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书圣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个背影,只能仰望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个背影,只能仰望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楷等人众皆大惊,纷纷起座观望。

    只有周夫子端坐未动,冷冷的说道:“要来的,终于来了!”

    唐楷之前听周芷若说过,她家今天有客人要来。

    但没想到,来者不善!

    一看这阵势,来人是砸场子来的!

    “哈哈哈!”一阵放肆的大笑声传入众人耳朵。

    唐楷听到这笑声,不由得一怔,心想这声音好熟悉啊!

    随着笑声,一个瘦小的老者,大步走了进来,他两只手里,各拎着一个周夫子的徒弟,进入门后,双手一松,将那两个人扔在地上。

    “周夫子,十年之约,已经到期,你洗好脖子,等着我来砍了吗?”瘦老者满身酒味,穿着邋遢,目空一切的站在厅中,双手叉腰,眼睛看天。

    “是他?”唐楷看清来人面目,不由得讶然,这个人,不就是自称是自己师叔的那个怪老头吗?

    “华柏!决斗就决斗,这是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用不着伤害我的徒弟!”周夫子沉声喝道,“十年之约,我一直没忘,一直在等着这天的到来!”

    唐楷认识怪老头许久了,还是头一次听说他的大名,心想原来你叫华柏啊!

    华柏扫视厅中众人,哈哈笑道:“周夫子,这么多年过去,你也没有多大长进啊,只收了这几个徒弟?咦,唐楷,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这一声唐楷喊出来,最吃惊的,莫过于周夫子他们。

    周夫子等人惊诧的看着唐楷。

    唐楷心想,这一来,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华柏是来砸场子的,自己偏偏和他认识。还先来到了这里!

    “师叔,你怎么来这里了?”唐楷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恭敬的喊了一声。

    “师叔?”周芷若惊呼一声。“唐楷,你和他是同门?那你来我家。是故意的吧?”

    周夫子脸色一变:“华柏,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你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师侄!”

    唐楷辩解道:“周先生,你们误会了,我之前并不知道他会来。而且,我来到你家,还是你们请过来的。”

    周夫子一想。的确如此,唐楷本来在学校里上课,是自己派人,硬把人家请来的。

    如果说,唐楷和华柏是一伙的,那人家这算计,未免也太巧妙了吧?

    周夫子半信半疑,看看唐楷,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华柏身上,冷哼一声。说道:“华柏,你胆子够大!一个人就敢来赴会!”

    华柏紧了紧裤腰带,哈哈笑道:“我们迟早是要打一架的。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我都是一个人上阵。至于这个唐楷嘛……”

    他瞪着唐楷,微微冷笑着问:“你到底帮哪边?”

    唐楷淡淡的道:“我哪边都不帮。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周夫子大声道:“好,华柏,我们二人,今天就做出一个了结吧!”

    他大臂一挥,对身边的弟子说道:“我和华柏此战,不论成败生死。你们都不许插手进来。”

    “爸!”周芷若声音一颤,“生死?难道。你和他,还要决出生死吗?”

    周夫子沉声道:“不错。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唐楷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居然相约决一生死?

    周夫子大步向前,摆了一个起手式,朗声说道:“华柏,我若败,请你放过我的子弟们!”

    华柏虽然醉醺醺的,一双眼睛,却是亮堂堂的,他严肃的点点头,说道:“我答应你!你要是死了,我就饶过这一群小崽子!”

    这话说得无比大气,仿佛他赢定了一样。

    周夫子是周式太极的掌门人,有几十年的深厚功底,一招一式,沉稳而舒缓。

    就算面临死生决斗,周夫子也是一脸的沉着,没有丝毫的慌乱。

    “请吧!”周夫子说道,同时右掌朝里招了一招,示意对方先出招。

    华柏平时嘻嘻哈哈的,没有一个正形,但一旦临敌,却有如一头猎豹一般,变得敏锐而迅猛。

    只见他嘿的一声,右拳击出,打向周夫子的面门。

    他行动迅捷,动作刚猛,一拳砸来,有如钢铁一般沉重。

    周夫子的功法,以柔见长,身子一闪,同时右手一托,托住华柏的手腕,左掌一旋,打向华柏的腰际。

    两人拳来脚往,见招拆招,打了个旗鼓相当。

    唐楷问周芷若:“他们俩之间,到底有什么仇?”

