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434章 斩杀凶兽

第434章 斩杀凶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鳞甲残缺双目赤红如火的凶兽见到这种情形,顿时跳踉怒吼,横冲直撞,躲避完颜鸿渐的击杀,却始终不得跳脱。片刻间鳞甲碎裂,鲜血激扬。

    巨大赤红的麒麟焰金曜低头咆哮,双角轰然顶入凶兽的一侧腹甲之上,只听“砰然”声响,那凶兽的一侧腹部顷刻间便血雾喷涌。凶兽痛吼声中,挥爪横扫,却被梼杌焰木曜乘隙瞬间缠缚全身,动弹不得。

    完颜鸿渐哈哈大笑,喝道:“九耀烈焰!”左手捏成法诀,右掌五指曲弹变幻,漫天赤红光芒突然崩爆开来,刺目闪耀,天地失色。那九头赤红色霓光的巨兽齐声咆哮,闪电般朝着那巨大凶兽撞去!

    那凶兽被狂猛攻伐,顿时悲声狂吼,凶睛之中首次露出恐惧之意。

    那九头巨大的星象光兽即将撞到赤炎金猊时,突然齐齐顿住,作势欲扑。天地彷佛倏然静止,众人的心随之猛地抽紧,紧张观望。

    完颜鸿渐的嘴角忽然沁出一丝血红,接着,他再次张口大喝一声。九头巨大的星象光兽便一起咆哮嘶吼着撞向了那巨兽的躯体。那些光兽去势极快,这一冲撞,有的竟从那凶兽的躯体之中穿过,在轰然迸爆开来。

    一时间,气浪霓光爆射的响声,与凶兽嘶吼狂怒的嚎叫声缓和一起,只听得众人心中发颤胸前狂震。

    只见那头凶兽全身鳞甲在这一次冲天撞击中,尽数飞溅而起片片脱落,混合着巨兽殷红腥臭的鲜血,一同从天上洒下,如雨如雾亦幻亦怖。

    最先发现完颜鸿渐嘴角的一丝血迹的人是濮阳亭山,他不等漫天鳞甲血雨洒下,便急忙叫道:“圣主,您没事吧?”

    完颜鸿渐比起双目,周身之上喷涌闪烁鼓荡流转的赤红色真气随着他散去法术而渐渐地消退平静。

    过了许久完颜鸿渐在缓缓地睁开了双目,气色如旧道:“好厉害的一头灵角狔蜥兽啊!”

    说完才转过身来,从中飘落而下,回坐在赤焰逆鳞兽的手背之上,一脸狡黠的望着南宫易道:“宫少侠,你说灵角狔蜥兽厉害如斯,实力仅次于上古五大龙兽。今日一见,原来也不过如此,想来那传说中的上古五大龙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手往嘴角一拭,那一丝殷红的血迹顿时便消失不见。他这才回过头来,看着金狮血雾使濮阳亭山摇摇头,示意自己所受之伤并无大碍。

    南宫易并不对完颜鸿渐的轻蔑傲慢言语感到厌恶,毕竟他刚才是亲眼看见他将那头巨兽一力击毙的。若非如此,眼下受伤的人恐怕更多。

    可是,当他听到完颜鸿渐的问话时,却是一脸黯然眉头紧锁。沉默许久之后,南宫易才叹口气道:“我不知道圣主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假话?”

    完颜鸿渐闻言一愕,他不明白南宫易为何会说出这一句话?稍稍一顿之后,笑道:“若是你不怕犯欺君之罪,尽可以说假话无妨!”他这句话一来是在警告南宫易,他才是这里的众人的主人,二来则是在威胁南宫易最好不要说假话。

    南宫易点点头道:“我不想死,所以我说真话!”

    完颜鸿渐冷哼一声,道:“看来宫少侠的确是一个聪明人!”

    南宫易望了一眼那横尸于前的巨大凶兽,以及那斑驳散落在整个山道岩石峰壁之上的殷红血迹和零星坚甲碎片,语气冰冷而自信道:“兽印圣主,您真以为眼前这头被你击杀的凶兽就是那灵角狔蜥兽吗?”

    完颜鸿渐摸不透南宫易的话,心中蓦地一凉,试探的问道:“怎么?难道宫少侠认为这头凶兽不是灵角狔蜥兽?”、

    南宫易点点头道:“不错,这头凶兽的确不是灵角狔蜥兽!”他的声音坚毅而自信。

    完颜鸿渐闻言,神色微微一怔,旋即沉声道:“不可能,这凶兽如此厉害,若非寡人以兽族法术中最厉害的御龙在天法术中的‘九耀烈焰’将其斩杀,眼下谁胜谁败还未可知!”

