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87章 你还有清白可言吗

第87章 你还有清白可言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美人正是赠她诗词鉴赏的书店老板,跟萧临楚有说有笑,她拒绝承认,这两人十分登对。

    不知道萧临楚说了什么,那美人竟然朝着他贴去,眼看着就要靠近了她家相公的怀里,凤云轻大叫一声,“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萧临楚皱眉,还没有弄明白,凤云轻怎么会在这里,就只见她拿着跟竹竿,朝着阮璃杀去褴。

    阮璃蹙眉,一把抓住了横扫而来的竹竿,抬脚一踢,凤云轻的身体就朝着湖中直直坠去。

    箫连城同情的叫了一声,“三嫂……鲎”

    只听“扑通”一声,凤云轻就溅起了水花。

    她在水中挣扎,大口喘息,“萧临楚你这混蛋,看见我落水,也不来救我!你一定是想淹死我了之后,好跟这个狐狸精比翼双飞,呜呜,你的心肠太毒了……”

    萧临楚脸色难看,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让箫连城都跟着颤上一颤,只听他咬牙切齿的道,“有你说废话的那么多时间,就自己爬上来了!”

    凤云轻这才发现,水很浅,站起身也就打齐她的膝盖,想要淹死她,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她湿漉漉的爬上岸,看着拿着竹竿耀武扬威的阮璃,愤恨的咬唇,狼狈的上前盯着箫连城道,“你给我收拾他们两个,将他们打的满地找牙,再统统踢下水!”

    箫连城为难的点头,弱弱的上前,一见自家三哥那目光可以杀人的样子,顿时缩了缩脖子,走到阮璃身边。

    阮璃大叫,“箫连城你敢打我?你找死吗?”

    箫连城哆嗦一下后退,回到凤云轻身边,讨好的道,“三嫂,咱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咱们回家换衣服再打他们小人,好不好?”

    “你这个窝囊废,我要回去跟婆婆说,你根本不想回去娶那个宰相千金的事情……”凤云轻双眼通红,身上湿漉漉的都在滴水,连头发都打湿了黏在脸上。

    她哽咽着哭泣,箫连城手足无措,“三嫂,三嫂别啊……”

    女人,真是一种阴晴不定而且难以捉摸的动物。

    她无助抽泣的样子,刺痛了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萧临楚。

    他冷嗖嗖的上前,脱下自己的外衫,包裹住了凤云轻湿透的身体,严厉的眸光却投向箫连城,“还不将衣服脱下来?”

    箫连城点头,“哦”了一声,飞快的脱下自己不染纤尘的白色外衫。

    萧临楚接过外衫,皱眉看着哭的伤心的小家伙,他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用白色外衫擦拭她湿透的头发,还有她脸颊上的鼻涕和泪水。

    凤云轻哽咽,眼睛红红的看着他,“你不是跟你相好在一起吗?还管我做什么?”

    萧临楚眯眸,“傻吗?是不是相好,你不清楚?”

    凤云轻任性的大吼,“我就是不清楚,我告诉你,从今以后……”

    他在她说出冲动的话之前,俯头,吻住了她柔软的樱桃小口,将她伤人的话,统统堵了回去。

    凤云轻瞪大眼睛,一时愣在了那里,连心脏都停止了工作,只是感觉一个柔软的唇瓣,覆在了她的嘴上,辗转反复。

    旁边的喧嚣,顿时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静静看着,这俊男美女的组合。

    凤云轻呆呆的样子,让萧临楚心情大好。

    他离开了她的唇瓣,伸手将她揽入了自己怀中,让她呆萌的小脸,藏在自己柔软的衣料上面。

    回头看了阮璃一眼,眸含警告之色,他的声音带着冷意,“你吓到她了……”

    阮璃瞪大眼睛,看着萧临楚的表情,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有没有搞错?是他的这个小王妃拿着武器攻击她在先,她只是不留情面的教训了她,怎么现在就变成了她的不对?

    旁边的人窃窃私语,对刚刚的一幕,看在眼里。

    所有人都开始指责阮璃这个勾、引了人家相公的狐狸精,阮璃气的跳脚,却无可奈何。

    “看你年纪轻轻,长的也水灵漂亮,怎么尽做一些勾、引人家相公的下作之事?”旁边一个尖酸的大娘,鄙夷的看着阮璃。

    阮璃咬牙,“死老太婆,你是不是活腻了?”

    老大娘见阮璃还敢还

    嘴,上前堵住了她,“是啊,我就是活腻了,来啊,你送一程啊!”

