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63简迟淮,你居然相信她?

63简迟淮,你居然相信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庞苏的视线顿住了,手指在那花纹上轻抚,眼睛却是直勾勾的,有悲戚和哀伤流溢出来。

    褚桐仔细端详着她的神色,半晌后仍见她不语,褚桐试探问道,“庞苏,你怎么了?”

    她收回神,眼圈却有些红,她摇了摇头,“没事啊。”

    褚桐面露犹疑,“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有……”庞苏伸手按了下眼角处,然后强颜欢笑道,“我的事,你们就不用操心啦,我的良人,我早就遇上了,只是他走得太早,留给我的快乐也太少。”

    褚桐目光始终定在她面上,“你别这样,你还年轻呢,以后有大把大把的光阴。”

    “时间多了又怎样?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去打发,所以报了一个个学习班,桐桐,以后这样的祝福语不用跟我说了。我这辈子除了我老公,不会爱上另外的男人了,也没有谁会像他那样对我好。”

    听她的意思,倒是对她老公用情至深。

    庞苏将双面绣收了起来,“我很喜欢,回家就摆着去,谢谢你。”

    褚桐听她的嗓音还有些哑,很显然,是被她勾起了伤心事。她也不知道,她对庞苏的防范为什么这么深,照理说,她和简迟淮几乎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且在蒋龄淑的问题上,庞苏更是倾尽全力帮忙,她不该有这些不好的想法,也许,真是因为自己对她有什么偏见吧,俗话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当然这席话,褚桐也只是在自己心里想想罢了。

    “这趟去苏州,你婆婆还好吧?”

    “挺好的,她知道能做手术后,就觉得日子有盼头了不少。”

    “嗯,放心吧,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褚桐仔细端详着对面的女人,“庞苏,我知道这台手术,你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你起初不同意,我很理解,能告诉我你后来又同意的原因吗?”

    “还记得我之前劝过你吗?我这辈子最难以接受的痛,就是我爱人忽然离世,没有给我一丝一毫的心里准备。我说如果是我,我不会让我的亲人动这个手术,我会珍惜最后的这点时间。”

    “我记得。”褚桐轻轻道。

    “后来,我去简家探望阿姨,看到她头痛欲裂的样子,看到她失明后的无助和受尽折磨,我一下就想通了。与其这样在痛苦中煎熬,度过剩余的日子,那还不如拼一把呢。”

    “总之,真是要谢谢你。”

    “真客气,一旦这台手术成功,我的医院也出名了。”

    褚桐轻挽下嘴角,跟庞苏吃过这顿饭后,便立马回了半岛豪门。

    蒋龄淑手术之前,还要去几趟医院,做脑部的相关检查。

    简迟淮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内,然后将蒋龄淑抱到轮椅上,褚桐则推着轮椅在不远处等她。两人刚进入医院,简迟淮便顿住了脚步,“对了,上次拍的片子拿来了吗?”

    “没有,需要带着吗?”

    “医生上次吩咐了,说要把之前的检查报告都带着,以防万一,”简迟淮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反正离家近,一来一去不过二十来分钟,我去拿吧。”

    “算了,”褚桐握住他的手,“我去吧,你陪着妈。”

    “好,路上当心。”

    “嗯。”褚桐轻答应声,然后转身离开。

    推着蒋龄淑来到所在楼层,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出来的却是庞苏。

    简迟淮朝她看眼,“你怎么在这?”

    “刚开了个会。”她话说到这,勉强勾下嘴角,“带阿姨过来检查是吗?赶紧进去吧。”

    蒋龄淑手往后,拍了下简迟淮的手臂,“迟淮,待会检查又要很长时间,我想去趟洗手间。”

    “好。”简迟淮嘴上答应着,他张望四周,想要找找看有没有护士经过,庞苏见状,上前步,“我推阿姨过去吧。”

    “不用。”

    “不就是去趟洗手间吗?待会还要做检查呢。”庞苏将轮椅从简迟淮手里接了过去。男人见状,也就没再推辞。

    庞苏推着蒋龄淑去往不远处的洗手间,简迟淮先进了办公室的门,和主治医生打过招呼。

    主治医生正在整理手头的资料,看到简迟淮,面色的沉重挥之不去,“我们才开完会下来,对于您母亲的手术,蒋太太强顶着反对声,现在就希望手术一定要成功。”

    庞苏夫家姓蒋,所以别人尊称她一声蒋太太。

    简迟淮闻言,什么都没说,只是不由朝着空荡荡的门口看了眼。

    庞苏将蒋龄淑推进了洗手间,她眼睛不便,庞苏刻意将她推到了最里面的一格。她搀扶着蒋龄淑起身,“阿姨,您慢点。”

    “你是庞苏吧?”

