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七)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七)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乐公主道:“可我听闻当日查朱蚀案,姜探被审时装病装死,是谢钦差抱了她去阿原卧室的,而且是谢钦差让慕北湮去找左言希前来救人……如果来的不是她相好的左言希,她岂会有装死的机会?咦,无怪你对她格外青眼,这朵娇滴滴的白莲花,对付男人的手段和原清离如出一辙呀!”

    谢岩撑住了额,只觉浑身长嘴也说不清,苦恼道:“当日一心救人,何曾想过这么多?便是请左言希,也是因为一向交好,晓得他在沁河,且医术高明……”

    他的手指顿了顿,抬眼道:“但由此也见得,姜探心思细腻,料事如神。她竟已料到,必会有人救她,且以她的病情,必会请来左言希。”

    长乐公主还待不依不饶,阿原忙岔开话头:“于是,谢公子和公主都认为韩勍并未和郢王联手?”

    谢岩知趣地赶紧接话,“嗯,公主方才分析得极有道理,极有道理。姜探行踪诡异,不能因她去秘会韩勍,就说韩勍在帮郢王,就像不能因为她秘会左言希或朱继飞,就认定左言希或朱继飞是郢王的人。她不过是郢王手下谋士的女儿而已!妲”

    阿原定睛看向窗外,忽笑道:“你们说的对,绝不能因为谁跟郢王的人接触,便认为他是郢王的人。即便跟郢王本人接触,也不能认为他就是郢王的人……”

    长乐公主听她说得古怪,忙也看向窗外时,正见先前那黄衫女孩儿立于一辆朱缨翠盖的华丽马车旁,跟随行的婆子说些什么。

    片刻后,那马车缓缓驶开,那黄衫女孩则转到旁边的胭脂铺逛了片刻,才不紧不慢向这个方向走来禾。

    而长乐公主等人的目光,依然凝注于那辆马车,以及马车后方挑出的一块垂着杏黄缨络的朱漆木牌。

    上面赫然是个“郢”字。

    字体大小和花纹布局,与他们在说书人那里找到的那块郢王府令牌如出一辙。

    -----------------

    靳大德的那个女儿,在家破人亡之际尚能思维异常清晰地应对官差,并协助官差找到埋藏的仆役尸体,当日连长乐公主都纳罕不已,于是都记得她唤作靳小函。

    如今她的衣饰气度迥异,伙计早不敢小瞧,恭恭敬敬引上楼来,小心翼翼退了下去。

    靳小函见了阿原等人,眼圈微微地泛红,却从从容容上前见礼。她的嗓音清脆,有着她那个年纪的稚弱。

    长乐公主令她坐了,打量着她,惊异道:“你进了郢王府?”

    靳小函落落大方地答道:“是。”

    “你现在……是郢王的侍妾?”

    “对。”靳小函向阿原笑了笑,“原大小姐曾说,我或许能做个女捕快。可惜,我便是做了女捕快,也查不了我爹的案子。不如做了郢王的小妾,自上而下想法子,反而方便快捷。”

    “你……早在疑心郢王府?”

    “不是我疑心,是你们早在疑心,只是拘于郢王的身份地位,不便彻查而已!“

    长乐公主纳闷了,“你怎知我们疑心过郢王?”

    靳小函冲阿原一笑,“原大小姐在查案时问过公主,能不能去查看郢王府的马车。公主没问原因,反而推给原大小姐,希望原大小姐入郢王府查。可见必定已有线索指向郢王府,只是你们不敢确定,也怕沾惹麻烦,并未尚那条线查下去。"

    阿原恍惚记得在靳家查案时,曾半开玩笑跟长乐公主提过此事,万不料靳小函人小心大,竟已牢记心头。她叹息,“于是,你就为我们随口一句交谈,便设法当了郢王的侍妾?”

    靳小函道:“我因这条线索,特地去求了我一个在郢王府帮工的姑姑,让她把我带进去,在厨下帮忙,没两天便找到了那辆绑架我们的马车。确切地说,是用于采办日常杂物的牛车。平时拉车的是牛,绑架我们那一日,拉车的是马。但我在车里发现了破旧的虎皮褥子,还闻到了出事那天闻到的醋味。后来我问过,那虎皮褥子是旧年清出来预备扔了的,管事便让人垫在牛车里,坐着总比寻常褥子厚实柔软。”

    长乐公主已忍不住叹道:“牛车!居然是牛车!小妹子,你说咱们不查也着实冤枉,你不晓得阿原看见人家破破旧旧的马车就拦下查看,差点又惹上一身的风流债!”

