧了下门把,却发现门是被反锁着的。

    褚桐轻轻敲了敲门,“姐,你把门开开。”

    客厅内的李静香见状,忙走了过来,“怎么了?”

    褚桐压低声音,也是怕被简迟淮听见,“姐把门反锁了。”

    “什么?”李静香试了下,然后从兜里掏出钥匙,“她的房门钥匙,我都带着。”

    她将门打开,然后带着褚桐进去,褚玥晴居然已经睡了,玥玥也睡着了,两人都躺在床上,玥玥的衣服都被脱了,叠放整齐后放在床头柜上。褚桐看得瞠目结舌,李静香上前,推了推褚玥晴的肩膀,“晴晴,你醒醒!”

    褚玥晴睁开双眼,迷迷糊糊道,“妈,怎么了?”

    “玥玥和桐桐要回家了。”

    “回家?”褚玥晴蹭地坐起身,朝身边的女儿看看,然后目光直勾勾落向褚桐,“她都已经睡了,就让她在这留一晚吧?”

    “晴晴,你别这样,”李静香倒是难得的不妥协,“你这样是为难你妹妹,迟淮还在客厅等着呢,别让他等着急了,要是下次不再来,你……”

    褚玥晴不说话了,李静香替玥玥穿好衣服,然后抱起来交到褚桐手里,“走吧,晚上开车一定要当心。”

    “我会的。”褚桐朝褚玥晴看了眼,“姐,我先走了。”

    褚玥晴一语不吭,躺回床上后钻到了被子里。李静香推了下褚桐的后背,“走,走。”

    回到客厅,简迟淮上前几步,将熟睡中的玥玥接到手里,两人离开褚家,褚桐开了车,简迟淮坐在副驾驶座内,双目紧闭。褚桐轻摇头,“喝多了是不是?”

    “还好,我控制着酒量的。”

    “老公……”

    “你慢点开,我有点头晕。”

    褚桐放慢了车速,简宝宝睡在安全座椅中,歪着小脑袋,无忧无虑的。褚桐目光专注向前,虽然脑子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开车的时候,她不允许自己分神,毕竟车上是她一家三口。

    到了信号灯前,眼看绿灯过去,她踩住刹车。

    简迟淮手臂缠住她的腰,凑了过来,褚桐闻到刺鼻的酒味,“你要不睡会。”

    刚一扭头,就被简迟淮吻住了,褚桐可没他这么开放,现在还不算晚,三步开外的大马路上就有散步的人经过。简迟淮两手缠紧她,越发凑近了,褚桐连躲都躲不开。

    她双手从方向盘上撤下来,抵在简迟淮胸前,“外面都有人呢。”

    “即便有人,他们也管不了人家两口子亲热。”

    简迟淮吻着她的脸,褚桐刚想将他推开,却见男人的视线紧紧盯着她,眸光中没有*和火热,只有深沉的晦暗,如黑曜石一般,褚桐忽觉心里一抽。也开始心疼起来,他并不是非要在此时亲热不可,只是,他简迟淮也有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他想抱紧她,想要亲她,不想一个人坐着,怀里心里都是冷冷的。

    褚桐双手捧住简迟淮的脸,男人的目光望入她眸中,她凑过去主动吻住他的唇瓣,起先,如涓涓细流一般注入,后来,就变成了狂肆的搅动和激烈。

    简迟淮双手紧抱住她,像要将她狠狠融入自己的骨肉中,褚桐双臂被勒得生疼,但还是强忍着回应他。

    后面的汽车喇叭声络绎不绝响起,褚桐全然没听见般,那人开了闪光灯,褚桐将双手抱紧简迟淮的腰,吻的投入不已。

    那人实在受不了了,方向盘一打,将车子开到褚桐的车旁,探头往前一看,“呦呵,当大马路是你家的啊,亲这么火热,要做回家做去。”

    褚桐全然当他放屁,反正也不认识他。

    简迟淮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半晌后,这才退开身,将脑袋疲惫地搁向褚桐的肩膀,他实在是……想找个人好好靠靠。

    褚桐歪着脑袋,同他靠在一起,小手在他颈后轻抚,“我们回家吧,真怕拖车过来,把我们连人带车一起拖跑了。”

    “再抱一会吧,不急。”

    “好吧,”她轻声跟着说道,“不急。”

    蒋龄淑生病后,简迟淮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她的身上,能多陪一天是一天。

    褚桐也尽量抽空过去,谁都不敢提一句蒋龄淑的身体状况,只是,日子就是这样的,多陪一天,就少一天。

    简俪缇带着玥玥在院子里面玩,玥玥跑得挺带劲,只是时不时就脚步不稳的样子,看得别人胆战心惊,她自己却并不跌倒。

    褚桐陪在蒋龄淑的身侧,跟她讲一些民生新闻,“妈,你知道吗?我前两天接到个电话,那女的一开口就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是啊,她说我背后的影响力有多大?”

    蒋龄淑听到,不由皱紧眉头,“这是来找事的吧?”

    褚桐笑了笑,“我起初也这么觉得,后来我就跟她说,我是易搜的,在新闻媒体方面,还能有哪家比我们牛叉?然后她说,好,你多带一些人过来。我一听这架势,呦呵,大新闻啊。”

    蒋龄淑也被吊起了胃口,“然后呢?”

