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五十一章 不该喜欢

第五十一章 不该喜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擎天鹰眼一眯,看着叶语澜的眼神全是审视,冷冷地问,“你想报复季家”

    叶语澜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斩钉截铁的回答,“是又如何”

    她确实恨季家,恨到恨不得他们全都去死,她从小到大,所承受的罪孽,都是季家所赐,拜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所赐,他毁了自己的一生,她不恨叶珍,或者应该说,已经不想再去恨她,可是,季擎天的存在,是她这辈子的痛,一生都没法忘却的痛苦。

    她和季家,有着难以抹杀的血海深仇,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季擎天不再言语,他一直都知道,叶家的人,是执念最深的,当年他输给了叶璇的执念,而如今,叶语澜执着于这个仇,那么势必会为了报仇不择手段,现在季承侑当家,一旦她们把真相告诉季承侑,季家绝对是自己走向灭亡的,这个真相,是季家最大的威胁,所以,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他才想要笼络更多的势力,然后让知情的人,全部说不出这个秘密。

    叶语澜一旦嫁进墨家,就有可能是自己和整个季家最大的威胁。

    叶语澜看着季擎天的样子,有些鄙夷道,“我真是不明白,她当年,到底看上了你什么竟然做出这样的傻事”

    季擎天算是个小人了,而叶璇当年这个完美的女人,究竟爱上了季擎天的哪里竟然为了这个男人,沦落到丢了性命的地步,听闻墨皓阳对叶璇情深如海,却也一直都得不到叶璇,而季擎天,最后却把这个女人送进地狱。

    季擎天脸色大变,看着叶语澜充满了震惊,“你说什么”

    这是他的逆鳞,他一直最不想被人提及的过去,如今,却被叶语澜当面提起来,这让季擎天极为恼火,他本身就对叶语澜有了除掉的决心,现在,更是恨不得一手掐死她,以绝后患。

    叶语澜继续道,“是你害死了她,你根本配不上她,季擎天,你们季家除了这些算计人的戏码,还会什么想把我拉下水,好啊,你最好有这个能力把我杀了,否则,我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季家付出代价”

    说完,她看着被绑着的三个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却在门口的时候,微微顿步,淡淡的看了一眼季擎天的背影,敛了敛睫毛不知是在想什么,随后,转身离开。叶语澜一走,季擎天独自一人站在审讯室里,沉思了许久,随后,三声**声,回荡在地下室。

    叶语澜走出皇庭会所,便看到季承侑立于她的车旁边,仿佛站了很久,似乎是在等她,叶语澜皱眉,缓缓走过去。

    看到叶语澜出来,季承侑看过来,面色淡然,并没有任何表情,或者说,他看起来,有种温润和气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叶语澜恨季家的人,却对季承侑没办法讨厌起来,印象还挺好,毕竟他也不想他的家人那样,攻于算计,这个人,值得交朋友。

    叶语澜挑挑眉,走近季承侑,淡淡的问,“季三少,有事么”

    季承侑估计是心神不宁,近来过于疲劳,看起来没什么活力,只是温和一笑,道,“这次的事情”

    叶语澜没等他说完,就挑挑眉不悦的问,“季三少,你是来套话的么”

    难不成季承侑也学了他的父母开始了算计人

    季承侑没有回答是和否,只是轻声道,“我相信你,只是想说,这件事情不是你能解决的,我希望你能够置身事外,现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但是,暗箭难防”

    他本来是不想来说这些话的,只是因为有一个这样的念头,她不能出事,仅此而已,至于这件事情,他相信她,就算自己的立场不该相信,他也觉得,他是该相信她的。

    不知为何。

    或许,他并不知道,双生胎的他们,本身就存在一定的信任和别人所不能预料的危机意识。

    他们曾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两兄妹,曾经在同一个子宫里共同生长,他比她,仅仅早出生了半个小时,可是,却因此命运殊途,他们是最亲的两兄妹,却相见不相识。

    ?*伤圃嗍叮皇撬幕镁酰潜揪褪窃钗煜ぁ?br>

    叶语澜讽刺一笑,看着季承侑揶揄道,“季三少,你在跟我开玩笑么算计我的人是你们季家,现在你让我最好置身事外你是当我白痴还是傻瓜我知道你没有害人的心,但是,你们季家,除了你,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能放过我,你的家人可就不一定了所以,如果没有必要,你和我,还是不要有这样和气的聊天了,省的我膈应”

    季承侑一噎,看着叶语澜不语,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喜欢叶语澜对他有防备,他也从未想过去伤害她,也许是潜意识里,有一种不知何来的亲近感,他也不想别人伤害她。

    叶语澜忽然想到什么,莞尔一笑,淡淡的说,“对了,忘记了,恭喜季三少,不过你的订婚宴,我可能没办法出席了,在这里,先恭喜你”

