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零)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go-->

    她一袭青莲色兰草团花纹长裙,罩一件浅蓝色大袖罗衫,鬓间也只寥寥珠花点缀,并没有传说中的盛气凌人或狐媚妖娆,一眼看去只觉风姿秀逸,举止温雅,容色端庄清丽,令人心旌神荡,禁不住暗生亲近之意,全然注意不到她眼角渐起的细微皱纹。

    原夫人扶着侍儿的手缓缓步入县衙,目光在李斐身后的部属中逡巡,许久才收回目光,眼底有些许失望。

    李斐纳闷,也不顾**未睡的劳顿,殷勤引原夫人至厅中坐了,方问道:“不知夫人突然造访本县,有何要事若有下官帮得上忙的,夫人只管吩咐。坼”

    原夫人微笑道:“并没什么要紧的事,过来找个人而已。怎么没见那个叫景知晚的孩子”

    李斐正因景辞忽然离开不解,忙道:“原来夫人是来寻找景公子的景公子说京中有急事,今早已经回京了。缤”

    他看了看天色,“算时辰,此时应该刚出城不久,指不定路上还曾遇到过夫人的车驾。”

    难道景典史和原夫人有什么关系,原夫人是特地前来相寻若是此时快马去追,应该还来得及。

    但原夫人只是静默了片刻,又问道:“那原沁河呢”

    “原原沁河哦,是阿原呀她大概在收拾房间,预备给夫人休息吧”

    李斐差点结巴,沁河这名字,本是他随意给阿原取来落户的,寻常时根本没人以此相称,再不晓得远在京城的原夫人怎会知晓。

    原夫人听闻,摆手道:“哦,不用了。带我去见她吧”

    话未了,便听门外几名原夫人的侍从齐齐在行礼道:“大秀”

    李斐举目看时,却见一女子徐步踏入,虽背着光,一时看不清容貌,但其身形颀长袅娜,衣袂在步履间随风轻掠,翩然不若凡尘中人。

    李斐揉了揉眼睛,那女子已到近前,便可见得她清逸秀雅的面容,眉似远山,眸若秋水,那种**蕴藉,竟如江南山水般难描难画。

    她经过李斐时,向李斐微一点头以示招呼,李斐才觉出眼前女子有几分眼熟。

    而那女子已上前向原夫人行礼道:“母亲”

    言行循规蹈矩,凭谁也挑不出错;但她眉眼淡漠,再柔和的声音也掩不住那种近乎陌生的疏离。

    原夫人凝视着她,微笑着站起身来挽住她的手,柔声说道:“出来玩了这么久,也该玩腻了吧该回家了”

    女子似有些不耐烦,别过脸道:“嗯,腻了”

    她向旁边略动了动,手指下意识地勾动了下。

    李斐几乎能猜到她下一个动作,应该是将一只脚支到椅子上,提起剑用剑鞘边敲椅子边思索着说话。

    可惜这会儿她手里并没有剑,也不方便撩起长裙将脚踩到椅子上

    李斐很快看到了剑在哪里。

    小鹿抱着个大包袱,用破尘剑挑着,吭哧吭哧地跑过来,一路叫道:“秀,秀,你跑的也太快了,这东西还没收完呢”

    女子转头瞧了她一眼,懒洋洋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都丢了也不妨。还怕原府少了你吃的穿的”

    李斐听着这语调,才敢确信这是阿原的声音,差点脚一软跌在地上。他叫道:“阿原,你你你怎会是原大秀”

    天天跟在他身边、对女人比对男人更感兴趣的阿原,怎会是那个传说中荒唐**.乱、片刻离不开男人的风.流大秀

    阿原见他惊骇,反从与母亲相见的尴尬里解脱出来,笑道:“嗯,其实我也不明白我怎么会是原大秀。但他们都说我是原大秀,大约不会错吧”

    李斐抹汗,叹气道:“小祖宗,我搜那个姜探,**没睡,都快折腾掉半条命了,你这是想吓掉我另外半条命吗”

    阿原道:“那我越性再吓你一吓。景典史真名景辞,封端侯,是我未婚夫婿。”

    李斐本就软了的双腿终于撑不住,一晃身跌跪在地,却正对着小鹿。

    小鹿慌了,丢下行囊便去拉李斐,连声叫道:“哎哟我的大人,他们是侯爷、是秀,可我真的只是个小丫头,我我受不起呀”

