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八十三章:墓地相遇

第八十三章:墓地相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家伙,还是那么风风火火!

    这下子,整个餐厅的人都看过来,而肇事者却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杰作。

    而服务员,几乎是吓破了胆。

    这个餐厅的顾客都不是一个服务员惹得起是的,随即不停的赔礼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服务员想在念咒语一样,不停的低声道歉。

    而此时,受害者—季承侑,他看着自己一身的咖啡,甚至浓浓的拿铁的味道让他脸色顿时黑了。

    而在一边的季承茜,看着自家弟弟这模样,连忙上前两步,看着他一身咖啡的衬衫,有些担忧的道,“这怎么办啊?衣服都成这个样子了!等一下我们怎么·······”

    他们还得用晚餐好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呢。

    看着顾梦瑶,有些蹙眉,这女孩怎么毛毛躁躁的。

    季承侑几乎是眯着一双本来潋滟的眼睛,看着服务员身后,还在目瞪口呆的顾梦瑶,这个死女人,简直该死!

    “噗!你······你的衣服······”顾梦瑶指着季承侑那滴着咖啡的衬衫,捂着嘴憋着笑,满脸我很抱歉的样子看着季承侑。

    季承侑脸色一黑,咬牙切齿道,“你找死!”

    这个女人,简直该死!

    然而,一向心直口快的顾梦瑶小姐炸毛了,随即瞪着季承侑,“哎,你说什么呢?谁找死啊,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

    哟,还有理了?

    季承侑就有些对这个没礼貌的女人无语。

    看着自己木讷的弟弟没说话,季承茜两步上前,清丽的女音淡淡响起,鄙夷的看着这个毛毛躁躁的女孩,“这位小姐,你撞人在先,莫非,连道歉都不会么?”

    顾梦瑶瞥了季承茜一眼,无辜的问,“我撞你了么?”

    那眼神纯属就是—那撞得又不是你,你干嘛多管闲事?

    “即使撞的不是我,可你撞的,是我弟弟!”季承茜淡淡一笑。

    “弟弟?那就更好笑了,东西又没泼到你身上,你是太监吗?还是说,现在流行多管闲事了”顾梦瑶挑挑眉,看着季承茜仿佛在看什么怪物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着季承茜那样子有些不爽。

    也许她现在不知道,她和季承茜的恩怨,只是刚刚开始。

    这次的争吵展开了两个女人近十年的明争暗斗,甚至,你死我亡!

    原本就因为家族教育问题,季承茜不像顾梦瑶一样随性,当然,也不会吵架,但是,两次被气到的她,看着顾梦瑶冷冷一笑,“蛮不讲理,也不知道你的父母怎么教育你的!真是没家教!”

    俗话说,骂人不带父母,顾梦瑶从小被顾家夫妇宠的不成样子,顾梦瑶岂会任人连带自己的父母一起骂了,当即秀眉一缩,看着季承茜反骂道,“骂别人父母,你的教养好到哪去?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那么不要脸的!”

    顾梦瑶也是气急了,两个人的事,干嘛扯到她的家人身上?

    “你说什么?”季承茜危险的眯着眼,看着这个屡次和自己顶嘴的女人,杀意顿起,常年身处尊位,还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几大家族的那些同龄女孩,哪个不是对她都有些畏惧?

    季家虽然与其他家族差不多,但是,因为身处第二家族,季承茜的优越感,是几个家族的女孩比不得的。

    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我说什么你听不懂么?还是你脑子有问题?听不懂人话?”顾梦瑶翻翻白眼。

    “你找死!”季承茜杀意顿起,直接掐住顾梦瑶纤细的脖子,众目睽睽之下,她也没有忌惮。

    顾梦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季承茜掐住脖子,双手想要挣扎,却突然一松。

    “砰!”水杯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季承茜手腕处一阵剧痛,随后一麻,不由得缩回手,看着自己手臂上一个不算大的红印,慢慢肿起,秀眉顿时紧蹙,忍着手臂的剧痛,咬牙看着地上袭击自己的水杯,再看着东西来源的方向。

    叶语澜站在顾梦瑶身后的餐桌边上,身前的水杯已不知去向,而她眼前的餐桌上,是一滩水慢慢流向桌底,而她,投掷杯子的手,缓缓放下。

    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在那个白色的身影上。

    淡漠无痕,清冷傲人。

    叶语澜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就在旁边一直看着,她知道,顾梦瑶性子有些冲,也没指望她能处理完事情,没想到,竟然被人掐着脖子,对她无语至极的同时,对那两个男女也没什么好印象,居然敢动她的朋友,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任不管。

    只见她抿着唇,看着这两个人,一脸不善。

    季承茜首先一愣,随后咬牙切齿,“你是谁,竟然敢袭击我?”

