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823章 清虚1

第823章 清虚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痛苦的悲吼,赤芒幻影波荡破碎,倏地化散开来,青烟薄雾似的缭绕收拢。海神花容变色,娇躯剧震,嘴角沁出一线血丝,翩然飞退。

    南宫易大惊,叫道:“蛐蛐手下留情!”抄足飞掠,刹那冲挡在海神面前,生怕曲风扬失心疯魔,误伤母皇。

    那人嘿嘿冷笑,看也不看他一眼,趁隙瞬移飞舞,冲入茫茫雪雾,转瞬消失无踪。

    海神柳眉倒竖,厉声怒叱道:“给我站住……”声音一颤,粉靥倏地雪白,突然坐倒在地,晕迷不醒。

    南宫易惊道:“娘!”急忙将她抱住。

    山崩余势未衰,冰石飞滚,雪浪汹涌,朝他们席卷冲来。南宫易不敢大意,背起海神,牵着寰姬芙转身乘风抄掠,一直冲到数百丈外,在那清湖边飘然停住。

    地壑中轰隆震响,雪雾弥漫,过了许久方才渐转寂静。湖水受那余震所扰,涟漪不绝,波光摇曳。湖边巨石上,南宫易凝神为海神把脉输气,皱眉不语。

    寰姬芙见状心中志忑,低声道:“你娘怎样了?”

    南宫易摇头道:“她体内余毒未清,邪气缠结,真气虚弱。被蛐蛐这一刀劈震,已经伤到经脉,受伤颇重,必须静养一段时日才能恢复。”说到“蛐蛐”二字,不由得叹了口气,怔怔不语。

    寰姬芙蹙眉道:“阿恕,那人……那人当真是曲风扬吗?我总觉得不象是他呢!”

    南宫易苦笑道:“我也希望不是他。但普天之下,除了他,又有谁能将屠龙刀使得这般出神入化?又有谁能……”心中郁堵担忧,摇了摇头,说不下去。

    海神忽然低吟一声,喷出一口黑血,迷迷糊糊地蹙眉喝道:“……别走!”

    南宫易心中一跳,低声道:“娘,是我!”双掌真气轰然奔卷,在她体内滔滔流转。

    海神“啊”地一声,长睫轻颤,碧眼秋瞳徐徐睁开,迷迷蒙蒙地望着南宫易,嘴角勾起一丝欢喜的微笑,喃喃道:“臭小子,是你。”

    南宫易见她神思无恙,心下大宽,笑道:“是我!臭小子给母皇圣主请安。”

    寰姬芙立在一旁,心中乱跳,美目眨也不眨地盯着海神的脸庞,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海神微微一笑,蚊吟似的咳道:“贫嘴!”秋波流转,蓦地瞥见寰姬芙,双眼倏地眯起。

    寰姬芙双颊绯红,急忙垂下头去。口干舌燥,脑中空白,不知该说些什么,想要摘下冰雕容罩,却又不敢。她这一生中竟从未有如此刻这般羞涩局促。

    海神眉梢轻扬,低声格格笑道:“南宫易磁锤,这又是哪根海底针呢?”

    南宫易见寰姬芙竟紧张得说不出话,大觉有趣,伸手勾住她的腰肢,哂然道:“娘,她就是你的神少妃寰姬芙,也就是牧战野牧大侠的义妹。”

    寰姬芙听到“神少妃”三字登时大羞,耳根脖颈都滚烫起来,骑虎难下,只好盈盈行礼道:“楼兰国媚姑参见海神圣主。”

    海神嫣然道:“原来是媚姑,牧大哥……”突然想起某事,花容大变,失声道:“牧大哥!”奋力夺身而起,气息不继,又倏然摔倒,南宫易、寰姬芙急忙将她扶住。

    海神推开南宫易,气喘吁吁,怒道:“快!别管娘,快抓住那人,救出牧大哥……”情急之下,脸红如霞,身形微颤,险吐又再气岔晕厥。

    南宫易二人惊愕不明,忙为她输导真气,询问因果。

    海神顿足催促道:“傻小子,那人就是在北震谷崖上掳走狻猊的贼人,快快将他截住,救出牧大哥来!”

    南宫易吃了一惊,蓦地想起当日情景:还魂神梧下,群雄毕集;一个神秘人趁着海神与潮阁圣后相争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狻猊,逃入北震谷之中。脑中一亮,那人的玄风真气深不可测,在惊雷天尊等十余名超一流高手的围攻之下,竟仍能从容逃脱。其面貌与今日之人虽然稍有不同,但身形、修为颇为相似,当是同一人!

