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十一章:兄弟情深

第十一章:兄弟情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墨琛被这么一问,愣是被问到了,然而,叶语澜被乐到了。

    这男人好像挺好玩的,好像很精明,但是,在某些时候,却是那么的单纯,他的心是干净的吧,所以才会······

    被墨璟这臭小子骗到手。

    墨琛默默吐槽,丫的,墨璟这臭小子,女人没勾到,男人倒是勾到一个。

    费尔的问题刚刚问出口,墨璟就很有默契的接了下一句。

    “岳父不是东西!”

    费尔挑挑眉,显然不相信这个流氓男人的话,疑惑的看着墨琛和叶语澜,那眼神就是:这家伙不靠谱,求解答!

    墨琛很无语,叶语澜却是玩上瘾了,戳了戳墨琛的手臂,煞有其事的道,“阿琛,你弟弟太坏了,竟然说二叔不是东西!”

    于是乎,这话一落,正在荷兰某个奶牛场的墨家二爷,华丽丽的打了个喷嚏,并且是在和老婆一起挤牛奶的牧场里,一个喷嚏对着奶桶喷了出去。

    “啊秋!”

    廖娆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小心点,这牛奶是我用来做奶酪的!”

    墨二爷摸摸鼻子,一脸懊恼的说,“估计是我们闺女念我了!”

    “我呸!我看是臭小子念你了才对,哼!”廖娆鄙视他,提了奶桶马上站起来走向不远处的房子,留下墨二爷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风中凌乱了!

    ······

    墨璟一听到自己的嫂子如此坑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墨琛见自家老婆如此喜欢闹,就很不客气的配合了一把,点点头,面无表情的丢了一句话,“不孝子!”

    费尔先生眼观鼻鼻观心,低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然而,从他的眼角的皱褶就看得出来,他在笑,忍着笑,不知道是被谁的话乐到了。

    而墨三少,悲催的被自家哥哥骂了一句不孝子。

    弱弱地坐在那里,没有再吭声。

    罗马的许愿池,举世闻名。

    这里,是几乎所有来罗马旅游的旅客们不愿错过的地方,每日客流量数以万计,是世界上最大的许愿池,也是最精美的喷泉,它有一个很让人神往的名称,叫做幸福喷泉。

    池中有一个巨大的海神,驾驮着马车,四周环绕着西方神话中的诸神,每一个雕像神态都不一样,精美绝伦,让人移不开眼。

    叶语澜一直想来看看,这次既然人到了罗马。必然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再回去之前,她拉着墨琛来了这里,现在是上午,下午他们就要回国了,所以,一大早,两人就来了许愿池。

    一枚硬币,脱落手心,在水面上,惊起一阵涟漪,沉入水底,水底波光粼粼,清楚的看得出,水底下,厚厚的一层圆形的钱币,可以看得出,每天都加了很多进去,据说,这里投进去的钱币没多久就会被捞起来,作为慈善基金,所以,才没有被浸出来。

    叶语澜投入钱币,站在那里双掌合一,微微闭目,嘴角勾起一道弧度,愿由心生!以诚则灵!

    “你许什么愿了?”墨琛看了一眼,见叶语澜已经张开眼,垂下手,他便眉眼中带着些许疑问,有些揶揄的问。

    叶语澜故作神秘,睨视一眼他,“你又没有心愿,没得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墨琛摸摸鼻子,看着叶语澜挑挑眉,“谁说我没有心愿?”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愿望?”

    墨琛又故作神秘了,搂着叶语澜的腰际,轻声道,“等我的心愿达成了,我就告诉你,现在不说,说了就不灵了!”

    叶语澜拧眉,轻轻捶了他一下,不满道,“那你还问我,要是我的心愿不能达成怎么办?”

    墨琛低低一笑,低声道,“那你告诉我,我帮你完成!”

    他帮她完成所有心愿,不管是什么。

    叶语澜撇撇嘴,“不理你!”

    说完丢开某人的爪子,装作一脸怒气冲冲的走开。

    墨琛莞尔,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无奈一笑,淡淡的看了一眼水池里依旧冉冉喷洒的喷泉,眼底闪过一丝异样,随即,跟上去。

    两人一路拖拖走走,终于在飞机起飞前一个小时回到酒店。

    他们一回去,墨璟就已经在酒店里等他们了,而费尔没来,是墨璟自己来的。

    书房里,墨琛与墨璟对视而坐,两兄弟自昨日见面以来,第一次气氛如此诡异。

    墨琛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来,所以,一点都不意外。

    而墨璟,一进书房,也没有说话。

    这次的沉默,是墨琛打断的。

    “我还有半个小时回国,你有话就说,别像个女人一样,还有,收拾东西跟我回家,别让姑姑担心你!”

    语气中,满满是嫌弃,墨先生对这位弟弟的嫌弃,自昨日始,爱上一个男人,可不就是女人么?

    墨璟,“······我这次不回去,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就回去!”