    南宫易道:“这凶兽猛悍狂霸不假,适才兽族两位圣兽使与四位掌旗使与那凶兽缠斗之际,在下也是一眼不眨的坐在这赤焰逆鳞兽的背上惊心观战。以此兽的威猛厉害程度,的确是世间少有,但是,它的确不是灵角狔蜥兽!”

    众人听到南宫易如此肯定的论断,心中早已凉了半截。他们费尽气力,有些人还甚至命丧凶兽利爪、巨尾与刀齿之下,结果到头来这头凶兽竟然不是他们一路找寻的灵角狔蜥兽。

    如此一来,众人费尽千辛万苦取得的战果,顷刻间便变得毫无价值。一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路出一抹深深地黯然与沮丧的表情。

    山风鼓荡,血腥弥散,完颜鸿渐皱起眉头望着那头全身鳞甲残缺,殷红鲜血然后整个身体,蚯散在前面的山道的凶兽,心中不甘道:“不可能,如此厉害的凶兽怎么会不是灵角狔蜥兽?不可能,他一定就是灵角狔蜥兽,这小鬼定然是看错了!”

    一边心中激烈的争斗着,一边虎目一转,厉色乍现的望着南宫易道:“宫少侠既然说这头凶兽不是灵角狔蜥兽,那么,你又有何凭据?”

    南宫易一指瘫软横卧在众人前面三十余丈处的凶兽尸体道:“兽印圣主,你可是能看见那凶兽流出的鲜血?”

    完颜鸿渐望着从凶兽体内汩汩流淌而出的殷红鲜血,点点头道:“寡人怎么能看不见?那鲜血又怎样?”

    南宫易道:“圣主瞧那鲜血是什么颜色?”

    完颜鸿渐冷哼一声,似是微有恼意道:“寡人又不是瞎子,难道连那殷红鲜血都看不出?”

    南宫易点点头道:“圣主说的不错,那鲜血的确是殷红之色。圣主既然是兽族一族圣主,自然也我更清楚兽族图腾神兽乃是上古传说中最厉害的神龙。《天玄经》有云: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圣主也应该听过这句话吧?”

    完颜鸿渐虽不知道南宫易为何要提到兽族图腾神兽,但他心中不知为何,却忽然开始担忧起来,似乎已经开始相信南宫易的话了。

    不过心中虽然相信,但嘴上却不服软,还想将这件事问个明明白白,于是道:“这句话我当然也听过,不知道宫少侠说这些,与灵角狔蜥兽又有何关系?”

    南宫易神色凝重道:“有,当然有!神龙也是龙,和上古五大龙兽本属一类。既然如此,上古五大龙兽之血也应该是玄黄之色。虽然‘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寓意本为群龙激战之意,有凶相之兆,并非是指战龙流血为玄黄之色。但这种解释只出自于《易经》,并无对实物的解释说明。”

    完颜鸿渐道:“即便如宫少侠所言,龙兽之血为玄黄之色,那么灵角狔蜥兽的血又和龙兽有何关系?”

    南宫易道:“灵角狔蜥兽凶悍猛恶程度仅次于上古五大龙兽,《百兽谱》有载:灵角狔蜥兽,凶异之兽也,遍身黑鳞坚甲,颅生骨角三枚,背有隆起巨翼一对,不能飞。吼声如雷。猛恶之威,龙兽匹之。战时亡,其血青赤,溢出顿凝!”

    众人听到南宫易说出这么一段话,也不知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他口中提到的《百兽谱》为何物,一时间竟有些莫名其妙之感。

    完颜鸿渐眉头一皱道:“宫少侠适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易道:“那段话的意思就是,灵角狔蜥兽乃是凶兽中的异兽,其凶恶猛悍之威,头颅之上生有骨角一枚,脊背有一对巨翼,但却不能飞翔,仅有上古五大龙兽可以匹敌。灵角狔蜥兽激战而亡,其血呈青赤之色,方一流出变会凝结。现下圣主可以将这句话与那头凶兽的对比一番,看那头凶兽是否就是灵角狔蜥兽?”

