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88章 我说过,我萧临楚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

第88章 我说过,我萧临楚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到明月轩主卧的时候,萧临楚果然还未起床,屋内散发着一股还未消散的情、欲麝香之味,证明昨晚这屋子,两人运动激烈。

    她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瞪着床上凌乱不已的锦被下,那俊美深魅的儿子褴。

    萧临楚尽管闭着眼睛,剑眉却依旧皱着,一只手的手背搭在自己的额头,仿佛劳累不已,另外一只手放在锦被外面,搁在自己的胸口。

    他精致华美的锁骨,露在锦被的外面,跟大红的缎面薄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祸国殃民的妖孽,难怪凤云轻喜欢箫亦陌,却心甘情愿的嫁给他鲎。

    “看够了没有?”低沉淡漠,冷魅却疲倦的声音,从床上上美若罂粟般的男子口中,徐徐发出。

    白谨再次皱眉,“昨晚到底怎么了?云轻怎么会落水?”

    萧临楚闭眸不语,连休憩的姿势,都没有动一下。

    白谨上前,“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有人想要故意谋害凤云轻?”

    她紧张起来,万一有人心怀不轨,觉得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不到,那岂不是对凤云轻痛下杀手?

    萧临楚声音慵懒,不适的紧皱眉头,“没有……”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想用两个字就打发我,我告诉你,凤云轻要是出事或者被箫亦陌抢走,我跟你没完!”白谨生气的一把撩开了萧临楚的被子,萧临楚终于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

    他光裸的身体一丝不挂,大喇喇的躺在那里。昨晚跟凤云轻运动次数太多,所以早上的时候才眯眼睡去,衣服自然顾不得穿上。

    白谨咬牙切齿,见自家儿子面不改色的样子,又一把将锦默给他撩上,怒道,“是不是张芊芊?是不是那个女人想要对付凤云轻?”

    萧临楚从床上弹坐起来,光着上半身,怒视白谨道,“为什么所有事情,你都要扯上芊芊?她就那么不招你待见?”

    白谨冷笑,“那种女人,我见多了,你最好让她识相一点,否则我会让她死的很惨!”

    萧临楚深呼吸,脸色难看到极点,“如果芊芊是你们口中的凤星,而不是灾星,你们还会这样对她吗?”

    “那就让她成为凤星之后,再跟我说话!”白谨挑眉,幽冷的盯着萧临楚,“这句话我同样问你,若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娶错了,凤云轻根本不是凤星,你要怎么办?”

    萧临楚觉得头疼,低头扶额,“你走吧,不要拿假设中的事情烦我!”

    “我记得你承诺过,就算凤云轻不是凤星,也不会休了他,小楚,要是真正的凤星出现,你该如何?”白谨字字冷厉,掷地有声的说道。

    萧临楚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起身拿了衣服,就开始面色不善的的穿衣。

    白谨冷漠的看着他,眉头紧蹙,世人都道四皇子箫连城厚颜无耻,其实真正脸皮厚的人,是她的三儿子萧临楚。

    萧临楚阴沉的穿好衣服,转身就走,白谨冷声,“有些决定,既然你做不了,那么我就帮你一把!”

    他自然知道,白谨这是什么意思,蓦地转身盯着白谨道,“凭什么?凭什么因为凤云轻的一次落水,你就要判了芊芊的死罪?她现在还在京城,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白谨瞥着萧临楚,神色森冷,“原因你很清楚,凤云轻的唯一对手,就是张芊芊。我从不相信什么意外之类的鬼话,在皇宫,我见过太过意外落水而死的人,如果我跟凤云轻一样天真,那么就活不到今天!”

    萧临楚觉得疲惫不已,紧皱着剑眉,“你不要动芊芊,事情跟她无关,是阮璃,阮璃将凤云轻踢下了水……”

    白谨蹙眉,“阮璃?如果是阮璃的话,那么张芊芊嫌疑更大,因为这两人从小相识!”

    萧临楚喘息,顿时明白,谨贵妃根本不是想要替凤云轻出头,而是想要找个借口,除去张芊芊。

    他拧着眉头,冷漠而又无奈的看着白谨,“我说过,我萧临楚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这个人已经迫不得已是凤云轻,麻烦你不要再为难芊芊,好吗?”

    他咬牙切齿,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语气,让白谨心惊不已。

    原来他已经打定主意,跟张芊芊断掉,倒是她杞人忧天了。

    淡漠的抬眸,扫视了一眼被她逼的接近爆发的儿子,莞尔一笑,“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你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帮你给张芊芊带到!如果你不幸被凤云轻休了,那么我还是允许她进门做个侍妾!”

