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三)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雪鹰领主飞剑问道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useShow(1);

    。王爷和小王爷屋里都是虎皮的垫褥,我听爹爹说了,曾仔细地摸过闻过,记得那感觉。”

    她想了想,又道:“那屋子外面应该有梧桐。他们虽然把门窗钉死,但我看到屋角有梧桐的枯叶。”

    长乐公主不觉看向谢岩,轻叹道:“线索……居然还不少。”

    谢岩沉吟道:“这数十年来战乱频仍,诸国尚武轻文,公侯将相往往以猛兽皮毛做装饰或垫褥,马车中有此物并不奇怪。既然用来抓人,自然是比较脏旧的马车,不会是正主儿素日所乘,指不定是替换下来的闲置马车。妲”

    长乐公主道:“褥上有醋味,莫非是厨下所用?”

    谢岩道:“如今各处的马匹基本被征作军用,即便是将相之家,也不可能有太多闲置马匹。若是用于厨下采办,必会惹人非议。”

    长乐公主叹道:“那这个范围有点儿大……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我若敢一家家去搜查那些贵人的马车,父皇大约会拧下我脑袋,看看里边装的是不是水。禾”

    阿原悄声道:“不是水,是谢岩!”

    长乐公主嫣然一笑,看向谢岩时越发情深脉脉;于是谢岩脸色便越发地不大好看。

    那少女低头想了想,忽道:“还有件事,不晓得算不算线索。”

    “什么事?”

    “我们被放回来后,并没有看到那四名仆婢的尸体,连鲜血都被打扫干净了……但我家屋后的那株老槐下面的泥土,好像被翻动过。”

    “……”

    -----------------------

    差役们很快把老槐树下的新土挖开,刨出了里面的四具尸体。

    确切地说,是四具散着臭气的无头尸体。

    龚氏等早就躲到院内,惊惧地哭作一团,再不敢出来看上一眼。

    依然是那个少女走过来,仔细辨认一番,说道:“从身材、衣物来看,就是我们家被害的四名仆婢,不会有错。”

    她甚至还往刨出的大坑里探了探脑袋,“他们的头颅呢?”

    谢岩低叹了一声。

    阿原则拍了拍少女的脑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靳小函。”

    “好,靳小函,真是怪有天分的。以后若有机会呢,不妨也去当个女捕快什么的,必定不会比那些男人差。”

    “他们的头颅呢?”

    靳小函执著地追问,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阿原。

    阿原迟疑片刻,答道:“我不知道。但我猜,应该在沁河。八成有人拿了这四颗脑袋去告诉你爹,你们落在他们手里了,若不听话,你们也就是这样的下场

    。于是……你爹死了。”

    “就是……这样?”靳小函的目光从阿原转向谢岩,向他们少主的好友求证。

    “大致就是这样吧!至于这些人是谁,目前并不清楚。”谢岩眸光暗沉,拍了拍靳小函的肩,低声道,“你只需记住,你爹爹的死与言希公子蓝或小贺王爷无关。相反,有人想利用你们,继而利用你爹爹,去害贺王,去害贺王府的公子。”

    靳小函仿佛听懂了,又仿佛没听懂,定定地看着地上腐臭可怕的无头尸,眼圈慢慢地红了。

    长乐公主捏着鼻子在墙边来回走了一圈,忽蹲身从挖出的泥土里捡起一样小小的物事,抬头笑了笑,“这个……也是巧合?”

    她的掌心里,是一小片粘着土的花生壳。

    阿原抬眸,“公主,郢王是你哥哥,对不对?你得空去他府里逛一圈儿,顺便查看一下他家的马车,应该没太大问题吧?”

    日光透过槐树枝叶筛下,她的清莹面庞便敷了一层碎亮的光芒,笑容越发宝珠般璀璨明亮着。

    考虑到那枚郢王府的令牌,郢王无疑最可能是薛照意等背后的那个人。

    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证据。说书人张和居心难测,并不排除是刻意嫁祸。

    若能循由马车这条线索追查,最终查清的,或许不仅仅是贺王一案。

    但郢王是皇子,可能继位为帝的皇子……

    长乐公主踌躇片刻,揉着额头道:“我跟三哥也不怎么亲。他说我不像女人,我说他不像男人……不过你跟他熟,若你张口说要到他府上住几晚,他绝对双手欢迎!”

