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 第239章 因为阮璃的几句话,就开始怀疑她了

第239章 因为阮璃的几句话,就开始怀疑她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蛋蛋自然不记得阮璃,可是阮璃看见凤蛋蛋的那一刻,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她上前想要拉过凤蛋蛋,凤蛋蛋却身子一扭,躲了过去。

    他站在蓝霖的身后,一脸疑惑之色的看着阮璃蠹。

    蓝霖有片刻的尴尬,继而微微一笑道,“阮姑娘,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蛋蛋他甚至连云轻都不记得了,你切莫放在往心里去!”

    阮璃自然明白,毕竟在安城的时候,蛋蛋还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可是转眼间,蛋蛋都长成了一个半大小子。

    她摇头微笑,“没关系,以后熟识了就好!”

    这一闹,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了很多髹。

    箫连城看了蓝霖和凤蛋蛋一眼,上前几步,站在阮璃的身前道,“我还以为,我们昨晚已经说的很清楚!”

    阮璃低声,“在果果没有找到之前,我都会住在皇宫!”

    蓝霖跟着一起发话道,“四爷,你放心好了,阮姑娘和云轻情同姐妹,她住在皇宫,我们都会照顾好她,若是四爷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以随时去皇宫看望阮姑娘!”

    箫连城扫视了蓝霖一眼,再将视线转移向阮璃,见阮璃一言不发,知道今日自己若是硬来,也讨不到什么好。

    再说,发生了昨晚的事情,他也担忧着白谨会不会对付阮璃,如今让阮璃进宫,怕是最好的方法了。

    想到这里,他退后几步,对着蓝霖双手作鞠道,“既然如此,阮璃的安危,就有劳蓝将军!”

    蓝霖微微一笑,欠身道,“四爷言重了,末将自当恪守本分!”

    这一句恪守本分,可谓是一语双关,既点明了他会遵照蓝枫越的吩咐保护阮璃,也会遵守主仆的规矩,不会对阮璃有任何遐想。

    箫连城自然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爽朗一笑,拱了拱双手道,“连城在这里谢过蓝将军!”

    蓝霖微笑着颔首,带着阮璃阔步离去。

    *

    钟鼓村,凤云轻和萧临楚,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三天有余,可是从开始的阴雨连绵,到后来的暴雨如注,两人再也等不下去了。

    李二两看着心急如焚的两人,站在门口慌忙阻拦道,“两位,两位大爷,听我一句劝,这种日子不能入山!”

    从钟鼓楼到盐湖村,要先入山,再过湖,等于这一路,可以用艰难险阻四个字形容。

    李二两形容的唾沫横飞,凤云轻和萧临楚,冷冷的看着他,直到他说完了,萧临楚才拧着眉头道,“二两,自从你听说,我们要找的地方是盐湖村之后,就万般阻挠,难不成你在盐湖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李二两脸色一红,收回阻拦两人的双手,环胸冷哼道,“哼,我李二好心的劝你们,生怕你们将性命丢在了去盐湖村的路上,你们现在倒是反过来怀疑我?”

    萧临楚和凤云轻对视一眼,凤云轻上前,斜睨着李二两道,“那你说说,去盐湖村的路,究竟有什么危险的?”

    “下雨,山体塌方,运气霉一点的,遇见山洪爆发,眨眼间就把你埋在地底下面!”李二两双手环胸,抖动着两条腿,嘚瑟的说道。

    凤云轻不以为然,“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这种雨也就下了三天而已,哪有那么容易山体塌方和山洪爆发?”

    李二两瞥了凤云轻一眼,靠在门上,“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总之你们要赶路,现在尽管去,去之前把三十两银子给我就好,免得你们死了,我无处讨债!”

    凤云轻回头看着萧临楚,萧临楚上前几步,注视着李二两道,“此处去盐湖村的路,当真有那么危险?”

    李二两哼哼笑了两声,根本不拿正眼看两人。

    萧临楚犹豫的皱眉,凤云轻上前,挽住了萧临楚的胳膊道,“不然,再等一等?”