    萧临楚无奈,转身想走,却被白谨再一次阻止,她蹙眉,“你去哪儿?”

    萧临楚冷着一张俊脸,不说话,她缓慢上前,上上下下扫视着他,“我最近心情不好,你父皇已经下旨,四处寻找五殿下,你和城城最好给我安份一点!至于那个阮璃,不管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以后都不准再见!”

    萧临楚看着不可理喻的白谨,紧紧的皱眉,真是难以理解谨贵妃对凤云轻的偏护。

    难道就只是因为她是凤星?所以她对她护成那个样子?

    白谨声音清冷,思维异常清晰,“凤云轻如白纸般,没有见过宫里的尔虞我诈。这样的人,最好控制,但是前提是,你得将她保护得很好。可若是你亲自伤了她,那么想要接近她的心,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了……”

    萧临楚深呼吸,不耐烦的皱眉。白谨上前,握住了萧临楚的手,和蔼的笑,如每一个温柔的母亲般,“小楚啊,娘知道,这些年你很为难,可是在皇家就是身不由己,娘的希望可就全部放在你的身上了!”

    萧临楚嫌恶的甩开了她,“这种苦情的戏码,你演给箫连城看吧!”

    他继续往前走,谨贵妃见苦情戏没用,跺脚顿时声音严厉,“你去哪儿?”

    “你管不着!”萧临楚头也不回。

    *

    无尘居,小小的四合院内,昨晚来了一尊大佛,今早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大早,箫亦陌就看见脸色阴沉的萧临楚,一脚踢开了他院子的大门,接着恍若出入无人之境,径直走了进来。

    他坐在琴台前面,抿唇不语,静立在他身后的璟荇,铿锵一声拔出长剑。

    箫亦陌拧眉,“休得无礼!”

    璟荇这才收回长剑,依旧双眸警惕的盯着面色不善的的萧临楚。

    萧临楚冷幽幽的看着这一大早不睡觉,却一坐一站的主仆两人,眉头一皱,接着朝着屋内走去。

    璟荇再也忍不住,飞掠而起,拦在了萧临楚的前面,“闯而不问,是为贼也,王爷请自重!”

    萧临楚冷笑,“我来自家弟弟的屋子里睡个觉,也要你这奴才多管闲事?”

    璟荇诧异,扭头看了箫亦陌一眼,箫亦陌神色淡然,“我这屋子,已经被人占了,你若是想要睡觉,左手边第一间房……”

    萧临楚的眸光,徒然变得锐利无比,他冷嗖嗖的盯着箫亦陌,脸色铁青。

    凤云轻一大早没有去私塾,又来找她的男神大人了?

    这该死的丫头,昨天还抱着他痛哭流涕,今天就敢爬墙跟他示威。

    敢情他没有同意她赖床逃课,她就跑来这里偷懒?

    心里压抑着一口怒气,他扬手将璟荇推到一边,俊脸霜寒的闯进了主卧。

    只是在看见床上睡姿不雅箫连城的时候,倏然放心起来。

    原来竟是这二货……

    他还当凤云轻又想爬墙给他戴绿帽子了。

    不过想来,这蠢货昨晚又遭了谨贵妃的毒手,无处可去,所以躲来这里图个清净。

    他抬腿踹了箫连城一脚,“滚去外面左手边第一间房睡觉!”

    箫连城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呓语了一句,“三哥……”

    他翻翻身,又继续睡死过去。

    萧临楚无奈,只能脱下了鞋子,合衣躺下。很快的,卧房内传来两人的均匀呼吸,这两人显然已经睡死过去。

    屋外,璟荇目瞪口呆,“主子……”

    箫亦陌低头拨弄琴弦,浅笑,“随他们去吧!”

    “主子,四爷昨晚抢了您的床铺,您一夜没有合眼,若是主子不嫌弃,去奴才的房间休息吧!”璟荇低头说道。

    箫亦陌摇头,“不必,我也不习惯外人的床铺!”

    璟荇哑然,想来,这三爷四爷六爷,明面

    上斗的厉害,实则都没有将对方当做外人?

    琴声叮咚悦耳,却曲不成曲,箫亦陌心事重重,“璟荇,你说,父皇宣五皇兄回宫,这是什么意思?”

    璟荇皱眉,“可能,他对几个儿子都不满意,所以打算将皇位传给五皇子!”

