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634章 惘云

第634章 惘云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百三十二章惘云

    於莫轩苦笑道:“你可知我让恶谷十毒救治的病人是谁吗?是我父皇,当今惘云帝国惘云天尊圣主。”

    南宫易与曲风扬又齐齐大吃一惊。元泱五大天尊之一的惘云天尊竟然死了!难怪这一路上总是瞧见披黑挂灵带孝的惘云帝国军士,难怪连日来惘云帝国境内刃拔弩张,气氛诡异。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想道:“玄风帝国巽法灵蒙冤,天焰帝国神樽破裂,天焰天尊被困,眼下惘云天尊又突亡,时间上如此之巧,难道与狗贼、风妖等都有关系吗?”心中波涛汹涌,寒意森森。

    於莫轩道:“南宫易兄,曲风扬兄弟,於某知道你们此次来我惘云帝国境内,是为了泫合彩云泥。”

    南宫易二人又是微微一惊,於莫轩微笑又道:“实不相瞒,前些****与父皇便在蒲风城中。那夜静思谭底大战,我们便在观战之列。

    虞姬惨死,紫霄天焰樽失踪,南宫易兄拼死相助巽法灵,我们都瞧得清楚分明,心里好生景仰佩服,当时於某便极想与南宫易兄结交。可惜当时局势混乱,我们身份又极是特殊,

    终于未能相识。不想几日之后,却在本国境内邂逅,果真是有缘。”

    他顿了顿,又道:“当时我便想,馨儿姑娘被天焰帝国抓走,南宫易兄、曲风扬兄弟不往焱虹城,却和天焰帝国炎尚公主一道朝东南惘云帝国而来,那又是为什么?想来想去,难道竟是那紫霄天焰樽破裂了吗?

    南宫易兄为了救回妹子,必定要粘合紫霄天焰樽,洗刷她的清白。炎尚公主也只有复原神樽,才能将天焰天尊从紫霄引火塔中救出。而元泱唯一能复原紫霄天焰樽之物,便是本国泫合彩云泥。”

    南宫易心中佩服,微笑道:“於兄英明,一猜便中。却不知於兄当日与惘云天尊驾临巽法灵府上,却为何没有人提及?”

    於莫轩嘿然苦笑道:“本国与玄风帝国芥蒂日深,巽法灵寿庆虽然广发请帖,但惘云帝国许多城邦都是悄然前往,不敢让元良会得知。

    父皇与巽法灵交情甚笃,但由于身份特殊,为了避免元良会的阻拦,才与我,以及二十多个亲信乔装为普通惘云帝国使者前往蒲风城贺寿。”

    又叹息道:“在静思谭底,父皇目睹巽法灵被奸计所陷,却不能施加援手,心中郁怒至极。幸好巽法灵前辈福泽深厚,又有南宫易兄相助,终于从容脱身。但是,谁想仅仅两天之后,父皇自己便道奸人毒手!”

    南宫易皱眉道:“於兄与惘云天尊既是乔装身份,隐密而行,又怎会遇此不测?”

    於莫轩惨然笑道:“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我们的行进路线虽然保密,但自然有人能够得悉。”

    曲风扬心中一动,沉声道:“是家贼透密么?”自从当日乌桓城被莫万良出卖,他便铭心刻骨,极为敏感。

    於莫轩叹道:“不错!倘若於某没有猜错,应当是家兄於梵源受奸人挑唆,做出这等逆伦之事来!”

    曲风扬吃惊道:“於梵源?”惘云天尊长子於梵源乃是元泱十灵之一的“赤虬天君”兑法灵拜昆的弟子,六岁之时便曾空手降伏尹柏山荆棘兽,十三岁时以念力拔出汐濛谷中的“极霸升龙矛”,十四岁时一矛击败惘云帝国左路将军侯尹芝,十六岁官拜惘云帝国十大将军之列,勇冠三军,被全国上下视为昔年惘云帝国神灵胜皇重生。乃是元泱年青一辈中超一流的人物。即便勇悍桀骛如曲风扬,亦颇为激赏。

    於莫轩惨然笑道:“家兄长我十岁,又非一母所生,彼此之间原已不甚亲近,偏偏又有小人在他身旁挑唆,捏造是非,近年来,他与我更加形如陌路。

    三个月前,元良会再次提出设立少尊,大元良乌岚与家兄乃是翁婿,便提出由家兄为少尊。家兄原本就声名卓著,国人敬佩,若非他母亲是碧雨帝国中人,三年前早已成为神少。

    眼下碧雨帝国在北侧虎视耽耽,国人极为担心,更加不敢奉家兄为少尊。因此便有一些元良提出立於莫轩为少尊。议言一出,立时有小人造谣生事,说家兄不能为少尊,都是我於某在暗处所为。嘿嘿,於某虽然不是圣贤人,也想登位少尊,但岂能做这种卑鄙下流之事?

