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为你钟情 > 151.151章 :陆璟年掐住浅秋的喉咙,戾气浓重,“想死,我成全你“

151.151章 :陆璟年掐住浅秋的喉咙,戾气浓重,“想死,我成全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浅秋拖着疼痛的手臂从他的面前经过,她有她的傲气。这样的侮辱还是让小小年纪的她承认不了,可她又不想待在这个压抑的充满了让人窒息的地方。

    双腿都还是发软,她走路感觉自己都是轻飘飘的没有知觉。这个看似冷漠的男人,一到了床.上的时候就凶猛的不是人。她在心里面暗自诅咒着这个挨千刀的陆璟年。

    外面的风很大,下半夜的气温也很低。她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袍走了出去。

    站在深暗的夜色中,她竟然迷茫了。她要怎么回去?她还能去什么地方?她的家已经没了,被这栋别墅里的男人给毁掉了。她心里隐藏着喜欢的男人也失去了联系。她就是一只流浪的野猫,无处可去。

    她就那么蹲在了角落里,折断的手臂疼的不能动弹一分。抬头望着黑漆漆的远处,她只能隐忍着泪水,全部吞回在了自己的眼眶里魍。

    陆璟年坐在床上,莫名的觉得胸口处特别烦躁。他不喜这个女人,可是经过刚才的那一幕,他却是心口处堵的慌。只好摸出了烟盒抽出了一根给自己点上。

    烟雾弥漫在了卧室里,将他冷清的脸朦上了一层迷茫的模糊。一根烟燃完,他才将烟蒂捻灭。抬头望着黑漆漆的窗外。

    起身,拿起了门口处隔着的西装外套就出了门檎。

    打开门,灌入了一阵清冷的晚风。陆璟年下意识的扫了一圈,终于在不远处的黑色之中,见着了蜷缩着蹲在地面上的女人,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可怜兮兮的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浅秋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的眼泪,双腿蹲着太久已经麻木的疼,手臂上也是钻心的疼。她想要起身离开,眼皮抬了抬,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帘。

    不用抬头,她就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谁。她觉得口干舌燥,想要站起身来,脚下麻木的疼让她踉跄着就跌入在了他的怀里。

    赶紧就迅速的离开他的怀里,她往后退开几步,别扭的侧过头望着一边。

    陆璟年冷哼一声,睥睨一般的眼神高高在上的如同王者,他不屑的勾了唇,转身就走了进去。

    她没那么犯贱的跟着进去自找受虐,忍着身上的疼,终于迈开了脚,一步步的走出了这栋别墅的院子。

    街上很清冷,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她光脚穿着拖鞋走在了寂静的令人害怕的深夜里。

    倏然,一辆白色的车子就停在了她的身边。车窗落下,是一张女人的脸,微皱着眉看着宁浅秋,“小姑娘,你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在这很危险,你要去城中心,你要去哪我可以带你一程。”

    浅秋愣了一下,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在琢磨着自己到底要不要上车。毕竟一个陌生的人突然会好心的帮助你会让人觉的不安。

    那女人似乎猜到了她心里的顾虑,依旧是淡笑着,“你放心,我可不是坏人。何况你穿成这样,想必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我抢的地方。要不要我把身份证拿给你看?”

    说着,那女的竟然就从扶手盒里拿过自己的手包,作势就要去拿自己的身份证件。

    “那麻烦你了。”浅秋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手臂被折断,她现在必须要去医院街上。那女的将她送到了市中心的医院,还从自己钱夹里取出了一叠钱递给了她。

    她咬着唇红了眼眶,这是自从她父亲出事后,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谢谢,谢谢你。你能不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我到时候把钱还给你。”浅秋感激不尽,一双眼都是红通通的晶莹水润。

    那女的却只是笑了,转身就离开。回到车上,离开了医院,她才拨打了一通电话,“陆总,我已经按照您吩咐的将那个小姑娘送去了医院。”

    宁浅秋去了医院,接好了自己被那个人渣给折断了的手臂,还做了一份验伤单后就用剩下的钱在小旅馆住了一夜。

    她没有按照陆璟年的要求搬去他的别墅,他似乎也应该忘记了她的存在。浅秋一个人继续过着上课,打工的日子。

    酒吧里的兼职她没有辞退,虽然工作环境复杂,可是却是个赚钱比较多的地方。只要拼命的推销高档的酒水,她就有可观的提成。

    “浅秋,10号VIP包厢里送些酒水过去,里面的人身份尊贵不差钱,你可以趁机多推销点。”领班的经理知道浅秋需要钱,便是在进去之前先提醒了她。

    推开包厢的门,里面就有着浓重的烟酒气息。包厢里很暗,她没怎么在意,将客人的酒水搁在了茶几上,“请问几位先生还需要什么?我们这还有特制的招牌酒,各位要不要尝尝?”