    海神又急又怒,连说带催,断断续续地将此事来龙去脉说了个大概。

    原来那****冲入北震谷之后,彻夜追寻,终于在一处山窟找到那人踪影,正欲与他对决,偏偏毒瘴邪气一齐发作,昏迷不醒。她被惊雷帝国铠甲禁卫送与恶谷十毒救治,今日方甫醒转,便趁十毒不备,闯入北震谷继续查寻。

    奈何那人极是警觉,闻风而逃,石窟中则空空如也,浑无狻猊踪迹。所幸那夜晕厥之前,她已将“万里灵犀嗅”沾到那人身上。当下放飞灵犀蜂,一路追寻,直到此处。

    说到此处,海神已是气息不接,眼波恍惚;强撑片刻,渐转昏迷。口中依旧含糊不清地催促南宫易。

    南宫易从她手中接过灵犀蜂,心下恍然,忖道:“恶谷十毒突然失踪,想必是生怕我怪责,悄悄找娘去了。那人藏到潭中不是为了躲避我,而是因为娘亲。他杀死灵犀雄蜂,多半以为那灵犀雌蜂是跟踪他的吧?”

    但那人究竟是不是曲风扬?倘若是曲风扬,紫妙瑶为何不在其侧?倘若不是曲风扬,他这屠龙刀又从何得来?他为何躲在北震谷之底?又为何要掳走狻猊、杀死西门洛虹呢……诸多疑问接二连三地涌上心头,让他越发觉得扑朔迷离。好奇心大盛,决意务必追到那人,查个水落石出。

    当下稍一思量,拔刃解震两只雷电鹜,说道:“寰姬姊姊,你带着我娘先回六英圣殿,请十毒为她排毒调理。我去找那人查个明白。”

    那神秘人敌我难辨,修为深不可测,极是危险;而海神重伤,寰姬芙真气未复,他携带二女一同追循神秘人多有不便,难以保护她们安全。

    寰姬芙知他心意,虽然不舍担忧,也唯有点头应允。在他身上涂了“万里灵犀嗅”,低声道:“你多加小心,不必与他逞强相斗,只需尾随其后。我送你娘到聚英殿后,自会带着大家前来找你,那时再拿他不迟。”

    南宫易微笑答应,吻了吻她的耳朵,低声道:“好姊姊,等救出牧大侠,我就让他做咱们的主婚人。那时你可不能再耍赖不与我洞房了。”

    那两只雷电鹜急忙跳到一旁,扭头“唦唦”乱叫,似是在羞臊他一般。

    寰姬芙双颊滚烫,心中一阵甜蜜,轻啐道:“胡说八道,连鸟儿也瞧不起你啦。还不快走!”

    南宫易哈哈一笑,匆匆骑乘一只雷电鹜,冲天追去。

    望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崇山峻岭、蒙蒙雪雾之后,寰姬芙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怅惘、孤单,蓦地想道:“不知此次相别,会不会如同从前一样,要经历万千磨折才能重逢?”一念及此,心中颤悸,泪水竟无由地迷蒙了眼睛。

    雷电鹜“唦唦”怪鸣,巨翅扑煽,笨拙地拍打她的背脊;尖喙则连珠似的轻啄她的手掌,麻痒难当。

    寰姬芙忍不住“噗哧”一笑,拍了拍它的脑袋,笑道:“你在安慰我吗?”心情略好,强压住那不祥的预感,朝着昏迷的海神低声道:“海神圣主,得罪了。”将她小心翼翼地抱起,翻身骑乘雷电鹜,朝着玉潮池方向翩然飞掠。

    灵犀蜂嗡嗡鸣振,忽东忽西,南宫易驭禽紧紧尾随,在神藏山重山中蜿蜒折转,始终没有瞧见那神秘人的踪影。心下正自犯疑,却听雷电鹜欢声长呜,冲过雪岭隘口。云开雾散,飞崖交错,一个浩瀚冰冻水池扑入眼帘。

    冰池如镜,雪峰似影,舞榭歌台星罗棋布,飞檐流瓦错落高低,歌乐弱弱,喧哗隐隐。他竟已回到玉潮池聚英殿!