    “家兄听信谗言,与我裂痕更深,父皇担心兄弟之争使得国内原已不平静的局面更为生乱,遂将立少尊之事搁置下来。

    一月以前,父皇得知巽法灵寿诞,决定暗自前往庆贺,对外则称病不出。家兄身为惘云帝国神武将军,肩负国人安危,近来又是多事之秋,自然不能由他陪同。

    于是父皇便让我带了亲信随行,一来拜会元泱十灵之一的巽法灵前辈,二来也好长些见识。

    岂料这隐密消息不知怎生走漏,又让家兄得知。家兄只道父皇偏心,更加生气,半夜间入我府中怒斥责怪,愤然离去。他素来沉默寡言,如此震怒极是少见。”

    於莫轩道:“我生怕父皇担心,此事便未向父皇提及。”突然重重一拍身旁巨树,叹道:“倘若我将此事告知父皇,多加防范,只怕就不会有这局面了。

    父皇对外称病,暗地里与我们一道来了蒲风城,偏巧就遇上了那惊天之乱。那日情形诡诈,巧合之事实是太多,碧雨帝国神姬、艮法灵西光吋、天焰帝国焱礼这些人竟然尽数在场,实在太过蹊跷。

    父皇目睹巽法灵蒙冤,郁怒至极,第二日便启程回班淳山。”

    於莫轩沉声道:“岂料我们还未出玄风帝国边境,便陷入重围。所有伏兵都是来自五大帝国的一流高手,我们苦斗许久才终于突围。一日之内,连遇八支伏兵,不下千人之数。

    我所带的五十余名亲信战死近半,父皇也身受重伤。那重重阻兵,虽然本领极高,但毕竟来自不同国别,彼此不相信任,又深伯被我父皇瞧出身份,许多绝招并未使出,是以我们才得以一再逃脱。”

    南宫易那夜在古柏林中与於莫轩邂逅时,所遭遇的几十名玄衣人无不如此,虽然身手极为厉害,但都相互猜忌,掩掩遮遮。听於莫轩这般说,心有戚威。

    於莫轩道:“当夜到了燕丹山之时,突然遭遇八个超一流高手。於某不敢妄自揣测,但这八人无一不是五大帝国仙级以上的人物。以父皇之威,亦难敌八人之力,终于被他们封住经络,动弹不得。那八人将我们制服之后,先将父皇的全身经脉震断,再将他的筋骨捏碎五脏六腑毁损,最后竟以我的胜邪刃将父皇割成八块!”

    南宫易、曲风扬齐齐失声惊呼,半晌方道:“以你的胜邪刃行凶?想来是要嫁祸于你了?”

    於莫轩目中泣然,沉声道:“不错!那八人杀了父皇之后,立时扬长而去。我悲痛中突然记起所携的九天坤鼎,九天坤鼎可以收摄元神,我连忙乘着父皇的元神依旧附着于胜邪刃时,将散逸的元神收纳入九天坤鼎中。只要元神未散,就算经脉尽断五脏六腑俱损骨骼粉碎躯体碎裂,也终究有法子复原。”

    南宫易点头道:“是以於兄便护送惘云天尊的躯体,到这恶谷中来请求十毒救治?”

    於莫轩点头道:“不错!所幸这一路行来,没有遇见像那八人一样的超一流高手。在那古柏林中,被碧幽蛊仙与那群追兵狙击时,又幸得南宫易兄相救,得以从容脱身。

    进入惘云帝国境内后,本以为已过险境,不想一日之内接连遇见六批带黑挂丧的铁骑,才知道父皇驾崩的消息已经传遍惘云帝国。嘿嘿,这弑君凶手自然就成了於莫轩我了。

    我们星夜兼程,避开自家军队,赶到恶谷。在谷畔下不巧邂逅一支侦讯卒,泄露了行踪。不过半日工夫,洪罗将军便调集了五万军队将恶谷重重包围。”

    南宫易二人听到此处,来龙去脉已大致清楚。惘云天尊、於莫轩父子一行秘密前往蒲风城之事,除了他们自身之外,只有於梵源知道。能对他们路线了如指掌,并派遣诸多一流高手沿途狙杀的,只有於梵源、乌岚等人。

    倘若乌岚与於梵源果真勾结狗贼,就更容易解释何以狙击的高手来自诸国。

    南宫易沉吟道:“於兄,惘云天尊眼下状况如何?”

