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561章 仇人

第561章 仇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桌七人宛如大梦初醒,站起身来连声道:“没人没人,请坐请坐。”站得太急,登时将桌上的茶碗尽皆碰倒,泼了一身。

    寰姬芙掩嘴格格而笑,玉葱似的的手指间,红唇如花,贝齿胜雪。

    那七人看的呆了。周围众人恼妒不已,只怨自己挑位置时太也没有先见之明,暗呼倒霉。

    眼见众人痴迷之态,曲风扬皱眉不语,心中鄙夷。忽然感觉到身侧南宫易的意念急剧波动,真气鼓舞,登时大惊,转头望去。

    却见南宫易满脸狂喜激动、张口结舌的神色,比之先前得知馨儿消息,竟不知强了何许倍。

    正自诧异,突然心头一凛,恍然大悟:“是了,难道这魔女便是南宫易从前所说的寰姬芙么?”

    首次看到南宫易如此失态,不禁暗暗好笑。蓦然心下又是一沉:“这小子对魔女如此迷恋,难怪对馨儿薄情了。”想起馨儿伤心自尽之事,对寰姬芙登时起了莫名的厌憎之心。

    南宫易心中激动,喉中如被什么堵住一般,发不出声来。寰姬芙那柔媚的声音就在耳边激荡,巧笑嫣然,宛如梦幻。心潮汹涌,热泪突然模糊了视线。

    耳边忽然听曲风扬嘿然道:“南宫易,定下心来。”一道温暖的真气从背上传入自己经脉,暖洋洋游走全身,焦躁狂喜之心立时大为平定。

    南宫易心中一凛:“是了,她此行必有原因。先看看还有谁与她一道来。”

    丁零琅琅一阵脆响,寰姬芙身后又走上来三人,走在最前的是一人穿着暗紫长衫,颇为俊俏,只是木无表情,一时间辨别不出究竟是男是女。手腕、脚踝都套着晶莹透明的铃镯,呛然悦耳。耳朵、鼻子上也镶嵌了两个极为精美的翡翠饰环。雪白的长发用七十二只镯铃珠套住,行走之间,摇曳飘舞。

    紧接着进来的是一个俊俏少女,凤眼旖旎,轻纱蒙面。但那眉目之间,却是说不出的抑郁和哀伤。

    南宫易心中一动,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一般,但一时记不起来。心中又老是记挂寰姬芙,不能静心回想。忍不住又往寰姬芙身上望去,忖道:“不知她现在瞧见我,会是怎样?”心中温暖,嘴角牵起一丝微笑。视线再也不能从她身上移开去。

    最后一个乃是身高十尺,虎鼻阔口的巨汉,他进门之后,只能弓腰而行。那大汉弯腰等得不耐,大步上前将那七个汉子同时提将起来,喝道:“走不动了么?老子送你一程。”,双臂一振,远远的丢了出去。然后径自坐了下来。

    众人大惊,眼见那大汉如此横蛮,都大为不忿。纷纷起身,手按刀柄。

    寰姬芙格格笑道:“哎哟,真对不住。七位豪侠,可摔疼了么?”

    那七人本已撞得骨骼散架,椎心疼痛,直欲跳起拼命,但听得这娇媚温柔的声音,登时周身酥软,那疼痛立时烟消云散,笑道:“不疼不疼,坐得久了,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这厅中众人,无一不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使者,但震撼于寰姬芙的容光风情,竟心旌摇荡,不能自已。

    直到寰姬芙四人坐下之后,瞧见她那如雪银发、赤青色的青龙火焰哨,才有人突然想起传闻中颠倒众生的楼兰国主,失声道:“你是媚姑!”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心中大骇,面面相觑。自四年前乌桓城之夏以来,雨风两国大为友好,但彼此之间,终究心存芥蒂。不知寰姬芙远赴东南,所为何事,众人心中登时起了疑虑。

    寰姬芙嫣然一笑,正待说话,突然肩头一颤,全身仿佛僵直了一般。她的脸徐徐朝南宫易的方向别转些许,又立时顿住。

    南宫易从斜后侧望去,瞧见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雪白,耳上的七情六欲雪冰蚕蜷缩不已。意念凝集,可以感受到她那陡然波动的念力。