    萧临楚抿唇,神色复杂,“你还等的了吗?”

    凤云轻两只手搭在他的胳膊上,低着头,“我不想,在去盐湖的路上出任何意外,我们两个,已经受的太多太多了!”

    萧临楚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伸手一搂她的颈项,将她摁在自己的怀中,叹息着道,“放心,不管这一路结果怎样,都有我陪着你,不离不弃!”

    凤云轻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他,不远处站着的李二两,虽然背对着两人,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摸摸自己的鼻子,讪讪的转身,心里腹诽几句。

    在客栈吃完了早饭,凤云轻和萧临楚回房,李二两见两人如胶似漆,鄙夷的送上一个白眼,接着自己出去溜达。

    客栈简陋的屋内,凤云轻刚刚准备将两人换下的衣服,拿去后院清洗,就觉得自己胳膊上,一阵奇痒无比。

    她放下收拾的衣服,卷起了袖子,只见胳膊上,细细的生了一层红毛,原本被她用蜡烛灼伤的地方,连疤痕都被红毛覆盖。

    在这样下去,很快的她整个身体都会长满红毛,那个时候,不知道她的意识,会不会还处于清醒状态。

    惆怅的站在那里,身后出现了一只修长的大手,将她衣衫拉了下去。

    她转头就看见萧临楚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凤云轻抬眸看着他,“你说,若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知道我长了红毛,会不会将我当做妖怪,抓起来用火烧死?”

    萧临楚勾唇一笑,“就算你是妖怪,也是一只漂亮可爱的女妖怪,哪里有人舍得将你抓起来烧死?”

    凤云轻皱了皱鼻子,“那我要是变成小七那样,你还会觉得,我是一只漂亮可爱的女妖怪吗?”

    萧临楚捏了捏她没有什么肉的白皙小脸,“就算变成小七那样,也有我陪着你一起变,我们两只妖怪,在对方眼里,怎么看怎么都是漂亮的,不是吗?”

    凤云轻终于笑了出来,一把打掉他的手,端起木盆道,“我去洗衣服!”

    萧临楚看着她娇俏的模样,打趣道,“外面倾盆大雨呢,娘子你要去哪儿洗衣服?”

    凤云轻抿唇一笑,“房东周大婶家有个避雨的洗衣池,村子好多人都在那边洗衣服,若是遇上下雨,更是热闹的不得了!”

    萧临楚伸手拉了她,“那我陪你去!”

    凤云轻摇头,“我去洗衣服,你去干嘛?再说,都是一群女人在那里家长里短,哪里是你呆的地方,你乖乖的呆在客栈等我回来!”

    她端了衣服,转身离去,萧临楚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回身拿了一本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周大婶家的洗衣池,原本不是洗衣用的,是村子里一个温泉的泉眼,后来被一个富人圈了起来作为浴池,富人家出事了之后,周大婶将浴池买了下来,搭了棚子,供村子里的女人洗衣闲话家常。

    凤云轻过去的时候,洗衣池四周已经围满了女人,旁边都堆着高高的浆洗的衣服。

    她腼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对面的女人,看见了她,扬着嗓子喊道,“哎,妹子,看着面生啊,你不是这村子里的吧?”

    旁边的女人这才注意到她,一个穿着蓝色印花夹袄的女人,回过头来冲着凤云轻微微一笑,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说道,“她啊,是住在周大婶家的,据说跟她的相公和家奴一起采购山货,你们有什么山货,可以找她……”

    几人听说凤云轻是收山货的,这才热络起来。

    其中一个满手泡沫的女人,站起身,拉了凤云轻道,“妹子,我家有些前年从山里采回来的柳皂,晾干了,成色很好,你要不要?”

    凤云轻摇摇头,“这些事情,一向都是我家相公做主,我也不知道的……”

    那女人有些失望,还是笑着道,“你要洗衣服是吧?你等一等,我这里马上洗好,你可以坐在我这里!”