    她穿着酒吧里服务生的工作套装,蹲下身将酒水搁好之后才开口问道。

    挨着她附近坐着的男人转过头,不由的笑了笑,“这小姑娘挺水灵的,怎么也跑这来。要卖酒,那就得陪酒。只要你赔我们喝一杯,我就买一瓶。你喝十杯,我就买十瓶。你能喝多少我就买多少。”

    那人说着,就将自己面前空着的杯子给添满了酒,推到了宁浅秋的面前。

    她眼神晃了晃,站起身,“对不起,我只是这里的服务生,不是陪酒小姐。”

    转身她就要离开,却是被男人迅速的拉了一把就被圈入在了怀中。一边嬉笑着,一边端起酒杯就要强行着灌入在她的嘴里。

    浅秋被圈在他的怀里,这样的姿势凌她很是不舒服自在。深知自己又逃不开,只好妥协了下来,“好,那我就只喝了这杯,我不要你买酒,只要让我离开。”

    说完,她昂起头,大口大口的将那杯酒全数的灌入在自己的胃里。

    浓烈的酒急速的下腹,宁浅秋被呛的忍不住猛咳。这样的一幕无疑是取笑了那名男子,又倒满了酒,继续要灌她,很明显想要将她灌醉。

    她挣扎着,无论如何都不肯在喝下第二杯。眼看着闹得僵持不下时,一道阴冷的声线传了过来,“浅秋,过来。”

    跟着人挣扎反抗的宁浅秋猛然一怔,惊愕的望着那声音来源的地方。

    在灯光黯淡的一角落处,一熟悉的男人正冷眸凝着自己。

    宁浅秋脑袋轰的一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璟年竟然会在这。

    她就那么傻怔的愣在了原地,屋子里的几人也都用着一种探究疑惑的眼神在两人之间转动。

    陆璟年见着她没有动静,脸上又暗沉了几分,有些咬牙切齿的重复道,“浅秋,我让你过来。”

    他的声线很冷,那扫落过来的视线更是犀利的让人心颤。她瞪着他,被他盯着头皮都发毛。

    “我让你过来!”突然,他怒吼一声,让浅秋的身子都不由的颤了颤。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立即就走了上前,站在他的身旁。

    阴沉的眉眼扫了一翻,他的声线太过阴冷,让人犹如坠入在了冰窟之中的冷。

    “把所有的酒杯都给我满上。”他对着身边的人吩咐,坐在他身边的男人立即就照做,将数十只酒杯全都盛满。

    宁浅秋不解,正惶惶怔怔的看着陆璟年。

    “我之前说的话看来你是当做耳边风了,既然你喜欢来这上班,那你就把这些全给我喝下去!”他的语气很强势,眉目森森的透着怒意。

    “凭什么,陆璟年,我的事凭什么要你管。”她心里虽是害怕,却还是倔犟的撞着胆子回顶了他一句。

    他冷冷的勾了唇,阴冷之气尽显。伸手一把就将她拽了下来坐在了他的身旁。对着几名男人身旁坐着的陪酒小姐淡漠的吩咐着,“把这些酒全都给她灌下去。”

    四五个女的就围在了浅秋的身旁,她被迫着狼狈的灌下了一杯又一杯,白色的衬衣也被撒落的酒水给浸湿。火辣辣的刺激着她的喉咙,让她很是不痛快的咳嗽。

    一阵阵的猛咳,咳的她双颊泛红。难受的捂着自己喉咙。

    陆璟年的脸色一直都是冰冷如霜,眼尾的余光见着了她这般,终于让人停下了灌酒。

    “还敢不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让你辞了这破工作,现在还敢忤逆我的话么?”他侧过头,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颚,阴仄仄的目光落在了她的面上。