    “是啊,阿姨您好记性。”

    蒋龄淑笑了笑,“眼睛失明后,听力就更好了。”

    蒋龄淑慢慢走了进去,庞苏替她掩上门,“阿姨,我就在外面。”

    “你出去吧,到外头等我。”

    “您一个人行吗?”

    蒋龄淑站在原地没动,“能行,待会我喊你就是,你可受不了别人一直站在外头。”

    “那好,”庞苏将轮椅留在门口,“您记得喊我啊,这儿有台阶,千万别乱走。”

    “好。”蒋龄淑听到庞苏的脚步声出去后,这才小心翼翼摸索着门,好不容易将门反锁上。

    上完洗手间,蒋龄淑将门打开,这儿毕竟是公共场所,让她大声喊庞苏进来,她真是难以启齿。手伸出去,想要摸索到路,却不想竟抓住一只手。

    蒋龄淑吓得赶紧把手收回去,“庞苏,是你吗?”

    “简太太,您知道自己快死了吗?”

    “你究竟是谁?”蒋龄淑沉下脸,眼睛看不到对方,声音又是陌生至极的,此时,恐慌开始蔓延至她的全身。

    “您就别管我是谁了,我只是好心好意来提醒你,你死在手术台上的几率很大,何必害人害己呢?你要不动手术的话,还能活个两三个月,你知道这手术成功的几率才多少吗?”

    “你究竟是谁?再胡说八道,我可就要喊人了!”蒋龄淑越听越慌,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她双手伸向前,想要离开这,不想听到这个女人的说话声。

    “我知道,死嘛,是个人都会怕的。你儿子瞒着你,也是辛苦,全家人都辛苦,只是你若真死在手术台上,你让他以后怎么面对自己?”女人语速很快,生怕有人忽然进来,“你的病,你应该最清楚了,那不是一般的瘤子,而是绝症!”

    “你胡说!”

    女人往后退了步,压低头上的帽檐,她快步往外走,到了外头,还假装洗手,然后这才离开。

    庞苏在外站了会,估计里头差不多了,这才走进去。

    她一眼看到蒋龄淑的手扶着轮椅,身子摇摇欲坠,似乎要跌倒的样子。庞苏快步上前,“阿姨,您怎么自己出来了?”

    蒋龄淑一张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脸上血色全无,庞苏将她扶到轮椅上,“您没磕到哪碰到哪吧?”

    她僵坐在轮椅内,动也不动,

    庞苏推着她走出洗手间,看到简迟淮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上,看到二人出来,男人大步上前,从庞苏手里接过轮椅,“谢谢。”

    “简教授,你也太客气了。”

    简迟淮弯腰朝蒋龄淑看眼,“妈,我们先去做检查吧。”

    此时的蒋龄淑忽然开了口,“迟淮,我们回家吧。”

    “回家?检查还没做呢。”

    “不想做了,我想回家。”蒋龄淑心口窒闷不已,双眼定定瞅着一处,简迟淮觉得奇怪,“妈,我们今天可是特地过来的。”

    蒋龄淑用手遮了下自己的脸,“让我坐会吧,我很难受。”

    简迟淮目光犹疑,只能陪她在走廊上站着,庞苏一看这样,也不好走,没过多久,褚桐也来了,“怎么还没去做检查呢?”

    她朝蒋龄淑看看,“妈,您怎么了?”

    蒋龄淑颤抖着嘴角,一直在强忍,可她脑子里很乱,想了很多的事情。她觉得她远远没有活够,她还没有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她眼圈微红,嗓音嘶哑着开口,“这么多的检查,一遍又一遍,你们告诉我,真的有用吗?”

    褚桐听闻,立马被吓了一跳,就在来之前,蒋龄淑的状态还是非常好的。这不过半小时,怎么就这样了?

    她朝简迟淮看看,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庞苏拧起眉头,眸光陡地黯淡下去,“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

    “方才我推阿姨去洗手间,阿姨让我到外面等她,我依稀听到有说话声,不知道是不是跟阿姨有关。”

    褚桐快步来到轮椅跟前,弯下腰,小心问道,“妈,是不是有人跟你胡说八道了什么?”

