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幻梦少年行 > 第五章 监狱风云之武斗

第五章 监狱风云之武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武斗?”听王泽说要武斗,疯狗表情略显失望。“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王泽坚定的不能再坚定。

    “好吧,黄毛你出来演示一遍。”疯狗冲人群喊了一声。

    一个冒着黄色短茬头发的年轻人不大情愿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嘟囔“又是我,每次都是我。”

    “我去!你还有意见啦,让你去你就去,那那么多废话啊!”疯狗结结实实的给了黄毛一脚。

    “你看着啊,他怎么做你怎么做,明白了吧!”这句话是冲着王泽说的。

    王泽自然是连连点头,刚开始他以为武斗就是挨打呢,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免了皮肉之苦,王泽自然是欣然接受,乖乖的跟着黄毛来到了墙角。

    “第一次来监狱,也算是客人了,请上座吧。”疯狗嘴里说着客气话,表情却不怎么友善。

    照疯狗说的,黄毛背靠着墙慢慢的蹲下,双腿使力,似扎马步又比马步来的硬实,就他这个样子真的就像是坐在了椅子上,不过椅子是透明的。这还难不倒王泽,他照做了。

    “既然是客人,就点支烟,喝杯茶吧”

    听完,黄毛右手虚握似端着茶杯,左手两个手指伸出似夹着香烟,随着动作,“抽”了口烟,“喝”了口茶水。黄毛学到惟妙惟肖,不仅动作到位,声效也很了然。滋溜一声,“茶水”入肚,那叫个舒坦。黄毛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眉毛高高的扬起,似乎对主人的款待很是满意。王泽感觉好奇也照做了。

    “既然这么舒坦,就别拘束着了。放松一下吧。”疯狗再次提高了难度。

    王泽还没傻到认为真的让放松,果不其然,黄毛吃力的一脚触地。另一只脚慢慢抬起放在了另一只腿上,还真的翘起了二郎腿。这个就有些难度了。不过王泽还是咬着牙照做了。

    “行了。你任务完成了。”疯狗拍了拍黄毛的肩膀,黄毛一放松蹲在了地上。王泽再考虑是不是也要跟着偷懒的时候,疯狗看透了王泽的意图,说道:“这个就不用学了。照着这个姿势呆着吧。要是一不小心倒了可就有你好受的了。”

    “不公平!”蹲在马桶旁边的这位不服气了,他突然提出了抗议“怎么武斗这么简单啊。”要知道这样,当初我就选武斗了。

    “唧唧歪歪什么啊,谁叫你当初文斗没听完就选了文斗的啦。活该你。你在哔哔试试,信不信我在让你试试武斗。”

    疯狗这么一威胁。蹲马桶这位立马就闭了嘴,笑话,我文斗完了再武斗,我傻我!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蹲马桶吧。

    教导完了王泽,赖三一招呼,大家围成了一圈坐在了一起。“嘿,老头,讲一段。”赖三冲人群中的一位老人说道。

    “好来,你们喜欢听啊,我就跟你们讲上一段。”老人掉了一个门牙。说话有些走风,不过这没有减少众人的兴致,都眼巴巴的看着老人。

    老人名叫张德海。小时候是学相声的,也算是德字辈的,可他呢不学好,相声也是半吊子,自然也就没郭德纲那么出息,越混越不如,最后街头要饭的了,你看着他挺老的了,其实也就四十啷当岁。谁叫他没有家产,不爱梳理。还穿的破破烂烂的。没说他八十多岁就算不赖了。

    也怪监狱中的娱乐活动太少,除了整整新来的开心开心。也没啥可乐的了,于是乎,张德海这个半吊子就成了狱中的热门人物。集体放风的时候,他还会办个堂会,自己说上几段跟大家乐呵乐呵。观众们也满意,自己也满足,何乐而不为。这也是他爱上这里的原因。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张德海在这里吧嗒吧嗒讲得起劲,王泽在那边可就受了苦,刚开始还没啥感觉,可经不住时间一长,这一直保持一个动作,难免腰酸腿疼,最要命的是动作太难,腿肚子一颤一颤的,肌肉一阵发酸,王泽内心大叫一声不好。扑通一身,侧着身倒在了地上。

    他这一倒瞬时吸引了听书人的目光。赖三不悦的看了王泽两眼,听着真起劲呢,真扫兴。疯狗可是赖三一手带过来的手下,自然明白自己老大的意思。不要老大吩咐,他嚯的站了起来,众小弟也跟着他站了起来,他们三步并两步的迈到王泽跟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狠揍。

    王泽又团成了一圈,他已经没了超能力,自然当不起以一打十的壮举,此时只有护住要害才是关键,谁知护得住这边护不了那边。左手臂刚刚好些,被疯狗一脚踢过来,又触及了旧患,手臂是钻心的疼,瞬时冷汗就下来了。

    疯狗打累了,站直了身子招呼手下们继续回去听相声。王泽则自觉的回墙角享受他们的待客之道。而刚才还抱怨蹲墙角的那位也没了言声,心中暗自庆幸,好家伙,武斗果然不同凡响,幸亏没选武斗,相比之下,吃点大便算什么,忍忍就过去了,此时他甚至感觉大便也不像刚吃时候那样恶心了。

    每个人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王泽也没抱怨,毕竟都吃了牢饭了,还在乎这一两顿打,挨打挨多了,不仅身体上麻木了,心灵也默然了。只是左手臂隐隐传来的疼痛提醒他,这是屈辱,尽管他不承认但是已经深深的隐藏在了他的心里。

    王泽是个倔脾气,平时顺境还好点,看着也算是懂得变通,但遇上困境,就越发的又臭又硬。不就是蹲着吗?小爷禁得住!

