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十五章 同父异母

第十五章 同父异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婧瑜闻言,脸色显示有些呆滞,随后,声音颤抖着问,“你说什么?”

    顾梦瑶再次开口,“澜澜没死,我见过她了!”

    梅婧瑜闻言,几乎是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你在乱说什么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叶语澜没死,怎么可能?

    她都不敢相信,当年因为她的死,出了多少事情?几乎整个A市都因为她闹得满城风雨,如果她没死,他肯定早就回来了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多年杳无音讯?

    顾梦瑶也知道母亲的这个凡因不过很正常,遂没有觉得怎么样,“是真的,我还和她谈过了,她亲口告诉我,当年的那些事情,如果不是她亲口说,我怎么会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发现端倪,一步步确认,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

    本以为永远消失的那个人,在经过漫长岁月之后,活着回来了,怎么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自然,如果不是她亲口和自己说,自己恐怕,也只是八成的把握,因为,这种事情,本就是很奇怪。

    她一直以为叶语澜是坠海,所以,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如果死亡的原因不是那个,那么,活着,倒是很有可能。

    梅婧瑜急声问道,“可是,那她在哪里?你什么时候见她了?”

    叶语澜没死,她自然开心

    。

    虽然没有看着她长大,但是,她毕竟是叶璇的女儿,自己表姐的女儿,自然有些喜爱,又相处了两年多,本就很喜欢,若她没死,自然都好,毕竟,活着,比什么都强。

    顾梦瑶浅浅一笑,“您也见过她的,欧雅兰!”

    梅婧瑜拧眉,“她?怎么会是她?长得根本不一样啊!”

    她当然见过欧雅兰,没见过真人,但是,照片上很漂亮的,她还很喜欢O&d国际的东宝和美容产品。

    她还挺喜欢那个女孩子,看起来那么好看,还那么厉害,虽然,来这里之后,绯闻多了些,但是,梅婧瑜不会因为那些绯闻和别人的看法就觉得那个女孩多不好。

    只是,却怎么也看不出来,她和叶语澜有什么关系。

    顾梦瑶解释,“她曾经做过手术,但是,她真的是澜澜,当年没死,去了m国,具体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她亲口跟我说,当年的事情,季承侑是知情的!”

    如果不是她亲口说,自己也不会这么难受。

    别人说什么,他都可以相信季承侑,但是,叶语澜的话,她知道,叶语澜不会骗她,她既然敢说,那就证明,她有证据,证明她说的话。

    所以,才会心痛,才会失望。

    一边是最好的姐妹,一边的最爱的男人。

    她还是选择了姐妹。

    欺骗,是铁定的事实。

    伤害,是潜伏的真相。

    梅婧瑜心下骇然,“你是说,欧雅兰真的是澜澜,而且,她知道当年的事情,季承侑知情?怎么可能?”

    这样的话,哪怕她活着,只要她知道季承侑和她的关系,该有多心痛。

    被自己的哥哥如此对待。

    没有人可以承受这样的悲痛,被自己最亲的人这样伤害,可是,他们兄妹今后何去何从?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当年季擎天的刺杀,她尚且难受,可季承侑的冷眼旁观,会比季擎天所做的还要伤人。

    叶璇在天之灵,看着这场人伦悲剧,估计心疼至极。

    她最爱的两个孩子,正在自相残杀!

    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看来,季承侑的身世,不能再隐瞒了。

    “嗯,她什么都知道,这次季家的事情,也是她做的!”

    梅婧瑜稳住自己的心神才没有倒下,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轻声道,“你能不能让妈妈见见她?”

    顾梦瑶轻声道,“她现在不在市区,和墨琛出海了,等她回来,我下个礼拜和她去欧洲见叶姨,在此之前,我让她和您见一面!”

    “见叶珍?”怎么一回来就要见叶珍,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顾梦瑶也不打算瞒着,全都说了,“嗯,她想要问一些问题!”

    梅婧瑜连忙问道,“什么问题?”

    这个世界,竟然想着去见叶珍,想必是一些以前的事情,当年她可是知道的,叶语澜和叶珍几乎是差点断绝关系了,现在见面,想做什么估计都能猜得出来

    。

    她肯定知道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却还要问叶珍,那这件事情,必然很重要。

    顾梦瑶有些奇怪的看着梅婧瑜,“妈,你怎么好像在担心什么啊?”

    怎么感觉,妈妈对澜澜去找叶姨的事情分外的重视,竟然那么急切。

    梅婧瑜抿唇,没说话。

    她能说么?

    和顾梦瑶说出来······

    不,这件事情,先不要让她知道,一切都还不到时候。

    嘴角微扯,梅婧瑜轻声道,“我只是担心,叶珍现在病着,若是去见她,这澜澜能问出什么!”

    一个神经病人,说的话,不完全可信。

    “可是,叶姨病情好很多了啊!”

    梅婧瑜颔首,“我当然知道,算了,你先找个时间让我见见她,我想看看,现在好不好!”