    却又怎能想到,马车的真面目却是辆牛车……

    阿原追问:“然后呢?你想法接近了郢王?他没细查你的身世,便纳了你为妾?”

    若说是贺王府靳大德的女儿,再怎样的天香国色,郢王也不敢动这念头。

    靳小函道:“我进郢王府时便是以我姑姑侄女的名义进的,只说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才投奔的她,而她又是郢王府的老人,所以郢王府的人都知道我家世微贱可怜却清白得很。”

    她玩着指甲,轻柔跳动的五指幼白得眩目,“我查到那辆车时,便已听说了咱们这位郢王最怜惜孤弱幼女,尤其是无依无靠视他为天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女孩儿……于是,他喜欢什么样的,我便是什么样的。”

    靳小函完全不像其父魁梧健壮,也不似姜探那种弱不胜衣,但清秀稚嫩,同样惹人怜爱。若郢王恰喜欢这一类的,以靳小函这样的心计,破釜沉舟赌上去,迅速上位成为郢王心坎上的爱妾再不稀奇。

    但阿原已忍不住叹息,“舍身饲虎,值得吗?何况他喜欢年少青春的,你还能一直年少青春?”

    靳小函微笑,“值得不值得倒也没想过,只是我父亲因为我们而受人胁迫,背负骂名而死,身为子女,我便不能不为他洗雪这恶名。只要我能利用年少的这段时间替我父亲报了这冤仇,也就够了!”

    众人沉默,一时子无法评判她是对还是错。以她的身份,想要接近郢王并寻得报仇时机,不计代价爬到他身边,做他不提防的枕边人,的确是最快最有用的办法,没有之一。

    谢岩嗟叹着问道:“你跟着我们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们,当日抓了你们,威胁你父亲陷害左言希的,就是郢王?”

    靳小函托着下颔微笑,“大约……也只能告诉你们一下了!我晓得你们便是疑心也没法将郢王怎样。若是打草惊蛇,即便你们个个身世不凡,也未必能保得来日安生。”

    长乐公主笑道:“看来侍奉皇子果然长见识!不晓得还见识到了什么?”

    靳小函道:“他和那个大理寺卿走得很近,就是乔贵嫔她爹。说来郢王也够孝顺的,听闻那是一眼就看上了乔贵嫔,却不曾带回府,足足调教了大半年,才送给了皇上。不知内情的外人,都当这乔贵嫔是天然的知情解趣,才能一言一行,正中皇上心意。”

    谢岩道:“乔立本就靠逢迎郢王才得以在朝中站稳脚跟,又通过郢王向皇上献了女儿,自此平步青云……乔贵嫔和郢王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吧?”

    靳小函“噗”地一笑,盈盈妙目在他和阿原的面庞转过,颇有些意味深长,“听闻谢公子也是风流人物,怎就听不懂我说的话?乔贵嫔入宫前就与郢王有染,入宫后依然暗中来往,也不算秘密?那么,乔贵嫔入宫就是为了助郢王夺位,并早就约定,待郢王登基后立刻旧梦重圆,册她为贵妃,这算得秘密吗?”

    谢岩不觉怔住,苦笑道:“这个……若是真这样打算,也忒离谱。这不是***吗?”

    长乐公主搅着乌梅汤,咕哝道:“若他谋夺储位时便不择手段,哪会有那么多的顾忌?何况前朝先例在那里呢,太宗纳了哥哥的爱妾为妃,高宗册了父亲的才人做皇后,明皇更是讨了儿媳妇做贵妃……”

    谢岩瞅她,“没事少看街头巷尾那些胡说八道的杂书。”

    长乐忙扯他道:“我看的是史书……野史而已!还有杂书记录这些吗?待会儿陪我去找几本如何?”

    “……”

    谢岩顿时后悔不该挑起这个话题,忙转头问向靳小函,“算时间,你入郢王府也没多久吧?怎会知道这些?”

    靳小函眼珠盈盈一转,小鹿般水汪汪,整个人看着便是一团的无辜孩气,“我怎会知道呢?因为我笨笨的,郢王说什么就是什么,郢王让我不对人提,我便傻傻地只字不提呀!何况我最爱憨吃憨睡,有时在他书房侍奉他,一不小心就睡着了,他跟人说事时便没法让我回避,难免让我听到些。嗯,横竖我是个不识字的乡下丫头,什么也听不懂,当然是不妨事的。”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