    而她身边的季承侑,却是震惊的看着那个站在那里,面色清冷的女人,她怎么······长得那么像父亲抽屉里照片上面那个女人?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脸型,一样的神态。

    只不过,比起那个女人的风华绝代,妩媚多情,这个女孩显得有些稚嫩,也没有那股风情。

    他也是前几天进去找资料,不小心翻到的,因为怕母亲多想,都没有说,然而,今日,竟然在这里看到一个缩小版。

    为何,他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叶语澜看着顾梦瑶脖子上那道红痕,眼色一冷,绕过桌子,缓缓走到顾梦瑶身边,“没事吧?”

    顾梦瑶抿唇,摇摇头。

    叶语澜缓缓转头看着季承茜,嘴角勾起一道意味不明的笑意,“对不起,这位小姐,杯子不长眼,碰到你了!你的手值多少钱?我赔给你!”

    仿佛再问猪肉多少钱,我买!

    语气淡淡,不温不火。

    季承茜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意思,当即脸色大变,“你······”

    顾梦瑶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叶语澜,她知道,叶语澜生气了,只有她真的生气了,才会开口骂人,平时,她只会漠视。

    叶语澜淡淡一笑,挑挑眉毛,“先发制人纵然有理,但是,咄咄逼人,就让我很奇怪,如果这是令尊的教育方式,我想,我们的确自愧不如!”

    季承茜一噎,手臂的剧痛,让她不得不咬牙,眯着眼端详了一下,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女孩,微微蹙眉,“你是谁?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刚刚还真没注意,这个坐在那边的女孩,没想到,嘴巴倒是挺厉害的。

    而且,她感觉,这个人,很不一样!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手——再不看医生,估计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她刚刚用水杯砸的是她的太渊穴。

    太渊穴归属手太阴肺经,位于腕横纹桡侧端,桡动脉桡侧凹陷中,肺之原穴,百脉之会,击中后,阴止百脉,内伤气机。

    刚刚,恰好,她就是盯着那一点,用力的砸过来。

    还差点砸到顾梦瑶的脖子。

    “你······”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有些肿。甚至麻木的手腕,季承茜狠狠地看着叶语澜一眼,气愤的转身离开。

    来日方长,这个死丫头,她就不信弄不死。

    季承侑也是意味不明的看着叶语澜一眼,再看看顾梦瑶,然后,跟着自己的姐姐,送她去医院。

    连自己的衣服也不管了。

    他相信,这个让他觉得熟悉的女孩,还会再见的。

    叶语澜看着他们离去,然后再扫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拉着顾梦瑶踏步离开。

    她最讨厌那么多人看着了。

    本来想好好吃点东西,竟然碰上这一茬。

    ······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临近傍晚,叶语澜之后,还和顾梦瑶去了一家湘菜馆吃了点开胃的,所以,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黑了。

    别墅已经亮起了满园的灯光,叶语澜的车子缓缓驶进别墅大门,停在喷泉旁边,下车把钥匙交给一个守在门口的保镖示意他把车开去车库。

    保镖领命,接过钥匙,去开车。

    里面守着一堆人,叶语澜看了一圈没人,就径自上楼。

    墨琛没有派人出去找她,估计也是知道她去干嘛了。

    现在应该在楼上等着她呢。

    然而,房间也没人,她走到书房门口,看着半掩的门,想要伸手推开就听到里面墨渊的声音。

    “墨先生,季先生这次要见您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您是否要去见?”里面传出墨渊恭敬的声音。

    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墨迹的声音随即响起,“您的父亲和三姑都与季先生有恩怨,这次季先生想要见您,恐怕和上次夫人的算盘是一样的,您打算怎么办?”

    叶语澜侧耳,季先生?

    谁啊?

    “为何不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既然是长辈要见,不去,岂不是很失礼?

    去了,气一下也是好的!墨琛默默地想。

    完全没有一丝丝不好意思。

    房间里的几个人默然,好吧,墨先生,您这样不敬老真的好么?

    那个可是您的世伯诶!

    虽然两家的矛盾很大,但是这么多年来都维持着表面和睦的样子,尽管,几大家族的人都知道,墨家和季家因为叶璇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一触即发的样子。

    墨皓阳和季擎天都心系叶璇这个绝代美人,然而,阴差阳错,叶璇爱上了季擎天,却因他而死,墨皓阳对这个情敌,从原本的称兄道弟,形成陌路。

    “可是,墨先生,那个季小姐也不是个善茬,夫人有意她,若是季先生也参一脚,恐怕不好收场!”