    南宫易惊喜,难道她已嗅觉到自己身上的气味了么?热血登时涌上头顶,心狂跳起来。

    但寰姬芙凝结了片刻,却缓缓地掉过头去,低声与那白袍人谈笑。厅中众人也逐渐回过神来,却仍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瞧去。先前的话题竟再也没有人提起,仿佛所有的兴趣都被这妖娆多情的媚姑所吸引。

    南宫易心中砰砰直跳,只等着寰姬芙回眸,但她始终没有转过头来。瞧着她与那不男不女的白袍人低头密语,颇为亲密,南宫易的心中突然又酸又苦,慢慢的沉了下去,心想:“难道她已经辨认不出不出我身上的奇异阳刚之气了么?”登时心如针扎,忍不住大口大口喝了半碗茶。

    曲风扬瞧着他失魂落魄之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这小子当真是着了魔女的魔了。哼,这魔女妖艳放荡,又哪及得上馨儿万一?南宫易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想到馨儿一腔柔情尽数萦系在南宫易身上,微感苦涩。当下凝神倾听众人言语。但众人不知是顾及寰姬芙,还是为其所迷,都极少交谈,只顾偷偷的从眼角里偷瞄媚姑。偶有交谈,也是味同嚼蜡,不知所云。

    南宫易一时间竟将馨儿之事忘得一干二净,眼中耳内,尽是寰姬芙的音容笑貌。见寰姬芙半晌依旧没有转过头来,心中酸楚,突然一拍桌子大声道:“堂倌!你这茶怎地还是又馊又酸,难道还是老猫的隔夜尿么?”

    他这一声故意叫得极为响亮,用足真气朝寰姬芙耳中传去。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掉头,惟独寰姬芙动也不动,宛若没有听见一般。

    那凤眼少女瞥了南宫易一眼,突然蹙起眉头,轻轻的“咦”了一声,眼波中又是迷茫又是困惑。

    南宫易却浑然不见,瞧着寰姬芙如磐石般丝毫不动,优雅的低头啜茶,心中一阵急剧的酸痛,忖道:“相隔四年,她终究是将我忘了。”

    第七十章相见欢

    突然心中一动:“是了!我怎地这般愚笨,这四年里,我的声音早已完全变了,她哪能辨别得出。”心中登时重新欢喜起来。片刻之间,患得患失,悲喜交替。

    那堂倌忙不迭的跑将上来,给南宫易换新茶,赔笑作礼,却见他熟视无睹,只是直楞楞的瞧着前方,忽而皱眉,忽而微笑,不由呆住,苦笑着望着曲风扬。

    曲风扬挥挥手让他下去,又瞪了众人一眼。众城使被他那凌厉的目光一扫,不由得心下发寒,纷纷转回身去。

    曲风扬被南宫易弄得有些不耐,心道:“这小子为了这魔女神魂颠倒,真是不长进。”正要说话,却见南宫易嘴唇微动,心中一凛:“这小子终究沉不住气了。”

    南宫易原本要比曲风扬沉稳镇定得多,但是见着寰姬芙之后,心潮激涌,竟然方寸大乱,判若两人,喜怒乐哀溢于言表。

    眼见寰姬芙始终没有瞧见他,再也按捺不住,朝着寰姬芙屏息凝神,传音入密道:“甘露姑姑,我…我是南宫易,你还记得么?”心下紧张之极,竟然有些口吃。

    寰姬芙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在那白袍人耳边浅笑低语,相谈甚欢。倒是那凤眼少女始终直勾勾的盯着南宫易,蹙眉不语,似乎在冥思苦想。

    南宫易一粒心不断下沉,反复说了几遍,寰姬芙都纹丝不动,依旧巧笑嫣然,那柔媚的笑声此刻听来竟是说不出的刺耳。

    他心中蓦地一阵凄苦,不住的想:“她是已将我忘了呢?还是故意装做不认得我?”只觉得胸腔窒堵,抑郁不畅,那股酸疼逐渐变为刀绞般的阵痛,和大雾般空茫的悲凉。

    难过之下,心绪纷乱,竟想立时起身,到她身边质问。曲风扬知其心意,连忙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硬生生拖在了椅子上。

    那凤眼少女突然“啊”的一声,霍然起身,指着南宫易娇叱道:“我记起你是谁了!你便是数次三番羞辱山月关的臭小子!”