    她双手叉腰,开始跟阮璃耍泼,阮璃被步步逼退,旁边的人都帮着老太婆一起,将阮璃逼到湖边。

    阮璃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群不明所以的群众统统杀了,她伸手将头发一绾,捋起了两只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可是还没有动手,她挽起袖子露出的皓腕,就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握住。

    箫连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皱眉低声道,“你疯了吗?还打算真的动手?”

    阮璃不服气,朝着逼她最近的一个男人,狠狠的踹了一脚。

    那男人哀嚎,“打人了,这***娘们打人了,快,快抓住他们……”

    阮璃还想挣脱了继续打,却被箫连城懒腰一抱,飞跃而起离开了闹哄哄的人群。

    被放在僻静的街上,她怒气未消,“该死的凤云轻,下次千万不要让我看见她,否则见一次我打一次!”

    箫连城皱眉,“她被你踢下水,被欺负的还不可怜吗?”

    阮璃瞪着箫连城,“她是自作自受,谁让她从后面攻击我,亏我还送她诗词鉴赏!”

    箫连城自然知道,诗词鉴赏是怎么回事,挑了挑眉道,“原来是你带坏了三嫂,我警告你,离三嫂远一点,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女人我也照打……”

    他转身就走,阮璃跺脚,“你混蛋,萧临楚也混蛋,你们萧家的男人都是混蛋!”

    箫连城冷哼,“我们混不混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若被三哥知道,那诗词鉴赏的事情,你说,他会怎么罚你?”

    阮璃咬唇,“我没有带坏她的意思,我只是看见,她似乎对那些书很感兴趣!”

    箫连城回头瞪她,“那你还将她踢进水里?”

    阮璃抬眸,不甘的道,“谁叫他误会我和萧临楚,她还骂我们奸、夫淫、妇!”

    箫连城冷笑连连,“是不是误会,你自己清楚,三哥对你是绝对没有那种心思的,可是你对三哥呢?”

    阮璃顿时不说话,连带着脸色,也苍白了很多。

    箫连城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不再留恋,迅速离开。

    凤云轻被萧临楚抱回寄月别院之后,就有些轻微的发烧,她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泛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萧临楚吩咐丫鬟去养馨园请了御医,这一下就惊动了白谨。

    白谨听说凤云轻又病了,顿时慌张起来,她随着御医一起到了明月轩,发现凤云轻只是落水之后轻微的发烧,这才稍微心安。

    叮嘱了凤云轻几句,她叹息着离开,吩咐丫鬟买了人参灵芝什么的,她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去了隔壁的望月别苑。

    容嬷嬷扶着她的手臂,她秀眉紧蹙,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两个装扮成了小厮的太监。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云轻怎么跟城城出去,却跟小楚回来?”白谨想不明白,这凤云轻的心,究竟在谁身上?

    难道一个女人,还能同时爱着三个男人不成?

    容嬷嬷叹息,“这凤云轻啊,以前的时候就声名狼藉,现在嫁给了小楚,也不知道收敛!”

    白谨摇头,“我倒是觉得,凤云轻没心没肺,是个单纯的好丫头!只是,一个女人若是同时喜欢三个男人,只能说明,她其实一个都不爱,只不过看不清自己的心罢了!”

    容嬷嬷抿唇一笑,“娘娘,那您觉得,凤云轻适合您的哪个儿子?”

    白谨失笑,“她已经嫁给小楚了,还能怎样?若是早些认识凤云轻,我倒是会拦着小楚,让她和城城凑做一对,都是两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在一起,看着热闹!”

    容嬷嬷笑着不说话,其实,打心底,谨贵妃还是疼爱城城多一些的。

    毕竟,得凤星,得天下。

    屋内,屏风,热气氤氲。

    箫连城惬意的窝在浴桶里面,仰头泡澡。

    想起今天的事情,他就觉得憋得慌,凭什么他萧临楚一吻夺走凤云轻,而他就只能在后面黯然伤神。

    其实仔细想想

    ,萧临楚跟凤云轻根本不配。两人说白了,就不是同道中人,若不是凤星的身份,怕是萧临楚一辈子都不会正眼看凤云轻一眼吧?

    哎,其实本来,娶了凤云轻的人,应该是他,只是他太过注重女子的容貌。

    还沉浸在往事中,箫连城的耳朵,就被紧紧揪起。

    他惨叫一声,凭着身后这馥郁的花香,他就知道,谨贵妃来了。

    “疼,疼死我了!”箫连城一边要护着身下重要部位不会露点,一边还要护着自己的耳朵,可以说是狼狈不堪。

    谨贵妃冷哼,“现在知道疼了?下午在凤云轻院子里骂我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疼?”