    墨无心担忧道。

    “嘁!”男人冷冷的问道,“季家的女人嫁不出去了?”

    “······”

    墨先生,季小姐那样子,恐怕也只有您不感兴趣吧。

    不说家世,就说样貌和才华,几大家族都想要把她娶到手,奈何,季家不愿而已。

    论美貌,季承茜虽然没有叶语澜的精致迷人,却也都是有名的名媛,美貌也是一等一的好。

    “行了,出去吧!”墨琛沉声道。

    “是!”

    叶语澜还想着要不要意思意思躲那么一下,三个人就走到门口来了。

    见到她微微讶异,但还是礼貌的点点头。

    看着他们走远,叶语澜轻轻提步走进去,就看到墨琛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叶语澜撇撇嘴,走过去坐在他的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

    “怎么坐在那里?过来!”墨琛蹙眉道。

    叶语澜有些鄙视这个流氓的道貌岸然的男人,“这里很好,你那个椅子太小了!”

    关键是,你那边太危险了!一个不慎,清白不保!

    墨琛也不强求,看着她温声问道,“和你妈妈谈的怎么样了?”

    因为直到她想做什么,墨琛才不强求墨无心一定要跟着。

    不然,她怎么可能可以出去这么久!

    换做别的事情,他早就去逮人了!

    叶语澜低着头,轻声道,“我妈妈说,让我们这个孩子一定要姓叶!”

    墨琛闻言,有些蹙眉,但也没有太反对,但是,对于墨家而言,墨家的孩子随母姓,那可是件大事,毕竟,叶语澜这个孩子,如果是男孩,按照家族族规,嫡长子为继承人,即使他愿意,恐怕长老会四大长老那里,就有些难了。

    四大长老是墨琛的老师,教导墨琛十几年,他们在墨家的地位,尊贵仅次于家主,就连墨三姑见到他们,都要叫一声叔叔伯伯,四个将近古稀的老人,思想也是有些保守,但是,为了让叶语澜安心,他答应了。

    点点头,“还有呢?”

    叶语澜挑眉,“她说······孩子出生后,立刻办婚礼!”这是第二个。

    然而,叶语澜却有些不自然。

    墨琛先是一愣,随后低低一笑,看着叶语澜似笑非笑,“求之不得!”

    叶语澜白了他一眼,流氓!

    墨琛见她那破眼神,立即挑眉,“什么眼神?我这是按照丈母娘的意思做事!不过,我觉得这个丈母娘人还不错!”

    起码知道撮合他们!

    叶语澜不想和流氓交流,当即翻翻白眼,站起来没好气的说,“我去洗澡,你快去弄吃的,你儿子饿了!”

    随后,人消失在门口。

    墨琛对女人想吃东西还要拉着儿子当借口的行为很不齿!

    但也很无语!

    随即站起来,去准备吃的,喂养他的宝贝们!

    这个女人最近挑食得很,不然又是吐又是没胃口,墨三姑昨天让人送来一个厨师,果然很会做孕妇餐。

    她的胃口也好多了,吐得少,所以,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墨家大宅,涵元楼。

    墨皓颖坐在客厅,与墨璃下棋。

    因为也没事做,所以,墨皓颖拉着被爹妈丢下,闷闷不乐的墨璃,下象棋。

    然而,墨璃频频输棋,小姑娘怎么下都下不过墨皓颖,嚷嚷着报仇,客厅里的佣人对这个小姐简直是忍俊不禁。

    墨皓颖怡然自得,不用想,直接下都能赢得了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侄女。

    墨云匆匆步入,站在墨皓颖身后,“三姑!”

    墨皓颖不为所动,执棋而下,淡淡问道,“什么事?”

    墨云上前,附在墨皓颖耳边说了句话,墨皓颖顿时脸色一变,拿着旗子愣在那里,沉默了许久。

    “姑姑,你怎么了”墨璃眨眨眼问道。

    墨皓颖反应过来,浅浅一笑,“姑姑没事!”说着,看了一眼棋盘,就地而下。

    墨云站在旁边,轻声问道,“三姑,您打算如何是好?”

    墨皓颖想了想,淡淡的说。

    “我知道了!明天再说吧!”

