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 > 第二十五章 没有机会

第二十五章 没有机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人爱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这样就好,不要为没必要的人和事花太多心思,这样你累,明白么?”

    “明白,为你花心思就行了对?”女人的话中,带子丝丝调侃。

    含着愉悦的笑意,“这个可以有!”

    女人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吐槽道,“老梗!”

    “这是什么意思?”懵!

    女人闻言,没好气的回答,“不知道!”

    “好了,既然没什么事,那先挂了,注意休息,我先睡了!”

    那边现在是午夜。

    “好!”

    挂下电话。

    看着大海,欧雅兰心情也好了许多,真好。

    A市。

    凌昊伊连夜离开凌家,凌夫人急火攻心,被气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天。

    凌昊伊在这个甲骨颜色,连夜跑回季家,蓝韵和季承侑都很诧异,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签下离婚协议书的么?

    但是,疑惑归疑惑,蓝韵虽然气恼凌家这次的咄咄逼人,但是,也没有对凌昊伊表现出什么。

    回到季家,凌昊伊就回到房间,整整一天,都没有离开房间一步,蓝韵也没心思搭理她,季承侑听闻她回来,处理完事情就直接回季家。

    季家很安静,现在季家是特殊时期,家里的佣人气都不敢出,因为蓝韵的脾气一触即发,所以,家里的佣人都是战战兢兢。

    推开门,就看到凌昊伊坐在床上,静静的发呆。

    季承侑踏步走进。

    凌昊伊转头,看到季承侑,连忙站起来,嚅了嚅嘴,“承侑······”

    她已经一天没出去过,昨晚回来,到今晚,可是,还是好难受。

    季承侑淡淡的看着她,语气淡漠的说,“你不该回来

    !”

    回来只会痛苦,何必?

    凌昊伊苦苦一笑,紧咬着唇,“我知道!”

    她不该回来,可能怎么办?她舍不得。这段婚约,是她兼收了这么多年的,即使受尽冷眼,没有感情,甚至,还被人羞辱,那又怎么样?

    她愿意!

    季承侑闻言,微微抿唇,淡淡的说,“现在离开,这里不适合你!”

    这里,一直以来,都不该是她待的地方。

    男人的话,尖锐,无情,剜心的痛,让凌昊伊难以自拔。

    凌昊伊闻言,自嘲一笑,“不适合?再不适合我都呆了这么多年,承侑,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没有什么不适合的,所以,我不会离婚!”

    她怎么舍得,放弃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和执念,季承侑是她的,就算心不在,身不在,但是,法律上,谁也没办法逼迫他们分开。

    闻言,季承侑也没办法,“随你,既然你坚持,那就由你,但是,我说过,我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你想要更多的话,那就离开,我给不起!”

    他的身心,都给了那个女人,虽然她对自己失望,对自己绝情,虽然如今,她不在身边,可没关系,等家里的事情解决了,他就去找她。

    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不足以阻挡他们在一起。

    凌昊伊面色微白,看着季承侑咬牙,面含泪痕,“为什么?承侑,你为什么不肯爱我?我从来不求你能够全心全意爱我,但是,起码,不要对我这么绝情,我那么爱你,为什么,都换不来你的一点情意?我到底哪里比顾梦瑶差?”

    她出身,才华,样貌,甚至对他的爱,都不比顾梦瑶的少,可是,却换不来男人的半丝目光。

    仿佛他的目光,全都在那个人身上。

    男人微微一愣,思索着凌昊伊的话,随后,淡声道,“别跟她比,她是独一无二的!”

    一句话,浇灭了凌昊伊所有的期待。

    她想知道,她哪里不够好,可以改,可是,这句话,否定了她的全部。

    她什么都比不过顾梦瑶,没有资格相提并论,是这个意思么?

    顾梦瑶到底哪里好,不过是一个戏子,不过是一个不要脸的第三者,他为什么宁愿爱那个女人,也不愿意爱自己?

