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零)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左言希立于门前迟疑时,慕北湮已径冲上前,一脚踹开虚掩的门,正待奔进去时,已听得门棂上一枚铃铛丁当作响,清脆地招摇于竹林间。

    萧潇在后急呼道:“小贺王爷,小心有毒蛇或毒气!”

    此处看着世外桃源般幽静,可他们尚记得说书人死于毒蛇之口,而丁曹亦是探过姜探在慈心寺的居所后发狂而死。

    于他们而言,这姜探的确是个比蛇蝎更可怕的人物。

    慕北湮虽焦灼难安,被萧潇一提醒,举目看时,眼前正屋内有桌椅陈设,却空无一人妲。

    前方供桌上燃着线香,烟气正袅袅拂动。

    他忙一手横剑于胸,一手掩住口鼻,到两侧房中查看。

    一边砌着炉灶,摆着若干农具和柴米;另一边则是卧房,质朴简陋得与寻常农家无异禾。

    但慕北湮奔进卧房时,即便掩着口鼻,都已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略一低眸,他已瞧见地上竹篮里的衣裳。

    浅紫的衣裙又皱又破,糊满了新的和旧的血污,再辨不出最初那质地的柔滑贵重,更识不出那裁剪的精细高明,但这些日子慕北湮常与阿原作伴,便能一眼认出,这正是阿原的衣衫。

    他脑中“嗡”的一声似要炸裂,早已放下掩住口鼻的手,踉跄冲过去捏紧那衣衫,哽咽着说不出话。

    景辞亦已冲入,同样身形不稳,握着门棂才立于卧房前,低头看向那些血衣,眸光跳了一跳,迅速转往别处。

    这时,只闻得左言希在窗外大喊道:“探儿,快跑!”

    慕北湮吸气,掷下血衣,提剑冲了出去。

    景辞急拉道:“慕北湮!”

    慕北湮充耳不闻,挥手将他甩开。

    ----------------------------

    屋外,有女子正拎了一只提篮沿小溪匆匆走来,听得左言希呼唤,愕然抬起了头。

    身似弱柳,发如墨染,眉眼萦情含愁,清秀之极,又有素衣随风翩舞,看着更是韵致楚楚,惹人怜惜,——正是姜探。

    举目瞧见左言希,她的眸子顿时映了天光般明亮起来,定定凝注于他身上,竟是掩都掩不住的缱绻柔情,完全无视了那边怒发冲冠的慕北湮。

    眼见慕北湮持剑而去,左言希忙奔上前拦阻,又向姜探高喝道:“快走!”

    姜探仿若没听到,兀自提着竹篮,目光一刻不曾从左言希身上挪开过,只低低道:“言希,你来了……”

    一时也听不出是欢喜还是惆怅,只见那双盈盈黑眸已涌上大片水雾。

    慕北湮越被左言希阻拦,越觉得此女心机深沉,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再见不得她故作可怜魅惑人心的矫情模样,连连出剑,逼开左言希,又刺向姜探。

    均王连声道:“别打了,别打了……”

    他自然只是让慕北湮莫和左言希动手,却早已向皇甫麟使了个眼色,令他带跟随而来的数名禁卫绕到后方,先截断姜探后路。

    姜探会些武艺,但到底体弱多病,根基浅薄,慕北湮盛怒而来,她岂是对手?不过数招,便已狼狈不堪,手中提篮在抵挡之际生生被劈作两半,里面的物什散落一地,却是些刚采回的药草。

    左言希见她不敌,又已赶上前来,拦住慕北湮,涩声道:“北湮,你当真要取她性命吗?”

    慕北湮冷笑道:“不取她性命,难道还学你怜香惜玉,纵她一再害人吗?以命抵命,天经地义!”

    他的剑擦过左言希左臂,将他衣衫挑开一道裂缝,迅速指向姜探前胸要害。

    既已证据确凿,当着景辞和均王的面,他便是将姜探就地格杀,也不怕郢王或郢王党羽摘出不是来。

    左言希面色煞白,眼看姜探行动迟缓,断难躲开这一剑,忽疾退两步,再次将姜探奋力拉开。

    慕北湮大怒变招,剑尖再度如毒蛇般袭向姜探,要在左言希援手之前先将这恶女了结。

    眼看剑出如电,要将姜探立毙剑下时,旁边白影跃出,迅速将她推开,挡于剑前。

    慕北湮满怀愤恨,全力一击,未留丝毫余地,再来不及撤手,锋锐的宝剑已将那道白影洞穿。

    他心知不妙,慌忙撤剑细看时,已失声叫道:“言希!”