    “那你们不妨也别瞒着我了,清清楚楚告诉我吧,我是不是真的得了绝症?”

    褚桐面色一僵,直起身来,简迟淮的脸上也布满了从未有过的严峻,夫妻二人对望眼,褚桐垂在身侧的手掌不由紧握住。简迟淮蹲下身,伸手拉住蒋龄淑的手,“妈,我不管您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但您说过,您相信我。”

    “但是妈也知道,如果我真是绝症,你肯定会选择隐瞒我。”蒋龄淑空洞的目光扫过简迟淮的脸,“既然我只剩下最后的日子了,那就别再垂死挣扎了,还不如让我好好地走……”

    蒋龄淑话说到最后,忍不住轻声啜泣,这个问题,她真的没有想过,她自知病的不轻,但从没想过,她的生命正在进入短暂而快速的倒计时。

    简迟淮听到这话,犹如被人正往心窝子里使劲捅一般,他握紧蒋龄淑的手,目光扫向庞苏,语气严肃得吓人,“跟我妈说话的人,你看见了吗?”

    庞苏不由摇头,“没,我进去的时候,没看到其她的人。”

    “妈,你跟我说,是谁跟你胡说八道的,那人你认识吗?”

    “迟淮,别再追究这些了,”蒋龄淑痛不欲生,手掌握成拳后压着自己的胸口,“我也不想再做任何的检查,也不需要再给我准备手术了。”

    “妈,您别这样。”

    褚桐朝庞苏看了看,心中疑虑万千,事情发生在庞苏的医院,人又是庞苏推进洗手间的,而如今,最希望蒋龄淑动不了手术的又是谁?

    庞苏接触到褚桐的目光,她似乎看懂了褚桐的意思,“桐桐,难道你是在怀疑我吗?”

    庞苏神色焦急起来,“你可以问问阿姨,跟她说话的是不是我。”

    “跟我妈说话的人,肯定是我们都不认识的,谁会那么傻?”褚桐没有明说,但话里的意思却非常明确。

    “我没有理由这样做,这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就像你说的,你一开始并不愿意我们给我妈动手术。”

    庞苏觉得自己百口莫辩,“所以你觉得,是我把阿姨刻意推进洗手间,避开了你们,然后安排人跟她说一席话是吗?”

    “你觉得没有这个可能是吗?跟我妈说话的人,八成是在医院里的。”

    庞苏目光里露出难以置信,“我没想到,你会把我想成是那种人。”

    褚桐也不想,只是她下意识能联想到的第一个人选,肯定是庞苏。

    庞苏顿在原地,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委屈地看向几人,“那好,洗手间外头就有监控,我现在就跟你们去把监控调出来,我要找到那个人,亲口问问她,是不是我指使她这样做的。”

    “好,”褚桐立马接口,“我跟你一起去看。”

    此时蹲在地上的简迟淮站了起来,他推着蒋龄淑的轮椅,冲两人说道,“不必去看了,这件事跟庞苏无关,我们先回家。”

    褚桐万万没想到简迟淮会这样说,不止是她,就连庞苏都没想到。她小嘴微张,“你真的相信我?”

    褚桐朝两人看眼,视线最后定在简迟淮的面上,“为什么?”

    “很显然不是她,走吧。”

    褚桐心里漾起难言的酸涩,简迟淮相信庞苏,那就是不相信她了。

    蒋龄淑闭着双眼,还沉浸在得知真相的痛苦之中,褚桐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庞苏争辩清楚,她转身回到简迟淮身侧,“走吧。”

    将蒋龄淑送到车上,简迟淮并未立即开车,“妈,开刀的希望还是很大,我不想您现在放弃。”

    “儿子,”蒋龄淑的声音压得很低,“我是没有那个勇气躺到手术台上去了,我想活得久一些,哪怕是十天、二十天都好。”

    褚桐伸手握着蒋龄淑的肩头,“妈,跟您说话的人,很明显是居心叵测,您不能轻信她的话。”

    “但她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自己的身体,我其实应该最清楚,只是我自己一直在逃避而已。”

    今天的事,对于他们三人来说,都是猝不及防的。

    简迟淮单手握着方向盘,“如果真的只剩下最后的时间了,妈……”

    蒋龄淑听完这句话,心情反而一松,“迟淮,你总算跟我说了实话,不再瞒着我了。”

    简迟淮难过的说不出话,蒋龄淑忽然将头靠向旁边,正好抵着褚桐的肩头,她双目紧闭,“先把我送回去吧,我累了,我也不想闻到医院里的味道,我想好好睡一觉。”

    驱车回到简家,简俪缇看她们这个时间回来,忙放下手中画笔,“哥,检查做完了吗?一切都好吧?”

