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绣屏多情月横窗(一三八)

第二卷帐中香绣屏多情月横窗(一三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原自己也甚满意,拍拍自己的脸,说道:“这不叫国色天香,这叫英俊潇洒!还有,嘴里给我留意些,别学那老虔婆,动不动跟泼妇似的骂人……其实骂人很对,可关键你骂得过她,打不过她呀!长乐公主更是得罪不得,她未必敢砍我,砍你那是眼睛都不用眨的事儿!”

    小鹿道:“可她们欺负你!”

    阿原道:“欺负我的,咱们找机会欺负回去便成。好汉不吃眼前亏,懂不懂?以后遇到那个老虔婆,骂完了撒腿便跑,挑人多的逃,拉官儿最大的那位替你挡刀……实在没当官的在场,你挑个高的抱住好了,跟人肉盾牌似的,最安全!髹”

    小鹿连声称是,深感小姐英明无比蠹。

    阿原替她整理了发髻,挽着她的手走向厨房,还不忘继续叮嘱,“还有啊,人多时别骂人了,连原因都不必说,拿出你最拿手的招数就行。”

    小鹿问:“什么招数?”

    阿原道:“满地打滚,哭叫着说那姑姑疯了,拿着刀剑要砍你杀你就行了……”

    主婢二人且说且行离去,左言希、谢岩和景辞才慢慢从晨雾掩映的砖墙后走出。

    左言希忍不住叹道:“阿辞,我……我到底有没有看错?她……她怎会变得如此泼辣难缠?”

    景辞道:“你昨晚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她认定你是凶手后那态度,还有几分当日的模样?”

    左言希道:“我只当她办案时较真。从前遇到正事,或关系到你的利益,她也会较真,哪怕拔剑相向,也是寸步不让。”

    景辞有些恍惚,“是……是么?我大约真的病得不轻,以往的事,很多记不得了……”

    谢岩抱着肩沉吟,“泼辣?我怎么觉得好生可爱?”

    另二人一齐看向他。

    谢岩觉出二人神色有异,才醒过神来,轻笑道:“我是说,弟妹般的可爱,嗯,弟妹。辞弟你放心,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不是清离。”

    景辞道:“嗯,我很放心。你必定会离她们远远的。这里就数你官儿最大。”

    谢岩微微变色时,左言希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

    阿原说得很明白,官儿最大的,最适宜拉出来挡刀……

    偏偏谢岩还是数人中唯一不会武艺的。

    他心上的那位恋人,能诗善画,才情过人,容色倾城,自然是文雅俊秀的才子最匹配。

    ---------------------

    长乐公主虽满脸长疹子,也不敢耽搁正事,早早令左言希入内诊了脉,服了药,便带谢岩等人前往贺王别院。

    她带着帷帽,挡住长了疹子的面庞,却还怕阿原看清她的狼狈,也不叫阿原在她跟前侍奉了,阿原乐得陪着坐肩舆的景辞走在最后。因刚刚得罪过知夏姑姑,小鹿也不敢留在县衙,勤勤恳恳跟着小姐查案来了。

    景辞道:“若是困了,待会儿你找个角落歇歇,睡一会儿去。”

    阿原笑道:“我不困。你若再好好不管束你那个姑姑,才是真的麻烦。以后咱们天天不用睡觉了?”

    景辞目光深暗几分,“真打算与我睡作一处?”

    阿原脸上烫了起来,硬着头皮嘀咕道:“不然怎么办?我带小鹿搬柴房去住?”

    景辞道:“那倒不用。左言希今天应该可以不用跟我们去衙门了。”

    阿原笑道:“你就这么信他?”

    景辞道:“若他都信不得,这世间便再无一人可信了!”

    阿原听得一怔,而小鹿已撅嘴道:“难道比小姐还值得信任。”

    景辞没有回答,目光轻轻飘开,已投向缈远的北方天空。

    阿原心头没来由地沉了一沉。

    景辞和左言希无疑有着很深的交往;但她隐约的记忆里,她和景辞也该情谊深厚。

    景辞对她处处维护,但知夏姑姑无礼痛斥她时,他虽有阻止,可并不坚决。否则,知夏姑姑再怎么着倚老卖老也不敢如此放肆。

    他信任左言希和知夏姑姑,更甚于她。

    在她丢失的那些年月里,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阿原沉吟着,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从前是不是骗过你什么事,才让你不信我?”

