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 > 167:以我之名,冠你之姓,你最清楚(6000+)

167:以我之名,冠你之姓,你最清楚(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记忆,还是现实。是梦境,还是实景。楚曼宁早已分不清,此时她就如当年一样坐在那个位置上,面前是和当年一样雍容华贵的妇人,她穿着价值不菲的美服,极端奢侈的白色狐裘,那高高扎起的盘发。就如第一次见到一样,楚曼宁再一次被眼前女人所投射出来的气场所折服,时间似乎特别优待她,不管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她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那身上的气息似乎是越发沉淀而迫人了起来。

    隐秘的咖啡厅内,楚曼宁与楚曼婷并排而坐。原本一直聒噪的楚曼婷此时亦是安静极了,她坐在那,静静的观察着对面坐着的女人,女人明明已经不再年轻,那眼角亦是染上一丝皱纹,可是却丝毫不减她的风韵,她的动作很优雅,似乎每一个都是经过精心策划一般。

    她没有点咖啡,也没有点茶,仅是要一杯不掺杂任何其他成份的水,咖啡店里的水素来有一股柠檬味。楚曼婷见她端起了水杯想喝,但是似乎闻到了那一股柠檬味后,便是柳眉一蹙,随即又重新放回。

    姜碧蓝抬眸看向了楚曼宁,嘴角却是含笑,不亲昵亦不疏离,更是看不出其他情绪,道:“我想楚小姐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闻言,楚曼宁愣了愣,这样就被轻而易举的猜中了心思,脸上亦有一丝难堪起来,她缓了缓神,回道:“温夫人,这几年过得可好?”

    姜碧蓝却道:“不好不坏,楚小姐!有话请直说,你与我之间似乎不存在任何互相寒暄问暖的必要。”

    此时楚曼宁却是从身后的黑色皮包中拿出了一张支票来,她递到了姜碧蓝面前,然后道:“这是当年温夫人给我的支票,现在我纹风不动的奉还,已经加上了这八年来的利息一起。”

    楚曼宁这个举动亦是让身旁的楚曼婷微微一愣,她从未想到当年她姐姐竟然真的收下了那张支票……

    姜碧蓝看了眼那张静静的躺在桌子上的支票,却是一笑,“楚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当年你收下了,现在又还回来。”

    “当年收下是迫不得已,现在我不需要了,所以还回来。”楚曼宁回道,却是想起了当年,她含着眼泪收下了那张支票,自尊完全被践踏的一丝不剩,“我和阿衍那时候是真心喜欢对方,我离开他不是因为钱,这个我想温夫人比谁都清楚。”

    “可是事实就是你收下了支票,然后离开了。就算你现在还回来了,这支票也不是当年那张,你又能说明什么,还是你想洗刷什么,觉得八年前发生的都不存在?”姜碧蓝说着,却是眸光一定,那眸绞在了楚曼宁的脸上。

    或许是姜碧蓝的话语戳到了楚曼宁的痛楚,那心里埋藏的牵扯之痛,似乎可以将她湮没,她紧咬了唇瓣,随即又说道:“若不是当年温夫人来找我,说阿衍为了我要与温家决裂,我会离开嘛,这归根究底都是因为你当年那句话,难道温夫人忘记了吗,你当年说了什么?”

    此时,姜碧蓝却问道:“我当时说了什么?”

    “你说如果阿衍离开温家的庇护就会有生命危险。”楚曼宁脑中想起了当时的场面,那段话语,却仍是那么的历历在目。

    姜碧蓝却是再次扯唇一笑,似乎这种关乎生命的话语于她而言早已习惯,“八年过去了,楚小姐还是和当年一样天真,难道楚小姐忘记了你是怎么遇上阿衍的,阿衍又是因为什么喜欢上你,嗯?”

    姜碧蓝的声音很轻,却似乎又很重,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敲开了那些尘封的记忆。当时是她救了下了满身伤痕的他,是她将他藏在了阁楼里,她拿了消毒水,拿了消炎药,给他清洗那些伤口,将消炎药散在了那些伤口上,他在阁楼里昏迷了一个星期,却是在第八天的时候醒了过来。

    他不说话,仅是看着她,带着质疑的目光。她拿吃的给他,他不吃,将食物推开。

    她清楚的记得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他问她,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那年他十六岁,她十五岁。

    所以,是她救了他。

    姜碧蓝看见楚曼宁脸上的神情后,她再次开了口,道:“其实楚小姐心里清楚阿衍为什么会对你那么好,又是为了什么要与温家决裂,其实你清楚的,不是吗?”

