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二零八)

第三卷 鸳鸯谱(二零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

    &nb

    &nb慕北湮也不觉叹道:“若你推断正确,那朱蚀受往事所累,一世白身,自然不愿郢王继位。他对皇上的影响力远不如我父亲,但成事难,败事易,亲友间挑唆几句,郢王想当太子,阻力更大。那么……朱蚀遇害,可能也和郢王相关?”

    &nb阿原想着姜探淡若轻云的身姿,苦笑道:“因为朱蚀在皇家的那点影响力便决定杀他,似乎有些小题大作。或许只是姜探想报仇,郢王顺水推舟?北湮,你那兄长喜欢上的,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

    &nb“祸水!标准的红颜祸水!而且,他知道她住处,必定晓得她来历,那么,那么……戛”

    &nb慕北湮恨恨地说着,却越想越心惊,立在夏日的夜风里,竟觉那风冷嗖嗖地穿胸而过。他打了个寒颤,嗓子都低哑了,“若姜探曾受命参与谋害我父亲,他还敢跟她交往?那他……他又成了什么人?”

    &nb他与左言希的行事风格南辕北辙,性格迥异,但自幼便如亲兄弟般相处,彼此了解甚深。贺王遇害后,即便有人刻意挑拨嫁祸,两人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并维护对方窒。

    &nb但这一刻,慕北湮已禁不住彷徨起来。

    &nb----------------

    &nb约摸半个时辰后,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左言希才从丁家步出。

    &nb隐在暗处的慕北湮稍稍松了口气,嘀咕道:“有本事你留宿在丁家,我就服了你!”

    &nb他向阿原道:“既然有了头绪,不怕理不出真相。我现在去找言希谈谈,你先回去,把我两名侍从留在这边监视着丁家的动静就行。一路小心,别把自己累着!”

    &nb阿原一拍他的肩,“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贵小姐,有宝剑在手,又有小坏伴着,怕什么?你忙你的去,我待会儿就回去。”

    &nb慕北湮抬头见小坏歇于一处檐角,褐色身形几乎与暗夜融为一体,并不惹人注目;阿原穿得也简素,夜间看着并不出奇,便也放了心,转身追向左言希。

    &nb以慕北湮性情,此去必起争执。但阿原经历过贺王案,深知二人兄弟情分颇深,想来还不至于闹翻,倒也不怎么担忧。可慕北湮能从左言希口中问出多少真相,就很难说了。

    &nb阿原沉吟着,看天色不早,便吩咐贺王府的两名随从继续监视,正要带小坏先回府时,却听那边“吱呀”声响,竟是丁家大门打开。

    &nb有人打着灯笼,引出一抬青布小轿,正是先前姜探所乘。

    &nb阿原吸了口气,立时改变主意,向侍从一招手,紧随那小轿蹑踪而去。

    &nb小坏已被阿原教过,居然也机警地不肯暴露形迹,待阿原等走出好长一段路,才振翅跟了上去。

    &nb----------------------

    &nb慕北湮跟着左言希转过巷角,看着行人稀少,正待追上前时,却见左言希一转身步入旁边的药铺。

    &nb慕北湮猜他是不是进去抓药,遂在门口等了片刻,始终不见他出来,遂踏步进去察看时,哪里还有左言希踪影。

    &nb他一把揪了伙计前襟,问道:“方才进来的年轻公子呢?”

    &nb伙计受惊不轻,吃吃道:“左……左公子吗?”

    &nb慕北湮怔了怔,“你认识他?”

    &nb伙计向后一指,“他是老贺王的义子,皇上身边的人,如今正陪着皇上跟前最得**的端侯住在我们家医馆,和我家老爷子一起为端侯诊治呢!”

    &nb他故意将左言希的来历和来意说得极清楚,意图惊走这个好看却不知好歹的年轻人。

    &nb慕北湮真的惊住了,不由松开了那伙计。

    &nb景辞也住在这里?

    &nb他退开一步,仔细将药堂又看了看,才发现这药堂收拾得虽然齐整亮堂,但药柜什么的都有了年头,木把手被汗渍浸得油光发亮。

    &nb显然是京内有年头的老药铺,并有相当出名的老大夫坐诊。

    &nb慕北湮不由问向那伙计:“端侯是吃错药吃坏了脑子,还是病得快死了?好端端的皇宫和端侯府不住,跑这里来做什么?”

    &nb就是病得快死了,也该请大夫上门诊治才是,哪有跑寻常医馆里住着的道理?梁帝恩威并施之下,再有名的大夫也不敢不出诊吧?

