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00章 我既然得到了你,就不会放开你

第100章 我既然得到了你,就不会放开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铿锵”一声是长剑出鞘的声音,凤云轻吓的一缩,却依旧不要命的大叫,“萧临楚,萧临楚——”

    “住手!”院子里,响起悦耳的声音,接着一个打扮清雅脱俗,丫鬟拥簇的女人,施施然走了过来峻。

    她看了一眼凤云轻,手中拿着帕子,交叠在身前,“你是哪儿?找楚王殿下有事吗?”

    “我是凤云轻,我想问问,萧临楚回去了没有?”凤云轻喘息,脸色苍白的看着那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看见任何漂亮的女人,似乎都觉得跟萧临楚有一腿,所以那眸光,隐隐带着敌意鲫。

    女人清浅一笑,“原来是楚王妃,失敬了,这边请——”

    她被楚王妃这三个字,击的心脏麻痹了一下,拦着她的侍卫这才躬身退下,她脸色难看的走进。

    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王妃娘娘,恕我多言,男人在做正经事的时候,不喜欢女人打扰。王妃娘娘若是没有要事,还是回去等着便罢!”

    凤云轻抿唇,圆圆的大眼睛,因为刚刚哭过,所以显得眸光潋滟。那可爱的小脸上,犹自带着泪痕,她蹙着眉头,虽然狼狈,却越发的楚楚可怜。

    坚定的摇头,她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不,我要找萧临楚,现在,马上!”

    她是急性子的人,受不了等待时候的胡思乱想,她想要问问他,她不是他找的凤星,他是不是就要休了她。

    那女人见她坚持,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略微的打量了她一眼,施施然带着她去了后院的凉亭。

    凉亭外,重兵把守,五步一停十步一岗,不时有巡逻的守卫,威严走过。

    凉亭内,萧临楚面无表情,姿势慵懒的坐在正方面。下面左右,各坐着几名表情严肃的男子,其中一名,凤云轻认识,是这将军府的主人,蔡宁。

    不知道带她过来的女人,跟那士兵说了一句什么,那人立刻小跑着上前,层层通报。

    少卿,重兵把守的通道让开,凤云轻被带了进去。

    她站在凉亭的下方,看着表情明显不悦的萧临楚,有瞬间的迷茫。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男人,萧临楚吗?

    他绛紫色的衣衫,贵气浑然天成,俊美的五官,在落日余晖下,没有染上丝毫暖色。逆着光线,他仿佛这世界上最尊贵孤冷的王者。

    一言不发的坐着,他那双狭长的凤眸,散发的低气压,已经让人双腿颤抖,想要跪地膜拜。

    他冷冷的盯着凤云轻,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平日里的宠溺和温柔,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凤云轻死死的盯着眼前完美的男子,缓慢上前,“萧临楚,箫连城说,你娶我是因为我是凤星,可是现在,你娶错了,怎么办?”

    她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下来,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虽然有一丝惶恐,但是绝对没有乞怜之色。

    萧临楚剑眉一皱,眸中的光线越发冷厉,坐在他下方的几人,已经垂首,想要找个借口率先溜走。

    可是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开口。

    尴尬的气氛,在所有人中流转,凤云轻不安的看着萧临楚,不安的看着他那冷厉的没有丝毫温度的脸色。

    “回去——”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冷冷的丢她这两个字。

    凤云轻摇头,有些倔强,“除非你现在把话说清楚,否则我不会走!”

    萧临楚眯眸,凤眸带了一丝嘲讽,“本王若是不说清楚,你又能如何?”

    凤云轻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的清眸竟然荡起了一抹微笑,低低的,缓慢的道,“不如何,我现在若是得不到答案,我可能会和箫亦陌私奔,你也知道,我暗恋他很久了……”

    周围,空气的对流层,正在逐渐崩塌。

    蔡宁等人,将头低的恨不得钻进地缝,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连大气都不敢出。

    萧临楚的眸子,阴鸷的可怕,那点墨般的凤眸,刮起了风暴,瞬间是冰天雪地。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凤云轻,森寒如骨的表情,让凤云轻不由得后退几步。

    “我知道了,麻烦你将休书交给蛋蛋,这些天,谢谢你!”她

    表情怯弱的鞠躬,接着转身,头也不回的跑开。

    萧临楚的脸色,已经难看无比,他咬牙,极力忍着自己的怒气。

    在凤云轻的背影消失之前,他终于起身,朝着凤云轻追去。

    凤云轻还没有跑出将军府的大门,就被拽入了一个灼热的怀抱。她来不及反应,眼前这熟悉的气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柔软的唇,就被他死死的堵住。