    周芷若横了他一眼:“你不是那人的师侄吗?你都跑来帮他的忙了?还在这里明知故问?”

    唐楷道:“在这里遇到他,真是巧合。”

    周芷若道:“那你是帮我们,还是帮他?”

    唐楷摇摇头:“我说过了,都不会帮。”

    周芷若不相信的哼了一声。

    周夫子和华柏的打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两人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出招更加凝重,也更加凌厉。

    唐楷看出来了,这两个人,进行的的确是生死比拼!

    一招一式,都是取人性命的狠招!

    “周小姐,他们俩到底有什么仇?”唐楷再次发问。

    周芷若冷冷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唐楷道:“不管他们有什么仇,总不能真的以死相拼吧?”

    周芷若一脸焦急的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又能怎么办?谁敢上前拉开他们?”

    唐楷道:“我去拉开他们。”

    周芷若道:“你小心,他们周围有很强的气场……”

    可是,不等她说话,唐楷已经冲上前去,横站在两人中间,同时伸出双手。一把拉住两人。

    周芷若后半句话刚刚说出来:“会伤害到你!”

    可是,她看到,唐楷已经穿透了那巨大的气场。淡定自若的拉开了打斗中的两人!

    她吃惊的张大了嘴,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高手过招。周身会有超强的气场,这是练家子都知道的事情。

    唐楷能轻易靠近打斗的中心,已经足够让人吃惊了,他还举手之间,就化解了两人的招式,将殊死博斗的两个人拉开!

    劝架的人,如果功力不高,是拉不开架的。

    好比两头猛虎相斗。谁能去拉开这两头虎?除非你的力气,比这两头虎都要大得多!

    否则,你不但拉不开,还得受到反伤!

    而唐楷却轻而易举的,拉开了华柏和周夫子!

    华柏和周夫子更是吃惊,都扭头看着唐楷。

    唐楷松开两人,拱手说道:“两位有什么过节,非得以命相博?说出来,或许能解开这个结呢?”

    华柏道:“不可能!这个结,谁也解不开。我和他之间,必须死一个!”

    唐楷道:“周先生,你说说吧。到底是因为什么?”

    周夫子怒目瞪视华柏,冷笑道:“他杀了我的妻子,也就是芷若她妈妈!”

    杀妻之恨?呃,这个仇,的确有些大。

    华柏大笑道:“周夫子,你信口雌黄!她分明就是你害死的!如果不是你硬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她能自杀吗?我能变成今天这样子吗?”

    唐楷明白了,这个事情比他想象中复杂得多。

    “这样吧,你们两个都想发泄心中的愤怒。那你们就冲着我来。我一个人,打你们两个人。如果我能胜出,那你们就听我的调停。不管之前有什么过节,都就此揭开不提,行不行?”唐楷沉声说道。

    “凭什么听你的?”周夫子冷笑一声。

    唐楷淡淡的道:“就凭我比你们强。如果你们不听,我现在就废了你们两个的武功,让你们变成庸人!”

    华柏道:“小子,你别数典忘祖,我可是你的师叔!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唐楷道:“你是不是我的师叔,还两说呢!这个和事佬,我今天做定了,你们要是不听,我说到做到,现在就把你们的武功全废了!”

    华柏冷笑道:“小子,你很张狂啊!我怎么没听说,我师兄什么时候教过你武功?”

    唐楷道:“我是自学成才。”

    华柏道:“嘿嘿,挺好,我倒要看看,你自学了些什么外三路的武功!”

    周夫子也道:“我就不信,凭我们二人之力,还打不过他一个?”

