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倚剑谁家少年郎(一零九)

第二卷帐中香倚剑谁家少年郎(一零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妙安一时不敢收,犹豫道:“小姐请稍候,待我去问过住持师姐才能回复。”

    阿原笑道:“那便有劳师太快去问问吧!”

    妙安便行了一礼,匆匆奔离檎。

    灵鹤髓一案完结,姜探住过的院子也没再封锁,慈心庵自然有权另行处置。只是到底牵涉过杀人案,敢不敢在数日后便交给另一名贵家小姐住,端的看妙枫等人的胆量和良心了魍。

    小鹿一直在旁静听着,见妙安离去,才跳起身问:“小姐,你不会真的搬这里来住吧?还京中大臣的女眷,什么鬼?不对,就是女鬼……小姐好大的心,居然要跟死去的女鬼住一屋子……”

    阿原横她一眼,“活着的我都不怕,还怕死了的?”

    小鹿一怔,“也是哦!”

    可她深里一想,怎么还是不怕活着的,只怕死了的呢?

    小鹿抱着头,觉得这真是个今生今世难以解答的谜题。

    而阿原已不由地沉吟,“京中大臣的女眷……倒是……奇了!”

    朱蚀无官无爵,朱夫人、朱继飞凭什么让目高于顶的妙枫安排姜探暂住于此,并百般维护,一直是阿原困惑之事。

    难道,妙安并非满嘴跑马地胡扯,姜探真与京中某位大臣有关?

    思索之际,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鹰唳。

    阿原忙抬眼看时,小坏正盘旋于小院上方,虎视眈眈,分明是警戒之色。

    小坏原也随主仆二人同行,入庵前阿原便令它飞得远远的,莫让人疑心。毕竟当时发现凤仙还是小坏的功劳,妙枫、妙安等必有印象。

    而小坏显然还记得这个让它立功的小院,闲来无事也不去捕野物了,又飞入小院中察看。

    姜探出事后,庵中应该很少有人会去这么个晦气的地方;便是去打扫收拾,也不可能关上和庵堂相连的角门。

    那么,如今在小院里的,还会有什么异常让小坏异常警惕?毒蛇?还是女鬼?

    “在这里等着!”

    阿原瞧着四下无人,吩咐了小鹿,拔出暗藏的破尘剑,纵身跃上墙头,轻轻一点,已飞落小院中。

    阳光下,芭蕉滴绿,绣球舒展,幽静却不阴森,倒似那个清妍秀丽的少女依旧在此住着一般。

    因近来无人打理,院中所铺的鹅卵石小道上已长出茸茸的青草,倒也碧绿可爱,也看不到毒蛇毒蝎之类的东西。

    阿原看向小坏。小坏便扑着翅膀欲往屋内飞,但飞到门槛边又斜斜掠出,歇在枝头歪着脑袋看向阿原。

    阿原这才发现正屋的门是虚掩的,尚留着一条小缝。

    而毒蛇当然不会开门或关门。

    破尘剑迅速***门缝,轻轻一挑,门被拨开。

    屋内,立时传来年轻男子低喝:“谁?”

    有人快步掠来,剑光如流瀑飞快袭出,径射阿原;阿原忙扬剑抵住,本来半敞的纱帷被激荡得飞扬开去,露出妍丽出尘的面容来。

    而阿原也看清屋中那人,竟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身寻常布衣,但眉清目秀,意外地有种萧萧肃肃的干净气息,似此时筛过树影漏下的阳光,带着天然的暖意。

    他看清阿原,明净的眸光缩了缩,“是你……”

    他迅速收剑,头一低,脚下一错,飞快地踏出门槛。

    阿原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正微微发怔,竟被他从身畔擦肩掠过。她忙回头相拦时,已看清了那少年的剑和剑穗。

    剑是宝剑,明光如镜,在黑暗里一晃而过时,纵然削铁如泥,也未必有太大的辨识度。

    但那剑穗却已不知多少次盘旋在阿原的脑海中。

    苍黑色的剑穗,双雀纹流苏结,精致的丝线在阳光下散发着幽亮的色泽,——与那日雨夜所遇杀手所用剑穗一模一样。

    她到底找到他,可以证明她不是幻觉了!

    阿原吸口气,待要大踏步追过去时,脚下趔趄了下,差点被自己的长裙绊倒。

    天晓得,她只是抱着一线希望再来寻找有无线索,根本没打算跟人大打出手,更没打算追揖凶犯。这繁复美丽却令人举步维艰的的长裙,只适合用来相亲吧?