    李斐道:“不是,不是我没跪你,没”

    tang颤巍巍地站起身,依然站不大稳。

    阿原道:“我和阿辞在沁河这些日子,亏得李大人时时照拂,阿原甚是感激,还打算请李大人做我们的证婚人呢”

    李斐膝盖软得差点又跪下去,连声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原大秀失踪前夕,他正在京中候旨,早就听说她与端侯是皇上赐婚,哪里还轮得到他一个七品芝麻官来证婚

    原夫人打量女儿良久,见她虽比先前稍稍了些,但并不见瘦,且双眸清亮,气色甚佳,整个人跟明珠似的光彩夺目,知她的确不曾受苦,至少过得称她心意,不由地舒了口气。

    可惜的是,往日那个如明月般皎洁温柔的原大秀,再不知到哪里去了

    她低叹一声,向李斐道:“小女承蒙李大人照拂,妾身在此谢过待我带了这孩子回京,定当有所报答”

    李斐忙道:“阿原原大秀在县衙里对下官襄助良多,下官也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原夫人微笑着一点头,携了阿原的手缓缓踱了出去。原府的侍女和随从们即刻跟上前去,屏息静气将母女二人送上驷马高车,械则抱着行李、带着械上了另一辆车,同样有人接应照料。

    进退有度,规矩森严,一派大家风范。

    李斐领着井乙等人躬身看车马走得不见影儿,才松了口气,各各直起腰来。

    井乙忍不住低声道:“大人,这有没有弄错阿原是原大秀那个整天和贵家公子乱来的原大秀”

    李斐将额上的汗抹了又抹,只觉怎么也抹不干净,甩袖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原夫人的风言风语更多呢”

    井乙看着车马留下的尘灰隐隐,叹道:“我怎么觉得我刚才就是做了个梦梦见来了位仙女,接走了另一个仙女”

    可转身走回衙门时,天空不再有械的盘旋,门内也不再有阿原颀长英气的身影、小鹿咋咋呼呼的叫喊,他们终于觉得弄丢了什么般满心空落落的

    李斐对着斑驳的青砖院墙叹道:“咱们这县衙,真的太清静,也太破落了”

    -------------------

    原夫人的马车精致奢华,茶具和梳洗用具一色齐全。

    原夫人用楠木梳子替阿原将匆匆梳的发髻重新梳顺,绾了个堕马髻,斜斜插了三根碧玉凤头簪,其余簪饰一概不用,立时令她显出几分温雅尊贵,一张俏生生的面庞如出水芙蓉般媚而不妖,轻灵隽丽。

    原夫人很满意,微笑道:“我的女儿,永远是最出色的。即便做个小捕快,也是最好看、最聪慧的小捕快”

    她用手试了试茶壶的温度,倒了一盅茶递给她,“看你方才出来的急,怕是渴了。来,喝点水。”

    阿原正垂头摸着母亲为她梳理的发髻,闻言接过茶来,喝了一口,依然沉默不语。

    或许,便是没了从前的记忆,她依然下意识地记得她往日与母亲相处并不融洽

    亲生的母女,本该是血溶于水的至亲,但她对着原夫人时,却如对着找不到共同话题的陌生人,越是单独相处,越是有种相对无言的尴尬。

    原夫人显然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但她只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女儿的神情,从不试图提起往事来唤起她的记忆,或唤醒她们间存在过的母女亲情。

    即便如小鹿所说,母女间有嫌隙,但原夫人只她一个独女,从眼下情形来看,原夫人也算恪尽着母亲的职责,二人间总该有些曾经温暖彼此的往事吧

    但原夫人居然跟景辞一样,只字不提。

    景辞

    尴尬之外,阿原心头又添芜乱。

    她终于问向母亲,“母亲知道景辞来找我吗”

    原夫人眸光暗了暗,却温和地答她:“我一直在找你,所以我知道他也在找你。”

    所以,景辞的行踪并没有瞒过原夫人,就如原夫人早就知道阿原在沁河题外话过年后不时牙疼,天天夜里疼得发昏。上周五一怒拔了那颗作怪的智齿,可能是麻药的原因,紧跟的几天头疼得发昏。今天头不疼了,但拔智齿创口大,缝了针,还是不方便。

    于是,最近更

    新一天等不了一天,半点存稿俱无,连章节名都取不了,我也好无奈但愿周五拆线后状态能好转。

    大家后天见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