    她施施然朝着前面的贵妃榻走去,坐在贵妃榻上,欣赏自家妖孽倾城的儿子洗澡。

    箫连城护着自己,脸色通红,“娘啊,您能不能先让开,等我穿好衣服再跟您回话,成吗?”

    他说着,就要转身去后面的屏风上取衣服,可是谨贵妃却站了起来,居高临下。

    他顿时羞愤不已,捂着自己蹲回桶里。

    谨贵妃阴森森的笑,在自家儿子面前,连掩饰都不屑,“等你穿好了衣服,还不一言不合立刻跑了,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桶里!”

    箫连城恨不得咬舌自尽,娘啊娘啊,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好歹他也是成熟的男人,她作为女人就没有一点,回避男人的自觉?

    谨贵妃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装什么装?你浑身上下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被我看过摸过?”

    箫连城吐血,不忿的捂着自己藏在桶中,“那是小时候,现在能一样吗?我还没有娶媳妇呢,你怎么能就这样玷污我的清白?”

    谨贵妃鄙夷的看着他,“你还有清白可言吗?”

    箫连城歪着头,用沉默抗议谨贵妃,谨贵妃上前,“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老老实实说个清楚!”

    箫连城回之以冷哼,“你不是神通广大么,自己掐指一算啊……”

    谨贵妃伸手,又拧住了他的耳朵,他惨叫,“我说,我说,你快松手!”

    谨贵妃松手,他忿忿不平,幽怨不已的瞪着谨贵妃,“等我说完,你也要告诉我,我亲娘在哪里,我要去找我亲娘!而且还要去老皇帝面前参你一本,你偷龙转凤,混淆皇家的血脉……”

    “啊,疼死我了,白谨你拿什么扎我?”箫连城感觉肩膀一痛,回头却见一股殷红的血顺着肩膀流出。

    他瞪大眼睛,靠,竟然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白谨歉意的将发簪插回头上,“不好意思,拔错发簪了,原本想要拿玉簪扎你,结果拔成了金簪,你疼不疼?我出去叫丫鬟帮你处理伤口!”

    白谨施施然出去,箫连城却猴一般的窜出浴桶,三两下套上自己的衣服。

    丫鬟拿着外用药膏过来的时候,箫连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那荡漾着水波的浴桶,证明这个人刚逃不久。

    白谨摇头失笑,他不告诉她,她就不会去问凤云轻么?

    第二天早上,凤云轻昏昏沉沉,还是惨白着脸,斜挎着书包赶去私塾。

    白谨一大早过来,看见的就是凤云轻耷拉着脑袋准备从后门离开的样子。

    她扬眉,“云轻,你还在生病,怎么就起来了?”

    凤云轻规规整整的站着,“婆婆,萧临楚说,我的烧已经退了,所以不能耽误学习!”

    白谨上前,怜惜的拉着凤云轻的手,“小楚呢?”

    “还在睡觉呢!”凤云轻老老实实的回答,清澈的大眼睛,也怯生生的看着白谨。

    白谨蹙眉叹息,“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疼老婆,你还在生病呢,起这么早去私塾,他倒好,这个时候还在睡觉!”

    凤云轻盯着白谨,低低的说道,“婆婆,昨天,箫连城那么骂您,您没有生气吗?”

    白谨诧异,这孩子怎么什么话都问出口了?实诚成这样,以后回京了可怎么办?

    她低低的笑着,“骂我的人是箫连城,你害怕成这样做什么?”

    凤云轻鼓嘴,低着头握着自己

    的手指,扭扭捏捏,“是我不好,跟他抱怨你的不是,其实你很好,对我真的很好!”

    她大胆的抬起头,让白谨看清自己眼中的歉意和真挚之色。

    白谨忍不住一笑,和蔼的捏捏凤云轻饱满的脸颊,“傻丫头,赶紧去私塾吧,等一下要迟到了!”

    凤云轻心里,一颗重重的石头落地,顿时有了精神开心的点头,“婆婆,我回家的时候给你编草蚂蚱,可好玩了……”

    白谨点头微笑,眉目和善的看着凤云轻欢快的远去,这个丫头呵……

    来到明月轩主卧的时候,萧临楚果然还未起床,屋内散发着一股还未消散的情、欲麝香之味,证明昨晚这屋子,两人运动激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