    唐楷双手招了招:“尽管放马过来。”

    华柏和周夫子对视一眼,一齐出招,攻击唐楷。

    刚才,他们在打斗时,被唐楷拉开,因此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能量,远比他们想象中要大得多,所以,他们出手就没有留情,全是狠招。

    唐楷为了镇住这两个人,决定露一手厉害的,右手一挥,神笔在手。

    “善恶皆有报,此笔来勾销!”唐楷随手一招千里阵云,扫在两人拳头上。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华柏和周夫子凌厉无匹的拳势,一碰到唐楷的手掌,有如撞上了一面软绵又有弹力的气墙,所有的劲道,泥牛入海,不见分毫,更出奇的是,那面墙,紧紧吸住他们的拳头。

    一股无形的气流,贯注入他们的身体里,冲入他们的脑门。

    有如醍醐灌顶般,两个人的脑海,像被琼浆玉液清洗过一般,瞬间变得清明无比。

    心里那个过不去的坎,有如冰消雪融,在心里没留下任何痛苦和纠结了!

    华柏和周夫子,两人面面相觑,都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大打出手?

    唐楷淡然笑道:“两位,怎么样?还想打下去吗?”

    华柏和周夫子同时摇了摇头。

    周夫子搔搔头,说道:“奇怪,华柏,我们刚才为什么打架?”

    华柏叹了一声:“罢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了吧!我走了!”

    他转向唐楷道:“小子,你从哪里学来的武功?”

    唐楷笑道:“碑帖之中。”

    华柏一震,看了看周夫子,欲言又止,转身离去。

    一场十年之约,本来可能血溅五步的决斗,只因为唐楷出面,一招之间,就化解了宿怨?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唐楷到底用了什么神功?

    这一点,除了唐楷本人,无人知晓。

    唐楷见好就退,说道:“事情已经解决,我告辞了!”

    周夫子的弟子们围上来,问师父:“要不要拦住他?”

    周夫子皱着眉头,盯着唐楷的背影,摇了摇头:“让他走吧,我们都拦不住他。”

    “师父,那招牌的事?还有刚才的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吧!”周夫子无力的道,“人家的境界,比我们高出很多个层次,不论是品德,还是修为,还是武学!”

    “有这么夸张吗?师父,我看他们两个,分明就是一伙的!他们这是在给您下套呢!我们要是就这么放走他们,将来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混?嘿嘿,如果他想弄死我们,估计我们早就死上一百遍了!”周夫子沉声说道,“这个背影,我们只能仰望!”

    “师父,你是说那个糟老头吗?”

    “我是说那个年轻人!”周夫子严厉的瞪了门人一眼,“以后见到那个年轻人,都给我绕着道走!”

    众人虽然不服气,但师命难违,都恭敬的答应了一声。

    “爸,那个年轻人,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周芷若问。

    “厉害?那不足以形容他,他是个可怕的、存在!”周夫子脸上闪现一丝惊骇之色,本来想说“人”这个字,但想了想,又用了“存在”这个词。

    刚才被唐楷的气场影响,周夫子的脑子一时短路,没想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头脑冷静下来之后,周夫子瞬间明白过来,就是因为接触到唐楷的手后,自己身体里,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满腔的仇恨,全化成东流水了!

    这种改变,是周夫子不愿意的,但他却无力控制!

    此刻,他甚至提不起丝毫恨意了!

    这才是最让周夫子恐怖的地方!

    那个叫唐楷的,实在太琢磨不透了!

    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周夫子想不通,但他明白一个事实,这个人不能惹,也惹不起!

    惹不起躲得起!

    他庆幸的是,刚才自己为了询问周式拳法一事,没有对唐楷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不然,周式太极的灭门之日,就在今天了!

    周芷若看着唐楷的身影,走出大门,消失在街道上,她撇了撇嘴,心里涌起一股倔强劲头:“我就不相信,他有爸爸说的这么厉害!哼,找个时间,我要单独去会会他!”(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书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书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