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十六章 棠棣红颜两不误(三)

第十六章 棠棣红颜两不误(三)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大家新年快乐!求个点击收藏票票!七天之树谢谢你!

    一时间两人听得心烦意躁,听说昌亚吐血,两人惊得站起出汗,听得昌亚杀了两人侍卫,又坐下长舒一口气。

    过了不一会,那秋容冬大步进来,气乎乎往凳子上一坐,向宁我柔责问:“你与那昌百山之子很好么?你既已经入盟我魔族,怎么又去结交我魔族的对头?”

    修鹤怒道:“你说话口气好点,不然……”

    秋容冬一口气正没处撒,说道:“不然就要怎样?”

    宁我柔赶紧道:“日月佛的阴毒折磨得我死去活来,也是机缘凑巧,是昌亚救了我,并非我特意去结交于他,人总要有感激之心,他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谢他,难道要我去杀了他么?你也看到了,我两不相帮,还对你不住么?”

    秋容冬道:“那好!你答应帮助我魔秘制特别的武器,怎地你族中之人都将我视为敌人?”

    宁我柔怒道:“国主大人,你所作所为倨傲不恭,别人视你不友好,怪得谁来?我只答应我与修护法去相助,并没有将我娜娜族整个出卖给你魔族,你意是要我娜娜族与人族对立么?那我告诉你,此时不可能,如果你要强逼,我宁我柔将誓死与你周旋。”

    秋容冬道:“那好!宁宫主,我们这就去魔都。”他觉得在这里多耽一时便多一份危险。趁早去了魔都才是上策。他如今是一国之君,颜面虽然重要,却不及安全重要。为顾安全自然可以不要颜面了。

    宁我柔哼了一声,气得泪水直流,堂堂一大宫主,却被魔人逼得无路可走。修鹤立身指着秋容冬道:“我宫主刚刚失了爱子,正是痛楚当中,你可瞧不见么?我看待得公子拔有了消息,再议这事。方显得你秋大国主体恤民情,宽宏大量。”他疯疯颠颠。这几句话说得十分得体,直将得秋容冬再无话说。

    秋容冬道:“好,那我等宁宫主此间大事一了,即赶赴魔都。”

    昌亚在章路处胡乱用了些晚饭。为小迷离送了一阵真气,见她呼吸沉稳,忽然疲劳袭来,便靠在椅上睡着了,但总是睡不踏实,见楮叔班来跟他交代,一定要治好小迷离,找到楮伯羊,让他兄妹团聚。便醒了。

    只见屋中一豆油灯跳动,灯旁放了一杯清茶,还冒着热气。大概章路刚刚来过,见自己在睡,就退了出去。忽见杯下压着一张纸,上面手绘了一幅地图,心里奇怪:“这章路好好的送一张地图给我做什么?莫非是朱雀宫的地图?”可是细看却又不是,原本朱雀宫就不大。结构并不复杂,又何必给我一张地图。看见地图绘得不算精致,却有一根箭头弯弯曲曲往前伸,几个弯转过之后,突然止住,写着三个字“松风岭”,字的下方有一个倒扣的碗,忽地明白,这个并不是碗,是葬楮大哥与柳十艳的坟墓,章路不想打扰自己,便以图传话,告诉自己楮叔班就葬在一个叫松风岭的地方,他心里一阵温暖。

    忽听朱雀宫大钟敲了八下,再过半个时辰就到戌时。他扭头见窗户半开,轻轻跳了出去,远远望见朱雀宫的明灯高挂,认准偏殿的方向走去。

    偏殿位于大殿东首,是个平时宫主处理族务的小殿,暖阁就在偏殿右边,是宫主累了喝茶吃点心的地方。他一径绕过大殿,直往偏殿行去。前头两个宫奴打了灯笼过来,他不想多惹事。虽然他是宫主特意请来的客人,由于时间尚早,不想被人看到,看看无处躲藏,便运起“浮云千飘”用手左一划右一划,悄无声地到了屋顶,又悄悄地落在一个天井中,看看漆黑一团,便停下过了一会,待眼睛适应了黑暗,抬头见门口挂着块匾,写着“兰心斋”三个字,心想自己飘得远了,竟到了公子拔的住处,正想往上飘走,忽然房中传来了两人的说话声:

    “公子拔的生死只有天知道了。”

    昌亚想:听这话好像公子拔没有死,却似是已经找到。

    另一个老点的宫奴道:“小心点说话!叫那人听见可要出大事。”

    “是,只是我想不通,宫主为什么这么怕那人?”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宫主要我们守在这儿,不准盏灯,我们就守着吧。”

    “可是这黑灯瞎火的,守着这个死尸,真是吓也吓死了,他平时就是阴测测来阴测测去的怪唬人的,这会更……”

    只听“啪”的一声,那人道:“干嘛打我?”