    ······

    ——次日,日上三竿,然而,位于A市郊外,九嶷山墓园,是A市出了名的墓园,而出名的原因,不是这里葬了多少人而是,整座山,种植着一片白色的的山茶花,而这里,却只有一座坟墓。

    并且,听说,这座山上,葬的人不多,却时常有人上去打扫。

    因为过于诡异,所以,很少有人敢上去。

    此时,迷雾仍然弥漫在郁郁葱葱的绿化丛中,露水成滴。

    漫山遍野的山茶花,白的纯洁,白的纯粹。

    一座庄严的墓碑屹立在山顶,空旷的空地,仿佛只为容纳她而存在。

    整片花海,也只为她而绽放,全部簇拥着她。

    墓碑上,刻这一排字——叶璇之墓!

    再没有任何的修饰和多余的字,只有一张照片贴在那里,照片上的人,虽然素面朝天,没有多余的装饰,却很美,美得令人窒息。

    淡淡的笑挂在脸上,眼神含情脉脉,却让人看不透。

    叶珍一身黑色短裙,站在墓碑前面,看着照片上的人,淡淡一笑,姐姐······

    她走近墓碑,缓缓蹲下,抚摸着照片上的人,浅浅一笑。

    多少年了,她在这里沉睡了十九年,仿佛带走了她一生的骄傲,还有荣誉。

    即便永远沉睡,她也让人无法忘怀,也许,就是她的存在,就是最耀眼的,那么多人,为她痴癫!为她疯狂!

    有人说,她是祸水,曾经一己之力把几大家族搞的天翻地覆。

    让那么多男人为她驻足。

    她是最温柔的,也是最残忍的。

    她把她所有人温柔给了身边的人,却独独留给自己蚀骨的残忍。

    最后,宁愿玉石俱焚,用自己鲜活的生命,只为了给她的孩子留一条后路。

    然而,她死都想不到,今日所发生的,那个,她不敢爱不能爱,不愿爱的男人,是她此生最亏欠的,却没想到,她的女儿,他的儿子,延续了那一段二十多年前,还没开始,就已经被迫结束的感情。

    “姐姐,我该怎么办?我对不起你,亏待了澜澜近二十年,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说过,墨家的男人,柔则情深,狠则无情,一旦动心,就不会放弃,可是,澜澜会幸福么?我的选择,对还是错?这么多年,我恨透了那些逼死你的人,却没有勇气回来面对,我不配做你的妹妹,我终于明白,当年你背负着整个家族,为了让我远离纷争,承受了多少,可是什么都回不去了,这次,你在天上,一定要保佑澜澜,不要再命运重演,还有,听说,承侑长大了,我看过照片,眼睛和你的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愿意,回到我们身边,不过你放心,害死你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我不会让承侑,再认贼做母太久,季擎天,他该死!”

    空旷的墓地,女人淡漠无痕的声音缓缓响起。

    不远处,墨皓颖坐在轮椅上,看着前方墓碑下那个黑色的身影。

    当年的小女孩,总是对影响撒娇和无理取闹的小女孩,经过时间的洗刷和蜕变,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

    那个总是笑眯眯对着自己叫颖姐姐的小妹妹也不在了。

    最后一面,是她抱着那个刚刚出生不到三天,嗷嗷待哺的孩子,还穿着守孝的衣服,颓然的登上回瑞典的飞机,带着家破人亡的不甘和茫然无措的未来,离开了Z国,那一年,她年仅二十岁。

    而如今,她撑起了原本支离破碎的叶家,年进中年。

    叶珍蹲在那里,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直到手臂被人握住,拉起来,她猛然回头,看到墨云,微微一愣,她是······

    然而,还没认出墨云是谁,她就看到了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墨皓颖。

    叶珍倏然一怔,最后脸色大变!

    墨皓颖······

    只见墨皓颖自己划着轮椅慢慢挪到墓碑前面,没有看叶珍,而是看着墓碑上,浅浅一笑。

    璇璇······

    昨夜,听说叶语澜去见了叶珍,她就猜到,叶珍会来这里,没想到,她的直觉真的很厉害。

    叶珍看着她坐在轮椅上,除了震惊,只有怨恨,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她。

    墨皓颖转头,看着叶珍,抿着唇浅浅一笑,“好久不见!”

    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打着招呼。

    叶珍咬牙,“的确,十九年了!”

    狠狠地咬着这几个字,看着墨皓颖,怨恨,不甘。

    墨皓颖却依旧淡淡的笑着,“如果你有时间,不妨我们好好聊聊,可好?”

    ------题外话------

    先六千吧,明天补四千,中午一更,晚上十一点后二更!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今天又要出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