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569章 对手

第569章 对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刹那间屠龙刀青光眩舞,“呼”地一声暴长四丈余,夹卷猎猎狂风,呼啸斩下,正是屠龙刀决中的“亢龙有悔”。

    林中翠风大作,“喀啦啦”脆响声中,十几株碧竹拔地而起,从急剧摇摆的竹林中飞出,随风乱舞,急速冲来。草丝漫空飞舞,在青气青风中旋转飘摇。

    曲风扬这一刀几已将他体内的玄风真气发挥到极致,刀势、真气都太过刚武霸烈,竟在抽调吸纳四周青风魄力时,将青竹、碧草连根拔起。

    “蓬”然闷响,那七重赤光竟被他一刀斩破,登时迷离涣散。曲风扬只觉当胸被那天焰真气猛击一记,几乎喘不过气来。屠龙刀青色刀锋突然变成红紫色,滚烫无比,“嗤”地一声,曲风扬双手手掌登时被灼伤,白气腾绕,那灼烧炙痛直入心肺。

    电光石火间,曲风扬大吼一声,咬紧牙关,双手猛地握紧刀柄,玄风真气随意而走,冲过掌心十指,没入刀柄。口中默念“龙跃于渊”,烧伤皮肉登时痊愈。

    猛地一个空中踏步,双臂回抡,积聚四面八方旋转汇来的青风魄力,又是一声大喝,挥刀电斩而下,一道青色光波从青刀锋上离心甩出,闪电般射向那赤袍人眉心。

    赤袍人“咦”了一声,沉声道:“好小子!”炽日神焰在掌中陡然变形,红光耀目,倏然变成八尺方圆的圆形紫光神盾。

    那青色光波“轰”地撞在光盾上,立时应声没入,那光盾微微摇荡,立时又恢复原状。力势千钧的屠龙刀光波竟被轻而易举吸纳相融。

    曲风扬卷引狂风,挥刀猛攻而至。那紫光神盾的灼热之气迫得他险些睁不开眼,一片红光之中,他全力怒斩。

    赤袍人依旧瞬移挺立半空,不闪不避,右腕一抖,炽日神焰化为一道赤红长索,眩舞缭绕。“噗噗噗”闷响声中,将屠龙刀紧紧缠住,朝右翼一分一扯。

    曲风扬刀法承继“屠龙刀决”,将其霸道刚猛发挥到极致。但那屠龙刀乃是至灵神兵,曲风扬虽是天生风魄,但终究修为不足,尚不能真正将屠龙刀的所有玄妙灵力激发出来,反而有时会为刀所控。

    他一刀挥出时常太过刚猛,不遗回旋余力,灵活不足,是以与超一流高手相战之时,往往被人以柔克刚,将屠龙刀缠卷。遇艮法灵、凝霜如此,遇这赤袍人亦如此。

    曲风扬这一刀登时砍偏,数道光波从刀锋上甩出,直冲草地、水潭。巨响声中,水花冲天激溅,那草地被青光劈开巨大的裂口,土石飞扬。

    紫红长索上闪过一道刺眼至极的紫红光芒,没入屠龙刀。屠龙刀上登时红光爆涨,一道幽暗的红焰闪电般沿着刀锋朝曲风扬的手腕冲去。

    曲风扬只觉一道炽热锋锐的真气瞬息间从刀身破入手腕,仿佛火焰利刃劈入自己经脉,饶是他勇猛剽悍,也猛地出了一身冷汗。倘若被赤袍人的炽日神焰直破气海,自己非死即伤。大惊之下,鼓起浑身真气,沿着那道经脉汹涌冲出。

    两道真气狭路相逢,登时在他胳膊处冲撞爆炸。胳膊突然鼓起,皮肤“嗤”地裂开,一道血矢冲天射起。那道红光倏然退却,金光从伤口处吞吐逸射。

    那道紫红长索也被屠龙刀上陡然爆涨的青光震得松散开来,如赤练蛇般伸缩环绕,闪电般从屠龙刀上撤回。

    两人都微微一晃。曲风扬抱着屠龙刀翻身跃上峭壁的罅隙,将涌到喉头的一口腥甜鲜血吞了下去。胳膊上的伤口倏然愈合,但皮肤却仍在鼓动跳跃。

    这一次真气相交,表面上瞧来似是曲风扬占了上风,将敌人炽日神焰震退,但那赤袍人丝毫未损,曲风扬经脉却被震伤,一时间手臂酸软剧痛,就连屠龙刀都有些拿捏不住。

    曲风扬仰天长啸,真气随之流转,修复经脉。其时苍宇中流云悠悠,远山如碧髻螺旋,七彩阳光透过那峭壁裂缝,眩目迷离。他心想,馨儿风行术不亚于他,想来此刻当已在数十里之外,心中稍定。