    南宫易立时恍然,记起四年前乌桓城破之日,曾与山月关及这少女打过照面,当时自己怒极之下,还乘隙轻薄过她。难怪适才见她之时,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心中微惊,但立时恢复平静,隐隐间竟还有一丝如释重负的莫名快意。

    众人被她这一声惊喝骇了一跳,纷纷朝南宫易望来。那白袍人也木无表情的朝他望来,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突然精光暴射。

    南宫易此时心中竟反而大为平定,淡然微笑,对所有的眼光都熟视无睹,只是直直的凝望着寰姬芙银发似雪的背影。

    不知过了多久,寰姬芙终于缓缓转过头,眼波流转,凝固在他的身上。

    那张桃花般娇媚的脸上又是爱怜又是欢喜又是凄伤。那淡淡的微笑,深深的酒窝,分不清是悲是喜是怨是怜的眼神,瞬息间将南宫易卷入晕眩的漩涡。

    窒息迷乱之中,她那温柔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心里缭绕回转:“小鬼头,姊姊的暗示瞧不出来么?这里危险得紧,赶快走罢。”

    相别四年之后,这竟是寰姬芙对南宫易说的第一句话。

    适才方甫走进客栈,她便隐隐有一种极为奇妙的预感,这种预感便宛如当日在翠烟湖,月夜沐浴,初识南宫易之时一般。

    当她坐在桌前,春风穿窗过堂,那缕奇异而又久违的男性阳刚之气钻入鼻息,撕心裂肺的疼痛与狂喜,如同一柄利刃刹那间将她的五脏六腑全部寸寸割裂。那一刻她几乎便要喜极而泣,不顾一切的转身朝那朝思暮想的情郎狂奔而去。

    然而她不能。

    自从四年前乌桓城之夏以来,南宫易便一直是碧雨帝国追缉的重犯。而在她身边的这个白袍人,乃是瑶河真仙凝霜。凝霜这个名字两年前还无人能知,但两年之后已经位列碧雨帝国十大幻化法师之首。

    自从牧战野之后,这是唯一一个少年得志,窜升如此之快的人物。虽然年纪轻轻,神秘莫测,但他的法术之高却超乎想象。否则以恒天行事之谨慎,也决计不会让他负责这一次的任务。

    她唯一能作的,便是竭力收敛自己的情感。虽然这咫尺天涯的每一刹那,都让她感觉比这四年还要漫长。

    当她听见南宫易那一声大叫,那阳刚之气和富有磁性的嗓音令她禁不住便要回头去看看,相别四年,他究竟已是怎生模样。几年深埋的相思,仿佛都在这一刹那破土而出,瞬间肆虐蔓延,参天摩云。

    但她终于不敢。

    听到南宫易传音入密的时候,体内突然爆发的阵阵痉摩的剧痛让她险些要弯下腰去。若非多年的修行,使她费尽周身念力弹压住泪水与*,她早已崩溃于这种甜蜜而痛苦的折磨。

    她多么希望南宫易立时离开呵,但又生怕他真的离开。人海茫茫,这样的邂逅,会不会成为一种永诀呢?

    当此刻,她竭力调整好所有的呼吸,缓缓转身望见南宫易的时候,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南宫易微笑着坐在角落里,透过窗子,阳光正好照着那张光芒四射的脸。俊逸的眉毛,闪闪发亮的眼睛,那温暖而又满不在乎的笑容。一切仿佛变了,又仿佛没变。她的心忽然平静下来,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欢愉与宁静。

    窗外阳光灿烂,春风煦暖,悠扬的白絮卷着落花,在苍宇与碧木之间自在的飘舞。四年后的暮春下午,她在东旭城的客馆与南宫易重逢。

    南宫易心中温暖甜蜜,几欲爆裂。突然之间仿佛万缕阳光全部照在自己身上,周身上下充满了充沛的力量。直想起身昂首狂啸,将那欢喜之情传达四海八荒。

    他微笑着摇摇头,凝望着寰姬芙,传音入密道:“今日就算有天王老子来了,我也决计不走。”

    寰姬芙见他语气坚决,镇定自若,心中泛起异样的柔情,似乎第一次发觉,他已不再是当日那稚嫩少年。双颊之上,竟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滚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