    於莫轩摇头叹息道:“恶谷十毒虽有通天彻地之能,将父皇经脉接合骨骼稳固五脏六腑修复躯体缝合如初,但由于父玉是被胜邪刃所斩,想要使伤口愈合身体复原,除了法术之外,还必需要以本国汐濛山泫合彩云泥黏合……”

    “汐濛山泫合彩云泥!”南宫易与曲风扬心中剧震,突然明白於莫轩想要他们相帮的是什么了。

    於莫轩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们,沉声道:“不错!南宫易兄,曲风扬兄弟,眼下我们三人想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而且於某相信,此次父皇遇袭,必定是狗贼等外贼勾结家兄周围的小人所为。

    泱神羽化之后,元泱无主,五大天尊论法大会在即,妖魔小丑自然都按捺不住要粉墨登场,是以近年来五大帝国中都是动乱频频。

    曲风扬兄弟,令尊曲城主当年也是被狗贼所害,才家破城亡。南宫易兄,琼海国历来被狗贼欺压,眼下狗贼又层层进逼,冲突在即。无论怎样看来,你我三人都是同仇敌忾,为何不一道取回泫合彩云泥,联手挫败狗贼的阴谋呢?”

    他这一番话简单明了,鞭辟入里,与南宫易、曲风扬二人心中所想完全一致,两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突然高高扬起手掌。於莫轩大喜,也高高地扬起手掌,三人对视大笑,击掌互鸣。

    韦爵爷、尹黄等人远远地瞧见他们欢喜击掌,都大为诧异。

    忽听谷外传来震耳欲声的喊声,似是无数军士以嚎哨同时喧奏:“逆贼於莫轩,阴鸷奸诈,挑拨君臣,党同伐异。窃国阴谋败露,挟惘云天尊而潜逃,欲与风妖啸某狼狈为奸,劫难元泱。啸贼溃灭,孤立无援,竟残杀君父,丧尽天良,灭绝人伦。天地俱怒,人神共愤……”

    数万军士浩浩荡荡从四面八方,朝着恶谷步步逼近,距离谷畔已不过五里。漫漫火束,闪闪刀戈,兽骑似海,旌旗如林。

    韦爵爷等人听到呐喊之声,无不震惊。韦爵爷嘿然道:“是极是极,神少殿下最为擅长的便是结交‘逆贼’,今日果然又结交了一个。”

    又听那谷外的万千声音又齐齐喊道:“恶谷圣地,岂容逆伦奸贼藏匿?十毒圣驾,万请缚贼谷外。谷中人等,破晓前未出谷者,均视为於莫轩乱党。一经抓获,格杀勿论。”

    白吊鬼喃喃道:“他亲娘的,格杀勿论?怎地咱们总是卷入这等倒霉之事?”

    九死一生愁眉苦脸道:“可惜可惜,今日十卜都己卜过,无法再卜上一卜啦!”

    忽听巨树上传来幽精悔、胎光枉的怒吼声:“他亲娘的,老子在这里动手术,这群稀泥混蛋大呼小叫的,存心让老子出错下不了台吗?快快叫他们滚蛋!”

    非毒颠、除秽乱等人叽里咕噜地应答一通,从那树窟中悠悠飘下。

    八毒怒气冲冲地瞬移飞到崖边朝下眺望。惘云帝国万千大军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警示话语,谷畔下等候明日求药解毒治病的病人被那排山例海的气势震慑,魂飞魄散,纷纷向外逃离,只有少数人依旧躲在谷畔帐篷之中。

    伏矢幻、雀阴垣怒道:“他亲娘的,把老子的病人全吓跑了,老子让你们全变成病人!”

    非毒颠道:“格老子的,让他们!”

    除秽乱道:“全都变成病人!”

    非毒颠道:“格老子的,治病累死我们。”

    除秽乱道:“格老子的,他们变成死人我们不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