    手指尖的力道很重,浅秋都觉得自己的下颚快被他捏碎。只好乖顺的点了点头,“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阴沉的那张俊脸,看着她乖巧的柔顺,这才微微的缓和。伸手取过沙发上搁着的西装扔进她的怀里,“穿上跟我走。”

    她就这么被他再一次给带走,走之前还特意警告过酒吧经理,若是再敢让宁浅秋在这上班就一锅踹了这地方。

    浅秋被他拽着上了车,一直开到了他所住的别墅才停下。

    再一次的踏入这个地方,上一次的事情就不由的跳入在了她的脑海里。沙发虽然换了新的,可是还是有种让她不适难堪的情绪。

    “以后你就住在这,这里我不经常过来,我会请人过来照顾你。以后离那些地方远一点。”他淡漠的说着,强大的气场还是携带着警告的意味。

    浅秋想都没想,立即开口拒绝,“我不会住在这,我不会给人当情人,我欠你的钱我会慢慢的还给你。”

    陆璟年不屑的嗤笑一声,“怎么还?你就靠着陪酒陪睡一辈子也赚不了一千万。你告诉我,你要怎么还?”

    他俯视着她倔强不肯低头的样子,伸出手来挑起她的下颚。

    不得不承认,她有一种清新的灵动,那双眸,只要一眼就能让人恍神沉醉其中。

    她脸上的厌恶明显,转过头想要避开这个男人的视线。却是刚转过就被他给掐着下颚逼迫着她面对着他的视线。

    “我怎么还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更不需要你操心。就算我陪他人睡我也不会住在这里当个被人圈养的金丝雀。”浅秋虽然心里对他还是畏惧,可是要她委身在一个逼死自己父亲的凶手她实在做不到。

    “与我无关?”那轻而薄的眼神透着冷意,他猛地就拽住了她的手腕,身形逼近,“是不是需要我再次提醒你?还是需要我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

    浅秋浑身一颤,用着惧意的眼神盯着他。直到他的身体靠近压了过来。

    强迫性的运动,让她心如死灰,认命的妥协。迷迷糊糊中耳边是他暗哑的音色。

    他说,“一千万买你做情人高抬了你。”

    恶魔,他就是一十足的恶魔。浅秋真的是恨不得杀了他。

    夜深人静,浅秋被折磨的筋疲力尽,最后也只是疲惫的睡在了他的床上。

    他靠在床头,侧过头看向身旁睡着之后都很不安的小女人。脑中不由的就浮现出一幅尖锐的画面。

    那时的他年轻气盛,跟陆家有很长一段的矛盾,自己一个人离开陆家创业。韩父在饭局上指着他的鼻子轻蔑的不屑一顾,“有本事你就别仗着陆家,你除了陆家以外什么都不是,你别不甘心的瞪着我,有本事你就凭自己的本事来整死我啊。没本事就给我滚。”

    他唇边勾着笑,视线紧紧凝着睡着的浅秋,不由的笑的几分阴沉。

    换了姓名三番两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想要做的他一清二楚。他倒是突然很有兴致陪着她玩这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浅秋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她睁开眼就见着陆璟念穿戴整齐,正低着头扣着袖口处的扣子。

    陆璟年没有回头,却是知道她已经睡醒。淡淡的开口,“自己搬进来,别让我来逮你。我没耐心跟你磨蹭。”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身上的被子,偏过头瞪着他,“陆璟年,我说过我不会做别人的情人,我不会搬进来。你就别做梦了。”

    他已经扣好了袖扣,转过身来,薄唇里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俯身,凑近在了她的面前,“你以为能逃得掉?”

    “逃不逃的掉是我的事,你别逼着我,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她恨恨的怒斥着,一张小脸都是倔犟。

    “我倒是想看看你会怎么让我不好过。”他轻蔑的凝了她一眼,一只手捏住了床上女人的下颚,“你说要是你们学校知道你生活作风如此不堪,我要是不爽了去你们领导那说了什么,你觉得还能继续待下去?”

    “陆璟年你混蛋!”她气的伸出手来就要甩他一巴掌,却是被他给抓住,她只能骂着,“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要什么样的都有,为什么你就非得逼着我?”

