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十四)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十四)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授音道:“风将军志向远大,亦且不骄不躁,实得我心,你我虽不在一朝共事,但相见却极是投缘。”他这“不骄不躁”四字是指他白天魔音为谷郎所解,并不心浮气躁而言。

    风中龙道:“些些小事,何需挂怀,谷郎这人年轻好强,将来总是要多多学习。”他口中说“些些小事,何需挂怀”,心中实是恨极了谷郎,恨不能一剑将他劈成两半。

    谷郎拉出两块布替她蒙上面,又替自己蒙好。

    李授音道:“你好好教教他吧。”他这说的是“好好教教”,但这个教是否把谷郎“教”得面目全非也是说不定的。他对风中龙这人极是了解,容易迁怒于人,又心狠手辣,几年前他在小昌镇围困伊百川妻女不成,属下拼了命回来报信,他迁怒手下办事不力,又恐自己秘密暴光,便果断地一剑杀了那名手下。

    风中龙“哼”了一下,不想再说下去,话锋一转,道:“这诗上虽只写了大军浩浩荡荡,却可想这统军者李靖李天王在大军前的威武,这意境可教我折服了。这天王遗风不在木咤金咤哪咤三兄弟身上,却活活地印在太尉身上,偏生太尉也是姓李,宝书归在太尉门下,也是到了自家,庆幸庆幸。”

    这风中龙也是恭维之词,却不知这却是真的。原来第七重天当年有一蛇妖修炼成精,曾去六重天偷食西王母的琼浆玉液。日久西王母便有所察觉,令李靖捉妖,李靖布下缠绵阵将她捉了。蛇妖便万般乞求,李靖念她修炼不易,要她永不再到六天,从此好好修炼得道,蛇妖答应。见李靖神仙风范,便勾引李靖与她同床三日,回到七天后生下个人形男孩。这孩子长大后在七天娶妻生子,一代代都是平凡之极的人。不知到了第几代便生了李授音,这李授音生来就智慧超群,到了五岁就能用意念搬运大石。一日在市集上闯来一头大虎,咬死几人。李授音将虎引入一个胡同,又用意念搬来一块巨石将虎压死。正巧被路过的上痒痒主遇见,将他引入上痒修习仙道。在他十八岁那年,上痒迎来六天的神将,举行大典为一本宝书开光入痒,这便是李靖的遗书《塔王遗篇》。从此李授音将这本书视为己物,却又无能得到,上痒将这本书藏得极是隐秘,这次他回归上痒正是为了这本书而来。同时也是要继续上次李败坏未完成的事。上次李败坏与贲仲父失败回去,李授音大发雷霆,这次他亲自出马。是志在必得。风中龙与芮区公哪知此中秘密,只是李授音家世来历不正,羞于启齿罢了。

    李授音道:“请区公受我一礼,没有区公,我事不成。”

    芮区公道:“宝书早已备好,只待太尉驾临。便当礼献,俗话道宝剑赠英雄。这兵法自然是赠给王者。”

    风芮二人左逢右迎,阿谀奉承,直拍得李授音呵呵呵地笑起来,不过夜深人静的也不敢过于地放纵大笑,听来便有些怪异,好女便听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忽听一阵骚动,风中龙道:“鲍司守稍安勿躁,袋中确是有点闷,要不了几天保叫你大呼过瘾。等此间大事一了,我们这便要带你去天朝国西京宝都,让你消受繁华之地,香车美人、吃香喝辣、绫罗绸缎。等你享受够了,再去东厢圣阁传经,可算瞧得起你了。”

    这几句话传入好女耳中可是教她无比的惊讶,芮区公原来是李授音安插在“西海上痒”的内应,鲍百岁又已经被擒,即将被掳到天朝帝国的东厢圣阁。

    李授音正色道:“祖上之物,非正衣才可拜见,非礼全不敢轻启。待我礼拜后再启见宝书。”整衣下拜,心里越来越是激动。

    好女心中骂道:“这些人简直是衣冠禽兽,表面上人模人样,背地里却干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只听隔墙“啊”的一声,随即骂声传来:“你竟敢骗老夫?死老头你不想活了?”

    只听墙洞里一阵悉悉声,想是芮区公也伸手到洞里掏摸了一阵,芮区公有气无力地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李授音道:“还有什么人到过这里?要是敢有半句欺言,叫你全身腐烂奇痒入骨,到时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芮区公全身发抖,连声音也是发颤,道:“半个月前,我允许昌亚昌少侠可以随意看东阁的书,难道是他发现了这个秘密?除他之外,再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好女听到这里心下有些快感,呼吸便粗重了些,隔壁李授音与风中龙同声喝道:“是谁?”“出来!”

