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六)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北湮道:“景辞就是个白痴!这么个大热天,请你吃荔枝吃西瓜都好,喝刚烹的茶岂不是更热得满头汗?当然,他本来就很蠢,不然也不会便宜我!”

    他笑得很得意,顺便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我看我那个兄长越看越想打人,但看你越看越舒畅,简直比大夏天吃西瓜还舒畅!阿原,我现在看你,怎么比你妹妹还可爱些?”

    阿原一掌拍开他的爪子,说道:“可惜,我比你心爱的那位凶悍多了,没半分你们想要的温柔贤惠!”

    慕北湮道:“可惜她不只是我心爱的,而且是很多人心爱的……最要紧的是她最心爱的从来不是我,也不是谢岩。”

    阿原不欲继续这个话题,站起身来说道:“你见了左言希,我是不是也该见见长乐了?咳,这案子,她自然要拉谢岩一起查的。妲”

    她想了想,自去书房修书。

    慕北湮看着她背影,喃喃道:“我好像忘了说了,我最心爱的也不是清离了……咱把心爱的那位都换一换可好?”

    他拉开阿原妆匣,取过放在最底层的婚书禾。

    “慕家公子北湮,与原家小姐阿原结朱陈之好合,缔秦晋之姻缘,白头偕老,五世其昌……”

    他一字字又仔细看过,眉梢眼角便都是春日里桃李盛放的冶艳。

    想起日后他会和这丫头结作夫妻,一世纠缠,他竟情不自禁地涌上满怀欢愉。

    他现在无比庆幸他半路截来的这门亲事,——哪怕最初只是为了免她陷于尴尬的未来,才一时仗义替她解围。

    见小鹿在旁愣愣地盯着他有些怪异的举止神情,他问道:“你家姑爷和你家小姐很般配,对不对?”

    小鹿立时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般配,般配!太般配了!”

    慕北湮满意之极,顿将左言希带来的不快抛诸脑后。

    --------------------------

    这些日子长乐公主正在查长公主的案子,又体谅阿原近来身体不适还得忙于婚事,很少过来找她。

    再则,她日日与谢岩在一处查案,多了个阿原未必不方便,故而阿原也避着嫌,轻易不肯去扰她。

    收到阿原的书信,长乐公主很快出宫来探。

    二人约在一间绸缎庄见面,可以顺便瞧瞧有没有新鲜花样的绸缎。

    阿原是预备成亲;长乐公主也暗恻恻地想着,既然男人快定下来了,她当然也可以先预备着。——虽说各自家中都是大富大贵,必会安排丰厚妆奁,但自己寻些时新中意的自然更佳。

    何况,是跟心上人一起去看嫁妆,这愉悦更是难以言说,如沸腾的水般热烈得快要满溢出来。

    长乐公主甚至往阿原身边打量了几眼,确定她只带了笨笨的小鹿和笨笨的小坏,奇道:“怎么没见慕北湮?”

    阿原笑道:“说回去瞧瞧新房收拾得怎样了,要摆几样我喜欢的陈设进去。”

    她看向谢岩,“谢公子近来看着还算悠闲,早知道我偷个懒儿,让北湮直接找你说事儿,也省得公主这大热天的得跑出来这一趟。”

    谢岩苦笑道:“也不悠闲。上回谋害长公主那个侍仆受不住刑死在狱中,好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皇上催问过好几次了!”

    阿原问:“是死在大理寺监牢里?”

    谢岩道:“嗯,皇上虽然安排了我和公主此案,但尚未正式移交刑部,所以关押在大理寺中。”

    阿原道:“哦,那他想不死都难呀!”

    谢岩、长乐听她这话蹊跷,忙要追问时,绸缎庄内又来了客人,只得闭嘴不提,于是后面连看绸缎花色都难免心不在焉了。

    进来的女客人是个年纪极轻的黄衫女孩儿,虽绾了已婚妇人的发髻,清新秀丽,但眉眼间稚气犹存,顶多不过十五六岁。

    她带了个婆子在身边,正跟那婆子议论绸缎好坏,偶尔却会用眼睛余光瞄向阿原等人。看她们挑的布料也是最好最昂贵的,想来也是出自富贵之家。

    长乐公主已留意到,嘀咕道:“那是谁家的女眷?看着好生面熟。”

    谢岩定睛看了两眼,吸了口气,说道:“我想起来了……”

    他正待说时,阿原已瞧见那黄衫女孩儿悄然递来的一个眼神,忙将手中一块面料塞过去,说道:“谢公子快看这花纹,九曲十八弯,看着混乱无绪,倒也别致。”

    谢岩怔了怔,说道:“是。公主,这花纹好看,你和阿原小姐都裁些回去做衣裳罢!”