    左言希未携兵器,的确已不及救人。最后的奋力一跃,将剑下的姜探推倒在地,却用自己的胸口迎向了慕北湮的宝剑。

    倒于地间时,他胸前的衣衫已迅速被汹涌而出的鲜血染红。

    他面色煞白,用手掩着伤口,犹自努力挣起身来,看向姜探。

    姜探被他大力一推,早已跌倒在地。她慌忙坐起身,转头看了左言希一眼,顿时凄厉大叫,纵身扑了过去。

    左言希见姜探无恙,方松了口气,唇角竟有一丝安慰的笑意。

    慕北湮的宝剑已跌落在地,瞧着倒地的左言希,一时竟似在做梦。

    倒是均王最先反应过来,急上前扶住他,向皇甫麟高喝道:“有没有伤药?快,快拿伤药来!”

    景辞、萧潇听得外面声音不对,才从木屋中赶出,见状亦是大惊失色,忙奔上前来,急问道:“这……这怎么回事?”

    景辞久病成医,亦知些医理,往左言希受伤的部位一瞧,刚有些血色的面庞已又转作灰白。他看向慕北湮跌落在地的染血的剑,压着怒气低喝道:“你疯了!”

    左言希吃力地喘着气,说道:“阿辞,别……别怪北湮。他想杀探儿,你们都想杀探儿……其实都没错。是我错了,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探儿只是想跟我在一起……是我无能,不能替她分忧,让她在那条万劫不复的路途上越走越远……”

    姜探已踉跄冲到他跟前,颤抖的手指从腰间香囊里拔出数根金针,扎向他几处穴位,意欲为他止血续命。

    左言希握住她的手,叹道:“你我都是大夫,哪些能救,哪些不能救,都该清楚得很。莫白白耗费心神。”

    姜探呆呆看着他胸前越涌越多的鲜血,手中金针跌落尘埃。

    她伸出纤白的手,揽住他的脖颈,呜咽道:“万劫不复也是我的事……你前夜找我,不是已经跟我说过,你再不要我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再不会见我,再不会理我……我的生死,早该与你无关。你又来找我做什么?你又来帮我做什么?”

    左言希道:“傻子,我气你不听我劝,越走越远,才跟你说那些。何况我只说过一次不要你,却已说了无数次要你……你自然还是我的妻子。”

    众人才知王则笙遇害后,左言希发现耳坠像姜探之物,暗中去向姜探求证时,曾与姜探大吵一架,甚至因此决裂。

    只是再怎样的分歧,依然抵不过两人在漫长岁月里结下的如斯深情。景辞、左言希因姜探之事责怪左言希时,左言希依然执著相护,不惜被兄弟和好友鄙视疏远;而姜探性命攸关时,他更用自己的性命在诠释什么是夫妻情深,不离不弃。

    他抬头看向景辞等人,眼底已有忍不住地烦恼苦涩流溢。

    他轻声道:“北湮,阿辞,我晓得你们恼我……恼我冥顽不灵,是非不分。可我还是求你们……以命抵命,就用我的命去抵,饶过姜探可好?”

    慕北湮的确还想骂他冥顽不灵,为这么个蛇蝎美人搭上一生一世一条命。可他瞧着左言希越来越灰白的气色,嗓间早已哽得像塞了二斤棉絮,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姜探已将左言希抱得更紧,那样低哑而温柔地说道:“傻子,你才傻子……我欠了什么我向来知道,欠了的命也不需要你替我抵。我欠你最多,也只想偿还你一人。天底下所有人的性命加起来,也抵不下你一个人的性命珍贵。”

    左言希叹道:“你这一世,受了多少病痛折磨。旁人不知,我清楚得很。从小到大,你无数次在病痛里翻滚,嗓子都哭哑了还在咬牙撑着……这么多年,你不是活在人世,是活在地狱……若杀人害人都该有报应,你早已够了!若有没够的,剩下的报应,我来承受吧!”

    他看向景辞,并不掩饰最后的哀伤和祈求,“阿辞,放过她可好?可好?她还欠着的,我下世还你,还则笙郡主,可好?”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