    说是订婚宴,其实,恐怕最不愿意的就是季承侑了吧,被迫娶妻,还是家族联姻,每个男人都是不愿意的,但是,他没办法反驳,也只能这样了。

    季承侑苦笑一声,轻声道,“谢谢”

    恭喜他自己都十分不愿的订婚宴,每句恭喜都让他觉得刺耳,可是,能有什么办法他是季家的人,为这个家族,命都不重要,何况是婚姻

    不重要,何况是婚姻

    他的一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如果他有兄弟,或许,就可以多一个选择,可是他没得选择,他宁愿不要这万贯家财,也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尔虞我诈,只有自己想要的,可是,身在豪门家族,往往身不由己。

    父亲说过,在他的生命里,首先是季家,其次才能是他自己,所有和季家挂钩的事情,都不能有他自己的选择,只要联姻可以对季家有利,他就只能顺从。

    叶语澜轻声道,“听闻凌秀是个单纯的女孩,只不过,这个单纯,我希望季三少就要思量一下了,毕竟,五彩的染缸里,你是捞不起一块白布的,除非,刻意而为”

    之前她一直觉得凌家的凌昊伊人单纯有趣,可是,那天在学校,言谈举止,就已经打破了她之前的所有形象,只不过是豪门家族的又一个产物罢了。

    季承侑了然,自然,他知道,凌昊伊本身就不是单纯的女孩,否则也不会傻到真的不在意男人的心意,和他谈条件了。

    看着叶语澜,季承侑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叶语澜淡淡一笑,“你想说什么”

    季承侑低声问道,“她还好么”

    没有指名道姓,只是问一句情况,叶语澜听出来了,这是季承侑第二次跟她打听顾梦瑶,这让叶语澜不得不觉得蹊跷,上次他问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诡异,只不过,大部分都觉得,他是因为救了她一命,比较关心罢了,可是这次,叶语澜可就不会真的单纯的觉得,那是纯粹的关心了。

    “你喜欢她”叶语澜眯着眼问道。

    季承侑一僵,漠然的神情,答案不言而喻。

    叶语澜心一惊,看着季承侑淡淡的说,“季三少,你应当明白,她已经不是你有资格喜欢的了你是个即将订婚的男人,你的婚姻,你做不了主,她,不属于你”

    顾梦瑶是个单纯的女孩,她的人生,不输于肮脏的豪门圈子,她应该得到一份纯粹的感情,她的未来,只有把她看的最重要的男人,才有资格承担,季承侑没有这个资格。

    一个把家族看得重于一切的男人,不配得到顾梦瑶的爱情。

    季承侑也没有否定,苦笑道,“我知道,我只是,喜欢她的纯粹,她确实不属于我的世界,她那么干净的一个人,季家不是她能沾染的染缸”

    她的干净,直达心底,即使只有几次的交谈和见面,他仍然可以看得出,她没有任何的心计,这样的女孩,他要不起。

    叶语澜看着季承侑凝眉道,“我希望你把这份喜欢扼杀掉,别让那些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你的心意,却把矛头指向她,必可别忘了,她的痛处,全是拜你们季家所赐,既然是快要订婚了,你和她以后,就当不认识吧,季三少,你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只可惜”

    只可惜,你生在季家,我们注定是敌人。

    淡淡的看了一眼垂眸沉思的季承侑,叶语澜若有所思,随后绕过他,上了车子。

    墨无双也坐进驾驶座,车子缓缓开出停车场,扬长而去。

    季承侑无奈的叹息,随后走向门口,走进了会所。

    叶语澜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去了墨皓颖的住处,墨宅。

    墨皓颖正在花园里修剪草木花朵,叶语澜一走近别墅,就看到她穿着长裙,围着披肩,拿着绿化剪子剪着一株白色的花,是叶语澜认不出来的。

    叶语澜走过去,便站在她的身旁,墨皓颖应当是知道她来了,没有回头,还在摆弄,仿佛不受打扰。

    外面一片混乱,这里却是一片祥和。

    墨皓颖拒着急,却也没办法,所以,只能一边静心,一边等着消息。

    栽花种草,最能让人心平气和,花园里此类的花很大一片,却已经修剪了大部分,所以,她已经在花园里呆了一下午了。

    墨皓颖头也不回,只是卡擦一声,把花枝里的杂叶剪掉,温柔的声音响起,“如果心情烦躁,就想办法让自己不要烦躁,整理花草最能怡情养性,你该学学”

    叶语澜莞尔,“我没有烦躁”她只是迫切的想要来问墨皓颖一些事情。

    墨皓颖挑挑眉,转身看着叶语澜,轻声道,“我不久之前打电话去住处,却说你不在,应当是去见了谁吧”

    叶语澜点点头,“我去见了季擎天”