    她苦苦等待这么多年,甚至,受尽所有的冷艳,被人耻笑,都从来不放弃,可是,顾梦瑶呢?

    她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他全部的爱和纵容。

    苦苦一笑,凌昊伊咬着唇,有缘的看着季承侑,“你的心,好狠啊,竟如此践踏我!”

    连一丝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

    如果是她真的哪里比不上顾梦瑶,或许,还可以改,然后努力超越她,可是,它说,顾梦瑶是独一无二的,难道她凌昊伊就是随手可取的么?

    季承侑闻言,微微眯眼,挑眉,淡淡的问,“结婚前,我就告诉过你。你想要的,我给不起,你若不愿意,可以不嫁给我,可你还是选择了这样,你现在是来怪我么?”

    他不是没有问过她的意愿,那个时候,他问过的,那时,他和顾梦瑶的绯闻早已闹得人尽皆知,他从不否认这件事情,所以,婚前,征求过她的意见,尽管是家族联姻,尽管早已订婚,但是,只要她不愿意,他有的是办法解除婚约

    。

    可是,在明知道这件事情的情况下,她还是自己愿意嫁进季家。

    哪怕一辈子守活寡,她都嫁。

    凌昊伊闻言,自嘲一笑,“即便如此,你为什么那么狠?可以对我视而不见?哪怕你不爱我,对我好一点都不行么?”

    她都已经不敢奢求季承侑只爱她一个,可是,他只要一点点,季承侑都吝啬的不愿给她。

    几年的婚姻,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季承侑闻言,面不改色,依旧淡淡的说,“你想要的好,不是我能给的,你不该继续回到这里,就算你在季家一辈子,也无济于事,如果你想走,现在可以走,若你不走,我也不会赶你走,但是,也绝对不会碰你!”

    这一生,爱上了一个人,那就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会因为这个女人和自己结了婚,等了多年,就因为同情而对她心存半点情意。

    更何况,凌昊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

    凌昊伊脸色有些羞愤,看着季承侑的眼神,带着幽怨和不甘,紧紧咬着唇,目含泪滴,梨花带雨。

    “既然你不愿离开,那就随你!”

    说完这句话,季承侑转身想要离开。

    “承侑!”

    凌昊伊一声响起,就疾步上前,从后面,拥住男人的腰,脸贴着季承侑的背部,乞求道,“我知道你爱那个女人,但是,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就今天,能不能就当可怜我?只要你今天不要走,这一辈子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再管你,你想要和顾梦瑶在一起就在一起,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

    季承侑闻言,面无表情,站在那里没有动,随后,大掌覆上女人的手腕。

    凌昊伊心下一喜,以为季承侑答应她了。

    可是······

    男人缓缓扳开她圈在他腰际的手,淡淡的看着她,“不可能!”

    三个字,就像千斤重坠,砸破她所有的期望,幻灭!

    凌昊伊脸色惨白的看着他,紧咬着唇,难以置信。

    “这一生,我只要一个人,除了她,我谁也不要!”

    男人冰凉的话就像冬日的冷水,浇灭了她所有的梦,让她猛然惊醒,男人却决然离去。

    她站在那里,又哭又笑。

    冰冷,从心底蔓延。

    季承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为了你,连家族都舍弃了,和我父母反目,你为何,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

    那么狠?那么无情?

    为了那个贱人,你这样伤害我,呵呵!

    心痛么?

    好像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这么多年日日夜夜,每天都是这种感觉

    。

    可是,为什么······

    离开季家,季承侑坐在自己的车子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去北美。

    可是,传来的是一阵音乐后,便归于平静。

    没有人接。

    继续打,也是没有人接通。

    她去哪了?

    现在北美是白天,是在拍戏么?

    突然间,很想她,可是,她不会轻易回到他身边了?

    叶语澜没死,当年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她那么在意叶语澜这个朋友,为了她,她可以这么多年恨透季家,那么,这次,也一样可以为了她放弃自己。

    而且,他一直都知道,在顾梦瑶心里,自己的分量,永远排在最后面。

    她在意的,从来不是他。

    叶语澜······

    活着!