    “我……”

    阿原再不料郢王竟也是她往日的入幕之宾,顿时傻眼。

    好一会儿,她方道:“若我去了,端侯会不会拧下我脑袋?”

    长乐公主拍手笑道:“会!而且我敢肯定,他会觉得你脑子里装的不仅有水,还有屎……”

    谢岩皱眉道:“都别闹了!你们俩都别插手,此事我回头再与景辞商议商议。”

    阿原不觉看向端侯府的方向。

    她和长乐公主出门前,把她们的行踪同时遣人告知景辞和谢岩。

    但谢岩来了,景辞一直没来。

    -----------------------

    则笙公主被安排在林贤妃的怡明宫暂住。

    阿原本来没觉得这事儿跟自己有什么太大关联,但连着数日想去见景辞都落空了。

    遣人去端侯府问时,景辞要么在怡明宫,要么在前往怡明宫的路上。

    阿原渐渐有些不安。

    趁着长乐公主前来跟她商讨案情,阿原问:“端侯是不是跟则笙郡主很要好?他一个外臣,居然也能时时出入怡明宫?”

    长乐公主愤愤道:“就是

    !那个王则笙各种娇嗲作妖,不时把景辞和谢岩请去叙旧,半点也不避讳!可恶父皇还说他们亲戚难得相见,不许拦着!景辞是镇州长大的,据说跟王则笙是自幼相识的青梅竹马,倒也罢了;谢岩都没见过她,也不知拐了多少弯的亲戚,拉着他干嘛?真是可恶!”

    阿原猛又想起幻像中少女清脆亲昵的呼唤。

    “景哥哥,这鹰好看!给我玩好不好……”

    那少女难道是……王则笙?

    她心头忽然间被人揉搓般闷闷地疼,也便闷闷地问道:“他忙着陪则笙郡主,不想着救左言希出狱了吗?”

    她曾以为左言希是景辞心坎上的,看来她错了;后来她认为自己才是他心坎上的,难道……也错了?

    长乐公主也关注着此事,皱眉道:“这事儿我跟谢岩打听过,好像他们求过几次了,皇上不允,叫人继续搜查那个姜探的下落,要弄清二人间到底是何关联。不过左言希好像换了间单人牢房,暂时不至于再受罪。”

    阿原晃了晃脑袋,努力晃去满怀的不适,又问道:“上回托公主安排我查阅当日我遇劫时的卷宗,有回音了没?”

    长乐公主低着长长的黑睫,半晌才道:“没有父皇旨意,我也不好冒失便去让刑部给我们调卷宗。本来指望谢岩的,可你瞧,谢岩被那只会撒娇的妖精给迷住了!”

    阿原默了。

    这几日她们一直安排人手留意王公大臣的宅第,也曾亲自赶到大臣上下朝必经道路,看有没有破旧马车来往。期间倒也有觉得可疑的,拦下来看时,不过是穷酸些的大臣,无力置办上等的车驾而已。

    当然,更穷酸的是乘二人小轿的,以及步行的。

    故而那些冒然被拦下的臣僚们,并没觉得自己穷酸。发现拦自己的是长乐公主和原大小姐时,有清正的不屑而去,也有想入非非的,不敢高攀刚硬强悍的长乐公主,得闲不免多到原府门口转悠几回,于是很快便有原大小姐故态复萌的流言传出。

    唯一的好处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加上景辞去怡明宫常会拉上谢岩,长乐公主跟她同仇敌忾,休戚与共,终于彻底抛开了往日那些恩怨,化敌为友。

    见阿原发愁,长乐公主安慰道:“不妨,隔天贺王出殡,景辞总会出现的。”

    贺王案最终的定论,凶手薛照意,帮凶靳大德,因奸情谋害主人。

    于是朝野上下,无不惋惜,贺王兵马倥偬一生,最后竟死于奸奴与**妾之手,着实不值,不值。

    梁帝痛失臂膀,哀悯不已,早就下诏厚葬,并让其独子慕北湮承袭贺王爵位,以慰老贺王在天之灵,以安其部属伤痛犹疑之心。

    ---题外话---

    慕北湮归来,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