    那老点的声音说道:“你乱嚼蛆什么?公子拔明明没有断气,你说他是死尸,不打你打谁?”

    小的颤声道:“我也是怕极了才说的。”

    过了一会又忍不住说起话来:“喂,你睡了吗?”

    那老的道:“不是叫你别说话吗?”

    “我不说话更怕了,你说宫主为什么要封锁公子拔还活着的消息?谁有这么大能耐把他医活?”

    老的道:“这我也不知道,叫你别问,闭嘴,你这颗脑袋还想吃饭吗?”

    随即两人不再说话,只有一粗一细两个呼吸。昌亚想,原来公子拔已经救回来了,偷偷藏匿在这里,应该是修鹤在用丹药延续他的生命,这倒是容易想的道理,可是另一个道理却想不通——公子拔已经救了,是件值得快乐的事,宁我柔为何反要封锁消息并将他藏匿起来?她有什么大对头,也是难以上得这峰上来,像她这样的高手的对头一般只找本人算帐,怎么会找到下一代人去,这个是不可能的。要么就是公子拔自己有仇人,那也不对,这个公子拔像个不出门的小媳妇,哪有什么仇人?一时想不通。

    觉得这里没有意思,便慢慢升起身子到了屋顶,又过了几进房子,仍是暗暗的空无一人,一时找不到暖阁,忽见西首屋角有人爬上,便缩身在檐下。只听那人轻轻踩着瓦片到了昌亚藏身的上方停下。昌亚心里一惊:“莫非他发现了我,这里倒是有趣,黑暗的房中有人守着病人不开灯,屋顶上有人当大街走。”正想着,那人跳下地来,昌亚赶紧藏好身子,借着天上的微光,见那人身形高大,原来是秋容冬。心想这秋容冬身为一国国主,竟干起小偷小摸的勾当来,只是不知他究竟要找什么?只见他蹲在一根柱子后过了一会,又飞身上屋,向“兰心斋”去了。

    昌亚不知他要找的是什么,便悄悄跟在他的身后,但是不敢跟得太紧,只想见机吓跑他,谁让他这么鬼鬼祟祟的。忽然一个不好的感觉跳入脑中,这秋容冬莫非在找公子拔?可是他为什么要找公子拔?却又不得而知,昌亚用“浮云千飘”,身子轻轻落在瓦上一点声音也不会有。只见秋容冬正要走近公子拔房间的窗户上去侧耳细听,这个魔人功力深厚,魔力满级,要是让他靠近窗户,必能听出公子拔的呼吸声。

    昌亚叫道:“秋容冬,你这个魔头,今晚你少爷有空,过来与我做个了断。”

    秋容冬猛听这一喝叫,惊出一身汗,跳上屋顶,见昌亚站在两丈远处,身子飘浮。立即拍一掌,只是这一掌未尽全力,他吸取了白天的教训,不敢全力攻击,只是一试即止。一掌过后,又是绵绵数掌,要将昌亚笼罩住,以便寻找机会一击成功。

    昌亚早已斜斜飘出,站在另一个屋角上,只见自己刚才站的地方瓦屑纷飞。昌亚在空中抓了一把,手心中立即有一把碎冰,伸手便扬出,碎冰立即变成了暗器,破空声“嗤嗤嗤”响成一片。秋容冬纵起丈高,身子一落下即追了过来,一边追一边发掌。

    昌亚转身飘走,此时他真气雄厚,两股能量交替将身子托住东来西去,令人捉摸不定。不觉远离了“兰心斋”。昌亚立定身子,拔下长剑,运气于剑,高举头顶,斜着斫下,立即万缕剑气直奔秋容冬,他马上归剑回鞘,双手虚空边抓边甩,又是百千粒碎冰飞向秋容冬。

    秋容冬知道厉害,变掌为拳,双拳前伸,魔气散开一片往前推进,狂涛般的魔能像一堵墙挡在身前,为保稳妥,又接连催动几次魔力,扩大能量墙。等他发现对方剑气消失暗器不到,已经不见昌亚的人去哪了。便也悻悻地跳下屋顶走了,这一闹整个朱雀宫都知道他与昌亚两个还在继续白天的战斗,当然也不能继续搜查下去。

    昌亚发过剑气与寒冰暗器之后,一个“浮云千飘”到了偏殿,见偏殿对面一所小殿,在偏殿的灯光映衬下精致玲珑,就是没有灯光。心想:“这里正好藏身,等时间一到,我便从这后门绕出,假装是刚到的样子,谁也发现不了我早已经在了这里。”便悄悄下屋,见一所窗户洞开,便跳入进去,摸到一张镂空花纹的木椅,似是很沉重,心想这里似是非常豪华,一张椅子便是珍木镂花。往前一步,似是一张床,也是镂空花鸟走兽,帷帐细滑柔软,质地极好,这里不知是什么人住的,一切都是这么考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天之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天之树并收藏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