    罪孽少了,可是,恐惧却油然升起。

    那个女人,不会放过季家!

    把手机放下,季承侑抿唇,开车,呼啸而去。

    凌昊伊的离开,另加陷入低沉。

    蓝以萱被接回凌家,人却因为受不了打击日渐消瘦。

    对于蓝韵这次的做法,蓝以萱恨之入骨。

    她自问,她不曾像哥哥嫂子那样对姑姑不闻不问,起码,她还是挺尊敬的,可是,这次,她竟然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她的孩子,就这样死在那个女人的一念之间。

    人瘦了一圈,闹过,也骂过,现在只剩下平静,还好凌昊麒待她极好,日夜陪在身边,悉心照顾。

    凌昊伊的离开,还是激怒了她。

    竟然这个时候离开,那好,最好一辈子别回凌家,否则,别怪她!

    “萱萱,你别怪她,这孩子也是被我宠坏了,不知轻重,我会和她说的,你刚刚出院,不要伤神的好!”

    凌夫人坐在床边,看着一直静静的不说话的蓝以萱,苦口婆心的为凌昊伊开脱。

    话落,蓝以萱苦苦一笑,“妈你放心好了,她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我能说什么?她要走就走,我管不了!”

    就算不愿离婚,也没必要做的那么难堪?

    她刚没了孩子,她的小姑子,就不管不顾的跑回到害死她孩子的婆家。

    没有一丝为她着想。

    罢了,这样的妹妹,要不起。

    原本还觉得,本来是一家人,反正她是嫁出去的女儿,和自己没有冲突,所以,对她好一些,一直以咯哎,对凌昊伊这个小姑子,她也是极有耐心的,可如今,呵呵,恐怕以后,她不会再这么傻了。

    蓝韵,这个贱人,竟然不识好人心,还害死她的孩子

    。

    凌夫人眼中划过一丝为难,微微皱眉,轻声道,“可······萱萱,你可别生她的气啊,伊伊也是昏了头,过了就好了!”

    她不希望凌昊伊和蓝以萱闹翻。

    她是出嫁的女儿,怎么可能不知道和娘家人搞好关系多重要。

    以后这个家就是凌昊麒和蓝以萱的了,这次的事,昊麒心里极为难受,对这个妻子又更加愧疚,几乎是日夜陪着,自然,对凌昊伊这次的是,也是极为生气,本来凌昊伊是季家的儿媳妇,他就有些反感了,这下子,本来感情好的兄妹,都会产生隔阂。

    凌夫人知道,自己护不住两个孩子一辈子,一旦这样下去,难保凌昊伊在娘家没有立足之地,她在季家也不可能待得了一辈子,一旦哪天回来,还要看着哥哥嫂子的脸色过日子,这样就完了。

    蓝以萱有些气恼,不耐烦的对凌夫人道,“妈,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个合适么?她多自私?为了她那样没有盼头的未来,让我们不在意我一个孩子的命,她是自己没经历过,不懂我的痛么?要是今日躺在这里的人是她不是我,您还会说出这样的话么?”

    她虽然知道,这次的事情凌昊伊也没责任,但是,她怎么能说得出让凌家为了她不要计较孩子的事情这样的话?

    她是凌家的女儿,却如此不懂事,嫁去机甲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善待和宽容,如今,却为了季家,说出这样的话。

    呵呵,养出这样的女儿,凌家也算是悲哀。

    凌夫人有些无奈,轻声道,“可是,这件事情伊伊也没有错,你作为嫂子,能宽容就尽量给她一切宽容,毕竟,她也不容易!”

    她的这个女儿,最让她没办法放心,结婚这么多年,别说,有个一儿半女,如今,还守着这样的无实婚姻,像是个寡妇一样。

    ,犯傻的会到那里,还不知道未来如何。

    如今,凌家和季家已经闹翻了,她能好过么?

