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七)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useshow(1);

    阿原已赶到近前,见朱继飞栽下去,连跃带扑,总算将他拉住,免得他步丁曹之后尘,也在癫狂中摔死深山

    朱继飞本是文弱公子,连着摔了几次,已跌得晕头转向,气力衰微。

    他透过眼前淋漓的血光,隐约看到眼前多出一人,耳边便似传来姜探低柔的轻笑,顿时宽慰不已,伸出手来握住阿原手臂,笑得温软甜蜜。

    “探儿,探儿,我可等到你了……”

    他说着,便已晕了过去,唇角兀自挂着欣喜的笑容妲。

    无力把握的手指慢慢松开,在阿原袖上留下了几枚殷红的血手印。

    阿原忽然觉得,若朱继飞自此再不能醒来,未始不是一件好事。

    世间最快乐的事,无非等到了一心所等的,盼到了一心想盼的。时间若能停留在这里,铭刻于心、铭记于脑的,便只剩了美好的回忆和欢喜的当下,岂不妙哉禾?

    与其醒来时看着一切破碎在跟前,连曾经最真实动人的伊人也幻灭无踪,还不如此刻怀抱幸福,含笑逝去。

    ------------------------

    晕过去的朱继飞最终坐着景辞的肩舆被送回朱府。

    阿原已无法顾不上猜测朱继飞醒来会不会疯得更厉害,先扶景辞下坡,又找了辆牛车慢悠悠载着他们回城。

    景辞见她谨小慎微的模样,反有些不悦,说道:“你别听左言希胡扯,我没那么孱弱。大夫为了哄病人喝药,诊病时,十个能有八个被他们说成将死之人。”

    阿原道:“你当然不是将死之人。但我求的是你能长命百岁,好让我跟你白头到老,自然要把你养得壮壮的,胖胖的,再不要出半点差池。”

    “壮壮的,胖胖的?”景辞面色便有些古怪,“像井捕快那样壮壮的,还是像朱绘飞那样胖胖的?”

    阿原道:“都行。虽说年轻俊秀更养眼,但我们早晚都会老去。你胖胖的时候,我指不定也开始长白头发了,咱们谁也别笑谁,谁也别嫌谁。若能一起变老变丑,老到满脸皱纹,丑到鸡皮鹤发,更是人生第一幸事。”

    牛车晃晃悠悠的,景辞的面容也在时不时掠开的布帘后时明时暗。

    他忽然轻声道:“过来。”

    阿原正坐于他身畔,闻得他说话,便向他身边又靠了靠。

    景辞张臂,已将她紧拥于怀。

    他揉着她细巧的肩颈,低低道:“从前,我曾对一个小丫头说,让她时刻注意自己的仪容,若她老了,丑了,我再不会看她一眼。如今,我收回这话。若她老了,丑了,我也不会嫌她。只要还是她……就够了!”

    阿原心头狂跳,一颗心似要蹦出腔子来,仰起面庞问道:“你……你说的那丫头,是我吗?是我吗?”

    景辞唇角有一抹笑弧,清淡柔和,却难掩神伤,“你说呢?”

    阿原将背部的衣料抓了又抓,终于笑了起来,“是我,当然是我

    !便是从前的事我一件也记不得了,也记得我们是彼此喜欢的。我们必定是彼此喜欢的,才会有后来的婚约,对不对?”

    景辞喉间滚动了下,没有说话。

    阿原道:“但我始终想不起我们的过去,真是憾事。不如你细细讲给我听吧!指不定我听着听着,便将从前那些事都想起来了!”

    “其实……想不起也不打紧。”

    景辞的声音入耳有些空落,甚至有些清冷,但阿原靠在他胸前,觉出他温暖胸怀下激烈的心跳,便觉他不论说什么都悦耳之极。

    她窥着他淡白的唇翕动,悄悄舔了舔唇,正待凑过去亲昵一番时,车帘忽然被撩开一角,探入车夫的脸。

    “二位爷,县衙到了!”

    车夫边赶车边说话,待说完才看清车内相拥的一对清俊男子,顿时傻眼,张了张嘴再说不出话,只呆呆看着二人,也不记得垂下车帘。

    景辞面色冷了下去,“看够没有?”

    车夫道:“没……没看够……”

    景辞道:“哦,那继续看吧!”