    这样子的交谈,楚曼婷却是难以明白,似乎句句都是话里带话,可是细细听上去,似乎又不是。

    “不管我心里清不清楚,当年确实是温夫人让我离开他,难道现在温夫人想说不是?”楚曼宁直接反问道。

    “当年是我找了你,也是我给了你支票,也是我对你说如果阿衍离开的庇护他会受到生命危险,可是我并没有让你离开阿衍。楚小姐,你再仔细想想我当年有说过这话吗?”姜碧蓝的话语似乎在此刻定住,她顿了顿,又道:“最后做决定的可是楚小姐,是你先放开了他的手,并没有任何人让你非要那么做,你权衡利益后收下了我支票,然后去了美国,读书进修,成了一名电视台的主持人,难道不是这样吗?”

    楚曼宁却是突然吼道:“不!不是这样的!当年我会离开阿衍,我以为我那样做是对他最好的,所以我离开了。”

    “那也是你以为的好而已,你离开后阿衍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了算。”姜碧蓝说完便是站起了身来,她的眸光看了眼桌上的支票,又道:“这支票还回来,在我看来已经完全没有意义。”

    张妈一直站在不远处,见自家的夫人站起了身来,她便连忙上前搀扶……

    姜碧蓝走离了几步,随即又转过了身来,她道:“楚小姐,我记得当年我们还有一个协议,若是你收下了支票,你也会信守承诺不会再回来,可是显然你食言了,还是说你以为把支票还回来,当年的协议就不作数了?”

    楚曼宁的眸光亦是迎了上去,不再有之前的怯弱,“为什么她可以我却不行,她的家世背景不比我好多少,可是你却接纳了她。”

    这个问题却是让姜碧蓝一下子有点犯难了起来,她想起了那天温隽凉一大早从虞城赶到了皇城,她正在舞蹈房里正在跟舞蹈老师跳舞,他走进了舞蹈房,对她说,“母亲,我陪您跳一曲。”

    到底有多久了,有多久他不曾陪她跳舞了……

    在跳舞的时候,他又对她说,“母亲,我希望您能接纳她。”

    她的儿子何时曾这样过,即便是八年前她那么的反对,他情愿离开温家,亦不会轻易的低头。可是,一个许夏木却是让他第一次对她说了略带恳求的话语。

    “楚小姐,或许你以后自己会慢慢找到原因。”姜碧蓝眸光一凝,便是淡然道。

    姜碧蓝走后不久,那楚曼宁心里似乎有什么正在崩塌,一点点的慢慢瓦解。她紧紧的攥住了楚曼婷的手,似乎正在紧握那最后的一点温暖。

    “姐,刚才你们说的那些话,为什么我听得似懂非懂。还有姐,你当年怎么会收下她给的支票?”楚曼婷一直以为她对整件事情甚是清楚,此时看来她仅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

    楚曼宁并未有回答楚曼婷的问话,仅是从位置了站了起来,好似丢了魂一般向外走。脑子里却是不断回荡了姜碧蓝的那句话,阿衍为什么会喜欢上你,阿衍为什么会喜欢上你……

    ——

    姜碧蓝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她简单交待了几句后,便是立马上了楼,到了婴儿房。只是脚还未踏足房内,便见那婴儿房内坐着一抹身影,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奶瓶,正在给孩子喂奶。

    姜碧蓝看着此番景象,微微有点发愣。亦是在此时,温博明亦是抬眸看了过来,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仅是道:“果果长的很像阿衍小时候。”

    闻言,姜碧蓝笑了笑,便是走了进去,在温博明的身边站定,说道:“还是让我来吧,阿衍小时候你都没做过这种事情,现在倒是上手了,难道是所谓的隔代亲?”

    听到姜碧蓝的话,温博明拿着奶瓶的手微微一颤,然后将果果交到了姜碧蓝的怀抱里,站起身道:“听说你去见了楚曼宁?”