    简迟淮坐在不远处,看着褚桐讲得绘声绘色,并且双手做出夸张的动作,恨不得将那副场景画下来似的。

    “我开了采访车过去,还带足人手,采访的地点是郊区的一所民房,我们赶到的时候,外面聚满了看热闹的乡里乡亲,看到我,还主动让开道说,记者来了记者来了。只是我刚一进屋,就看到一个五十左右的妇人躺在一张床上撒泼打滚,旁边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我一看,这新闻不稀奇啊,肯定是这家的小伙骗了那家的姑娘。”

    “是啊,现在的人谈恋爱,几个是认真的?”蒋龄淑拿起放在旁边的茶杯。

    “然后我就问,这是怎么了啊?没想到男方的父母倒是先跳起来了,说:那老女人用她女儿的身份骗了我家儿子,还骗了三万块的彩礼,不要脸,现在赖在我家,要和我儿子结婚呢,我儿子才二十三啊,她都五十了!”

    “噗——”蒋龄淑忙伸手掩住嘴,差点被呛到,褚桐抽出纸巾递给她,蒋龄淑笑得难以抑制,“那小男孩,之前就没察觉吗?”

    “没呢,一心一意想和那九零后妹子好,看了照片,美啊,聊天的时候,说话语气也装得小姑娘似的。那女的还离婚了呢,就赖他家不走了,说非嫁不可,后来还是报警了才了事。”

    蒋龄淑笑得快不行了,“那女人也真是的,一把年纪,就这么有自信啊?”

    “她说了,真爱啊,男孩许诺过,说就算她老了,也一样爱她。”

    蒋龄淑最近都是头痛缠身,难得这样心情愉悦,简迟淮嘴角不由轻挽起来,有时候,也确实只有褚桐能有这样的力量,她虽然是豪门长媳,但说的话做的事,却是最接地气的。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也暖和,简天承手里握着茶杯,“会诊的事,怎么样了?”

    “过几天就能够安排了。”

    简天承盯着蒋龄淑的身影看,“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总觉得是医生误诊了,一个人就算有了病,总也要有一个治疗的机会吧,怎么会直接判死刑,说就剩下几个月的活头呢?”

    “我只能尽一切的努力去挽回她的性命,就不知道上天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简天承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面色不由严肃,朝简迟淮看了看,然后拿过手机,看眼来电显示。

    简迟淮目光凛冽扫过去,看到简天承将电话挂断了。

    蒋龄淑和褚桐说了会话,起身想去抱玥玥,却感觉眼前一片阴影扫过,好像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双眼,她忙撑住桌子,褚桐惊得站起身来,一把搀扶住她,“妈,你怎么了?”

    蒋龄淑双手抱着头,“头,头疼,好像要裂开似的。”

    褚桐朝不远处喊了声,“老公!”

    简迟淮迅速起身,大步朝着这边走来,褚桐搀扶着蒋龄淑让她坐回椅子内,简迟淮来到跟前,弯腰后急切询问,“妈,是不是头又痛了?”

    “痛得不行,有止痛药吗?我受不了了。”

    简迟淮揽住她的肩头,“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没用的,”蒋龄淑一把抓着简迟淮的手腕,“我痛成这样,眼跟前的东西都快看不清楚了,迟淮,医生就没给你准备止痛的药物吗?”

    “那你在家等我,我现在就去趟医院。”

    蒋龄淑松了手,简迟淮交代褚桐照顾好她,然后快步离开。

    驱车来到医院,简迟淮找到蒋龄淑的主治医生,说了方才的情况,医生面色微微严肃道,“这个病……基本上,我们也是无药可施,如果会诊过后能做手术,并且成功的话,也算是奇迹了……”

    “你现在不用跟我说这些,如果不能手术,我妈都要在这样的痛苦中过完最后的日子吗?”

    医生面有难色,交扣的双手松开,“这样吧,我给她开点药,但是这种药,我没有权限开得多,只能开几颗。”

    “能吃多久?”

    “我建议……是痛到受不了的时候再吃,我手里一个月开出去的量有限,不能……”

    “那药,是有副作用吧?”

    主治医生看了眼紧闭的办公室门,“这样跟您说吧,是药三分毒,但是用在绝症病人的身上,绝对是利大于弊的。我很明白您的心情,看到亲人受尽折磨,那感觉是比钻心还要痛。我先给您开五颗,到时候再说好吗?”

    “你的意思我明白,如果不能手术,她就是将死之人,可能副作用还没在她身上体现,她就走了,所以暂时压住痛苦才是关键,是吗?”

    医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拿了胆子准备开药。

    简迟淮看了眼,“既然这样,你给我多开点。”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这个权利……”医生面有难色。

    “你们医院,还有不想赚钱的时候?”

    “这药,都是有严格控制要求的,”医生看了眼简迟淮,陡然想起什么似的,他拿起一旁的手机后站起身,“我打个电话,您等我下。”

    简迟淮看着他走向隔壁的单间,约莫三五分钟后,他推门回来了。

    “今天,我给您开十颗,然后我会想办法找别的医生,每人开一些单子,到时候我再通知您来拿,可以吗?”

    简迟淮敛起面上的严峻和不悦,点下头,“好。”

    医生拿过单子,简迟淮的视线扫过他桌上的手机,他自然是明白的,如果不是有人在暗地里交代,今天的药,这主治医生怎么可能开这么多?

    况且,没有那人的交代,是不会有医生肯放出手里的份额的。

    简迟淮拿了单子后起身,走出去两步后,他回头看了眼那名医生。“替我跟她说声谢谢。”

    “啊?谁?”医生不自然地接口。

    简迟淮面无神色的脸上有了些许微微的笑,“就是你打电话请示的那个人。”

    ------题外话------

    妖妖一直在家签扉页啦,4000册,4000册,4000册,对,四千套签名书,保证了团购亲们最先拿到货哦。

    想要参加团购的亲们可加读者群,群号码:14037009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