    “哦!”顾梦瑶也不问,轻声道,“您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爸和哥哥也不行,澜澜的事情现在不方便闹的人尽皆知,所以,您也要保密!”

    她既然一直都没有公布自己的身份,就证明,她有自己的思量。

    所以,能不说的话,就不要说了。

    她之所以告诉梅婧瑜,那也是因为,她和妈妈之间,很少有秘密。

    南美。

    季承茜已经在这个别墅呆了一天了。

    这是季昀天自己的别墅,以前季擎天来的时候,都住这里,自然,季承茜来了,也住进了这个别墅。

    季承茜脸色很差,一下飞机,她就被季昀天派来的医生安排了休息,因为动了胎气,所以,胎儿有些危险。

    所以,季承茜一到这里,就直接在房间休息了。

    这里很安全,到处守着黑衣人,也有一些菲佣照顾着她。

    季昀天安排得很周到。

    但是,人却没有出现。

    直到季承茜在这里住到第二天,她才来。

    彼时,季承茜正在吃东西。

    是Z国厨师熬的鸡汤,因为她身体虚弱,所以要补。

    门口传来声音,季承茜才往门口看去。

    是季昀天。

    穿着一身黑色的束身短裙,包裹着极致完美的身材。

    季昀天已经五十几岁了,可是,因为活得恣意,也懂得保养,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身材很完美,怎么穿都很好看。

    一头黑色大卷发,披在肩上,皮肤白皙嫩滑,仿佛可以挤出水,不过,脸上还是看得出来一丝丝岁月的痕迹,眼角不再妩媚。

    但是,哪怕有了一丝岁月流逝的痕迹,还是掩映不住,她的美

    。

    季昀天是美的。

    不愧是当年卢克塞老先生活着的时候最宠爱的女人,哪怕明知道她身体的背叛和心灵的厌恶,还是为她掏心掏肺。

    她确实有这个资本。

    一进来,门口的黑衣人恭敬地叫了一声“夫人!”

    季昀天大步走来,曼妙的身姿往这边缓缓走来。

    季承茜放下瓢羹,看着季昀天,想要站起来,季昀天叫住了她。

    “不用起来,你身体不好!”

    声音很温柔,可见,说话的人,应当是温柔的女人。

    季昀天确实很温柔,可是,那也只是偶尔。

    季承茜叫了声,“姑姑!”

    季昀天莞尔一笑,坐在季承茜身边,打量着季承茜的脸色,轻声道,“既然你妈妈把你送来我这里,那就安心住下,这里是姑姑的地方,没有人会伤害你!”

    季承茜点点头,“我知道!”

    她确实明白,妈妈送她来的一丝。

    南美,是他最好的去处。

    她虽然对那些丑闻很生气,但是,两天了,也平静了些。

    也想清楚了,她想要挽回曾经的光环,就必须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然,一切谎言,会变成人们的谩骂和唾沫,砸死她。

    而且,她确实,想要孩子,和墨琛的事情,也许快结束了,既然如此,她要一个孩子。

    即使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起码,她可以当母亲。

    季昀天轻声道,“还有,你要记住,生命是你自己的,如果你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么,你一辈子,都会限制在别人的语言中,按照别人的看法生存,所以,这件事情,你大可以看开一些!”

    她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所以,这些年来,不管做什么,都我行我素,这一点所有认识她的人,都知道,知道她的脾气和喜好。

    蓝韵太在意外人的赞美和追捧,所以,一朝沦落尘埃,才会如此糊涂,一代传一代,也教出了季承茜这样的女儿,刻意的自己修饰起来,当这些伪装破灭的时候,就像没了灵魂一样。

    这样活着,最没劲了。

    季承茜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想了想,有些苦涩,“可是姑姑,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怕有一天那些攥在欧雅兰手里的东西也被爆出来,那我就算真的可以不在意别人,估计也会被人骂死!”

    孩子的事情,她可以试着不在意,因为已经发生了,可是,还有致命的威胁,随时会被人爆出来。

    那些东西,恐怕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不在意。

    就像是自己最不愿为人知的秘密,被人全部爆在阳光下一样,那种滋味,会把人的灵魂,都毁灭掉。

    季昀天闻言,凝眉,淡淡的说,“欧雅兰这个人我是不了解,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她做事情,都是有根据的,他这么做,必然是因为,对你恨之入骨,你怎么会招惹上她?”

    因为南美北美两大势力都盘踞着,相持不下,这样的情况下,季昀天自然了解一些,而且,和怀特家族第四脉的四角密切,有些往来,克洛斯对那个女人的评价是这样的

    。

    带刺的玫瑰!

    看着美丽妖艳,实则心狠手辣。

    在怀特家族,几乎是*不讲道理,可是,因为她的狠辣,竟然没人敢和她对着干,一个外姓人,却把持着怀特家族的大权,这几乎是没办法去相信的。

    就连她,把持着卢克塞家族,那也是因为,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是卢克塞家族的掌权人,丈夫年迈,儿子年轻,都成为了她握着权利的契机。

    季承茜也颇为不解,“可是,除了那次墨琛的事情,我根本不认识她,就算是因为我说话让她不舒服,可也不至于对我下这样的毒手!”

