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147章 萧临楚和箫亦陌,你选哪一个(求月票)

第147章 萧临楚和箫亦陌,你选哪一个(求月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临楚拽着她手指的手,微微用力,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没有那个可能!”

    凤云轻冷笑,没有那个可能吗?她有预感,明天皇上的杀手锏,绝对是真正的凤星,她有点,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萧临楚见她蜷缩在那里,半天不动,凑过去看着她假寐的眸子,邪魅的笑,“睡不着就不要勉强自己!砦”

    凤云轻睁开眼睛,“睡不着关你什么事?”

    萧临楚动手,开始解她的衣带,“睡不着,我们做点有益睡眠的事情啊!鳏”

    她蹙着眉头,一巴掌打开他的手,怒道,“萧临楚,在你没有做出选择前,不准碰我!”

    他不解的看着她,“什么选择?”

    凤云轻冷哼,挑衅的看着他,“明天你就知道了!”

    他轻笑一声,顿时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伸手将她抱进怀中,他伸手揉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想看我为难?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一向只给别人选择机会,自己从不做出选择!”

    凤云轻恶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嘀咕,“自大狂,变、态,禽兽……”

    萧临楚膝盖一弯,紧紧的压住了她的双腿,闭上凤眸道,“既然不给碰,那就乖乖睡觉吧,否则等一下挑起火,你可得负责灭火!”

    她顿时不再随便动弹,乖乖的伏在他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他察觉到她的乖巧,勾唇一笑,伸手顺了顺她的头发,低声,“乖……”

    乖你妹!

    凤云轻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了这禽兽无数遍,嗅着这禽兽身上好闻的气息,始终无法入睡。

    她尝试着想要动弹一下,将自己从他的怀中解救出来,却发现自己刚刚一动,就被他压的更紧。

    他拧着眉头,不耐烦的道,“别动!”

    他的俊脸在她耳边的秀发上蹭了一蹭,有力的双臂,将她抱的更紧,最后在他平稳的呼吸中,她始终无法狠下心,将他推开,只能这样任由他抱着一、夜。

    黎明时分,她才在满腹的心事中,恍惚睡去。

    似乎有人,用深情的眸光,紧紧的凝视着自己,似乎有人,用修长的手指,不住的描绘着她的五官,她睡的迷迷糊糊,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睛,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想起今天早上是面圣的日子,一看外面的日头,顿时苦着一张俏脸。

    跟老皇帝约好辰时,可是这个时候,都已经巳时了。明明昨晚自己千叮呤万嘱咐丫鬟叫她起床,怎么都这个时辰了,还是没有人叫她?

    这太子府的丫鬟,也忒不靠谱了吧?

    凤云轻手忙脚乱的找自己的衣服,萧临楚斜倚在一边,手中拿着书本,懒洋洋的道,“醒了?”

    “你早就醒了,怎么不叫我,父皇肯定等着急了,这一回被那丫鬟害死了!”凤云轻咬牙切齿,飞快的穿着衣服。

    萧临楚将书册放在一边,伸手帮凤云轻穿衣,“那丫鬟来叫你,被我打发了,常公公也过来催了你两次,我让他在外面候着呢!”

    凤云轻脸色顿时一黑,秀眉紧蹙的瞪着萧临楚,忍不住怒吼,“萧临楚,我日你祖宗了吗?你要这样害我?”

    萧临楚脸色一黑,剑眉紧皱,眸光森森的盯着凤云轻。

    凤云轻生气的甩开他帮忙的手,气呼呼的爬到床边穿衣,她撅着屁股找鞋的样子,毫无形象可言,他一把拽过了她,将她摁在腿上,接着扬手恶狠狠的揍了起来。

    凤云轻的屁股上,传来“啪啪”的巴掌声,她疼的呲牙咧嘴,尖叫声凄厉,伸手想要去维护被暴打的屁股,却被他一把拧住了手腕,另外一只手下手的力道更狠。

    她哭了起来,想要继续骂,可是屁股上被揍的疼痛,铭心刻骨,她抽噎着,眼睛通红的伏在他的腿上。

    他提溜起她,将她翻过来,面对着自己。

    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他半是威胁半是认真的道,“下次再骂脏话,可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

    凤云轻抹了一把眼泪,气的一抽一抽,咬牙切齿的看着萧临楚,萧临楚眯眸一笑,“怎么?不服?”

    </

    p>

    凤云轻哪里敢说不服,只能抽噎着蹙着眉头。

    外面,萧晋央和常公公,守在那里,两人听着屋子里的动静,无奈的对视一眼,接着摇头叹息。

    这王爷和王妃,可真是,极品一对儿……

    半响,房门打开,两人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萧晋央脸色难看,坐在轮椅上,气势凛然,“老三,你怎么会在这里?”