    “哗啦”一声响,墙已经被推破,谷郎提了好女破门而出到了走廊,身后两股强力跟着便追到,谷郎回身也推出一掌,但两大高手的真力加在一起如排山倒海般,巨大的能量把两人直推出走廊。好女感觉身子顿时悬空飘飞,知道正在下坠。谷郎双脚一落地,便即发足狂奔,只听身后“篷”的一声巨响,一块假山的大石正好压在刚才落脚处,谷郎拼尽所有的力气猛跃,一跃便跃出十几丈,跃起了又跃,出了典籍阁。

    好女只听得耳边风响,想是谷郎跑得奇快。听得路边有人惊道:“什么东西?”“花眼了?”

    又听得有人“哎呀!”一声,谷郎喝道:“有急事,仇仙师在哪?”

    那人是仙草堂的小仙士,道:“魔人,你想干什么?”

    这一声喊,惊动了仙草堂的仙师,纷纷奔出拔剑把谷郎围住。好女在此处治过伤毒,知道到了仙草堂。这仙草堂是制药用药的重地,由痒主直接管制,守卫极是森严。

    谷郎道:“仇堂主有大难,请告诉他快快避开。”顺手将好女经脉解了,将好女提着一扔,好女身子飞起,又有一股力将自己托住慢慢下坠,便稳稳地站在堂中。那些仙士仙师见谷郎神威凛凛,不怒自威,都不敢贸然上前。

    一领头仙师叫道:“各位师兄弟,这魔人已经受伤,咱们和他耗着,他必坚持不了多久。上!”“唰”地刺出一剑。

    另一人道:“王师兄说得对,大伙注意脚的方位,万不可自己人伤了自己人。杀杀!”剑声呼呼响起,纷纷向谷郎身招呼。

    谷郎闪避连连,边退边道:“各位师兄,请听我一言,有人要抓了仇堂主去,被我发现秘密,特来告之,你们怎地好坏不分?”仙草堂座落在崖上,谷郎一边说一边已经退到悬崖边上,眼看再也退不过去,对面崖在百丈远处,跃是跃不过去的。

    王仙师道:“你是魔人,便是坏的,杀了你自是没错。”一面说一面加力进攻,几十把剑从不同方位刺到,要把谷郎逼落崖下摔个粉骨碎身。

    两个人影像两只大鸟从空中扑下,站在堂前空地上。正是李授音与风中龙。风中龙叫道:“魔人族首,人人得而殊之,别放过他。”

    那些仙士仙师们举剑扑来,但用的都是柔招,他们就是面对穷凶极恶之人也是不欲杀之。谷郎回头见好女将昌亚从缸中抱出搂在怀里,为他抹去脸上药水,自己却满脸泪水。他刚才被李风二人的真力推下楼时已经受伤,这时嘴角正流出殷红的血。知道再想逃出重围已经不可能。

    风中龙宽袍翻动,已经长剑在手,白光一闪,跃上半空,刺了过来,谷郎以压日魔刀挡架。自从他得乌刚指路找到祖上遗骨,又从石壁上学了钟四郎的破解招法,懂得了魔刀刀法中存在的破绽,回去就改进了魔刀刀法中的缺陷,这时的刀法已是世上数一数二了。当即舞动魔刀,将一众仙师仙士的剑一一削断,他力大刀沉,刀锋到处,无以挡驾。

    风中龙在空中上下翻腾,时不时刺上一剑。他这柄剑虽算不得宝物,却又柔又韧,并不与压日刀相碰,一时也无法削断。风中龙以剑为次,以指为主,他指上仙力相当了得,左手五指一张,便是五道气直刺,相当于五把剑,加上右手的剑,便是六把剑。谷郎受伤后真力已经不敌风中龙,比拼真力要稍落下风,好在他有魔刀在手,风中龙有所忌惮,不敢过于相逼。两人就战了个平手。一众仙师手上无剑,便退到一旁观战。此时天色微明,其中有几个趁机走出仙草堂去报信了。

    风中龙一是要报白天谷郎破了他《儿郎颂》一仇,二来要在众仙师面前扬威,他自从收了十四酷,现在又想将“西海上痒”纳入麾下,他那罪恶的心可说是永无满足之时。实际上他与李授音二人此来各怀鬼胎,行动上便有些貌合神离。他不明白李授音对谷郎为何不闻不问,言语间甚至还有些敬意,而自己却对魔人是愤恨的。因此他不惜一切手段扩大势力,有一日能杀破魔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天之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天之树并收藏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