    “他”墨皓颖微微讶异,她并不希望叶语澜接触季擎天,最好不要见面。

    叶语澜点点头。

    墨皓颖轻声道,“你没事不要去见他,他这个人,不出手还好,一旦出手,手段比他的女人,还要阴狠得多,男人的狠加上女人的阴,他都具备着,你还年轻,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离他远一点”

    叶语澜闻言拧眉,看着墨皓颖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你似乎有话想说”

    看到叶语澜的神情,墨皓颖肯定的问。

    叶语澜点点头,微微握拳,抿唇,轻声问道,“姑姑,我知道你其实什么都知道,也一定不会再骗我了,所以,我想问你,我妈她的事情”

    墨皓颖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她的事情,墨皓颖最清楚的了。

    墨皓颖没有讶异,只是看着叶语澜沉吟了许久,站在那

    久,站在那里,看着叶语澜纠结的神色,她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淡淡的,没有说话。

    叶语澜继续道,“我想去问我妈妈,可是我知道,她不会告诉我的,我二姨也不会,现在,我只能问你”

    今日见了季擎天之后,她对这些事情,就迫切的想知道,所以,她直奔这里,只想了解她,再多一点

    墨皓颖垂眸思索了许久,随后淡淡一笑,放下手里的剪子,走向不远处的小桌子坐下,桌子上,一壶茶正在慢腾腾的烹着。

    茶香飘逸,她缓缓倒下一杯,递给叶语澜,叶语澜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坐在墨皓颖对面,接过了茶杯。

    轻抿一口,却忽然皱眉。

    “什么味道”墨皓颖轻声问道。

    叶语澜抿唇,“很苦”

    虽然茶香不错,但是,喝下后,却无比的甘苦,口腔里也是一道苦味延续着,她有些不明白,墨皓颖怎么喝这个茶。

    墨皓颖低声道,“这是采摘最嫩的茶叶制成的,因为时期不对所以有一股苦味,只不过,这才是人生的味道,不是么”

    人生,充满了各种味道,但是,苦,却是永远没法革除的。

    叶语澜沉吟,不语。

    人生的味道是啊,人生,苦味是无法避免的。

    墨皓颖莞尔一笑,轻声道,“她的人生,或许都是苦的吧,衣食无忧,却一无所有,她想要的,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却得到了,自己从来都不想要的折磨和伤害”

    叶语澜心一紧,看着墨皓颖没有说话。

    墨皓颖幽幽道,“她是叶家的长女,因为是长女,所以她还没成年,就开始管理叶家的一切,当时的叶家,和现在的墨家,几乎差不多的家业,她还那么年轻,就已经身不由己了,因为第二个妹妹携带着心脏病,三妹妹太小,她不仅要担起家族的重担,还要养育教导比自己小了十年的小妹,所以,她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

    因为叶璇对叶珍有着如姐如母的疼爱和养育,所以,叶珍对这个姐姐,最是在意,所以,才会为之疯狂

    叶珍曾经,把她的姐姐视作唯一的依靠,又怎么能接受自己的依靠失去呢

    “她一直是她父母的骄傲,许是她太懂事了,叶伯父和阿姨什么都交给了她,却很少给她疼爱,或许她是长女,所以,本该如此,可是,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信任,她想要一个人给她温暖,让她快乐,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她得到了这两样曾经于她而言,最奢侈的东西,却在两个男人的身上得到,也因为这样,她在两个男人之间,挣扎不已,季擎天是她最恨的人,可是,也是给过她快乐的人,所以,她明明知道季擎天对她的爱,是不纯粹的,可是,她却在清醒中,选择了**,用短暂的快乐,把自己送进绝路”

    叶语澜眼角猛然一缩,微微颤抖,却咬着唇没有开口,继续倾听。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是,越是喜欢的东西,她越是害怕,所以,她什么都不曾真正得到过,即便是她付出一切想要赌的真心,也是她可望不可及的,我大哥对她痴心一片,她曾经说,我哥哥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那样的温暖,如父如兄,更似家庭的温暖,那种无尽的包容和**溺,她一直都最期待,可是,她明明可以选择嫁给其中一个,她认识我大哥和季擎天的时候,他们都男未婚女未嫁,凭借叶家的出身,她足够幸福一生,可是,她劝了我大哥娶妻,漠视了季擎天结婚,她却成了局外人,只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不是她该迷恋的,所以,她宁愿绝了自己的退路,隔绝了他们的可能性,也就这样,她逼得自己,全部放手”

    叶语澜微微咬唇,看着墨皓颖,沉声道,“后来呢”

    这还没完,她知道,因为她的存在,是有故事的,否则,她最后为何死了叶家为何沦落至此

    还有,她是怎么死的既然她那么厉害,为何最后悔落得族毁人亡

    后面肯定有很多事情,很多对她而言,是毁灭性的事情。

    她今天一定要知道这一切,否则,她就算死都不安心

    ------题外话------

    哈哈,存稿君粗来了/内容有误搜黒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