    姜碧蓝一边吼着手里的果果,看着她一双漆黑的瞳眸,道:“是去见了。”

    “别对那孩子太过苛责,毕竟她什么都不知情,只能说是造化弄人而已,偏偏让她遇上了阿衍。”温博明说着,那语气似乎满是沧桑。

    半晌后,温博明又道:“倒是令我意外的是你那么快就接受了夏木,之前你那么激动,跟八年前一样,我以为你说什么都不会接纳她呢!”

    此时姜碧蓝眸光亦是一动,道:“可能是老了,很多事亦不会一再坚持。对了!关于夏木的身世难道就丝毫寻不到任何蜘丝马迹?”

    温博明此时亦是微微一叹,道:“寻不到蜘丝马迹就证明已经是个问题,以阿衍的性格他之前肯定也调查了,应该也是未果,但是他还是让她进了温家的门,这么大胆的做法。”

    姜碧蓝此时却道:“看来我们之前都错了。”

    温博明亦是应声道:“是啊!或许我们之前都错了。

    ——

    1月11日在遥远的宿城,却是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一个简陋的临时搭建的办公室内,许夏木坐在一张还没刷过油漆的木凳上,她看了眼坐在她对面的老王与老徐。老王与老徐亦是被许夏木指派到了宿城来跟进这边的度假村项目,他们两人毕竟有经验,虞城的度假村项目就是他们二人一起完成的。

    而,此时的温隽凉却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凳上,似乎完全置身室外,俨然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老王苦口婆心道:“许总啊!有时候女人不能太佞了,要适当的柔一下,男人在外面打拼也不容易,不要总为了一点小事就起争执嘛,大家要互相沟通,是不是?”

    听了老王的话,许夏木刚想反驳,却是再次被一旁吸烟的老徐抢了先。

    老徐道:“虽然我之前有说温总看上去很不靠谱,但是我现在看见了真人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还大老远的跑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跟你一起吃苦,就说明他不错,男人嘛自尊心都特别强,有时候你也要适当给一点面子,是不?”

    此时许夏木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猛然从椅凳上了站起了,眸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某人,道:“你都跟他们说了什么,一下子就让他们倒戈到你那边去了。”

    温隽凉却是一笑,那精致的俊颜上似乎有了独特的芳华,他道:“我什么都没说。”

    “你什么都没说,他们会这样?”许夏木似乎切齿的说道,那眸光亦是死死的盯着眼前一副无辜模样的男人。

    老王与老徐此时感觉小两口又要吵起来的架势,便是连忙开始劝架。

    “夏木丫头啊!温总真是什么都没说。”老徐又是狠狠吸了一口浓烟,然后吞云吐雾的说道。

    老王亦是随声附和,“是啊,没说什么。”

    许夏木此时亦是转过了身去,看向了老王与老徐,眸光一凝,问道:“没说什么你们怎么帮他说话?”

    “温总只是对我们说,因为你们聚少离多,所以你在生闷气。”老徐将手里的烟蒂丢了出去,抹了一把脸说道。

    听完老徐的回答,许夏木便不再说什么,她走到了温隽凉身前,然后将他从椅凳上拉起,然后拉着他走出了办公室……

    今天的宿城天气依旧晴朗,虽然同为冬天,似乎不似虞城的阴潮湿冷,是一种让人舒服的干燥冷意。天上挂着明媚的太阳,却仍是有着一丝贯彻心骨的冷风。一出来,许夏木便是将手直接插入了衣服口袋里,瑟缩了下脑袋,那漂亮的下颚隐匿在宽大的高领中,小鼻头带着一点红彤彤的俏皮感。

    许夏木走到温隽凉的身旁,扬起头,道:“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走?你已经来这里一个星期了,虞城那边的公司你不管了,那些你之前开不完会的你不开了?”

    “等你什么时候消气了,我再走。”温隽凉却是伸出手,抚上了她带冷的脸庞,“夏木,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消气了没?”

    此时许夏木才恍然大悟,温隽凉又是给她下了一个套,而且再次将她套了进去,那么轻而易举。

    说气,他还是会继续留在宿城的工地。

    说不气,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温隽凉却是再一次的逼近,又问道:“夏木,你的气消没?”