    “都不满意吗?既然都不满意,那为什么又弄出凤星一说……”箫亦陌低喃,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阮璃也没有想到,会在安城遇见这么多熟悉的面孔。当海公公上门请她的时候,她诧异了一下,简单收拾了之后,就跟海公公去了寄月别苑。

    路上,海公公不断叮嘱,王爷和娘娘的身份,在安城还无人知晓,所以让她切勿保守秘密。

    阮璃应了之后,就进了养馨园,海公公让她在原地等候,他进去通报一声。

    阮璃一向是没规没距的主,平日里在皇宫,也不怎么行礼,此刻自然站着等候。

    可是海公公却站着未动,只是静静的盯着她,阮璃顿时懂了眼色,怕是谨贵妃找她问罪来了。

    她屈膝跪下,海公公这才点头道,“晋安郡主,您稍候……”

    她这一稍候就候到了日落时分,中间海公公不停的前来,“郡主,您稍候……”

    怕他不是来让她稍候的,而是监视她是不是跪在这里的。

    阮璃心里有气,可是也不敢怎样。这位可是后宫一把手,呼风唤雨的人物,据说老皇帝都对她宠赞有加,几乎到了惟命是从的地步。

    她能怎样?

    但是她好像没有惹过她啊?这位传说中非常厉害的谨贵妃,怎么就找起了自己的麻烦。

    黄昏,斜阳欲落,光影朦胧。

    阮璃已经跪的膝盖针扎一般的疼,她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想要偷懒也不敢,因为海公公正站在一边监视着她。

    她身躯摇晃,一言不发。

    身后传来了两道悦耳的男音,是萧临楚和箫连城。

    这两人抢了箫亦陌的床,补眠完毕,边说边走,当然大部分都是箫连城在说。

    “三禽、兽,你说吧,你是不是对我觊觎很久了,小爷我秀色可餐,想不到今天被你占了便宜!”

    “你别绷着脸不承认,小爷我人见人见花见花开,你有什么意图也趁早给我收回肚子里去,因为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告诉你,你睡了我还敢给我摆这种臭脸,小心我勾、引三嫂私奔……”

    萧临楚顿住脚步,阴森森的盯着箫连城,温柔一笑,“城城,你知道吗?小五快要回来了!”

    箫连城先是瞠眸,接着欢呼起来,“真的吗?小五快要回来了,哎呀,我的小五,我想死他了!”

    要是说,这皇宫只有一个人能让箫连城喜欢,那么这个人就是五皇子萧锦玉。

    两人年纪相仿,前后只差三天,箫连城胡作非为,萧锦玉就跟着他一起为虎作伥。

    不同的是,箫连城做坏事,萧锦玉劝阻,最后劝阻不了,就只能跟着他默默受罚。

    这一路下来,两人的感情竟然比一个娘生的,还要亲厚。

    箫连城欢快的跑进谨贵妃的屋子,萧临楚冷着脸摇头。蠢货,谨贵妃刚好心情不好,赶紧进去让她泻火吧……

    他放慢脚步,不多时,果然听见了里面的打骂声和惨叫声。

    他勾唇一笑,眸光却扫过了跪地的阮璃。

    阮璃面色不甘,咬着唇瓣,却一言不发。

    他挑了挑眉头,仿佛没有看见阮璃一般,敛去笑意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屋子。

    箫连城窜着逃跑,谨贵妃气的花枝乱颤,二货刚刚逃到门口,就被萧临楚一把抓住。

    “当心!”萧临楚淡漠的说道。

    箫连城气的吐血,当心你老母,你不抓着我,我就不用当心。

    这么瞬间的功夫,谨贵妃就已经杀气腾腾的赶到,她一把拎住了箫连城的耳朵,咬牙切齿,“你想死吗?竟然盼着萧锦玉回来?”

    箫连城哀嚎,“娘,你对我不

    好,三哥也对我不好,你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萧临楚这才松手,谨贵妃狠狠一脚踹去,箫连城被踢的身体一软,捂着屁股,怨念的盯着两人。

    她气急,扶额站在那里,大口喘息。

    萧临楚不紧不慢的开口,“母妃来安城也有半个月有余,不如,儿臣派方恒送母妃回宫?”

    谨贵妃蓦地抬眸,犀利的扫视萧临楚,“你休想打发我走,我走了之后,还不知道你要怎样的欺负云轻。我告诉你,在你们没有将孩子给我弄出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安城的!”

    萧临楚面无表情,无怒无喜,箫连城却撇嘴,“谨贵妃你怎么这样?凤云轻是我看上的女人,你竟然要盯着她弄出人命才走!你根本不疼我,你偏心萧临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