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659章 救人

第659章 救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近潭心的水晶祈天祭坛上,横放着一个玄铁木制成的案台,案台之上放着宽高两尺长约半丈的滢玉彩玄棺。案台之前,一个独眼赤袍老者缓步而走,念念有辞,周围香火四焚,烛光摇曳。

    南宫易猛地一震,那赤袍老者正是苍炎君焱礼,那么馨儿呢?馨儿是在那滢玉彩玄棺之中吗?一时心中狂跳,喉咙干渴,掌心满是汗水。

    从四周雪峰山顶到银潭岸边大约有五十丈高,积雪深厚。南宫易生怕纵跃而下时冲势太猛,使得雪块崩落,惊动众人,当下瞬移飞行,朝着那铁桐木案台悄然飞掠。

    为了避免对岸众人瞧见,他又施展“风云决”,在身前挡起一道白色幻光,映衬背后雪景,难以察觉。

    南宫易轻飘飘地到了银潭边的雪地上,正要朝那铁桐木案台冲去。

    忽然听见银潭中传来惊天动地的轰响,整个天焰窟仿佛突然震动起来,只见四周雪峰巍巍震动,轰然巨响,白雪滚滚迸落,仿佛银河奔泻,白浪翻腾,又如同万千匹白马齐头并进,从四面山巅奔腾冲下。

    南宫易大凛,猛地朝前疾冲,掠至三十余丈外。身后轰轰震响,回头望时,雪雾漫天纷扬,适才站立之地已经成了厚达七、八丈的雪丘,蒙蒙白雪扑面而来,登时将他罩成一个雪人。

    潭边众人骇然惊叫,纷纷起身。有人颤声尖叫:“天焰真神发怒啦!天焰真神发怒啦!”起初叫声寥落,片刻之间无数人附和惊叫,张惶失措。银潭边登时乱做一团。

    鼓乐声轰然震天,将众人的惊叫狂呼逐渐压了下去。潭边众赤袍人茫然四顾,见四周白雪纷扬,渐渐消散,心中稍稍安定,乱哄哄地站了片刻,又重新各司其职。

    南宫易猫腰疾行,刚掠出数十丈,又听见一声惊天动地地巨响,这一声竟比适才万峰雪崩更为震耳。扭头望去,心下大骇。

    只见银潭仿佛突然炸开,波涛汹涌,大浪朝岸上劈头盖脸地打来。潭心陡然冲起数十丈高的巨浪,浪花飞涌翻裂,一道十余丈宽的火光竟从那巨浪之中冲天飞起!

    巨浪滚滚,潭面仿佛突然炸开,白汽蒸腾,无数道水浪冲天激涌,朵朵浪花开处,道道火光如红矢倏然破空。

    刹那之间,银潭上纵横交错,都是熊熊火柱,红光冲天,火苗仿佛在万里苍穹跳跃吞吐,****苍穹。

    银潭瞬间化为火海。八十一颗七色火玄晶在漫漫火光中跳动,光芒互映,银顶冰壁、湛蓝苍穹都被映照得姹紫嫣红。浓淡各异的红光在苍穹、银顶与银潭中瞬息变幻,绚丽而妖异。

    众人都被吓呆了,瞠目结舌地站着,木楞楞地仰头望着那数百道火柱红光。

    又是震天动地的一声爆响,整个银潭仿佛迸炸开来,所有水浪都朝天倾倒,化做蒙蒙雨丝洒落,但到了半空便被漫漫火光蒸得踪影全无。银潭突然干涸了近半,千万道火光如火碧艳蚴乱舞。

    众人此时才惊声狂呼,朝着四周溃散狂奔,任由那鼓乐声如何发疯似的狂奏,也不敢再回头望上一眼。

    无数羽林禁卫朝着南宫易狂奔而来,错肩飞掠,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满脸惊怖狂乱,不住地叫道:“天焰真神发怒啦!天焰真神发怒啦!”人流汹涌,朝着四侧山路会集拥簇。

    南宫易呆呆地望着那万千冲天火光,如红龙怒舞,周身突然冷如冰窟,一阵难以形容的恐怖之意袭上心头——天焰窟既然已经开始爆涌,难道馨儿已经被投入这天焰窟口中了么?

    刹那间惊惧如狂,咽喉仿佛被谁扼住一般。朝后踉跄退了几步,猛地一把揪住错身飞奔的一个赤袍汉子,厉声喝问道:“馨儿呢!馨儿在哪里!”

    他惊怒恐惧之下,俊脸都已扭曲变形,在这熊熊火光以及绚幻彩光的映衬下,狰狞恐怖如恶魔。

    那汉子被他单手提在半空,手脚乱舞,骇得面色青白,哭道:“什么馨儿?我不知道!”