    斜眼睨去,那赤袍人空洞的双目似乎正在凝视他,手中炽日神焰摇曳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曲风扬此刻已经明白,此人深不可测,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要想将他击败,然后再去追寻馨儿,只怕是没有可能了。

    他桀骛好强,昨日不敌艮法灵西光吋与那瑶河真仙凝霜,心中郁闷之余,尚有些恼怒不服。但经过这一夜思量,早已调整浮躁心态。

    今日不敌这神秘赤袍人,已少了那狂妄尊大的郁怒之意,只是化为更强烈勇猛的斗志。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全力阻截这赤袍人,让馨儿逃至安全之地。缠斗一阵后,自己再伺机脱身,放飞灵犀蜂追寻馨儿。

    心中计较已定,哈哈大笑道:“辣块妈妈的鳖毛蛋,好痛快!妖怪,再和曲风扬爷爷战上三百回合!”

    那赤袍人摇头笑道:“小子,你当真是难缠得紧。”双手在身前划过一个大圆弧,徐徐合掌,转磨之后握拳分开。双臂尽伸,手掌缓缓张开,“噗”地一声,双手掌心都跳出一团炽日神焰。火焰竟比先前更为猛烈。

    曲风扬凝神聚意,抖擞精神,但左臂经脉已被震伤,难以将真气经此调聚,当下索性将所有真气迅速汇集右臂,单手握刀。念力如织,感受到那炽热雄浑的真气从赤袍人掌心进入炽日神焰,随着那火焰旋风圈,四下扩散开来,在空中缓缓旋转。忖道:“他发出炽日神焰的那一刹那,体内真气不能立时后继,正是我全力进攻的最好时机。”当下全身肌肉紧绷,犹如在弦之矢,一触即发。

    第八十章短兵接

    赤袍人突然右手一抖,那团炽日神焰闪电般射出,破风呜呜作响,在阳光中变成一道紫红色的巨大光矢,迳射曲风扬。

    曲风扬大喝声中冲天飞起,那道炽日神焰所化的光矢“轰”地一声穿透数十丈厚的峭壁,尘上滚滚弥扬。

    曲风扬踏步前冲,真气齐聚屠龙刀。一道雷鸣闪电从刀身上闪过,继而青光眩目,响起一阵咿呀怪叫声。“扑扑”风响,九只巨大的红色凶禽从青刀身里振翼怒飞,四下冲开。

    一时红风卷舞,赤影蔽日。

    屠龙刀当空狂劈,几道碧青光波从刀锋上甩出,呼啸破空,接二连三地朝赤袍人斩去。与此同时,那九只雷电鹜咿呀怪叫,倏然电冲而下,猛击赤袍人。

    红光漫舞,那余下的一道炽日神焰化作炽焰火刃,纵横劈斩。突然狂风卷袭,空中闪起一道又一道的火焰。那青赤光波被火焰撞着,立时化为一缕青烟。雷电鹜素来好食赤炎火麟,但不知为何竟对这火焰颇为忌惮,鸣叫声中纷纷振翅避开。

    刹那间,两人已在空中激战了数十回合。那赤袍人瞬移挺立半空,动也不动,只是双臂挥舞,炽焰火刃如长虹贯日、赤蛟腾空,刀光及处,火焰狂舞,劲风凛冽。

    曲风扬瞬移术远不及他,只能在空中翻腾踏步,时而跃回峭壁凸处折转回还。屠龙刀霸气十足,二十刀后威力更是惊人,风声呼啸,青光电舞,不断有竹子拔地而起,飞卷半空。雷电鹜狂风暴雨般地朝赤袍人攻去,但被他毫不费力一一化解。

    两人的刀法都是纯阳刚猛,大开大合。所不同处,那赤袍人刚中带柔,每每于力道极为霸猛烈处,突然折转,衍生无穷变化。而曲风扬则是开山裂地,无一不穷周身之力,但那刚猛无匹的刀气光波,被那炽焰火刃或是红光一阻,往往难以破入。

    曲风扬又战了数十回合,只觉周围烈焰炎风,层层叠叠压得自己越发喘不过气来,自己腾挪跳跃的空间也被那无形的天焰真气圈拢得越来越小,那炽焰火刃似乎越来越威猛,每一刀都比先前一刀更为锐利猛烈。