    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情,要么恨到极致,要么有目的,她曾经这样对墨瑄,是因为墨瑄有用处,这样对叶语澜,是因为她恨叶语澜。

    可是,欧雅兰为何要这样对她?

    难道就为了对付季家么?

    可是,对付季家······却是在针对她。

    这究竟怎么回事?

    季昀天闻言,拧眉沉声道,“这个女人一直不简单,看来,这件事情确实不简单,不过,茜茜,不要再惦记墨琛了,他注定不属于你,当年可以出现一个叶语澜,如今还有一个欧雅兰,而你的存在,他从不在意,女人不要太固执,像姑姑一样,不也活得很快活?”

    她一辈子都自在散漫惯了,不在意外人的言辞,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行我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哪怕哪天死了,她都可以没有遗憾,因为她活得很恣意。

    人一辈子,就要活着按照自己的意愿那般,只是唯一的遗憾,不能回去了。

    其实想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在Z国,她早就是已死之人。

    当年的离开。

    是逃!

    逃命,逃避,逃开曾经那个地方。

    季承茜抿唇,“可我爱他,姑姑,我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却毁在那个女人手里,我好不甘心!”

    就算结束那又如何,她用了七年的时间才等到今天,所有美好的岁月都流走了,那个男人却无动于衷,搂着别的女人,转过来想要杀她。

    何其残忍。

    比淡漠更恐怖的,是他的杀机。

    他是真的想要杀自己。

    没有任何的心软和留情,最后的松手,也只是因为,那个女人的一句话。

    男人何其残忍。

    季昀天低低一笑,苦涩道,“不甘心又如何?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东西,是越想要就越得不到的,你跟你妈就这一点太像了,所以,走上了你妈的路,只是,茜茜,你妈妈选的路,是错的,你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这样子,毁掉的是你自己!”

    她很不喜欢蓝韵,蓝韵的手段,蓝韵的恶毒,蓝韵的自私。

    而季承茜学了十之*

    。

    如果不是因为季承茜怎么说都是季擎天的女儿她想,她是不会管她死活的。

    可是,她是季擎天的女儿,季家的血脉。

    季承茜闻言,呢喃道,“我妈妈的路······可我已经走上了!”

    她知道,她现在走的,是她妈妈年轻时的路,可那又如何,她早就选择了,回不去了。

    只希望,这些事情,都到此为止,没有回头路,也只能为自己寻一条好的出路。

    季昀天不接话,这些事情,她也不想多说。

    毕竟,多说无益。

    看着她面前的鸡汤,轻声道,“多吃点,怀孕了就要注意饮食,既然决定了留这个孩子,那就好好对待自己,姑姑这里,你想在这里呆多久就呆多久!”

    季承茜闻言,微微颔首,抿唇,一口一口地吃着鸡汤。

    忽然想到什么,季承茜你看着季昀天,问道,“姑姑,有件事情,我想问你!”

    季昀天挑挑眉,“说!”

    季承茜犹豫了一下,为微咬着唇,看着季昀天,轻声问道,“承侑是不是真的不是我妈妈生的?”

    闻言季昀天大惊,脸色大变看着季承茜,倏然眯着眼,“你怎么会知道?”

    季承茜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蓝韵和她说的?

    简直是愚蠢,说这样的话,不是在让季承茜和季承侑有隔阂么?

    感情好,也是因为一母同胞,可是,一旦不是这样的,那么,以季承茜的心思,必然心有芥蒂,到时候,岂不是季承侑也会知道。

    季承茜抿唇,急声道,“我听到我妈和顾梦瑶的对话,姑姑,如果承侑不是妈妈生的,那么,他的母亲是谁?他是爸爸的儿子么?”

    她只想知道这些。

    季昀天闻言,想也没想,即刻有些不悦道,“他当然是你爸爸的儿子,不然怎么可能会继承季家,你胡思乱想这些做什么?”

    “可是······”

    季昀天打断她,“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你都不能怀疑承侑不是季家的儿子,他是你父亲的儿子,也是你的弟弟,你妈妈养育了他,你就要把他当成最亲的弟弟一样对待!”

    要是不和季承茜说清楚,让她到时候胡来,觉得不是一母同胞就变心,那就完了。

    季承茜却不打算停下这个话题,抿唇道,“可是,我就是好奇,他的妈妈是谁,我从未听说过,爸爸以前还有别的女人,而且,我妈妈为何要养爸爸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

    她的母亲,可不是一个可以帮别人养孩子的人,如果是真的,承侑是爸爸和别的女人生的,那么,妈妈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把承侑照顾得那么好,几乎不会让人怀疑,不是亲生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二更来也,感觉自己这两天萌萌哒,你们说是不是~嘿嘿

    苒正在努力码字美女,然后调整更新时间,所以,几乎豁出命去码字了,求安慰惹~Qt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