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飞花留梦轻踏浪(一二七)

第二卷帐中香飞花留梦轻踏浪(一二七)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左言希的医术,旁人不知,景辞却是最清楚不过。

    若左言希在跟前,即便不曾喝茶,茶中异味飘出,也很可能被他察觉。

    景辞有些头疼。他看着左、慕等人,轻叹道:“那么,这府里素日得贺王信重的健壮男子,大约都难逃嫌疑。蠹”

    薛照意失声道:“大人怀疑,是贺王府的内贼所为?髹”

    这一回,连阿原都忍不住冷笑了,“不是内贼,难道还真能有刺客飞檐走壁,不惊动一名守卫,便能夺走贺王兵器,刺死贺王?若贺王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倒还相信。”

    她弯腰捡起地上那柄五十八斤重的陌刀,挥舞了两下,也觉有些吃力。

    寻常女子提起这刀都吃力,更别说用它将贺王钉在地上;健壮男子倒是能做到,但贺王当时还未睡,再怎么伤病在身,都有武者的警觉在,身手差不到哪里去,怎么可能毫无挣扎便被人刺倒在地?

    唯一的解释,杀贺王之人乃是他所信任的熟人,他在毫无防备之下,遭受致命一击,当场死亡。

    ------------------

    李斐终于把景辞、阿原都叫到了一边。

    “如今怎么办?先填好尸格,将贺王入棺,然后咱们一边慢慢调查,一边等着朝廷使臣到来,可好?此事不比先前朱蚀的案子,顶多两三天,京中使臣必定赶到。”

    死的是当朝猛将,位列王侯,正得梁帝器重。杀人的疑犯必在府中,若能分开拷打审问,应该不难找出真凶。

    可如果是贺王信重之人,岂会是平平之辈?若是背后有人,更是伸伸手指头便能将他这小知县碾个死无全尸。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一切能预备的都预备好,等使臣过来,能准确无误地陈明案情,再让景辞能赶到前方替他挡掉些风雨,他便无功无过地把这事交给使臣。

    若是使臣主导破案之事,不管真凶是谁都怨不到他李斐头上,他就能平安无事继续当他的县太爷了……

    阿原自然明白李斐心思。但她对朝中之事一无所知,印象里端侯似乎也是个不管事的,虽不知为何封了候爵,却不晓得够不够能耐担下贺王这档子事。

    景辞沉默,然后道:“若是拖得久了,凶犯更有机会销毁罪证,掩饰罪行,甚至可能潜逃他处。”

    李斐道:“这个好办,我们就请小贺王爷和左公子配合下,最近封闭别院门户,不许任何人进出。能得贺王信任的侍卫也先一一筛查,不管有无疑点,都派人昼夜守着,不让四处走动就是了。”

    总之就是拖也要拖到使臣到来。

    景辞便问阿原,“你觉得呢?”

    阿原道:“查案当然越快越好……但如果大人有疑虑的话,等个两三天应该也没事吧?”

    正说着时,忽听头顶传来鹰唳之声,急促而尖厉,分明有警戒之意。

    阿原忙注目看时,却见小坏正在前方盘旋不已。

    目测其方位,其目标应该在别院正门附近。

    正踌躇着要不要奔去看时,外面已阍者奔来,仓皇说道:“外面有个年轻人,求见原捕快。”

    阿原怔了怔,“什么样的年轻人?”

    阍者慌忙地比划着,“二十上下的年轻人,这么高,瘦瘦的,长得倒还好看,但拿着剑,很凶。我只说了句今日府中有事,他就把剑搁我脖子上了……”

    他摸着脖子,差点没哭出来。

    阿原蓦地猜到来人是谁,正要奔出去时,却见小坏鸣叫着已经飞了过来,几乎同时,另一道玄黑人影已逾墙而入,其迅捷居然不下于空中的小坏。

    “萧潇!”

    阿原吸了口气。

    萧潇向阿原点一点头,阿原还未及问他这般神出鬼没所为何事,萧潇眸光一转,已掠过她看向景辞,向上一礼,“见过公子!”

    景辞有些意外,将他细一打量,才认了出来,“是你?你就是萧潇?”

    萧潇点头,“正是!”

    阿原已惊住,“你们认识?”

    景辞抬手抚额,“好像见过两面。”

    萧潇微笑,“三面。”

    景辞懒懒看他一眼,并不答话。

    萧潇也不在意,问阿原道:“是不是贺王出事了?”

