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九十一章:叶珍遇刺

第九十一章:叶珍遇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珍的女儿?多大了?”劳娉急切的问。

    她竟然想不到,叶珍竟然会有女儿,如果说她有女儿,那就好办了。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孩子,永远都是软肋,如果能够找到她的女儿,害怕弄不死叶珍?

    劳佳珊微微蹙着秀眉,惨白的脸色有些纠结,“和我差不多同龄!不过······”

    劳佳珊有些欲言又止。

    劳娉一看劳佳珊的样子,就急了,“不过什么?”

    劳佳明也看着自己妹妹,不过,相比于劳娉想知道的秘密,他更担心妹妹的身体。

    劳佳珊边想边缓缓说道。

    “她两个月前退学了,并且,我们校长也不见了,最后一次见到她就是和她妈妈一起到学校的,我记得,那时候明月表姐还和她起了争执,哦,对了,她没有父亲!”

    劳娉一愣,眯着眼低声呢喃,“同龄······没有父亲,叶珍失踪了二十年,她的女儿十九岁,那也就是说,她是在失踪之后有的孩子,但是,谁能在当时几大家族的眼下不仅救了她,还安然无恙的把她送走?难道是墨家?”

    劳娉怎么都想不通,且不说当时叶家别墅的爆炸,引发了一场熊熊烈火,燃烧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下了很大的雨,当他们进去看的时候,遍地焦尸,面目全非,那么严密的策划,叶珍究竟怎么活下来的?

    又是谁能够把她送出海外,存留二十年?

    除了墨家,恐怕别无人选!

    “姑姑,你打算怎么办?”劳佳明淡淡的问。

    劳娉诡异的勾起唇,看着劳佳珊柔声问,“珊珊,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劳佳珊被劳娉的笑容微微晗射,有些不自然,但是还是说道,“叶语澜!”

    叶语澜······

    劳娉敛了敛睫毛,眼睛一转,心计油然而生,随后,还是那个温柔的姑姑形象,看着劳佳珊温柔一笑,“我知道了,珊珊,你先回去休息,我和你哥哥单独谈谈!”

    劳佳珊迟疑的点点头,孱弱的身子缓缓站起来,然后慢慢走出去。

    直到劳佳珊走出去,劳佳明才看着自己的姑姑,原本温润的脸上,有着丝丝不满,手指微微蜷缩,淡淡的问,“姑姑,您为何赞成妹妹这么不可理喻的想法?我真不懂,你真是为妹妹好么?”

    劳娉一噎,脸色有些阴郁,咬牙切齿,“怎么,这就是你对姑姑说话的态度?”

    劳佳明没有说话。

    对自己的姑姑,他甚至有时候觉得,劳娉私心里,是在利用自己的妹妹。

    哪怕养育之恩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如果是,这份恩情从一开始就参杂了别的阴谋,那就是不安好心。

    劳娉见劳佳明沉默,也不再摆着脸色,而是沉着声道,“明儿,不是姑姑心狠,而是,我们劳家,只能走这一步!你妹妹这辈子,都不可能随心所欲,而你,将来要娶的女人,也必须出身豪门大族,对我们劳家有利的家族联姻!”

    劳佳明无力的垂眸,看着自己的姑姑略带哀求,“姑姑,我可以娶任何你看中的人,我求你,放过妹妹吧,她本身就体弱多病,我只想她好好的活着,且不说墨家的水多深,墨琛愿不愿意娶她都难说,季家盯着那个位置,妹妹争不过季承茜的!”

    季承茜在这个圈子里,颇有乃母之风,她的手段,绝对不是自己的妹妹可以比拟的,何况,劳家也斗不过季家。

    劳娉没有说话。

    我求你·····

    这是劳佳明第一次用求来说话。

    劳佳明很有主见,从不会轻易妥协。

    她又何尝不想,然而,她无能为力。

    劳佳明淡淡的看了一眼劳娉,站起来走出房间。

    只留下劳娉独自坐在那里。

    劳娉无力的靠着沙发的靠垫,手紧紧的扯着自己的衣角,捂着嘴低声抽泣起来。

    她何曾想用劳佳珊换取报仇的机会,可是,单靠劳家,无非就是痴人说梦。

    叶家在海外的势力,根本无从探查,如果说,叶珍掌管了叶家,那么,劳家根本没办法敌对。

    可是,不报仇,她不甘心,就算她不出手,叶珍岂会放过劳家?