    他的眉头不悦的皱了皱,该死的,谁说他身边那么多的女人。除了他心里一直喜欢着一个女人外,他的身边留下来的就只有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了。

    森冷的目光紧盯着她的眸子,勾着唇角笑了笑,“我混蛋的事可多了,或许我还可以在让人把你妈给炒了不许任何人录用她上班,要不要在试试?”

    “陆璟年你不是人!”她终于忍不住的咆哮着吼了一句,眼眶里泛了红。

    陆璟年离开,留下她一个人在这别墅里。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就收到了消息,他被人爆料强.暴弱势女子的消息。

    报纸里有他抱着熟睡了的宁浅秋离开酒吧的画面,他的面貌清晰可见,而怀中的女人打了马赛克,一同出现在报纸上的还有宁浅秋在医院开的验伤证明。证明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姓暴力侵犯跟暴力摧残。

    一时之间,他陆璟年仗势欺人强了人家女孩的不耻事情迅速传遍。

    “宁浅秋,这丫头真是不想活了!”他愤恨的将手中的报纸揉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起身就迅速的离开。

    宁浅秋是在一家蛋糕店打工的时候被阴冷着一张脸的男人给拽了出来,陆璟年拽着她,强行的就将她拖上了车。反手一把就扣住了她的下颚,气息阴冷逼人,“真是有本事,竟然给我使了这一招。宁浅秋,你还真是不怕死!”

    “我反正穷人一个,怕什么!这一切还不是你逼的。你以为所有的女人见着你都得像只狗似的黏着你是不是?你浑身上下除了有张好皮囊以外,你哪里是个好东西!”

    他被气的不轻,脸上迅速爆出森冷。捏住她下颚的手已经迅速的掐住了她的喉咙,戾气浓重,“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

    喉咙处迅速就蔓延了刺激的疼痛跟窒息,她被卡着都快不能呼吸。却还是瞪着一双灵动的双眸瞪着她。

    胸腔处开始缺氧,她只觉得脑袋里昏昏沉沉。似乎真的都快要被这个男人给掐死。

    就在她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的时候,那窒息感突然消失。她睁开眼,身子就一个趔趄,一下就跌坐在了车外的地面上。

    那个无情冷血的男人竟然一把将她从车后座上推了出来。

    看着他绝尘离去,宁浅秋终于松了一口气。

    忍着身上的疼,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走了不过一百米的距离,手机就拼命的响个不停。她接通之后,整个人恍惚了一瞬,随即就拔腿跑进了车流之中。

    宁芳中午休息回宿舍的时候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却是不知为何昏迷不醒。正在医院里抢救。宁浅秋赶到的时候,宁芳已经被送去了手术室。

    突发性的脑溢血,正在急救室里进行手术。医生让她先去交五万的医药费。五万,对于目前的宁浅秋来说,无疑就是一笔天价的数目。

    还有一些外债没有还清,此刻又遇上了这样的事情。雪上加霜也不过如此。

    她没有地方可以筹到五万,只好厚着脸皮去了韩漾的家里。站在了大门外整整一个小时,不仅连韩家母亲的人都没见到,还被人泼了一身的冷水。

    浑身湿漉漉从韩家大门离开,她颤颤的从衣衫里摸出手机。幸好还可以用,她再一次的拨打了韩漾的电话,依旧是空号。她突然就将手机扔了出去,绝望无助的抱着自己跌坐在地面上。

    任由着自己哭个痛快,哭的浑身都发软,脑袋里昏昏沉沉。她才起身捡起了自己的手机,脑子里只想着要怎么筹集到那五万块的医药费。

    毫无希望,她脑子里突然闪过陆璟年那张阴冷森森的脸,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去了陆氏找陆璟年。

    没有预约,她被前台给拦在了外面进不去。她就在大门口守着,又累又饿双目却死死的盯着大楼门口处。生怕自己一眨眼,那个男人就从自己面前离开。

    下午三点左右,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才缓缓的进入在了宁浅秋的视线,她咬着牙,拔腿就朝着那辆熟悉的车子跑了过去。

    虽然车子的时速不快,可是她突然这么蹿出去,还是没有及时的踩下刹车。宁浅秋的膝盖撞在了车身前,双腿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

    ---题外话---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为你钟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姒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姒嫤并收藏为你钟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