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八)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乐公主闻他相唤,差点要直接跳下亭子,阿原忙拉她出了亭子,欲走下去细瞧,险些与立于山石后的景辞撞个满怀。

    阿原早先便已看到他身影,见谢岩下去,原以为他必定跟去,再不料他居然还在那里弛。

    她又是欢喜,又是纳闷,不由道:“阿辞,你不下去瞧瞧”

    景辞静静地看她一眼,抬脚往亭内走了几步,才懒懒地丢下一句:“有你们去瞧也就够了”

    阿原悻然,无奈地嘀咕道:“为什么他的口吻听着总有些欠揍嗄”

    长乐公主忙安慰道:“没事,越傲的男子越死心眼,嫁了他,一世省心”

    最要紧的是,她省心了

    她们走到谢岩身畔时,又听得景辞在上方亭子里说道:“不过,我想提醒一句,人死后的确会很快开始僵硬,但要僵硬到正常力道难以掰开,可能要数个时辰。”

    长乐公主皱眉,“这几位妃嫔的宫院到这里都不到一里路,小印子再怎样耽搁,也不至于数个时辰间都背着瑟瑟的尸体吧”

    谢岩负手看着眼前的草丛,说道:“所以,其实小印子并没有耽搁太久。他应该就是在这里背着瑟瑟的尸体躲了一刻钟到半个时辰的样子。”

    下方草丛高而密,有很明显的被压过的痕迹,露出亭子下方因松脱剥落而凹陷下去的台基部分。

    看那痕迹大小方位,正与谢岩所说吻合。小印子背着瑟瑟的尸体,该在这里藏身了一段时间,才会把草丛压成这样。

    阿原抱着肩只作思索状,悄悄用眼睛余光瞥着长乐公主。

    果然,长乐公主仔细观察着青苔上的脚印,又仰首看了眼小亭,思忖片刻,便道:“于是,小印子真的不是前来抛尸的,而是背着瑟瑟的尸体从哪里逃出来逃到这里时,可能追兵也赶来,所以他曾背着瑟瑟在下面躲藏过。可惜追兵还是发现了他。”

    她指点着青苔上的滑痕,“若是抛尸,他的脚尖应该对着湖水,向后方滑落,面朝下倾向湖水;但你们看,现他的脚尖是斜对着岸边的”

    不仅滑落处的脚尖对着岸边,前面青苔上还有半个脚印,同样脚尖对着岸边。

    正常走路应该往前走,但滑落的脚印却在后面

    阿原忽抬头向亭内问道:“阿辞,你检查下小太监前胸或前腹有没有不明显的伤痕。”

    话音刚落,便听得景辞懒洋洋地答道:“右肩有一处泛红,比鸡蛋略小的样子,可能是刀柄或剑柄所留。”

    几人看着地上的脚印,不由打了个寒噤

    他们几乎可以想象出当时的画面了:小太监的行踪被人识破,慌忙背着小宫女的尸体从草丛中奔出,想要向前奔逃,但前面蓦地多出一人。他惊恐地往后退时,对方调转刀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刀柄磕向他右肩。重力之下,小太监立足不稳,鞋底在满是青苔的碎石上滑过,仰面跌落湖水。

    他必定在水中挣扎过,而岸边之人必定持着兵器虎视眈眈,直到冰冷的湖水彻底将他吞没,方才转身离开。

    小太监的背上始终背着瑟瑟。

    他在水中挣扎时,或许至死都没想过抛开她,或许偶尔也有过念头想甩开她。

    瑟瑟的关节虽已开始僵硬,他真想甩开时,也不至于完全甩不掉;但他感觉出她手足环于他身上的力道时,更多想到的,也许是她曾经温暖的怀抱,以及她用渐渐僵硬的四肢传出的恋恋不舍。

    于是,他终于保持着背负她的姿势,一起沉入了湖水里。

    冰冷暗的深水里,两人的身躯渐渐僵冷,依然彼此纠缠,紧紧相依,难分难舍。

    生不离,死不弃,无非如是。

    ---------------------

    阿原想着自己一手将二人拆开,颇有些难过。她低叹道:“公主,此事只怕比我们最初想象的要复杂很多。”