    远远望去,曲风扬在一片隐隐红光中瞬移苦战,青光虽然气势极甚,却极少能突破那天罗地网般的淡淡红光。而那炽日神焰变幻自如,刀法绚丽多变,团团火焰幻生幻灭。

    清湖碧草、竹林花木的丝丝青气越来越少,终于渐渐止息。竹林青草轻摇缓摆,曲风扬的屠龙刀光芒也逐渐转小。雷电鹜被红光隔绝于外,极难攻入,振翅扑翔,怒鸣不已。

    曲风扬左臂经脉尚未痊愈,真气无法全身回圈,周遭青风魄力又被截断,更见吃力。

    又十余招,他已经由攻转守,全力格挡炽焰火刃刀气,以及那忽然凭空生出,怒射而来的漫天火焰。饶是他意志坚卓,也已经有难以招架之感。咬牙心道:“多撑得一刻,馨儿就可以多安全一分。”振奋精神,竭力激斗。

    突然身后“呜呜”怪响,他耳廓一动,眼角扫处,那道火焰矢夹带风雷之势,从那峭壁破孔中猛冲而出,劲射而来,转瞬间已经朝他后心射到。

    大骇之下不及多想,曲风扬猛然调转真气,霍然拧身挥刀,光芒四射,剧震若裂。屠龙刀“轰”地一声与那火焰矢相交,他被那气浪所推,身不由己地朝后疾退,突然左肩一疼,一道血矢****而起,已被炽焰火刃轻而易举地劈中。

    曲风扬仰天狂吼,屠龙刀交错纵横,光芒爆舞,奋力将八道火焰、四道刀光击退。肩上皮开肉绽处,宛若烈火灼烧,疼不可抑。扭头一瞥,果真有一小团青色火焰在伤口跳跃不已,裂伤越来越大。

    那赤袍人道:“小子,还要战吗?”

    曲风扬哈哈狂笑道:“这点微末伎俩便想吓唬曲风扬吗?”默念“龙跃于渊”,血流虽止,但那灼烧疼痛感却无丝毫减轻。他顾不得太多,屠龙刀纵横交错,霹雳雷鸣,将那惊天动地的“屠龙刀决”淋漓尽致地挥舞开来。

    赤袍人腹中叹息道:“小子,为了那魔女,你这是何苦?”

    突然气势大甚,真气犹如怒海狂涛,一浪高过一浪,劈头盖脸地打将过来。炽焰火刃密如暴雨,绵绵不绝,无孔不入。那道火焰矢则四周游弋,变幻莫测,与漫天火焰一起回圈攻袭。

    曲风扬心中陡起寒意,此人果然深不可测,竟还有如许功力未曾发挥。但他虽惊不乱,精神反而益加抖擞。念力如织,极力抵挡。玄风真气迷幻流离。

    赤袍人嘿嘿笑道:“小子,你的玄风真气越盛对我越是有利。难道沈碧鸿竟没有教你吗?”

    曲风扬心中一凛,冷汗涔涔,暗骂自己:“辣块妈妈的鳖毛蛋,我怎地如此之笨!五轮之道玄风济生天焰,我玄风真气越强,他的天焰真气受激也就更强。他的真气原本就强过我,如此一来我更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当下迅速寻思,寻找良策。

    曲风扬素爱霸气刚猛的武学与法术,五轮中至刚至猛的,乃是崇尚“绵延”的玄风帝国真气念力与崇尚“毁灭”的天焰帝国真气念力。

    但五轮常律乃是玄风济生天焰,倘若火属真气原本就强于风属真气,二者硬拼,定然是火属真气越来越强盛。尤其高手相争时,这更是殊为重要的差距。

    南宫易当年将《乾坤五轮书》与曲风扬分享之时,曲风扬虽大有感悟,且烂熟于胸。但他素喜威猛之道,受成见所囿,笃信相克相生之说,对于“相化”之道,始终没有了悟。

    而南宫易虽未参悟到“五轮相化”的境界,却已悟出随形相化、因势利导的道理,比之曲风扬犹盛了数分。

    曲风扬心中电光石火间也想起那《乾坤五轮书》上所说的总诀,但他一时之间仍是想不出破解之道。心中困惑,越见着急。不住地想道:“难道风火相争,风属就注定处于劣势?”

    刹时全身大汗淋漓。

    他心旌微摇,念力浮动,突然“嗤嗤”两声,左腿右臂又各中一刀,鲜血喷射。赤袍人喝道:“小子,还不弃刀投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