    墨琛竖眉看着墨璟,“处理什么?昨天我没有问你,你和费尔是怎么回事?当初你不是说只是·······”

    “二哥!”墨璟打断他的话,低声道,“我是认真的!”

    墨琛闻言有些无力,“你!”

    墨璟看着墨琛,言辞诚恳的说,“二哥,我看得出来,你很爱嫂子,你对嫂子的心是什么,我对他就是什么,我知道这段情难以让家族接受,从小你和大伯都对我很好,长兄如父,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请你成全我,我不能没有他!”

    墨琛淡淡的说,“我早说了,我不会干涉你的婚事,只要姑姑答应,但是,他是黑手党的人!你搞清楚,就算墨家和黑手党没有多深的恩怨,你是墨家的人,除非,你不要这个姓氏,否则,你和他,只有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应该清楚,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弟弟,背上叛族的骂名!”

    一旦墨璟和黑手党的长老有这样不被接受的情,墨家墨岛上的族老们知道的话,墨璟要么就要和墨皓轩一样,不能公然回家,不能干涉家族的事情,甚至当初能够活下来,还是因为墨皓阳妥协了,答应娶沈家的女儿才能保住墨皓轩的命,并且墨皓轩在家族没有任何权利,但是,后来墨皓阳慢慢的争取了,才让墨璟养育在他的身边,墨璃被墨皓颖亲自抚养,而沈从瑗的名字,在墨家的族谱里,是没有的,因为墨皓阳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承认过沈从瑗这个女人的存在,这是他给那些勾结在一起的家族中人和那些家族的一个反抗。

    当年几大家族勾结族中长老和几个极有威望的旁支叔伯,因为墨皓轩和廖娆的事情,当时廖娆身份不明,他们以墨皓轩叛族为由,想要杀掉他,当时他们的父亲重病在墨岛休养,墨皓阳和墨皓颖都在法国,闻得此消息,立即回国,也因此,墨皓阳失去了唯一一次可以和叶璇在一起的机会,当时墨家根本就已经内忧外患,几近破碎,墨皓阳不得不答应娶沈从瑗,几大家族才没有施压,长老们以为沈从瑗可以作为压制墨皓阳的棋子,可以让墨皓阳成为他们的傀儡,可是,墨皓阳却始终不愿,没办法,就因为这样,几年的时间,墨家从未太平过,后来的事情才发生了。

    墨皓轩的事情,一直是墨皓阳的痛,他为了保护弟弟,妥协了,尽管现在的墨家已经和当年不同,墨皓阳在世的这二十年,把墨家整顿的再也没有人敢勾结,旁支几近灭绝,这是他崛起之后的手段,当时的墨家,元气大伤,现在,墨琛是绝对不会让他的弟弟走上墨皓轩的路,一辈子都这样,也绝对不会让墨家被算计。

    绝对不会让墨家,再次受此挫折。

    墨璟知道自己的话让墨琛想起了父辈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内疚,“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够了,你只要记得,你是谁就行了,我不希望你走上二叔的路,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今年过年,你必须回家!”

    墨琛显然是不想提及当初的事情,因为,他是那场阴谋的产物,沈从瑗是因为阴谋嫁给墨皓阳的,墨皓阳之所以碰她,都是为了二叔的命,后来有了墨瑄,第二次碰她,是因为他祖父去世,家族动荡,有了他,两次都怀孕,墨皓阳这辈子只碰过沈从瑗两次,都怀有身孕,这不知道是上帝玩弄墨皓阳,还是注定了沈从瑗命不该绝,两个孩子,即使墨皓阳不在意孩子的母亲,但是两个孩子都是墨皓阳最在意的孩子,也因为这两个孩子,沈从瑗才活到今天。

    墨琛尽管表面上不在意这些事情,但是,心里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从一开始他的存在是这样的。

    他恨母亲,也对父亲没办法认可,可是孰是孰非,不是他们做晚辈的能够评判的。

    上一辈的恩怨,他无权置喙。

    墨璟点头,“我知道了!”

    墨琛道,“还有,最近黑手党的事情,你小心点,那个费尔的身份你很清楚,我不希望你卷进去!”

    “我知道,布莱克在北美身受重伤现在昏迷不醒,黑手党的事情都已经由莱恩负责,二哥,我能够放下的,他一样可以,所以,你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墨琛默然,缓缓靠着椅子,闭眼淡漠,没有说话,挥挥手,让墨璟走。

    “那我走了!”墨璟站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闭目的墨琛,转而离开。

    墨璟离开后,墨琛睁开眼睛,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室内本就有些沉重的氛围更加沉浊,男人落寞的坐在那里,仿佛无尽的疲劳和忧愁,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有勇气露出这样的神情,因为他不能脆弱,因为他要承担这个家族,墨家的男人,要屹立不倒,墨先生,不能有弱点。

