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 帐中香 暗敛风雷费思量(一五四)

第二卷 帐中香 暗敛风雷费思量(一五四)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它的腹部有明显的一道剑伤,经了七八个时辰的静养,伤口血液本该大致凝固,如今却又在滴着血珠。

    想来它不知在哪里歇了一夜,待伤处略略好些,不知怎样千辛万苦地才勉强飞回县衙,找到“藏”在书房的主人,还意外地发现了藏在屋顶的萧潇。

    它尚记得主人命它追踪萧潇之事,却不晓得它前夜受伤逃开后,正是萧潇救了阿原,居然很尽心地继续履行职责,拖着受伤之躯攻击萧潇,硬生生把他逼下屋檐

    阿原仔细检查它的伤处,哑着嗓子笑道:“原来你没死,你没死……我真怕你也被杀了……”

    眼前又有雪白的鹰影掠过,她已分不出是幻境还是回忆,更没注意到她不自觉间居然用了个“也”字妲。

    她如获至宝般将小坏抱到怀中,急急带它去治伤,口中无意识般地喃喃念道:“小风,别怕,我会救你,小风……”

    她走出好长一段,才自己怔住。

    为什么她唤的,不是小坏,而是小风禾?

    小风,是什么?

    她疑惑着离开时,并未注意到景辞忽然间苍白的脸庞。

    他的目光掠过她的背影,看向左言希。

    左言希却不曾注意到阿原说了什么。

    他低头看着他治病救人的白皙双手,竟似魂不守舍。

    长乐公主看着收剑前来见礼的萧潇,倒也没因他责怪他偷听,只问道:“你鬼头鬼脑躲在屋顶做什么?光明正大到里面来听,也不会有人拦你吧?”

    萧潇咳了一声,笑道:“回公主,有……有人拦……”

    他将食指暗戳戳地指了指景辞,又飞快缩回。

    景辞竟已看到,冷冷道:“现在不拦了!”

    长乐公主有些不解,旋即想起阿原,不屑地啧了一声,说道:“你不会也是为那姓原的贱丫头吧?真服了你们,这眼光,真真是狗都不如!”

    景辞便向谢岩道:“听见没有?公主说你狗都不如。”

    长乐公主噎住。

    谢岩狗都不如,她苦追着一个狗都不如的人,岂不更是自甘下.贱?

    谢岩只作没听到两人话语间的锋芒,迅速转开话头,问向萧潇:“萧潇,你都听到了?贺王一案,你怎么看?”

    萧潇毫不回避,答道:“我同意景大人每一个字。立刻搜拿张和,然后结案。至于案中涉及的其他隐情……可以回明皇上,另案处理。”

    长乐公主凝视着他,然后笑了起来,“行……贺王案凶手已明,只要搜到张和,的确可以结了。甚至其他的,恐怕……并不是留在沁河便能查明的。”

    萧潇欠身,笑得明朗如晴空煦阳,“公主明鉴!”

    ------------------------------

    张和的消息比想象中来得还要快。

    他果然没逃出去,甚至没能逃离沁河。

    长乐公主、谢岩等人坐了很远的车,蹑着名贵的珠履在乡野间崎岖不平的小道上又走了半夜,才赶到张和被害的地点。

    张和死在当地的一处小庙里

    那庙离村庄有一段距离,里面只有一名老僧带着个小沙弥住着,故而附近里正、保长都不曾发现庙里多了个逃犯,直到有村民经过小庙里发现两名僧人倒在地上,进而发现有个陌生男人死在了后面一间禅房里。

    两名僧人没死,却已疯疯癫癫,连说话都说不清楚。

    因景辞近来身体状况不佳,左言希以医者的身份再三告诫,不许他前来,并劝阿原也留下,照顾景辞,也可以照顾她的鹰。但左言希、慕北湮及李斐、井乙等人都已赶了过来。

    长乐公主看着在泥泞里流着涎水呵呵傻笑的老僧,掩鼻看向左言希,“你看看他们还能恢复神智吗?”

    左言希明知其意,过去搭了脉,摇头叹道:“便是用药调理,也只能缓解症状,很难完全恢复。想靠他们了解案发时的情形,只怕不可能了……”

    李斐在旁看着,想说什么,又踌躇着不敢上前。

    井乙却已忍不住道:“怎么又是发狂?先前丁曹不就是发狂而死的吗?”

    长乐公主蓦地抬起头来,“丁曹?是谁?”