    长乐公主一双妙目从二人面庞转过,便有些抑郁。

    虽然这二人见面后一直保持着距离,可分明都知道了些她所不知道的小秘密……

    看来想将谢岩收归己有,尚须她锲而不舍,奋力拼博,努力争取呀……

    ------------------

    选毕绸缎,阿原令小鹿抱上马车先送回原府,立于铺子门口高声道:“回去跟夫人说,许久不曾出来,我们要去绸缎铺子东面的太白楼喝酒。听闻那边楼上开阔,正可以欣赏欣赏窗外的好景致。”

    小鹿应了,只抬头看了看天色,纳闷地想着,这午膳刚过不久,晚膳早着呢,这会儿喝什么酒?

    但小姐和长乐公主好些日子没见,喝点小酒似乎也没什么……

    三人随即径去太白楼,将楼上整个儿包了。阿原吩咐道:“我们同行的还有个十五六岁的黄衫女孩儿,稍后就来。其他人一个不许放上来。”

    这时远未到晚饭时间,本就无甚客人,见三人出手阔绰,掌柜自然欢迎之极。

    没等酒上来,长乐公主便问:“那女孩儿到底是什么人?我看着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阿原低笑道:“你忘了?当初靳大德那个伶俐的女儿。”

    长乐公主恍然大悟,“对,对!咦,也不能怪我认不出,这通身的气派,不像丧父毁家的模样呀!”

    阿原道:“没事,横竖谢公子一直伴在你身边,只要谢公子认得出就行了!”

    长乐公主顿时扫去满怀阴霾,笑道:“嗯,我眼力差,查案的确少不了阿岩在身边。看来以后出门就得让阿岩陪着才行,指不定路上遇着个嫌疑人也认不出呢?”

    谢岩面庞微红,倒也不曾辩驳,只咳了一声,问道:“阿原,你特地唤公主出来,是不是有急事?”

    阿原点头,将跟踪姜探、夜探乔府前后之事尽数说了,然后摊一摊手,说道:“先前诱我们去找长公主的那位韩勍心腹小校已‘畏罪自杀’,止戈又死在狱里,咱们又没那能耐冲进去揪出郢王,——便是揪出来,也不能凭我一面之辞便让郢王定罪,于是这案子……其实已不必查了,对不对?”

    长乐公主的面色便有些不大好看,刚送来的乌梅汤再也喝不下去了,只嘀咕道:“姑姑也糊涂,怎会信了这么一个随从?止戈止戈,拼起来不就是个‘武’字么,哪还会有她想要的太平?”

    谢岩眸光依然清湛,静静扫过长乐公主,说道:“杀害长公主的显然是高手,以止戈的能耐根本做不到,所以即便他认罪我们还在继续追查。我们也认定那位小校背后有人指使,北湮又是因疑心到韩勍时被人设计,韩勍便很可疑。但韩勍与贺王或长公主并无矛盾,且对皇上忠心耿耿,他并没有参与谋害贺王或长公主的理由。”

    阿原冷笑,“若似忠实奸,才是最可怕的!他秘会姜探,随后姜探同她父亲秘会郢王,又该作何解释?”

    忠奸并不写在脸上,大奸若忠之人,心计才是最可怕的。

    谢岩沉吟之际,长乐公主已道:“可韩勍与郢王的矛盾并不假,韩勍不可能替郢王办事。先前征战时有所争执我并未亲见,但他们两人几次在皇上跟前互相告状,恰好我都在跟前。其实北湮疑心韩勍有参与此事,无非是因为靳家也出现过花生壳。但你们别忘了,靳家奴婢遇害好些天后我们才查过去,谁也说不好那花生壳是什么人什么时候留下的。姜探这女人看着跟白莲花似的娇滴滴,却惯会装神弄鬼。秘会韩勍、秘会郢王算得什么?我敢肯定,她还秘会过朱绘飞,秘会过左言希,指不定还有其他男人!”

    她忽看向了谢岩。

    谢岩怔了怔,忙道:“我并不认识她。”

    ---题外话---

    谁在等乐岩cp?出来啦!拿走不谢!.

    大家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