    说道仇恨,恐怕都是一样的。

    劳娉咬着唇,握着手机,拨了一个号。

    “找到一个人,叶语澜,不惜一切代价!”

    “是!”

    叶珍,我拿你没办法,但是,作为一个女人,你的弱点,太明显了!

    挂下电话,劳娉眼中划过一丝恨意,仿佛碎了毒,看着谁就可以毒死谁!

    ······

    这一夜,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

    梧桐苑,叶珍端着一杯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妖艳,勾人。

    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一头卷发夹起,垂落下几根发丝,看起来,虽然凌乱,却依旧是美得点缀。

    就像她的姐姐,与身俱来的妩媚和角色,叶家的女儿,美貌从不输人!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红颜薄命的叶璇。

    爱情这种东西,真的杀人于无形,也是最折磨人,人最大的不甘,永远是爱而不得,就像人最大的喜悦,便是失而复得。

    依靠在阳台上的栏杆,叶珍一饮而尽。

    一切,都回不去了。

    这一次,哪怕不惜一切代价,她都要讨伐叶家当年失去的。

    “姐姐,你就在那里,看着,我把他们一个个送去给你赎罪,很快的,你就不寂寞了,哈哈哈哈!”

    女人似颠似狂的笑声飘荡在整片梧桐林。

    黑暗中,女人的笑声,惊起一片鸦鹊狂飞!

    邪玲缓缓走进来,看着叶珍,对叶珍,她除了效忠,也有同情的吧!

    “夫人!”邪玲走近叶珍,叫了一声!

    “什么事?”叶珍微微回头,淡淡的问!

    邪玲没事从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她,只有重要的事,今日之事后,恐怕最多的事也是那几个家族的人吧!

    “刚刚人来汇报,季家已经对您生杀意,蓝韵派了人,要杀人灭口!”

    叶珍淡淡一笑,“看来有人害怕了!”

    “还有,墨三姑说,小姐的身世,请您三思!”

    叶珍脸色一变,澜澜的身世……

    “我知道了,你先处理完蓝韵的事,记住,我要他们有来无回!”

    叶珍冷冷的说,语气中,没有一丝丝的感情,甚至,最后的有来无回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那夫人用不用把瑞典那边的人调过来?”邪玲轻声问道,瑞典那边是叶家势力最强盛的地方,叶家在瑞典,有些与瑞典皇室微妙的关系,甚至,而叶家在那里的发展,离不开瑞典王室的支持和纵容!

    “嗯!”叶珍应声!

    “那夫人早点休息,我先去解决这些事!”邪玲沉声道,随即走出叶珍的房间!

    邪玲走出去后,叶珍走回室内,拿着手机,拨了一个号。

    “夫人,你好!”

    叶珍淡淡一笑,“刘叔叔,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问的,便是叶玫,她离开瑞士几天了,都没有问过那边的情况,不是不关心,而是,怕自己太揪心,总是忍不住想要问,所以,她就刻意不去关心。

    知道叶玫没什么问题,她就放心了。

    她最怕的,就是叶语澜和叶玫出什么事。

    “没什么问题,她估计不用两个月就可以回国了!”电话那边,是男人慈详的声音,还带着淡淡的欢愉,仿若心情不错。

    “那就好,你帮我告诉她,澜澜现在很好,让她不要担心!”叶珍轻松一笑,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挂下电话,叶珍看着天际,一夜无眠。

    既然选择了开始,就只有不死不休了。

    ······

    果然,接下来,几批杀手的尸体被陆陆续续送出梧桐苑,仍在季家大门,邪玲致电瑞典,那边的人送来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守着整个梧桐苑,几乎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叶珍遇袭第二天,叶语澜和墨琛就知道了,当下火急火燎的一起到了梧桐苑,看着门口的血迹和团团围着别墅的黑衣人,叶语澜当下脸色不太好。

    两人携手走进梧桐苑,叶语澜松开墨琛的手,径自上了楼梯。

    墨琛没有跟着她走进叶珍的房间,而是自己一个人去了叶语澜的房间。

    自从第一次被她救回来,这是他第二次踏进这里。

    犹记得,那天,他天还没亮就离开了这里,没想到再次来这里,竟然是和她相携回来。

    叶语澜走进叶珍的房间,就看到叶珍靠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闭着眼睛,旁边一个医生正在给她包扎,邪玲也担忧的站在那里。

    叶语澜心一惊,看着叶珍肩膀处冉冉流出的血迹,匆忙走过去,“妈,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没受伤么?”