    尽管知道,他昨晚偷偷跑来,萧晋央还是忍不住发难。

    萧临楚微微一笑,神采奕奕,“昨晚过来太晚,就没有打扰太子殿下!”

    萧晋央睨了他一眼,转眸看向凤云轻,只见凤云轻眼眸通红,垂头委屈的站在那里,撇着嘴巴还在不住的伸手揉着自己的屁、股。

    他忍不住笑出声,“云轻,是不是小楚又欺负你了?”

    凤云轻抬起头,被一问,险些又要哭出来,她眼睛红红的摇头,哽咽着眼睛里泪水弥漫。

    萧晋央伸手,“走吧,我亲自送你去皇宫,路上谁敢欺负你,我就帮你讨回公道!”

    凤云轻点点头,逃似的跑到萧晋央的身边,将自己的手交给了萧晋央。

    萧晋央低声,“云轻,你昨天的话,我仔细考虑过了,如果你和小楚真的和离,那么,我愿意收你为义女,这太子府的一切,将来交由你打理!”

    凤云轻回过头,挑衅的看着萧临楚,眼睛红肿的仿佛核桃一般。

    萧临楚咬牙,剑眉紧皱,恶狠狠的瞪着凤云轻,用眼神威胁着她。

    凤云轻不管不顾,明媚一笑,看着萧晋央道,“多谢太子殿下!”

    萧晋央笑着,拉着凤云轻的手,坐在轮椅上,被侍从推着走。

    常公公跟在身边,低眉顺目。

    尽管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可是他连不耐烦的眼神都不敢露出来,连皇上都在等,他还有什么好说?

    出府的时候,趁着上马车的间隙,萧临楚这才逮住机会过来跟凤云轻说话,“见了父皇,不准同意和离,也不准同意入大哥的门下做义女,明白了没有?”

    凤云轻理都不理他,嘲讽一笑,接着在常公公的搀扶下,上了萧晋央的马车。

    萧临楚气的脸色难看,却也无计可施。

    他看着太子的马车,帘子落下,明显没有让他一起的意思,顿时银牙紧咬。

    孤男寡女,同处一辆马车,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他气愤的浑身散发着暴戾之气,常公公低头,“王爷,您的马车在……”

    常公公的话还没有说完,萧临楚就蓦地走到旁边的侍卫那里,一把推开了马背上的侍卫,接着翻身上马,一驳缰绳,剑眉紧皱的盯着马车。

    常公公失笑,这三皇子生气使起小性子来,可是一点都不比四皇子差,简直幼稚到极点。

    马车出发,直奔皇宫。路上,马车内欢声笑语,时不时的传来凤云轻那没心没肺的笑声,还有太子宠溺的话语。萧临楚的心,如一百只小猫,在不停的挠啊挠。

    说什么,说那么开心?

    萧晋央都已经年近四十,难不成看了凤云轻,又动了什么心思?

    他心里呕的厉害,可是偏偏,马车里的人一点都不收敛,谈笑声更加欢快。

    他从来没有见太子大哥笑过,尽管他是个好哥哥,对他和诸位兄弟,都照拂有加。

    不过凤云轻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

    他恨恨的攥着马鞭,“嘭”一声,马鞭被他硬生生折断,他都不自知。

    终于到了皇宫,他上前想要自己的王妃抢过来,却见箫亦陌迎了出来。

    他面色凝重的看着凤云轻,“怎么回事?父皇都等了你们一个时辰了,是遇见什么麻烦了吗?”

    凤云轻摇摇头,走到箫亦陌的身边,歉意的道,“对不起,是我不好,起来迟了!”

    箫亦陌松了一口气,微笑,“没事,父皇在里面等着呢,走吧!”

    凤云轻点点头,跟箫亦陌走。

    <

    p>萧临楚气的七窍生烟,可是偏偏,今天这种日子,不适合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而且这么多人看着,现在跟一个女人计较,未免丢份。

    他面色阴沉的上前,阔步跨过了凤云轻和箫亦陌,故意的用肩膀撞了一下凤云轻,表示自己的不满。

    凤云轻见他远去的背影,蹙了蹙眉头,皱起鼻子冷哼一声,拽个屁,这里是皇宫,难不成他还敢在皇上面前,把她揪住了揍一顿?

    箫亦陌看着两人,失笑,“怎么了?吵架了?”