    完颜鸿渐脸色渐渐地变得铁青起来,他根本不用看,因为适才他已经将那头被自己斩杀的凶兽看了不下七八遍了,那凶兽之血的确是殷红之色,汩汩流出之后缓缓泅散开来,并没有凝结。还有那凶兽的样子,也和南宫易所述的灵角狔蜥兽难以匹配。

    看到这里,完颜鸿渐这才黯然叹气道:“既然宫少侠知道这凶兽不是灵角狔蜥兽,那适才为何不向大家说明?”

    南宫易苦笑一声:“适才那凶兽来势极快,我还没有开口,它便已经朝众人发起猛攻。那时候,就算在下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只怕激战也在所难免。”

    众人听到南宫易的话,也知他所言的确是是事实。就算众人适才就知道这凶兽不是灵角狔蜥兽,但凶兽已然发起进攻,想要躲避,那根本就没有可能。

    完颜鸿渐缓缓地点了点头,望着那凶兽喃喃道:“那宫少侠可知这凶兽名唤为何?”

    南宫易道:“这凶兽名唤麒麟焰天兽,虽然没有灵角狔蜥兽那么猛恶凶狠,却也是急难对付,适才大家也都和它交过手,其中滋味,我想我也不必再说了。”

    完颜鸿渐道:“那宫少侠觉得这麒麟焰天兽之血或兽元珠能否作为救治小女的药引?”

    南宫易无奈的摇摇头道:“我说过,能医好完颜郡主怪疾的药引只能是灵角狔蜥兽或上古五大龙兽的血液或兽元珠,其它凶兽的一概不行。不过……”

    “不过什么?”

    完颜鸿渐蓦地眼中一亮,以为南宫逸玉要说眼前凶兽虽然不能医好完颜郡主怪疾,却可以将其压制,一时间竟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

    却不料南宫易望了他一眼续道:“这凶兽虽然医不好郡主怪疾,但其兽元珠却是极佳补品。圣主与诸位兽族臣使适才伤于此兽之威下,若能将其兽元珠取出分食,不仅能够令伤患迅速复原,还能补充体内真元令修为大增。”

    完颜鸿渐此时一颗心都在灵角狔蜥兽身上,根本没有心思做其他事,但眼下既然没有灵角狔蜥兽,自己也在与麒麟焰天兽的激战中受了内伤,虽然不慎严重,但若是在遇到灵角狔蜥兽,只怕顿时会凶多吉少。

    终于还是点点头,对一旁的犀虎青风兽东门寒齐道:“寒齐,你就将那麒麟焰天兽的兽元珠取过来分给大家疗伤!”

    东门寒齐点点头,方才激战中,只有他并没有收到凶兽反击,是以并没有受伤。他身形一转,顿时从犀虎青风兽背上飞掠而起,三四个起落便已经到了麒麟焰天兽的尸体旁边。

    右手饮血狂刃蓦地赤红光芒暴涨,猛然从凶兽鳞甲脱落的皮肉中隐没。不过片刻,饮血狂刃再次从凶兽另一边脱落鳞甲的皮肉中飞穿而出。众人所见,那刃锋之上已经有一枚血红幽亮的圆珠,约莫三寸大小。

    饮血狂刃倏然回转,再次回到东门寒齐手中。东门寒齐心中欢喜,望着那兽元珠足下轻点,又飞回到犀虎青风兽的手背之上。

    一抬手,将麒麟焰天兽的兽元珠送到完颜鸿渐面前道:“请圣主服用!”

    完颜鸿渐并不接那兽元珠,而是转身对坐在他左侧的濮阳亭山道:“亭山,你的伤势如何?”

    濮阳亭山闻言,微微一笑,一脸欣慰道:“多谢圣主垂爱,亭山之伤不碍事,休息一两日应该便会痊愈!”

    完颜鸿渐点点头,右手接过东门寒齐手中的兽元珠,食指、拇指和中指之上猛然用力,一抹赤光如刀,顷刻间便将那浑圆殷红的兽元珠切成四瓣。再将其中一半送到濮阳亭山面前道:“这一瓣兽元珠你吃了吧,这样伤势能好的快些。眼下咱们身处在灵角狔蜥兽的洞窟之前,并不知道它何时出现,听宫少侠的意思,灵角狔蜥兽比适才那头麒麟焰天兽还要凶厉。若是咱们都这般负伤在身,灵角狔蜥兽猛然出现,咱们只怕凶多吉少!”

    濮阳亭山闻言,点点头道:“多谢圣主提醒,亭山听命便是!”说完,接过那一瓣兽元珠放入口中吞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