    景辞眉眼淡漠,也不看她的眼睛,懒懒地别过了脸,“我几时说不信你了?”

    阿原道:“那好,那你跟我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后来又怎会订亲,中间都发生过哪些故事?”

    景辞阖起眼,似在打盹。

    阿原以为他真的是犯困时,他偏偏又说了话。

    他喟叹般低声道:“我也不记得了……”

    “……”

    想完全攻克这个心思飘忽如天际流云的男子,她似乎还任重而道远。

    ---------------

    长乐公主虽爱公报私仇,办事倒也毫不含糊,居然已将案子了解得清清楚楚,先和谢岩去拜祭了贺王,便直奔小玉的卧房,令人揭开官府封条,把小馒头叫来,协助官差搜查。

    小馒头对那小珠钗很是熟悉,听得说要找小玉那根小钗,在小玉妆盒内翻找片刻,很快取出一支小钗来,递给阿原,“这就是小玉的那支。”

    阿原忙接过看时,不由怔住。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小珠钗,但小馒头翻出来的那支,下方缀的却是一颗珍珠。

    阿原犹自不信,将先前的小珠钗取出,连同先前从小玉口中寻出的鎏金小银珠一起放于黑漆托盘中比对,遂看得更是清楚。

    一模一样的珠钗,小馒头那支上面缀的才是那种可疑的鎏金小银珠。

    左言希此时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这……这珠子不是上回我们捡到的那颗吗?”

    小馒头连连点头,“对呀,就是我们在林子里捡的那珠子。横竖也没什么用,所以我拿出去请匠人用来修我的小钗了。公子看,这修得再看不出已经换过珠子吧?”

    “……”左言希默了,看着这个差点累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小侍儿,好一会儿才道,“嗯,的确……天衣无缝。”

    阿原也默了。

    左言希整晚都与谢岩在一处,虽未羁押,到底算是嫌犯;县衙又因公主和使臣的到来守卫森严,他着实不太可能找到机会赶回医馆,串通小馒头换掉小珠钗上的坠珠。何况其他侍儿很快也证实,那两支小钗上,原来的确缀的是珍珠。

    谢岩便问小馒头:“这银珠是在哪里捡的?”

    小馒头道:“就在那边竹林后面,那颗老槐树下。我和公子在那里采药引子时捡的。”

    “什么时候的事?”

    “也就几天前吧!”小馒头眼珠子转了几转,想起来了,“对,那天有位很漂亮也很厉害的小姐跟我家小王爷打架来着,公子就叫人去骗开小王爷,还在那竹林边跟小王爷说了会儿话!”

    贺北湮不放心,也已跟了过来,闻言悻悻向阿原说道:“不就是你大闹医馆那天的事儿吗?没错,那边是有株槐树。”

    小馒头这才仔细留意阿原容貌,果觉和那日远远所见的美貌小姐很是相像,眼底便亮晶晶的像跌碎了什么东西,默默往她家公子身边站了站。

    谢岩沉吟道:“难道小玉真的就在这别院中遇害?走,我们去那里瞧瞧。”

    若小玉在王府内遇害,便可能与随之发生的贺王遇害有关。

    阿原等正要应时,长乐公主忽道:“慢着!那个侍儿遇害现场,阿原他们去检查就好。谢岩要跟我去搜查几处屋子。”

    谢岩皱眉,“搜什么?”

    “这府里所有有熏香习惯的人的屋子,都要搜!”长乐公主拈过那鎏金小银珠,睨着阿原冷笑,“连这个都不认识,真是……乡巴佬!”

    谢岩皱眉,“公主,我也不认识这个。”

    慕北湮也久与这位公主相识,对她殊无好感,当下也抱着肩,冷着脸道:“我也不认得。与长乐公主相比,我们自然都是乡巴佬!”

    阿原忙道:“嗯,公主见多识广,能认出这珠子的来历,自然再好不过。我就跟景典史他们去勘察下那林子吧!”

    她深感自己若是再跟着谢岩一处,指不定会被长乐公主纱帷后的眼神剜得浑身是洞。

    想想她似乎也不是太冤。

    初见谢岩时那种被他眼神直直撞到心底的感觉,的确称得心动,--只是终究压不过面对景辞时的热烈和欢喜。

    长乐公主没有回答阿原,只是高傲地向她拂了拂袖以示许可,那睥睨的神色分明在道,算你识趣……

    ---题外话---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