    凤云轻撇嘴,“吵架和打架都很正常,反正在这样下去,不是我气死他,就是他打死我……”

    “他还敢打你?”箫亦陌拧起眉头,生气的看着凤云轻。

    凤云轻知道箫亦陌误会,结结巴巴的解释,“也不是啦,就只是,我说脏话,他教训我……”

    箫亦陌无奈的摇头,“你都不能跟他客气一点?”

    凤云轻不以为然,“我干嘛要跟他客气,以后我随身带着暴雨梨花针,他要是再敢惹我,我就嗖嗖嗖的射死他!”

    箫亦陌抚额,这笨丫头啊,其实真正的疏远,就是客气。

    只要她对他客客气气,他就找不到接近她的机会了。

    凤云轻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箫亦陌两个箭步追上了她,拦在她的前面,“你想好了没有?”

    凤云轻抬起头,“啊?”

    箫亦陌看着她张着嘴巴呆萌的样子,皱眉,“萧临楚和箫亦陌,你选哪一个?”

    他等不下去了,与其看着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倒不如由着他陪着她错下去,虽然不能帮她挡掉所有伤害,可是起码能保证,他和她一起承受那些伤害。

    凤云轻看着箫亦陌认真的脸色,微微一愣,她心虚的低头。

    没有想到,箫亦陌竟然会这样直白的问出来。

    她知道,他不是因为凤星的身份才想要和她在一起,但是她已经喜欢上了萧临楚,这辈子,怕是都没有办法改变了。

    女人,其实挺可悲的,不管表面上如何大大咧咧,但是占有她们第一次的人,都会是永远留在她心底的那个人。

    她蹙眉不说话,眸中流露出浓郁的哀伤,萧晋央的轮椅,跟了过来,看着箫亦陌道,“小六,你可不能欺负云轻啊,她跟小楚和离之后,会是我的干女儿,以后,你们都是长辈了!”

    箫亦陌脸色煞白,盯着凤云轻半响不说话,凤云轻凄楚一笑,“小六,以后,我就该叫你一声六叔了……”

    箫亦陌后退几步,眸光冷的骇人,他盯着凤云轻喃喃自语的道,“也好,这样,你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凤云轻不知道箫亦陌说了什么,只是转身叹息一声,朝着长秋宫的殿内走去。

    还没有走进外殿,远远的就听见了老皇帝的怒吼声,“混账,朕宣你辰时进宫,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活的不耐烦了,敢叫朕等你?”

    “朕告诉你,不要以为你翅膀硬了,手下能人比肩而立,朕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今天早上的事情,朕就可以治你个大不敬,让你一辈子呆在天牢!”

    老皇帝怒吼声,中气十足,看来被萧临楚气出来的病,已经痊愈了。

    萧临楚淡漠的站在那里,剑眉紧皱,有些不耐烦皇帝的怒吼,刚刚想要辩驳几句,却见凤云轻走了进来。

    她屈膝跪下,蹙眉歉意的道,“叩见皇上,是我不好,贪睡起来迟了,让皇上您久等,皇上您罚我吧……”

    老皇帝立马变脸,神色温和,走到凤云轻的身前,拉起了凤云轻,“怎么眼睛都肿了?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

    凤云轻摇摇头,老皇帝拉着她,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凤云轻不安的看着老皇帝,老皇帝却对她贪睡迟到的事情,只口不提。

    箫连城站在一边,看的叹为观止,萧锦玉则是笑着,饶有兴趣的盯着凤云轻。

    箫亦陌面色难看,清冷却雅致的眉头,紧紧纠结在一起。

    萧晋央坐在轮椅上,面容和善,温和的注视着凤云轻。

    连从未见过面的小七,萧染白,都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凤云轻。

    老皇帝对凤云轻嘘寒问暖,一听她连早膳都没有吃的赶来,又吩咐了御膳房准备早膳。

    箫连城在一边极度不忿,搞什么?他一大早起床,也没有吃早膳,只不过晚来了一盏茶的功夫,就被老皇帝拎了半天的耳朵,这一会儿站的腿都软了。

    凤云轻还在跟老皇帝讨论失眠的时候,是数绵羊好,还是数星星好,外面,侍卫已经将张芊芊和展严带了过来。

    老皇帝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皱眉冷声,“跪地等着……”

    展严和张芊芊,面容苍白。展严蹲了几天的大牢,形象落遢,跪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光彩照人。

    凤云轻从椅子上站起身,“父皇,要不然,我们还是开始吧!”

    老皇帝摇头,“急什么?谨贵妃说你最爱吃桂花糕,走,去尝尝看,是宫里的桂花糕好,还是你容姨的手艺好……”

    ---题外话---亲们,有月票的都砸过来啊,月票涨过50票一天,礼拜五加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