    她瞠大眸子,不停的挣扎着,用力捶打勒着她的坚硬胸膛,却被密不透风的吻,吸、吮的一点力气也无。

    “凤云轻,你是不是想死?”他咬牙切齿,在她的唇间,迸出了这几个让她熟悉的字。

    她双腿一软,整个人都倒在了他的怀中,看着他阴云密布的眸子,她知道,她熟悉的萧临楚,又回来了。

    刚刚那个高高在上的他,她不喜欢,也不熟悉……

    她的眼睛红红的,嘴巴被他吮的红肿不堪,那潋滟的目光,也带着泪水洗涤过的痕迹,脸颊上的泪痕,更是让他的心,莫名一软。

    一只手搂着她,让她柔软的身体,严丝合缝的贴着自己。另外一只手则是抚摸她楚楚可怜的小脸,他低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愤恨的声音从他薄唇中逸出,“有什么话,不能回去说吗?非要在这里?嗯?”

    他紧紧的拧住她的脸颊,看着她疼的蹙眉,这才松手。见她白皙的脸上被自己拧出的红印,又不忍的皱眉叹息,低头吻住她脸颊上被自己拧出的红印。

    她费力的推着他,“有人看见……”

    这里是蔡宁的将军府,来来往往那么多下人,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他咬牙嘲讽的耻笑,“刚刚冲进去找我要答案,威胁我要跟箫亦陌私奔,甩脸子离开的时候,你怎么不怕有人看见?”

    她被他质问的,脸色一变,低头不说话。他就蛮横的用胳膊勒紧了她,凤眸中燃烧的熊熊火焰,几乎让她的头顶燃烧起来。

    她挣扎,用哭泣的颤音低低控诉,“你放开我,你混蛋,我又不是凤星,你去找你的凤星……”

    “蠢女人!”他皱眉咒骂,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薄削的唇,就迫不及待的压了下来。

    这一次的吻,带着怜惜,湿热的舌滑过她红肿的芳唇,那幽深的凤眸,也用热烈的眼神看着她,凤云轻觉得一阵炫目,身体酸软中闭上了眼睛。

    他拉过她的双臂,让她攀着自己的身体,胸腔的心脏剧烈跳动,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她的气息,平息心脏的不安于室。

    终于,这一吻变质沉沦。

    在他的手探入她的衣襟,湿热的吻移向她白皙颈项的时候,凤云轻清醒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拉开了她的腰带,晚风透过层层衣襟的缝隙,掠入她白皙的肌肤,她惊的战栗一下,尖叫一声推开了他。

    可是没有他的遮掩,她更加狼狈,完全解开的腰带,散乱的飘落在地。

    凤云轻的衣衫敞开,她大哭起来,弯腰捂住自己的衣衫,怨懑控诉的看着萧临楚。

    她的哭声委屈无比,小脸上满是泪光,他皱眉低咒一声,“该死——”

    上前一把抱住她,将她整个人都藏在自己的怀里。

    他大口喘息,“没事了,不哭,不哭……”

    他灼热的胸膛,让她哭的窒息,她想要挣扎却又不敢,因为推开了他,她又要春光外泄。

    萧临楚剑眉紧皱,只能不停的哄劝,“别哭了,没人看见的……”

    她抽噎的抬头,泪汪汪的大眼睛,让他的心跟着一颤,萧临楚的声音也柔软了很多,“乖,真的没人敢看的……”

    她身体颤抖,声音也跟着一抽一抽,“你混蛋——”

    他闭眸,无奈,“我混蛋!”

    “你禽兽!”她愤恨的大吼,眼泪依旧在扑簌簌坠落。

    他长叹,“我混蛋——”

    “你不是人!”她用力捶打他的胸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将军府四处都是守卫,怎么可能没有人看见。

    <

    p>她哭的声嘶力竭,他只能紧紧的抱着她,任由她打骂。

    终于等她闹腾够了,那根素色的腰带,已经飘的无影无踪。

    两人站在晚风中,相拥而默。

    “凤云轻——”萧临楚确定她不会再哭再闹,低声唤道。

    “嗯?”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困顿的鼻音。

    “要不然,我就这样抱着你回寄月别苑?”他试探的问道。

    刚刚是他一时意乱情迷,竟然不分场合,就这样把她衣服解了。

    凤云轻紧张的抱紧了他,小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不行——”

    就这样衣衫不整众目睽睽之下被他抱回去,那她的脸往哪儿搁?