    少年见她趔趄,反而停下步来,退到墙边疑惑看她,张了张唇没有说话。

    阿原羞恼。

    这是欺负她衣衫不便,根本无从抓到他吗?

    她反手一剑,将长裙迅速割开,飞快撩起裙角。

    少年顿时变色,剑虽入鞘,人已如鸟雀般掠上墙头。

    这时,听闻得有人高喊道:“小姐!”

    却是小鹿听得里面有动静,惟恐阿原出事,不知怎地弄开了门,冲了进去,然后第一眼便看到了已逃到墙头的少年,顿时惊得张大嘴巴,半天合不拢。

    少年扫了小鹿一眼,也顾不得再细瞧阿原那边,匆匆跃墙而去。

    阿原已将撩起的裙角塞入到腰带,也不顾半露的袴裤甚不雅观,提着破尘剑亦逾墙而出,直追过去。

    小鹿看着飞檐走壁的大小姐,抱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两个圈,飞奔过去把通往庵堂的角门关上,然后拨开院门,从山道绕到屋外寻找阿原。

    庵堂后的山林颇密,小鹿想着林中的毒蛇和惨死的丁曹,早已心惊胆战,也不敢乱跑,只在林边连声唤道:“小姐!小姐!”

    片刻后,便见阿原从林中奔出,却已在追逐中掉了帷帽,鬓发也散落下来,沾在汗水淋漓的额上。她掸着自己裙不似裙,裤不似裤的衣衫,愤愤然说道:“跑得好快!若不是林子茂密,我又穿了这么一身,断不会让他这么着逃了!”

    小鹿见到她自然欢喜,闻言不由跺脚道:“你从前不就一直懊恼不该追他太急,把他给吓跑了?为何不吸取教训,又将他追得满山跑?”

    阿原道:“这人行踪诡异,疑点重重,我自然要追他。”

    小鹿懵了,“不……不对……”

    阿原擦着额上的汗,才悟出她所说的和小鹿所说的,似乎不是一回事。

    她终于侧过头来,认真地看向小鹿,“我从前……就追过他?”

    小鹿点头,“你忘了?你的剑还是他的呢!”

    阿原提手中的破尘剑,看向久经磨挲后油亮的剑柄,依稀记起小鹿以前提过的事,“那个……剑客?”

    小鹿拍手笑道:“对,对!就是那个叫萧潇的剑客啊!他在原府住过几日,还教过你剑法呢,可你只想着占他便宜,他又害羞,有一天晚上,也不晓得你跑到他房里都做了什么,他就跑掉啦!跑得飞快,连时时不离手的破尘剑也不要了!”

    “……”

    阿原低头瞧着她已万万舍不了的破尘剑,忽然觉得自己真够无耻的。

    好一会儿,她才有气无力地向前走着,咕哝道:“那他刚又跑什么?可见还是心虚!”

    小鹿叫道:“他能不跑吗?你一看到他就猛撕自己的裙子,换我我也跑啊!”

    “砰——”

    震惊回头的阿原结结实实撞在一株大树上,嫩生生的额头顿时鼓起一个大包。

    ---------------------

    狼狈万状的阿原没法再回慈心庵,越性绕过涵秋坡,从小道回城。

    小鹿一路心惊胆战,总算没遇到冤鬼或毒蛇,平平安安地下了山,回到城中,也不敢抱怨脚底跑出的水泡,只是呼呼地喘着气,催阿原赶紧回衙,才好沐浴更衣,洗去一身狼狈。

    阿原看看天色,说道:“早着呢,我得继续盯着那个萧潇。”

    小鹿急了,“小姐,听小鹿一句劝,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呀!何况这种事,靠女人霸王硬上弓,成不了事的吧?”

    阿原摸着额上长出的那犄角般的大包,叹道:“小鹿,你想得太多了……便是冲着这个毁我美色的大包,我也不至于挑今天下手呀!乖,你累了你先回去,我还得继续查案。”

    小鹿道:“这没头没脑的,你去哪里查案?咱明天去不成么?”

    阿原看着从不远处飞过来的小坏,已展颜而笑,“不成!这会儿去,只怕还能堵个正着!”

    小鹿恍然大悟,“你……你叫小坏盯着萧潇!”

    阿原理了理凌乱的鬓发,尽量捋平衣裙上的褶皱,笑得有些得意,“对,他剑术颇高,轻功不错……但他总比不上我的小坏飞得快吧!”

    ---题外话---笑一笑,少一少。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