    &nb想来景辞还是吃错药吃坏脑子的可能性更大。

    &nb嗯

    &nbang,左言希如果不是被女鬼迷了心窍,多半是被景辞传染了疯病……

    &nb他们这里有动静时,早有伙计飞奔入内禀报。

    &nb慕北湮看到快步走出查看的英秀少年,终于相信景辞的确在这里,“萧潇?”

    &nb萧潇也有些诧异,松开按剑的手,上前行了一礼,“贺王爷!”

    &nb----------------------

    &nb天黑如墨,弦月如钩。

    &nb阿原紧跟着姜探所乘的那抬小轿,转过两道巷子,便见小轿在一座气势不凡的府第前停了下来。

    &nb轿中行出之人,果然就是姜探。那府前已有人候着,一见她便飞快地迎了进去。

    &nb阿原走到近前,举目看向门楣上的金漆大字,“乔府?”

    &nb她对朝中大员并不熟悉,但姓乔的恰好知道一位,正与她前阵子留意过的宫人落水案有关。

    &nb乔贵嫔之父,大理寺卿乔立。

    &nb勤姑在来到原府后,曾特地告诉阿原,小印子可能是被灭口。她更曾提过,小印子告诉过她,乔立是靠郢王之助才当上京官,随后更因为乔贵嫔的缘故做到大理寺卿这样的高官。乔贵嫔与郢王来往得很密切,似乎很不寻常。

    &nb因韩勍是梁帝心腹,在确定韩勍就是杀小印子的人后,阿原等便几乎能确定,小印子和瑟瑟必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才被梁帝密令灭口。

    &nb两位妃嫔的心腹宫人都被灭口,可见他们知道的那些秘密实在不宜为外人所知晓,故而连原夫人都不便去跟梁帝求证。

    &nb此刻,与郢王、韩勍都有的姜探竟出现在乔府……

    &nb阿原沉吟之际,小坏已飞入乔府,在乔府上空盘旋片刻,忽唳叫一声,飞快折身而回,一气冲下来歇到阿原肩上,蓬着翅膀哆嗦不已,一对黑眼睛东顾西盼,竟似惊恐之极。

    &nb阿原连忙带了小坏和两名侍从匆忙奔离原地,惟恐小坏忽然间的失态引来乔府守卫察看。

    &nb小坏虽驯服未久,跟着阿原也历过些风雨,从未有过这般退缩恐惧的时刻。

    &nb它这一生最惊险的遭遇,当属薛照意被杀那晚,为相助主人险些被黑衣人开膛破肚之事。后来它九死一生找回县衙,倒也没见它怕过,还色厉内荏地攻击过萧潇。倒是数日前长公主遇害,它孤身追凶,虽只断了几根羽毛,回到阿原身边时却似受了很大惊吓。

    &nb眼前这情形,正与它那日被断羽后的模样差不多……

    &nb阿原沉吟许久,向其中一名贺王府侍从道:“小贺王待会儿必定会回丁家察看,你去候着,待他回去便告诉他,我要进乔府探上一探。”

    &nb侍从骇然,“原大小姐想夜探乔府?”

    &nb阿原眺向黑夜笼罩下的深宅大院,缓缓道:“如果我没猜错,杀害升宁长公主的凶手,和当日出现在说书人屋子里的黑衣人,应该是同一位。他是薛照意的同伙。他们背后的主子,就是杀害老贺王的主使者。如今那个黑衣人应该就在乔府。机会难得,我一定要进去看看那人的真面目!”

    &nb这是小坏从胆大如虎忽然变得胆小如鼠的唯一解释。

    &nb阿原跟那黑衣人正面交过手,吃过亏。可当时夜色深沉,黑衣人蒙面持剑,除了武艺极高外,阿原并未对他其他特征留下印象。但小坏视觉敏锐,并不需要依靠人的五官来辨认。它必定认得将它重伤的黑衣人,并且印象深刻。升宁长公主遇害时,它正是因发现了它天字第一号的大仇人,才顾不得通知主人,奋勇追凶而去。

    &nb可惜小坏和黑衣人的实力委实相差太过悬殊。

    &nb估计它在被削断半截翅羽后,才后觉后觉地惊恐起来,意识到对方刀剑凌厉,想取它小命易如反掌,于是慌不择路高飞逃开,从此对此人的惧意根深蒂固,乃至刚刚见到那人后,立时吓得敛翅而还,再顾不得报仇雪恨了。

    &nb报仇诚要紧,小命价更高。

    &nb连**都掂得出二者的轻重缓急——题外话——后天见!

    <fon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