    李斐这才道:“回公主,是我们县衙的一个公差。他在追查朱蚀案时,被姜探察觉并下药,最后因癫狂跌落山坡摔死。”

    长乐公主便问谢岩:“就是你上回来办的那个案子吗?姜探呢?”

    谢岩盯着发狂的僧人,也由不得困惑起来,沉吟道:“姜探一直重病在身,她母亲认下谋杀亲夫的大罪后自尽,她受不住刺激,当天便吐血而死。”

    左言希道:“虽然同样迷失神智,但从症状来看,应该不是一种药。”

    张和的尸体已经被抬了出来,是明显的中毒而死。

    脚踝上有一处啮伤,从齿痕看,应该是蛇伤。他虽曾被割开伤处试图挤出毒血,但显然没什么效果。伤痕周围黑肿发亮,流出来的黑血已经凝固,糊在高肿变形的脚背上,狰狞得可怕。

    长乐公主仔细察看着那简陋的禅房,缓缓道:“这时节,乡间有蛇虫出没,应该是常有的事吧?”

    谢岩扫过空荡荡的屋子,确定张和随身携带之物连半根针线都不曾剩下,叹道:“蛇虫么……大半个月前就有了!阿原先前就曾在涵秋坡被咬过吧?”

    李斐吃吃道:“对……对,也是毒蛇所咬……”

    长乐公主便嫣然一笑,“于是,最后的元凶也被毒蛇咬死,贺王一案真的可以结了!贺王世子,你说是不是?”

    她问的是慕北湮,但慕北湮并没有回答。

    他那双桃花眼有些迷惑,有些苦恼,也有些愤怒,正出神地看向窗外。

    窗外,左言希一袭素衣如雪,默然立于隔年的枯枝败叶和新生的蓬勃杂草间,怔怔地盯着手上一截半枯的植物。

    那是一株凤仙,隔夜采摘的凤仙。

    ----------------------------

    结了贺王案,长乐公主、谢岩很快离开了沁河,竟比来得还要快

    李斐不敢相信,长乐公主居然就这么离开了沁河,完全没理会案件里残留的疑点。

    虽说聪明人都该明哲保身,但长乐公主既是奉皇命而来,早就该考虑到贺王案可能牵涉到的复杂性,怎么肯如此轻易罢手而去?

    不过那等高层斗法,对小小的七品县令来说,着实遥不可及。

    一个不小心,或许能平步青云;但再一个不小心,可能死无法葬身之地。

    有时候,“糊涂”二字,才是长长久久立足官场的不二法宝。

    于是,当晚李斐搬回自己卧房,睡得格外踏实,格外安心。

    阿原也搬回了原来的住处,享受起了公主般的待遇。

    长乐公主离开前,曾将景辞召去,连同谢岩在内,三人有过一番长谈。出门时,景辞的面色便不大好看,向谢岩淡淡道了一句,“重色亲友,说的就是我某位好亲戚!”

    谢岩负手而笑,“死贫道不如死道友。何况既已相见,早早摊开来说,岂不更好?”

    景辞点头,“嗯,更好。亲上加亲更好。”

    谢岩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但送走景辞后,长乐公主的脸色便好转很多,连脸颊上剩余的几颗小红疹都在她的笑容里闪闪发亮。

    或许因为心情大好,她离开时并未撤走屋里额外布置的那些陈设,连她的卧具和瓶盏等器物都未带走,白白便宜了阿原,陋室成了华屋。

    小鹿很开心,回屋时在地间铺的柔软毡毯上打了好几个滚。

    但阿原还是睡得很不好。

    眼看景辞病势好转,小坏也已无碍,阿原终于忍耐不住,拉着景辞去了涵秋坡。

    她并没有勘察当日被毒蛇咬伤的地方,也没有再去回顾那夜患难相守的木屋,而是去了姜探的墓地。

    景辞坐于肩舆上,远远瞧见坡上那处孤单的隆起,不由微微一皱眉。

    阿原已紧走几步,转着坟头转了两圈,居然从草丛里找出一把锄头、一把铁锹来。

    景辞讶异,“你什么时候预备的?”

    “不是我预备的,除了我之外,也有人疑心了吧?”阿原嫣然一笑,将铁锹等掷给两名舆夫,顺便又丢过去几串钱,“给我挖开!”

    ---题外话---

    第二卷完。

    嗯,我先前说过第三卷终于有女配会出来吧?然后谈情说爱小小虐恋什么的也该上演了……

    不过第三卷连名字都还没想好,愁死我了,或许大后天才能更新……(.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