    他低眸,亲向阿原嫣红的面庞。

    车夫果然直了眼睛,傻了片刻,慌忙垂下帘子,再不敢催促了。

    阿原只觉骨头都一寸一寸地柔软了下去,绵绵靠在他身上,半晌才低笑道:“这里不方便……”

    景辞微微吸气,眸光凝注于她,过于白皙的面庞上居然也泛起了红晕。

    阿原猛地觉出她话语间的歧义,忙追补道:“我并不是让你找方便的地儿……”

    话刚出口,她便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

    简直是越描越黑……

    不过原大秀阅人无数,这点子事似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吧?

    如此一想,她顿时心安理得,甚至乍着胆子,仰起下颔,亲他柔软的唇。

    景辞吸了口气,猛地将她夹入怀中,撩开帘子,大步跨出车厢。

    阿原被他夹得动弹不得,气都喘不上来,再想不出她这个文弱多病的未来夫婿怎会有这样大的力道。她疑心他会不会直接将她掷下车去,也把她额头磕出个大洞来。

    景辞果然迅捷地跃下了车,将她松开的动作似乎也有些粗鲁,但他的手始终轻扶她的腰,恰能让她稳稳落地,顺便让傍晚微凉的风将她满怀的春意吹得散开些。

    阿原荡漾的春心果然很快消停了。

    倒不是因为天边吹来的风,而是因为知夏姑姑那张黑沉得跟锅底般的脸。

    她将一封开启过的信函递给景辞,然后瞪向阿原那张令她厌憎的俏脸。她那黑黢黢的眼神恶毒得可怕,如果能化作利箭,只怕顷刻便能将阿原的脑袋洞穿。

    知夏姑姑视阿原如寇仇,阿原当然不屑热脸贴她冷屁股,便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越过她径向前走去

    好在衙门前那对大石狮旁翘首相盼的,除了知夏姑姑,还有小鹿。

    小鹿已蹦蹦跳跳迎她秀,顺便横了知夏姑姑一眼,才笑道:“公子,你跟景典史玩了一天,这气色好像更好了!”

    阿原笑道:“那是自然,你家公子风华无双,倾倒少女无数……”

    她一揽小鹿脖颈,亲昵地凑到她耳边,用恰能让知夏姑姑也听到的声调轻笑道:“更能倾倒我的端侯夫婿!”

    那牛车车夫再也看不下去,匆匆挥鞭调头而去,一路愤愤地低骂:“伤风败俗,伤风败俗……”

    只是那话语间,除了愤恨,又夹杂了说不出的艳羡。

    毕竟容貌俊俏到宜男宜女、男女通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阿原见知夏姑姑脸色更黑沉,越发心神通泰,大笑着拥了小鹿进衙,却不曾注意到景辞展信阅览时忽然血色尽褪的面庞。

    -----------------------------

    李斐得知姜探未死,出现在涵秋坡,倒是大吃一惊,带了井乙等连夜去搜山。但阿原料着姜探虽病弱,却机警聪明,又有同伴相助,必定难有结果,越性就在衙中休息,顺便让小鹿去给她煮碗面。

    她对小鹿的厨艺并未抱太大指望,好在她于饮食并不挑剔,煮熟能吃就行。

    她对住处也不讲究,如今住在精致华丽的卧房里,也未觉得比原先的简单陈设舒适多少。

    不过,她很喜欢长乐公主留下的那个大浴盆。

    山野间奔忙了一整天,能痛痛快快泡个澡,松散松散筋骨,无疑是桩难得的享受。

    **爬出来时,才听得小鹿在外面唤道:“公子,面来啦!香喷喷的排骨面呢!”

    阿原一边披上衣衫,一边甩着湿发去开门,笑道:“排骨面?大晚上的,你哪里弄来的排骨面?”

    但门一打开,她立刻晓得哪来的排骨面了。

    小鹿正努力保持着端庄稳重,紧随在景辞身后。她手中端着个托盘,里面果然放着两碗色味俱佳的排骨面,

    景辞素袖洁净,身上看不出半点烟火气,但阿原只闻着那排骨面的香味,便晓得这必是景辞的手笔,——这感觉,倒似吃过很多回他煮的饭菜一般。

    她微微失神时,小鹿已将面摆放到桌上,笑道:“我正请厨娘替我擀面呢,刚好景典史过来,也说要吃面,于是……”

    小鹿盯着洁白柔滑的面条,咽了下口水,说道:“景典史的手艺,自然比我强多了!对了,那边还有半锅呢!”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