    可是,他做不到没有弱点,只能做到保护好他的弱点。

    叶语澜推门进来,看着男人独自坐在那里,独自叹气,她有些心疼,走过去蹲在他的身边,拉过他的手细心的在男人的手心微微用力的按摩,目含柔意,仿佛眼里只有男人。

    墨琛身子重重一震,微微转头,目光痴迷的看着蹲在身旁的女人,嘴唇动了动,然而,他没有有说话,只是看着叶语澜,眼神炙热,没有任何杂质,只是看着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而已。

    叶语澜专心的按摩着墨琛的手心,微微疼痛却又很舒服的感觉,缓解了他的疲劳和神经,有些舒坦。

    按摩后,叶语澜站起来,看着男人,两人对视,墨琛沉默不语,叶语澜却突然坐在男人的膝盖上,莞尔一笑,墨琛没有动作,而叶语澜也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双手在男人的眉眼间轻轻的按平男人眉间的折痕,往两边的剑眉微微舒展,男人眉间的折痕一舒一皱,叶语澜却并不停下手里的动作,一下下的抚平他的皱眉,眼睛看着他的眼睛。

    墨琛身子都在僵硬,任由女人在他的怀里折腾,却舒展了眉间之前明显的折痕。

    叶语澜才罢手,莞尔一笑,看着男人的脸,低声道,“本来那么好看的人,怎么能皱眉呢?看起来都老了!”

    墨琛猛然抱紧女人的腰,头埋在她的肩窝,闭着眼睛,微微颤抖,哑声道,“澜澜,我好累!”

    背负这么多,我真的好累,可是,从来没有让人看到我的脆弱,因为我不能。

    叶语澜点点头,抱着男人的头,轻声道,“我知道,我陪着你,就不累了!”

    从今以后,有我和你一起承担,你再也不会累了。

    有我和你一起面对,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男人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让女人几近心痛,“不要离开我,你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不可以·······”

    叶语澜点头,“好,不离开,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她从未想过离开他,她如何舍得未来的人生没有他的存在,怎么度过没有他的日子?怎么承受一个人孤独的痛?

    ······

    一辆飞机,在海边别墅上空,盘旋而下,夜灯照射,在凌晨三点的黑暗中,照亮了整个花园。

    停机坪旁边,墨无双和墨无心两姐妹站在那里,等待着飞机的降落,夜风萧瑟,寒风凛冽,然而,她们站的停止,他们的身边,站着十几个黑衣人,一样的姿势,等待别墅主人的归来。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停机坪,男人踏步而出,身上竟然只穿着一套西装,在这冬天的夜里,丝毫没有冷意,而和他一起的女人,如今,躺在他的手臂上,身上盖着男人的大衣,容颜静谧,睡的很安稳,仿佛那个臂弯,是她的避风港。

    墨琛一下飞机,便大步走向出口。

    旁边的人齐声叫了一声,“墨先生!”

    墨无心立刻上前,颔首叫道,“墨先生,您终于回来了!”

    “嗯,什么事明天再说!”墨琛嗯了一声,话落不再言语,抱着女人大步的走向不远处的别墅,走进他们阔别了一段时间的家。

    一进房,墨琛就把人放在床上,拿开自己的大衣,再帮女人脱去她的衣服,走进更衣室找出她的睡衣换上,可能是潜意识的信赖和在飞机上不怎么睡的缘故,叶语澜都没有醒过来,任由墨琛帮她换了衣服拉好被子盖好,她都没有醒过来。

    替她掖好被子,他便转身出去了,他还有事情没处理完,离开的这段时间,国内的事情能处理的墨无心他们都处理了,但是,有些事情,墨无心是不能擅自做主的,然后不是急的,就只能搁着,等他回来。

    第二天,叶语澜醒来的时候,墨琛果然并不在身边,甚至旁边根本就没有男人睡过的痕迹。

    还是那个熟悉的房间,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叶语澜一睁开眼,当想起这里是自己的房间时,猛然一掀开被子,想起来,可是,脑海顿时炸开,她手一抖,被子脱落,就坐在那里,看着自己身下的地方,依旧是白色的床单,只不过,早就换了,当初,她便是躺在这张床上,那无尽的艳红,铺满整个床单,仿佛,是她的孩子,一个成型的孩子,在这里化成一滩水,那致命的痛,她现在都记得。

    竟然真的回来了。

    这段时间她已经逐渐放下了,可是,现在,身在当初的场景,触目着那个地方,那段记忆,猛然涌上心头,那滩血蔓延的样子,历历在目。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痛了,可是,怎么可能不痛?

    孩子······

    这里······

    她微微咬唇,手抓住白色的床单,一滴泪水,滴落在上面,手颤抖着伏在当初她坐的地方,仿佛她的孩子就在上面,一直不曾离去。

    墨琛一进来,便看到叶语澜坐在那里,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床上低头发呆,他连忙走过去,坐在床边,看到她流泪就急了,拂去她的泪水,握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怎么了?怎么哭了?”

    叶语澜倾身抱着男人,低声道,“那天我们的孩子就是在这里没有的!”

    所以,她忍不住想起来,忍不住想哭。

    墨琛的心倏然大痛,搂着她,安抚道,“我知道,别哭了,孩子定然不希望你这么伤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