    长乐公主也有些懊恼,随即道:“再难的案子,也得办个水落石出。若连我们都推托起来,谁还敢穷究这个案子黎焕,刑部仵作不方便,便找个嘴紧可靠的稳婆入宫,让她循例验尸并填好尸格,直接送我宫里去。”

    黎焕连忙应了,那个瑟瑟的同乡小太监却

    tang已抹起了眼泪。

    阿原便道:“待查明此案,就将他们合葬一处吧”

    长乐公主犹豫道:“以他们的身份只怕不妥。不过横竖是葬到宫外,回头招呼一声,应该也问题不大。”

    她微笑着看向谢岩,“阿岩,我们出宫可能不大方便,这事儿回头你帮关注下吧”

    谢岩欠身道:“公主有命,臣自当遵命”

    他眉眼淡然,波澜不惊,长乐公主甚是无奈,只得转头问向阿原:“现在,咱们是不是该去林贤妃和乔贵嫔的宫里看看了”

    阿原很是善解人意,眼见长乐公主对着谢岩垂涎不已,遂道:“时候不早了,不如我们请端侯和谢大人帮忙,分开行动吧”

    谢岩忙道:“公主,我们还有要事,得去面见皇上。”

    长乐公主笑道:“你们入宫见皇上,怎会跑揽月湖来皇上在建章殿休养,这旮旯怎么着也不顺路吧”

    谢岩抚额看向上方的小亭。

    景辞正扶着栏杆悠然眺向他们,一副置身事外看好戏的神色

    好在他并不打算一直看戏。

    他甚至闲闲地接了话头,说道:“谢岩听说你在这里,便跟着来了。”

    说这话时,景辞正似笑非笑地盯着阿原。

    阿原不慌不忙拉过长乐公主道喜:“公主,谢大人对你可真是情真意切,一听你在这里,连皇上也不见了,一心要陪你办案呢”

    长乐公主眉眼含春,睨着谢岩温柔而笑,“嗯,本公主也断不会辜负阿岩这番情意”

    谢岩打了个寒噤,垂眸不去看她的目光,言行依然谨肃恭敬,“公主,臣乃外臣,何况并无皇命,恐怕不宜前往妃嫔宫院查案。”

    长乐公主含情脉脉地凝视他,“没事,你是父皇近臣,时常来往宫中,这些妃嫔哪个不认识你若你拘着礼节,回头在宫院外等着我也行。”

    阿原对眼前的进展十分满意,忙帮腔道:“有道理,有道理你看,这皇宫之内,居然连出两条命案,足见得背后凶手胆大包天,手段高强。何况如今我在明,敌在暗,我们两人是女子,论起才识心机远远不够,恐怕会被人算计。若能由谢大人保护公主,端侯相助我,应该就妥当了吧”

    长乐公主击节称叹,赞道:“妥当太妥当了咱们这就兵分两路你跟端侯去找林贤妃,我跟阿岩去见见乔贵嫔。端侯,你意下如何”

    景辞顿了顿,点了点头,转身出亭。

    阿原欣赏着景辞缓步而下的疏旷风华,笑道:“嗯,时候不早了,咱们这就赶过去吧”

    谢岩已走到景辞身侧,低声道:“阿辞你坑我”

    景辞微微挑眉,“这话从何说起”

    谢岩道:“是你问了阿原行踪过来,我不过顺路跟着你而已,怎就成我要过来了”

    景辞道:“哦,我原就说你是跟着来的”

    只是没说谢岩到底是听了消息跟着阿原或长乐公主过来,还是顺路跟着景辞过来而已

    谢岩很想拎过他衣襟,好好教育他该怎么说话,可惜阿原已走过来,牵过景辞衣袖,眼底亮晶晶的,宛若春水轻漾,“阿辞,我们走”

    紧跟着,长乐公主也走过来,牵过谢岩衣衫,同样情深款款,笑容璀璨,“阿岩,我们走”

    谢岩便不得不走。

    临行,他忍不住又看了眼阿原离去的背影。

    仿佛是她,又不是她。

    终究是如她所愿,她离这个肮脏的京城,这座肮脏的皇宫,以及那个肮脏的她,越来越远。

    也离他越来越远。

    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始终堪不破心底那场困他多年的红尘故梦题外话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