    凤云轻点点头,道了一声多谢,那女人就坐回原处,开始洗了起来。

    女人在一起,总是不愁话题,大概是天气不好的原因,来这里洗衣服的人,开始排起了长龙队,不知道谁开始说起,这个池子的来历。

    “你说,这么好的温泉水,怎么就便宜了我们,给我们洗衣服呢?”

    “还不是这里淹死过人,谁敢来这里洗澡!”

    “何止淹死过人,是淹死过好多人,据说那姓刘的员外一家六口,都淹死在这个池子里!”

    “六个人全部淹死在这里,难不成他们一家六口,都同时在一个池子里洗澡不成?”

    旁边响起一阵暧昧的笑声。

    “可不是,刘家的下人,后来在衙门里供词道,刘家苛待下人,好多个丫鬟,莫名其妙就失踪了,之后他们就经常听见那池子里有恐怖的笑声,没有多久,刘家就出事了!”

    “别说了,怪渗人的!”

    “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再说,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们在这个池子里洗了好几年的衣服,也没有听见什么鬼哭鬼笑!”一个胆大的妇人,将衣袖抹的更高,麻利的搓洗衣服道。

    凤云轻听了半响,正准备回转,前面那个想要卖山货给她的女人,洗好了满满一篮子衣服站起身,“哎,妹子,你来这里洗吧,等一下我唤了我男人,拿着山货给你相公看一看!”

    凤云轻点头应声,坐在那女人的位置上,拿出脏衣服洗了起来。

    她的手指,白皙纤细,跟这些做惯了粗活的不一样,而且她不像她们一般,将衣袖抹的老高,露出半截粗壮的臂膀。

    她很谨慎的将衣袖一点点攥在手心,纵使被水打湿,也绝对不露出半点肌肤。

    那些女人见她怪异,随即笑着问道,“哎,外来的,你是第一次洗衣服吧?”

    凤云轻尴尬的抬头,“没有!”

    她想要快速的洗完衣服离开,可是在手指触碰到水面的那一刻,温热的池水沸腾起来,仿佛水中有什么愤怒的生物,正在挣扎而出。

    凤云轻脸色一变,端了清洗一半的衣服,站起身想要后退。

    耳边响起那些女人的尖叫声,不知道是谁踩翻了水盆,“嘭”一声坠入了水中,凤云轻回头一看,却见水中一个狰狞的红毛怪,正呲牙咧嘴的朝着她游来。

    她大惊失色,再也顾不上木盆,提着裙摆就飞快的跑。

    可是那水中的怪物,似乎是冲着她来,冲破了平静的池水,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她还想继续跑,却见自己的前方出现了巨大的阴影,那阴影覆盖着所有想要逃跑的女人,似乎只要阴影塌下,所有人都会被压成肉泥。

    凤云轻顿住脚步,心念一转,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相反的方向,是一条死路,也就是泉眼流出的方向。