    叶珍缓缓睁开微微闭着的眼睛,看着叶语澜,“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没事么?”

    她明明让邪玲不要说自己受伤的事情的。

    叶语澜没说话,坐在床边看着叶珍肩膀的伤口,看着邪玲,淡淡的问,“怎么回事?是谁派的人?为什么会受伤?”

    “大小姐,是季家的人,想要斩草除根!”邪玲看了一眼叶珍,见她没说话,才抿着唇回话道。

    叶语澜眼神一眯,季家?

    “斩草除根?什么意思?”叶语澜狐疑的问。

    叶家和季家究竟是多大的仇,竟然会因为叶珍的出现就狠下杀手,连续拍了那么多人来。

    邪玲抿唇,“在他们眼里,夫人是本该二十年前就死在他们的阴谋里的人!”

    叶语澜有些心惊,二十年前就死了的人?也就是说,叶珍当年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会那么极端?

    “阿玲,你先出去,我和澜澜单独谈谈!”叶珍忽然开口。

    邪玲点点头,带着医生离开了房间。

    叶语澜看着叶珍,她真的没见过叶珍这么虚弱的样子,仿佛,在她的记忆力,叶珍就是一个强势的,坚强的,甚至冷漠的,但是,虚弱的她,竟然让人心生同样的悲悯。

    看着叶语澜那样子,叶珍忍不住碎了一口,“你妈我还没死呢,这表情就别摆了!”

    叶语澜脸一变,没有搭理叶珍。

    叶珍无奈的笑了笑,叶语澜竟然对她耍小性子,有意思!

    “你的肚子快显怀了,怎么还到处乱跑?墨琛呢?”虽然叶语澜还没显怀,但是,因为肚子已经三个多月,所以,早就换下了那些紧身衣裤,还有高跟鞋,现在出门都是一件宽松的中短裙和平底鞋,肚子还没看得出来,但是摸上去都可以感受到肚皮的紧实,仿佛是快要吹起来的气球,紧绷,结实!

    叶语澜摸摸鼻子,“他在外面,你要见他?”

    叶珍摇摇头,“我以为你是自己回来,毕竟,我现在这里也不安全,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就怕你被发现!”

    叶珍倒不担心叶语澜被发现会有性命之忧,墨琛定然会保护好她,但是毕竟她的身世敏感,一旦牵扯出叶语澜,就必定无法置身事外。

    叶珍最害怕的。莫过于叶语澜会知道这些不该知道的,她费尽心思,想要保住这个秘密,然而,如果她暴露于人前,那些人就会利用她,恐怕,就会麻烦。

    “妈妈,他们为什么要杀你?真的是季家?季家和叶家究竟有什么恩怨?”叶语澜还是问出口了。

    叶珍一惊,看着叶语澜,“这件事你先不要管,你只要记得,是季家毁了我们叶家,以后,你不要忘记,就够了!”

    叶语澜沉默了。

    怎么可能够,她不想不明不白的,明明知道这些事情很多疑点,如果不弄清楚,恐怕,不管将来呢如何,她都不会安心的吧!

    看着叶珍连番遇刺,她就知道这件事绝不会像叶珍说的那么简单,杀人灭口也要理由的吧!

    “妈,你应该知道,你不告诉我,我也可以自己搞清楚,但是,我不希望你瞒着我别的事情,我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惜代价也要杀你?难道,真的只是斩草除根么?”这件事情,她不知为何竟然觉得与她息息相关!

    女人的感觉,总是那么不可理喻却又真实,叶珍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是大事!这点,叶语澜但凡观察一下就看的出来了!

    叶珍猛然一震!

    ------题外话------

    对不起,因为我这里刮台风,又下雨又刮风的,状态不好,然后也停电了,没办法了,先四千,如果之后好起来,我会补回来的,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