    张德海在哪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从秦皇汉帝讲到风花雪月,从突发事件见到漫漫人生路。有荤的有黄的,也能整点诗词歌赋高雅的,相声演员肚子里是杂货铺,虽然张德发杂货铺的货源不是很充足,但是对付狱中这些娱乐饥渴的犯人们来说可就绰绰有余了。

    直到张德发说的口干舌燥。嗓子干痒难耐才一拍惊堂木,“各位看官,今天到此为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犯人们许久才意犹未尽的回了神。这才想起了墙角的坐着的王泽,目光望去,王泽依然保持着姿势没动。

    赖三对王泽腿上功夫是啧啧称奇,“我擦,没想道这小子腿功了得啊,这么长时间了腰不颤。腿不抖,有点功夫啊,喂。小子!是不是练过啊。”

    回答的他的是沉默。

    面对依然不动声色的王泽聪明的小弟有些回过味来,他凑到赖三跟前提醒道“老大,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疯狗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这小子心眼实,以为王泽不把老大放在眼里呢,走到王泽身边推搡了一下王泽“小子问你话呢?”

    疯狗一推,王泽身体终于有了反应,他擦着墙壁,保持这一个姿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依然保持着二郎腿。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极了木偶。众人傻眼了,什么情况。

    还是张德发有经验,俗话说人老成精。果然不假,他一眼就瞧出了关键,连忙提醒道:“赶快给他搓搓,是僵住了,血液不流通了,再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一听说会死人的这些犯人们可就慌了神了,七手八脚的开始摆弄着王泽的身体。

    王泽现在就好比是植物人是有意识的,就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刚开始的时候,王泽还没什么感觉。实在是坚持不住的时候,咬咬牙就能挺过去。再然后脚麻了,腿麻了。麻木的感觉一点点上移,这时张德海正讲得起劲,观众正听得来劲的时候,王泽想喊声救命的,结果才发觉嘴巴也麻了,而且渐渐的浑身失去了知觉。他只得在意识中高声呐喊,那位菩萨神仙行行好,让讲的正起劲的老头中了风。有一个人回过神瞧瞧我就行!

    菩萨也有偷懒的时候,但人是战胜不了自己的身体本能的,张德海的口干舌燥救了王泽的命啊。

    搓了半个来小时,王泽渐渐的缓了过来,身体慢慢的有了直觉,有了知觉才感觉出来点异样,不知道那个小子的手不老实专找王泽敏感的地方摸,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这地方待时间长了,取向还有了问题。他这一模,王泽毕竟是处,弄了个大红脸,浑身不自在。

    “我没事了,不用,不用搓了。”王泽能开口说话了赶快提要求。

    “小子你还挺倔啊,要挟谁呢,你以为你倒那了就有人可怜你啦。想得美,你们几个使劲搓,搓死他个不知好歹的。”

    王泽欲哭无泪啊,让我“上座”的是你,完了说我要挟的也是你。还讲不讲理了,让不让人活了。

    在王泽又忍受了半个小时的魔爪后,他才解脱出来。

    监狱里以强为尊,大家都是汉子也是佩服真汉子的。王泽的行为无疑为他在众人面前加了一份好感。晚上开饭的时候赖三竟然还让他上了席。

    什么是上席呢,先说说监狱里的是怎样吃饭的,并不像港产片里的那样还有个公共食堂,犯人们去食堂等着排队就行了。在景山监狱里,吃喝拉撒睡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除非放风的时候才会到院子里晒晒阳光。

    到了吃饭的点,狱警们提着饭桶一个个房间里送,有些像古代的监狱。而且吃的饭的好赖就要看自己有没有交钱了。交了钱虽不说大鱼大肉,但是一天三顿也够温饱,没交钱的就咸菜馒头,饿不死就得。于是送的食物往往大多是不够的,也就有了上席的规矩。

    饭送来了,先集中到一块,老大和老大钦点的几个人先吃,吃饱了,剩下的残羹剩饭才轮到没吃的。王泽有幸上了席,温饱也就没了问题。

    吃着饭自然是要聊天的,赖三问王泽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着不像是小偷小摸的人啊。”对于王泽的过往,赖三也有些好奇。

    “哎,被人陷害了。”王泽以为自己是不善言语的,谁知打开了话匣子就停不下来了。是怎么进的局子,怎么挨的打,以及与魏强以往的恩怨,不用添油加醋,就已经讲的绘声绘色了。

    听罢王泽的叙述,赖三是怒发冲冠啊,他狠狠的一捶床沿。“他妈的魏强欺人太甚!不就是仗着他老爹的权势吗,要抛开这些,我打他个猪狗不如”

    王泽好奇的看着赖三,自己刚才没说魏强老爹的事情啊“你认识他。”

    “何止是认识啊,以前也有些交际,这小子吃喝嫖赌抽全活,不怕你笑话,老哥我以前南门看场子的。那个叫魏强的三天两头的往酒吧里泡,一进去就扎进小姐堆里了,可谓是夜夜做新郎。

    有一次酒吧里打架,有人见了血,吓得这小子尿了裤子,他就他妈是个怂包,不就仗着他爹吗,道上的人才给他几分面子,要不谁吊他啊!

    不过说起他爹来,确实是个心狠的。道上有许多他的传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个我知道,我来跟大家说说。”张德海喝了几口汤,缓过劲来抢过赖三的话头接着往下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幻梦少年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辵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辵隹并收藏幻梦少年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