    他皱眉,有些为难。

    眼下这场合,蔡宁他们是绝对不敢上前打扰的,甚至他发现,方圆几里之外,连站守的侍卫,都被撤了回去。

    他不能,一直站在这里抱着她。

    凤云轻在他的怀中,闷闷的,低声,“萧临楚——”

    “嗯?”他磁性的声音,相当好听,让她的心脏,酥酥麻麻,恨不得就这样酥在他的怀里一辈子。

    她的胳膊紧紧的抱着他,“你把你的腰带给我吧,反正你是男人,被人看见也没有关系——”

    他皱眉,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行——”

    凤云轻在他的怀中,撒起泼来,“呜呜呜,我就知道,你不爱我……”

    “别闹,有人来了!”萧临楚低斥,神色一正,表情变得森冷无比。

    她紧张的抱住了他,将自己的脸藏在他的怀里,死也不肯抬头多看。

    “王爷,今日天色已晚,还请王爷移驾静晖圆稍作休息,戌时将军府设宴,还请王爷和王妃娘娘赏脸与民同乐!”将军府的管家,一鞠作地的道。

    萧临楚薄削的唇,勾出一个嘲讽的笑意,“蔡青的案子未了,蔡宁倒是有心情设宴!罢了,你去为楚王妃准备一套裙衫,吩咐下人送往静晖圆——”

    管家应声,萧临楚将凤云轻懒腰抱起,接着阔步朝静晖圆走去。

    凤云轻的头,始终埋在萧临楚的怀中,直到到了静晖圆内寝,她这才从他的怀中跳出。

    大概是刚刚吹风受了凉,她的鼻子一抽一抽,看着格调高雅的房间,她蹙眉,“原来你昨晚就住在这里啊……”

    萧临楚坐下,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箫连城跟你胡说八道了什么?”

    她回头,见萧临楚面色又变得冷漠,随即有些心虚,“他说,你是因为误以为我是凤星,所以才娶我……”

    “然后呢?”他面无表情,低头饮茶。

    凤云轻抿唇,慢吞吞的走到他的身边,“然后,然后,我就来找你……”

    他冷漠一笑,拿着茶杯的手,骤然收紧,茶杯在手中碎裂,温热的茶水顺着他的指缝和着鲜血流出。

    她心惊,深吸一口气,上前想要查看他的手,他却蓦地躲开,冷冷的盯着她道,“箫连城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有没有脑子?”

    凤云轻撇嘴,“我不相信他的话,我难道相信你是因为爱我所以才娶我么?”

    他皱眉,“我娶你的原因,很重要吗?”

    她点头,负气的看着他,“就是很重要!”

    他自嘲一笑,“我娶你的原因,对你来说很重要,那么你嫁给我的原因呢,我是不是也应该追究到底?”

    她沉默,不满的看着他,他一字一顿,声音冰冷,“你口口声声暗恋箫亦陌,嫁给我的原因,只是逼不得已。凤云轻,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还是,你的要求向来只针对别人,不约束自己?”

    凤云轻的脸色,顿时惨白,她蹙眉哑口无言的站在那里。

    他起身,一脚踢开了凳子,“箫连城和白谨都知道,你可能不是凤星,你觉得我会被蒙在鼓里?还是你只是想借这次机会,离开我好去找你的男神箫亦陌?”

    凤云轻摇头,紧紧的抿着唇瓣,她盯着萧临楚沉冷的眸,一言不发。萧临楚缓慢靠近,两指捏住了她的下颚,让她抬头仰视着自己

    。

    他冷声,“宝贝儿,我实话告诉你,不管你和箫亦陌有何打算,我既然得到了你,就不会放开你!”

    她没有因为这句话生气,也没有因为被迫抬起小脸仰视他而愤怒,抿唇微微一笑,她清眸潋滟,“萧临楚,你说话算话,既然得到了我,就不准放开我!”

    他挑眉,有些意外她的反应,松开了她的下巴,他理了理她的衣襟,“放开自然不会放开,只是小轻轻你刚刚的表现,让所有人瞠目,你说,我要如何挽回我的面子才好?”

    “萧临楚——”凤云轻扭着身子,开始撒娇耍无赖,“我被你当众拉开了腰带,我也很没有面子啊,不如就这样算了,好不好?”

    他垂眸一笑,低头打理着自己手上的伤口。

    她上前,挽住他的胳膊,“晚上给你吃三次好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