    两家闹翻,蓝韵不会再待见她,季承侑不会待见她,如今,就算凌家占理,可是,凌家的女儿在别人手里,他们就只能忍着。

    不然能怎么样。

    “她不容易我就容易么,妈,我知道这件事情跟她没关系,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怪到她头上,可是,她有为我想过么?好,季家是她的婆家,她要回去,可以,我也不说什么了,可为什么要让我们凌家因为她妥协?她有什么资格来说出这样的请求?”

    她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

    她不是不讲理的人,当时,她是受嫂子和姑姑争执波及,才出的事情,但是,她并不责怪嫂子,只怪蓝韵推了她,自然,也不会去责怪凌昊伊,可是,凌昊伊竟然说出那样无理的要求,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的孩子,难道就该死了么?

    亏她想得出来,难道说,嫁进季家救了,学了蓝韵那一套算计自己的娘家来了?

    凌夫人无奈,“是她糊涂了,你也别往心里去!”

    当日凌昊伊说出这个话的时候,她也极为气恼,可是,再怎么气,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起锅之后,还不是得为她着想,为她打算,

    她的女儿在别人那里,她能怎么样?

    而且,就算要计较,难道能够杀了蓝韵偿命?

    就算要季家给个说法,也只能是谈其他条件,与其闹得不可开交,还不如借此给凌昊伊好一点的未来,她是这样想的

    。可是,这个想法,绝对不可以凌昊伊自己提出来,他们提出来,是顾全大局,也是爱女心切。

    可是,凌昊伊说出来就是自私。

    那么,概念也不一样了。

    所以她气,可以对任何人自私,可不能对自己的家人也这样啊。

    蓝以萱忍了忍,淡淡的说,“行了妈,你别说了,我要休息了,你出去!”

    她不想继续说这些了,她也是觉得可笑。

    以前还很庆幸嫁给了一个好的婆家,哪怕凌昊麒不怎么爱她,却对她极好,可是这次,她流产了,竟然只能这样。

    凌昊麒跟她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季家能够给一个交代,自然不是让蓝韵偿命,而是为了凌昊伊未来打算,她只是不甘心,再加上知道那天晚上凌昊伊说的话,就更加觉得可笑。

    她想要的,可不是这些。

    凌夫人闻言,微微咬唇,“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现在是凌家有愧于这个儿媳,没办法,只能忍让一些。

    门被关上的一刹那,蓝以萱面色剧变。

    蓝韵,你竟然害死我的孩子,该死!

    女人眼中含着深刻的恨意,紧拽着被单。

    季氏集团,季承侑正在卡会,董事会还在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而闹,更加严重的是,因为凌氏集团终止所有合约,所以,弄的季氏集团损失不小,为此更加是闹得不卡开交。

    季氏集团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董事会依然有着话事权,季家连连出事,到时股市跌到难以预算的局面,为此短短不到一个月,就损失上百亿,这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是巨大的损失,为此她一回来,几个会议不断。

    刚刚结束会议,就有秘书来报,凌天漠来了。

    ------题外话------

    今天上午陪我嫂子去医院产检,下午逛街,遇到大雨,淋了雨,所以感冒了,昏昏沉沉的,勉强码的出这么多,苒要睡觉了,么么哒。

    推荐基友一尾妖鱼文文。

    书名:鬼医冷妻的压寨夫君

    作者:一尾妖鱼

    她是顶级法医,他是灵魂心理师。

    办案时吵吵嘴、骂骂情,歹徒大骂:“直接让我死算了,太虐单身狗!”

    剧场:

    “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装得了酷,摆得了帅,杀得了罪犯,挣钱养得了家,又暖得了床,懂事体贴人,你为何不从?”——这是他说的。

    “你高端大气温柔体贴貌比潘安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仪态万千,可这和我有何关系?别说那么多,欠我的房租,拿来!”——这是她回的。

    顾先生脸一黑:“工资在卡上,卡在你手上。”

    穆法医伸出手:“亲,请把密码给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苒并收藏至尊豪门之绝色狂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