    南宫易一楞,喝道:“你们用来做祭礼的那个姑娘呢?现在在哪里?”

    那汉子指着那铁桐木案台,颤声道:“在祈天祭坛的案台上!在那祈天祭坛上!”

    南宫易耳中轰然一声,蓦地一阵狂喜,喃喃道:“还来得及!”将他随手丢开,猛地提气飞掠,瞬移疾行。

    心中突然明白,这天焰窟还未真正爆发,之所以冲起这么多火焰,多半和这几千羽林禁卫适才抛入的东西有关。那些东西想来便是用以激发天焰窟烈火熔岩的天青火精。这些天焰帝国白痴被启扈仑迅和焱礼所骗,投入天青火精还不自知。

    人潮汹涌,川流不息。银潭接连不断地迸炸,巨浪冲天,火焰吞吐,渺渺碧水顷刻间化为滔滔火海。尖叫声、哭喊声、爆炸声、水浪声不绝于耳,与那急促密集的鼓乐声嘈杂交织,震得每人直欲发狂。

    南宫易闪电般凌空飞掠,终于跃上了那铁桐木案台。数百卫土齐声呼喝,潮水般涌来,刀光戈影,在火光映照下,纷乱刺眼。

    南宫易大吼道:“滚开!”呛然声中,断刃倏地出鞘,“呼”地一声,一道三丈余长的翠绿色的光芒急电横斩。

    冲在最前的三十余名禁卫只觉眼前青光耀眼,猛地顿住,然后在那震天杂讯之中听见一声“嗤”

    地轻响,突然觉得自己腰部一阵冰凉。低头望去,看见自己突然朝上飞起,而自己的下半身却还站在原地。鲜血像那火光一样冲天喷涌,断裂的肠子在半空中悠扬舒张。

    嘶声狂吼中,温热的鲜血喷溅入他们的眼睛和口中,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

    南宫易怒吼狂啸声中,金光电舞,刃气冲天。惨叫迭声,鲜血激涌飞溅,断头残肢接连不断地高高抛起,落入浪水与火海之中。此时此刻,他心中已经没有丝毫怜悯之意,只有一个念头如烈焰一般熊熊燃烧:“救出馨儿!挡我者死!”

    血肉飞溅,尸身横舞,天焰帝国禁卫肝胆欲裂,终于彻底崩溃,狂呼逃散。

    此时银潭中火光冲天吞吐,水浪却越来越低。片刻间,偌大的银潭只剩下原来的八分之一。干涸的潭底水分迅速蒸发,土地以极快的速度龟裂开来。

    四周银顶上的冰雪急剧融化,滚滚雪水如飞瀑一般飞泻,将朝上奔逃的天焰帝国兵卒将领毫不留情地冲卷下来。

    南宫易在那狭长的铁桐木案台上狂吼飞奔,一粒心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他远远地看见那个祈天祭坛,看见铁桐木案台上的那方滢玉彩玄棺。

    焱礼围绕着那玄玉棺,在熊熊火光中梦魇般地绕行,道道火龙在四周冲天飞舞,艳红色的光芒将铁桐木案台的栏杆映照成淡淡的红色,从他身旁两侧急速后掠。

    两旁的大汉闭着双眼,满脸惊怖地敲打着巨鼓,奏乐师们那变调而嘶哑的乐声合着滔滔风声从他耳旁呼啸卷过。

    热火与狂风扑面而来,汗水从他额头上滚滚流下。一百五十丈……一百丈……七十丈……四十丈……距离那滢玉彩玄棺越来越近了,他的心狂猛地跳跃着。

    倏然之间,他的耳中听不见任何声音,红色天地瞬间寂然无声。

    火光在四周无声地跳跃着,两旁的大汉寂静地奋力敲打巨鼓,只有自己的心跳如此猛烈,“咚!咚!咚!”一下接着一下急剧撞击着,整个天焰窟仿佛在随着自己心跳的节奏剧烈震动。

    突然,两道人影从左右两翼扑闪而来,白光晃动,两道凌冽无匹的真气朝着他电斩而下。就在这时,远处焱礼突然飘舞衣袖,朝着那滢玉彩玄棺射出一道眩目红光!

    “轰”地一声巨响,那滢玉彩玄棺翻转飞起,在漫天火光中悠扬地划过一道弧线,朝着银潭中心那巨大的漩涡落去!

    南宫易惊怒交集,狂吼道:“馨儿!”断刃以轰天炸地之势卷起怒爆金光,猛然劈斩!