    蒋龄淑不想自己儿子再次撒谎,她伸手拉住简俪缇,“俪缇,带妈妈上楼,我想睡会。”

    “噢,好。”

    眼看着两人上去,简迟淮往后退了步,高大的身影陷入沙发内。褚桐想到方才的一幕,仍然气愤难消,“那人岂止是挑动几句口舌,她是想要人命。”

    “你为什么会以为是庞苏?”简迟淮目光直勾勾盯着她看。

    “在我看来,她不是没有动机。”

    简迟淮搭起长腿,视线越过褚桐望向窗外,“她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出尔反尔,不然多此一举做什么?”

    “可今天的事,未免也太凑巧了吧?”

    “在我看来,她做不出那样的事,而且妈是她推走的,她本身的嫌疑就最大。”

    褚桐双手交扣,坐到了简迟淮的对面,“既然她的嫌疑最大,你为什么相信她?”

    “如果说她仅仅是因为要阻止我妈手术,而着手安排这一切的话,我认为这里面的可能性不大。”

    “究竟是可能性不大,还是你在无条件地相信她?”褚桐不由追问。

    简迟淮朝她看了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才是你老婆,在医院的时候,你哪怕有你自己的判断,但你在那一刻,你相信的居然是庞苏,还是在我和她对峙的时候,为什么?”

    男人的解释很简单,“我的判断向来很少出错,她说要跟你去看监控,我问你,那东西能看出什么来?即便拍到了有人从里面出来,可那人肯定是我们谁都不认识的。你能说,那就是庞苏指派来的?如果这件事真的跟她无关,她后期要中断手术,我们又该怎么办?”

    “若不是她,还能有谁?”

    简迟淮目光同她对上,“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温乔的可能性远远比她大吗?”

    褚桐微惊,经过简迟淮这么提醒,她这才想起还有温乔那个大麻烦。

    她身子无力地往后靠,嗓音也软糯了不少,“当时看到妈那样,我气糊涂了,肯定就想到了站在我面前的庞苏,那时候,我连温乔是谁都快忘了。”

    “所以,我不能让你再跟她去监控室,事情不至于闹得那么大。”

    褚桐轻吐出口气,“但有些话,我说都说了,怎么办?”

    简迟淮面无表情盯着她看,“你也有怕的时候?”

    “要真不是庞苏,那我……”

    简迟淮忍不住轻笑出声,眼角眉梢总算是沾染了褚桐所熟悉的温柔,“有什么好怕的,说都说了,还能把那些话吃回肚子不成?”

    她微微翘了下嘴角。简迟淮倾起身,不解问道,“你是不是对庞苏有什么成见?”

    “何以见得?”她反问。

    “至少我是看出来了。”

    褚桐也不争辩到底,有些事她自己都讲不清楚。

    蒋龄淑得知自己的病况后,表现得还算平静,她知道简俪缇还被蒙在鼓里,所以有些的悲伤的情绪只能压在心里。

    城大。

    庞苏来得很早,阶梯教室的门还没有开,她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

    简迟淮停好车,拿了课本甩上车门,目光不经意瞥过庞苏的身影,他慢慢走近上前,庞苏听到脚步声抬头,见到是他,连招呼都没打,就把脑袋压了回去。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庞苏挺直了上半身,“我每次上课,都会早到。”

    “然后坐在这等?”

    “坐在家也是一样,还不如到学校里来。”庞苏伸开双腿,看了眼简迟淮,“简教授,那天的监控我看了,那个女人戴了顶帽子,看不清楚脸。看来,我是不能为自己洗脱什么了。”

    简迟淮脸色微动,“你不用为自己洗脱。”

    庞苏面有动容,情绪也有些激动,但很快被压抑了回去,“谢谢你的信任。”

    男人起身经过她旁边,掏出钥匙,将阶梯教室的门打开,“进去等吧。”

    庞苏扭过头,半张脸隐在阴暗中,“我知道阿姨一开始肯定会受不了,给她几天时间考虑吧,等你们商量过后,如果还是想进行手术的话,再通知我。”

    简迟淮朝她看看,然后点了下头。

    庞苏没有因为医院的事而迁怒于任何人,这一点,是挺好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