    眼见灵犀蜂急速朝曲径环廊飞去,南宫易心下凛然,忖想:“难道那人已经混入六英圣殿?或者他原本就是宾客伪装?”不及多想,驱鸟俯冲,到了回廊之中。他翻身跃下,震敝神禽,随着灵犀蜂朝六英圣殿奔去。

    灵犀蜂振呜飞舞,突然顿住,在廊外冰池上盘旋缭绕,再不离开。南宫易一震,探头俯望,猛吃一惊。廊外冰池上歪歪扭扭地躺着那神秘人,双目圆瞪,目光呆滞,气息全无,显然已经毙命。

    南宫易又惊又奇,此人神功盖世,天底下又有谁能在这短短时间内取其性命?蓦地恍然大悟:“是了!金蝉脱壳!这躯骸多半只是他的元神附体。他发觉我在追踪,便脱去皮囊,寻躯他寄。辣块妈妈的鳖毛蛋,这一招厉害之极,茫茫人海,我到哪里找他真身元神?”狠狠一拍栏杆,沮丧无已。

    正自恼恨,寒风鼓舞,风铃大作,忽听苍穹中传来一声淡淡的骨筝,飘渺恍惚,阴寒诡异。

    南宫易一凛,毛骨悚然,一股莫名的怖意如冷雾似的弥散开来,隐觉不妙,猛地扭头循声探望。却见雾霾弥合,六个冥衣妖人从远处冰山之巅徐徐瞬移飘来,脸色惨白,冥袍翻飞,宛如鬼魅。

    南宫易心念微动,觉得那当先飞来的冥衣妖人头戴斗笠好生眼熟。凝神细望,蓦地想起,此人正是当日在九仙山一掌击退三头禽兽,抢走浮世玉的碧雨帝国怪人!

    真是有心插花花不发,无心栽柳柳成荫,找不到那神秘人,却和这冥衣妖人客邂逅于此。想起曲风扬魔化与此人大有关系,心中愤怒,便欲腾空上前问个究竟。

    六人越飞越快,当先那人哈哈笑道:“好热闹的潮阁琼酿会!我们这些冥府鬼蜮也来凑凑趣吧!”声音沙哑诡异,在群山之间轰然迥荡,说不出的刺耳难听。话语方落,骨筝突转高越狞厉,森寒凄怖。

    阴风怒吼狂啸,环廊风铃叮当乱响,灯笼“仆仆”接连破灭,二十里璀璨玉潮池宫瞬间陷入无边黑暗。六英圣殿歌舞登时寂然,群雄愕然,有人大声骂道:“他娘的腿的,什么妖怪,竟敢到此放肆!”

    那人哑声长笑,筝音凄厉妖邪,节节攀升,如狂海怒浪,万千恶蜮阴灵齐哭。

    六英圣殿惊呼四起,突然响起一声凄厉恐怖的狂呼,一道人影撞破屋顶,冲天飞起,在半空停顿了刹那,笔直坠落。

    继而六英圣殿爆炸似的轰然响起万千凄嚎狂叫,数十道人影从殿阁亭榭飞冲而出,似乎想要逃之夭夭,但在苍穹中狂乱地手舞足蹈了片刻,便簌簌摔落于玉潮池之上,“嗑嚓啦”冰裂脆响此起彼落。

    一时间,六英圣殿嚎哭惊吼,乱作一团。

    眼看奇变陡生,南宫易心下大惊,这冥衣妖人究竟是谁?竟凶狂若此!当日他一掌击溃三头禽兽倒也罢了,今日这六英圣殿英豪无不是当世顶尖高手,何以一听这骨筝,便彷佛胆裂魄散,毫无抗拒之力?

    正自骇然不解,却听惊雷天尊沉声道:“大家不要慌乱,围坐一起,意守气海,压住体内妖蛊,千万不可被筝音所控……”声音清晰悠长,压过了那凶邪筝音,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南宫易闻言恍然,敢情六英圣殿群雄竟都已身中鬼蜮魔蟑,难怪被他筝音所控!想来这妖贼不是在水中下毒,便是在酒菜里放蛊了。所幸自己早已百毒不侵,才能稀里糊涂地逃过一劫。但这潮阁琼酿会上虫蛊高手众多,不知这厮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五大帝国英豪,成功放蛊?

    突地一凛,又想:“是了,定是狗贼眼看龙婿旁落,无望与惊雷帝国联姻,索性撕下假面,施毒放蛊,与这妖贼内外夹击,妄想将各国英豪一网打尽!糟了!也不知寰姬姊姊、娘亲到了殿中没有?”想到此处,心中更是大寒。不及多想,凝神聚气,朝着六英圣殿狂奔而去。

    南宫易一面飞奔,一面竖耳聆听,六英圣殿中传来的狗贼惊呼声凄绝惨烈,不似作伪。而那些发狂欲死的五大帝国群雄中亦有许多碧雨帝国豪强,他不由得又疑惑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