    “当”地脆响声中,那两人朝后疾退。南宫易气血翻涌,硬生生腾空纵跃,不顾一切御气飞掠,眼见那滢玉彩玄棺缓慢而悠扬的翻转,朝着潭心火光一点点坠去,心中惊怖焦狂,几将窒息。

    那两人喝道:“哪里走!”交错飞起,白光漫天飞舞,滔滔真气仿佛大网将他周身罩住。

    这个时候,听见有人叫道:“住手!”一道赤影从众人头顶疾掠而过,闪电般直冲焱礼而去,白发如银,银髯飘飞,正是离法灵焱炘。两条矫龙似的红光从他掌心怒舞飞扬,迤逦穿梭,向那半空翻飞的滢玉彩玄棺卷去。

    焱礼的乾坤苍炎扇“呼呼”旋转,蓦地闪起两道迅猛红光,犹如快刀一般朝着焱炘的真气带怒斩而出。

    “轰”地一声巨响,光芒耀眼,四道红光一齐崩散。

    焱礼身形闪舞,乾坤苍炎扇卷起千万道赤光,犹如开屏孔雀,翔龙火翎孔雀,滔滔真气巨浪澎湃,刹那间将离法灵焱炘呼啸卷缠。

    南宫易惊怒欲狂,周身真气汹涌奔流,瞬息毕集双臂,双手挥刃,吼道:“亢龙有悔!”青光爆舞,一道赤青色的气旋从刃锋上陡然飞旋轮舞,轰然脱刃飞出,“呜呜”旋转着破入那二人的白光气网。

    “蓬——”几声闷响,那道碧青气旋在白光中突然爆炸开来!无数碎刀漫天飞舞,鲜血翻飞,那二人惨叫一声,朝着两旁跌飞翻落,掉入漫漫火海之中。

    滢玉彩玄棺慢慢地转动,朝着潭心徐徐坠落。在隐没于冲天火焰那一刹那,南宫易清晰地看见,馨儿安详地躺于滢玉彩玄棺中,俊俏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在沉睡,做着美梦一般。

    突然间,他想起了当年在沧浪岛上的无数个夜晚,她斜倚自己身旁身旁,紧抱着自己傻傻的微笑酣睡,小脸上也满是这样温柔而惬意的安详。

    他仿佛听见她格格的笑声,看见她从床上一骨碌爬起,趴在他的身上,大眼一眨一眨地笑道:“南宫易大哥,我又梦见你啦!”

    刹那间他仿佛被雷电劈中,嘶声大吼道:“馨儿!”不知从哪里来的惊天力量,竟如弩矢一般冲天射起,高高地越过激战中的焱炘与焱礼,踏空飞翔,朝着潭心不顾一切地飞去。

    滢玉彩玄棺在鼓乐声中韵律地转动,慢慢地,慢慢地没入冲天火柱,朝着那纵横十丈的赤红色热浪漩涡悠扬坠落。

    热气扑面炙烤,火焰疯狂跳跃,滢玉彩玄棺终于掉入那漩涡之中,瞬间无影无踪。

    南宫易狂吼声中,如矫龙腾空入海,穿越漫天红苗,猛地冲入那深不见底的天焰窟口中!

    四周一片漆黑,启诗毓背靠着冰冷光滑的黑寒奇铁壁坐着,听着曲风扬在黑暗中怒吼狂啸狂呼,心中又是疼痛又是悲凉。

    他们已经被困在这炎火炼狱的密室中将近半个时辰了,曲风扬始终怒狮般地不住狂吼,屠龙刀飞舞,在黑暗之中焦躁地奋力砍斩,暗室中闪起一道又一道耀眼的青光。轰然巨响声中,他嘶哑的吼声与浊重的呼吸清晰可闻。

    一道金光闪起,她忽然看见曲风扬狂乱惊怒的眼睛,就如同一只被围捕受伤的困兽,绝望、悲怒而恐惧。

    启诗毓心中陡然一震,一向桀骜不驯、骠悍无畏的曲风扬,竟然也会如此恐惧吗?一路行来,屡有困境,但他向来遇挫不馁,在逆境之中更为顽强好胜,从未见过他如此刻这般失控与无措,竟似乎快要崩溃一般。

    那脆弱而悲伤的神情,令她心里一阵悸动,刹那之间泛起汹涌的柔情,直想将他紧紧地揽在怀中。

    而这时,心突然开始剧烈地抽痛,经脉中的欲焰狂涌肆虐,那瞬间奔腾蔓延的干渴烧灼的痛楚令她忍不住低声呻吟。蓦地,她想起在清秋楼阁中师父所说的话来。

    “孩子,为了你,为了天焰帝国的神圣尊严,为了天焰帝国一百三十八城的黎民,我要将你的情丝永远封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