    果然,凤云轻一改变方向,那怪物嘶吼一声,跟着改变了方向,朝着凤云轻扑咬过去。

    凤云轻跑到峭壁围堵的水池旁边的时候,回过头去,只见一只湿漉漉的红毛怪,正呲牙咧嘴的看着她,那猩红的眼睛,闪烁着骇人的森芒。

    她脸色发白的站在那里,两只手扶着身后的峭壁,手指紧紧的抠入峭壁之中。

    前方,所有的女人,已经逃跑完毕,后方,庞大的红毛怪将她逼在峭壁旁边。

    ……

    蓝雪国帝都的深夜,处处沉浸在冷肃的氛围内,夏瑜一边走着,一边思考,晚上该去哪里落脚。

    她从偏远的小村子里出来,因为是村长的女儿,所以从小养成了骄纵的性子。

    不过离开了村子,她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她夏瑜在外面,什么都不算。

    没有人会让着她,也没有人会宠着她,她花完了从村子里带出的银子,连住的地方都成问题。

    这样的游荡下去,还没有开始闯荡江湖,她就要饿死了。

    想到这里,夏瑜无比沮丧,不如,就此回去吧。

    回去了之后,跟老爹道声歉,跟阿姆撒声娇,她还是他们的好女儿,那个无法无天的小鱼儿。

    打定了主意,夏瑜心里好受了很多,她准备在护城河边窝一宿,天亮就朝着回去的方向出发。

    波光粼粼的护城河,水不深,却清澈无比。

    从她这个方向,可以看清护城河里面畅游的小鱼。

    对,小鱼……

    她可以抓鱼,她已经好多天没有吃顿饱饭了,只要抓了鱼,她就能就此升火吃烤鱼。

    想到这里,夏瑜就脱了鞋袜,挽起裤子,跳入水中。

    水中鱼不少,可是都是巴掌大小的小鱼,根本不值得捉了串在树枝上烤。

    她寻摸了半响,看见了一抹黑色,夏瑜心里一喜,琢磨着道,难不成是一尾黑鱼?

    黑鱼的个头很大,用来做烤鱼,再好不过。

    她咽了咽口水,朝着黑鱼扑去。

    可是,入手丝滑,根本不像烤鱼,用力一个拖拽,竟然拽出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而且粉雕玉琢,漂亮的不可思议。

    夏瑜心里一紧,赶紧将孩子抱上岸,用力的摁压着孩子的胸口,希望能挽回孩子的性命。

    大概是孩子福大命大,她毫无章法的乱按一通,漂亮的小丫头竟然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姨姨……”

    夏瑜眉开眼笑,伸手摇晃孩子的肩膀,“你怎么知道,我叫瑜瑜?”

    可是孩子迷茫的看了她一眼,脑袋一歪,又昏了过去。

    夏瑜以为自己跟这孩子有缘,打定了主意要救这个孩子,她用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村长女儿身份象征的玉佩,典当了之后请了大夫。

    过了三天,孩子还是没有醒来。

    她先是窒息,接着是水淹,能勉勉强强捡回一条命,已经不错了。

    夏瑜决定,带着这个可怜的孩子一起,回到她的村子里,找他们村子里唯一的大夫看病。

    她在外面,实在是消耗不起了,而且也没有银子可以耗费下去。

    *

    蓝雪国皇宫,阮璃心事重重,已经三天了,还是没有果果的消息,她不知道究竟是谁指使小月,带走了果果。

    思来想去,她都觉得白谨最可疑。

    因为除了她,别的人没有理由带走果果。

    她在皇宫焦躁不安,箫连城的日子也不好过,调查了数日,他发现小月那个宫女,背景简单,无亲无故,进入皇宫之前,已经跟宫外的人,断绝了任何往来。

    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带走果果呢?

    理由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受人指使,可是这个指使她的人,除了白谨,没有其他人选。

    况且这个小月,素来只听白谨的吩咐,在外都以白谨的心腹自称。

    调查完了这些,箫连城对白谨,简直是失望至极,他打定了主意,纵使是撕破脸,跟白谨站在敌对的一面,也要救回果果。

    这些天,白谨发现,行宫的外面,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暗中将行宫包围了起来。

    她蹙眉叹息,果真是儿大不由娘,这个箫连城,竟然因为阮璃的几句话,就开始怀疑她了?

    她若是想要对付阮璃,需要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么?

    白谨惆怅不已,一杯杯喝着茶水,旁边的嬷嬷看着心疼,“娘娘,有什么事,您怎么不跟四爷直说?他可是您的亲生儿子!”

    白谨冷哼,“亲儿子又怎样?外人一句枕边风,他直接跟我反目了,现在暗中让人将整个行宫包围了起来,我若是真的做了什么,他是不是要拿刀杀了我?”

    白谨生气的放下茶杯,蹙眉道,“还是没有查到,小月和果果的行踪?”

    嬷嬷点头,白谨气愤的站起身,“这个死丫头,素来胆大,这一次若是抓住她,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嬷嬷叹息,“那会儿小郡主哭的时候,我就觉着不对了,原本想出去看看,奈何娘娘身子不适,离不开人,过了一会儿,小郡主又不哭了,我就以为没事了,谁知道啊……”

    ---题外话---亲们,求月票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姑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姑娘并收藏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