    可是怎么能让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得逞呢,许夏木顺势踮起了脚,一手紧紧的拉扯过温隽凉的颈项,在他猝不及防时,她亲吻了上他的薄唇,她鲜少有主动的时候,多半是承受的一方。此刻,却是那么主动的这么彻底,以温隽凉的心思他早就知晓了那其中的猫腻,可是他却不恼,亦不气,亦不阻止,而是顺着她的方向将她抱了一个满怀。

    在许夏木将他的唇瓣狠狠撕咬一口后,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咬吧!咬吧!只要你消气就好。

    不似之前的咬舌之痛,亦不似之前戏弄的玩耍,而是真真切切的咬蚀之吻。她如上次被下药一般,狠狠的要进了他的里肉内,只是那次是他的颈项,此次却是换了嘴唇。

    因为这一吻,温隽凉的一整天都在别人的问话中度过,因为已经在工地上一个星期之久,有些工友早已认识,起先知道的大家都是心惊肉跳的,毕竟那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更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竟然是许总的丈夫。但是,后来经过几天的相处,他们发现这个高高在上的温总其实好脾气到不行,所以那原本的距离亦是在慢慢消退。

    在食堂,一个工友过来,坐下用餐,抬头不经意看见了温隽凉的嘴唇,便问道:“温总,你嘴怎么了?”

    温隽凉一笑,“哦,没事!不小心被我自己咬到了。”

    工友听得一脸莫名,他知道会不小心咬到舌头,但是嘴唇的话到底是有多么不小心才会咬到……

    中午十分的时候,大家正在午休,温隽凉亦是在工地上查看工程进度,一个工友走了上来,亦是不经意的看见,他问道:“温总,你嘴怎么了?”

    温隽凉又是一笑,“哦!没事!工地上虫子多,被叮咬了。”

    工友再次听得一脸莫名,现在是冬天哪里来那么多的虫子……

    傍晚十分,温隽凉刚走出集体浴室,已经穿戴整齐,正准备往宿舍走,迎面又是来了一个工人,他道:“温总,听说你嘴上被虫子咬了一口,还被自己咬了一口。”说着,工友又是盯着温隽凉的嘴唇看了半晌,又道:“看上去似乎挺严重的,我正好有一个祖传秘方专治这种的,温总!要不要试试?”

    温隽凉礼貌道谢后,便是立马离开。

    温隽凉走到了宿舍门口,顿了顿足后,他便走了进去。宿舍内,顾非凡亦是洗完了糟,正在拿着电吹风吹头发,看见温隽凉进来后,便道:“温总,比我想象中能吃苦多了,竟然真的去集体浴室洗了。”

    因为已经没有空置的房间,许夏木又不肯让温隽凉跟她睡一起,便只能在顾非凡的宿舍里临时搭了一张小牀。

    温隽凉并没有接顾非凡的话,仅是将衣服整理好后,便直接躺进了小牀里,一八五的个子就那么缩在了一张小牀上,看上却滑稽而搞笑……

    “哎!温总其实你是害怕吧,因为我那天对你说了那些话,你是怕我真把她从你手里抢走,是不是?”顾非凡甩了一下刚吹好的头发,然后说道。

    顾非凡等了很久,温隽凉都没有回答,在他以为他不会理会他后,却是传来了温隽凉微凉的嗓音,道:“顾副总,若是抢得走你应该是早下手了,不是嘛?”

    温隽凉的话一语中的,一针见血。顾非凡更是清楚的很,他狠狠咬了咬牙,便直接拉扯过了被子,呼呼大睡去了。

    第二天,那工地的当空中便是缓缓落下了一架直升机。那螺旋桨刮起了一阵阵的狂风,迷离了许多工人的眼。傅容与傅昀一身黑衣从直升机上走下。

    两人鼻梁上皆是架着一副墨镜,再加上两人严肃的面容,许多工友见了不禁呆愣在那。

    此时,温隽凉亦是穿戴整齐走了出来,一身黑色干净整洁的黑色西装,再次变得一丝不苟起来,他的身后跟着许夏木,她跟在他身后却是亦趋亦步,难得垂着头,两手微微绞着。

    傅昀看见许夏木后,便立马走到了她身边,唤道:“夫人,好久不见,你好吗?”

    见到傅昀本该是高兴的,此时却是有愁绪慢慢涌上心头,她勉强笑了笑,道:“小昀昀,你皮肤怎么有点晒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仓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仓央并收藏一纸契约,霸道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