    阿原警惕地看向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景辞却已肯定地答他道:“贺王昨夜遇害,死于他自己的刀下,目测应该是熟人所为。”

    阿原不由瞪向景辞,“你怎跟他说这个?你可知他很可能就是那晚在涵秋坡想杀我的那名杀手?”

    景辞还未回答,萧潇已问向她:“哪晚?”

    阿原掰了掰手指,“应该是十三吧!那日下了一整夜的雨。”

    萧潇便笑了笑,“那必定不是我。原姑娘,你认错人了!”

    阿原指向他腰间宝剑,说道:“我认得这剑,还有这剑穗。同样的宝剑,同样花纹的剑穗,难道还会有错?”

    萧潇明显有些震惊,但唇角很快弯过柔和笑弧,“可那不会是我。我当时还在京城,不可能分身出现在涵秋坡。”

    阿原问:“谁能证明?”

    萧潇声音低了一低,“当时我正随侍皇上身侧,皇上便可证明!”

    李斐仔细听着他们交谈,闻言已不由屏住呼吸,悄悄向后退了一步。

    阿原却已有恼意,“你这是明欺我们无法入宫找皇上对质吗?”

    萧潇笑了笑,声音更低了些,“那晚我随侍皇上去探望一位公子,但那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京了。皇上便在那公子的卧房坐了一夜,我等便在廊下站了一夜,听了一夜雨。那公子府上的人都可做证。皇上离开前,还跟侍奉那公子的姑姑说,‘她没说错,他果然去沁河了。赶紧找他去吧!’那姑姑如今应该已到沁河,也可为我作证。”

    阿原完全不晓得萧潇所传达的梁帝口中的“她”是谁,但梁帝所探望的那位公子是谁,连李斐都猜到了。

    他们都看向了景辞。

    偏也就这么巧,灵鹤髓一案告破没几天,知夏姑姑就跑沁河找他来了。

    景辞的面色不大好看,眼底也微微地泛红。半晌,他轻轻撇开话题,“你为贺王之死而来?”

    萧潇点头,“兹事体大,未必是私仇。为皇上计,希望公子能协助沁河知县尽快破案,不要等待朝中使臣,以免贻误时机。”

    景辞漫不经心道:“这事跟你前来沁河的目的有关?”

    萧潇有些犹疑,“我不确定。其实皇上一心盼公子好生养病,应该不愿公子卷入这些事。但我着实放心不下,怕误了皇上的事,才希望公子帮忙。”

    景辞便问:“我查案,那你呢?”

    萧潇一笑,“我自然留下来听从公子吩咐!”

    景辞道:“不用了,你滚远点就好。越远越好。”

    萧潇清秀的面庞顿时窘得泛红,却依然清朗答道:“是,公子!”

    他当然没有滚,返身离去的背影清健挺拔得像株小白杨,令阿原不觉又多看了几眼。

    倒是小坏已将萧潇视为仇敌,见他离开,撵在后面盘旋唳叫,只是慑于他剑锋之威,到底不敢攻击。

    见他走得不见人影,阿原方问:“你怎不留他下来帮忙?”

    景辞道:“他又不能预知贺王之死,来沁河自然有别的事,我留他下来做什么?给你欣赏他高挑身段、俊秀脸蛋?”

    阿原道:“你想多了,他没你高,生得也没你好。”

    只是萧潇性情安静却明澈,言语温和又不失爽利,何况又有种少年人萧肃磊落的气度在,怎么看都比清冷孤傲的景辞顺眼,无怪当日的原清离迷得七荤八素,差点女霸王硬上弓。

    当然,这话万万不能告诉景辞。她虽不记得以前是怎么诱得那些俊秀男子神魂颠倒,至少猜得到哪些话景辞更爱听。如今她既然打算收景辞的心,自然得挑景辞喜欢的说给他听。

    景辞果然释怀不少,眉眼也舒展开来。他看向李斐,轻笑道:“大人,我们还是继续查案吧!”

    李斐飞快权衡着其中利害关系,满脸赘肉已堆得跟怒放的花儿一般,急急答道:“成,成!为皇上做事,本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好能赶在使臣来到前破案,皇上必对公子更加看重。”

    ---题外话---元旦快乐!元旦快乐!元旦快乐!重要的事说三遍!

    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