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五十五章:官司

第五十五章:官司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一年,娘带着她在京城住了几个月,她特意费心费力打听到他的情况,原来他是北靖侯府的世子,家世清贵,而她,只是商家女,不由好生失望,但情愫的小苗已经在成长,少女的初恋,懵懂又美好,总幻想着有一天,能嫁给他,做他的妻,为他抚平眉眼间的忧郁,让他更明朗,明耀眼。

    自那以后,便对他心心念念,当到了出嫁之年时,娘问她想嫁什么样的人家,她羞红了脸,小声说出他的名字,却暗自摇头:“娘,算了吧,那样的人家,咱们家高攀不上。”

    娘却自信满满道:“有什么攀不上的,不过就是个过气的侯府罢了,只要你想嫁,没有你嫁不了的,你可别忘了,穆家可是富可敌国,放眼天下,谁不希罕我穆家姑娘。”

    再后来,也不知娘用了什么法子,只是一封书信后,北靖侯府就应下了这门亲事。

    成亲时,她的嫁妆象商队一样,浩浩荡荡排了十里长,她得偿所愿,满心欢喜,却不知,新婚的第一天,也是她苦难开始的第一天。

    ……

    这是公孙昊第三次将她逼入绝境了。

    因为他,她已经死过两回,京都大街上一回,刑部一回,这一回,是要她身败名裂,死后都不干净,甚至,还会牵连爹娘。

    就算再情深似海,一刀刀在旧伤痕上添新伤,便是傻子也幡然醒悟了。

    可是,心为什么还是会痛,象有针在扎一样,一下一下,一阵阵麻痛。

    她想哭,也明知更不值得为这样的人渣伤心,可是,眼泪还是会无声无息地流下来。

    干净修长的手掌伸过来,轻轻抚去她脸上的泪珠:“想哭就哭吧,只是哭了这一场之后,再不许你为任何男人哭。”声音醇厚温和,却透着霸道。

    “谁哭了。”不喜欢被人看见自己的软弱,没好气道。

    “好,没哭,屋顶漏雨,打湿了你的脸。”他好笑地说道。

    “我要一直装死吗?”她不喜欢总躺在床上的感觉,什么都掌握在别人手里,自己太被动了。

    “不好吗?还是娘子你是劳碌命,非要自己去奔波应对?”夜笑离清润的眸子含笑看着她问道。

    “我习惯了靠自己。”她淡淡地回道。

    “女孩子要学着依靠才可爱嘛,太强悍会嫁不出去的。”夜笑离皱眉。

    穆清瑶白他一眼。

    “以前那个男人无法给你依靠,逼你坚强,以后有我在,你可以放松心情,只管当你的晋王世子妃,什么都不用想就好。”他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这是在许诺么?

    若是秦梦烟听了,会激动得哭起来,投入他的怀抱吧。

    可穆清瑶没有感觉,再好听的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来,都会变味,你要当了真,就会继续受伤。

    离去的衙役又转回。

    “要穆姑娘上公堂?”顾长清都生气了,拿起木棍就想把这几个没眼力介的衙役打出去:“都只剩一口气了,还能上公堂吗?”

    “长清,他们只是奉命办差,莫为难人家。”晋王世子一身月白长袍,长身玉立在门前,静若雪莲,俊如月桂。

    衙役忙行礼。

    “本世子记得,大锦律法上有一条,若当事人因故无法亲自到堂,可请状师代诉,我没记错吧。”

    衙役点头:“确实有此一条法规。”

    “你们也看清楚了,穆姑娘靠药吊着一口气,无法上堂,本世子就陪你们走一趟吧。”夜笑离扶着顾长清的手,缓缓道。

    两个衙役面面相觑,晋王世子是谁?除了皇子,就属他最尊贵,加之他那老爹,晋王可是个很恐怖的人,张大人如此严正一个人,也怕死了晋王爷,哪敢审问这位爷啊。

    何况,他还是个实足的病殃子,太后娘娘的心头宝,若三句话没说好,岔个气,犯个心悸病什么的……

    “小的不敢劳动世子爷,小的这就回去复命,就说穆姑娘无法上堂就是。”两个衙役吓得扑通跪地就拜。

    “咦,又不是你们逼我的,本世子自愿去顺天府伊游览赏玩不可以么?”夜笑脸一本正经道。

    又不是名胜古迹,顺天府有风景给爷你游览赏玩么?

    衙役听得头大,却也不敢拦,只得由着他了。

    顺天府里,顾氏代表公孙昊早就立在公堂之上,她蛮横地吩咐张京云:

    “本夫人是三品诰命,快给本夫人设坐。”

    “侯夫人,此乃顺天府公堂,非下官家客厅,您是原告苦主,有诰命在身可以不跪,但决没有坐下之理,还请夫人见谅。”张京云不卑不亢道。

    “放肆,你个小小的五品顺天府伊,敢让本夫人站着跟你说话,简直就是岂有此理。”顾氏恨张京云替穆清瑶撑腰,害她在族人面前丢尽颜面,借机给张京云没脸。

    “本世子堂堂一品亲王爵位,作为被告,也没资格在顺天府坐着与张大人对话,顾夫人品级可曾大过本世子?”

    顾氏回头时,眼前一亮。

    那人静静地立在衙门处,青砖石瓦的顺天府大堂瞬间象生了金似的,亮堂了起来,阳光打在他的背上,照着他身影颀长,行动间,翩若惊鸿,又如月似桂,幽静深远,他淡淡浅笑着,如清泉流淌于林石之间,让人陡生幽雅静遂之感。

    怪不得,宁儿对他念念不忘,便是拼着腿伤复发,也要参加他先妃。

    如此天神般高贵俊朗的人物,怎么会看上穆清瑶那个低贱的小蹄子?

    顾氏嫉妒得心痛。

    张京云忙迎了出来,躬身行礼:“微臣见过世子。”

    “张大人今日是主审官,本世子是来应诉的,不用客气。”夜笑离温和地说道。

    顾氏差点没惊掉下巴,张大嘴久久没反应过来:“我们并没有状告晋王府啊,世子爷是不是弄错了。”

    张京云也道:“此案并不牵连世子,世子也是受害之人,大可不必来公堂。”

    “本世子是代穆姑娘应诉的,众所周知的原因,穆姑娘现在无法应诉,还请张大人把本世子当成是穆姑娘,该如何审,就如何审。”夜笑离道。

    “你代她应诉,这不符合法度。”顾氏大声道,不是她蛮横,是她实在害怕,不敢真的与晋王府为敌,何况还是女儿心心念念的意中人,没见过还好,见过之后,她真想把夜笑离拉回去当女婿就好,这样的人物巴结还来不及,哪敢得罪。

    张京云也道:“依靠律法,世子确实不能代穆姑娘应诉。”

    “如果是穆姑娘请的状师呢?能不能代她?”夜笑离问道。

    “当然可以。”

    “那本世子就是有资格当她的代理人了。”夜笑离道。

    张京云愣怔之间,顾长清已经拿出一张红色贴子,正是大锦朝状师证书。

    包括顾氏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堂堂亲王世子竟然去考状师,还当真拿了资格证书,说破天去怕也没人相信吧。

    可是红纸黑字,刑部的官印清清楚楚,容不得不信。

    顾氏傻了眼,先前还心存幻想,怀疑夜笑离在开玩笑,这会子不得不信,他真是看上穆清瑶了。

    放着堂堂世子不当,放下身段来替低贱的商女当状师,若非真心喜欢,便是另有所图。

    可晋王府要权有权,要势有势,穆家除了一点臭钱,有什么值得他这个世子爷来图谋的?

    顾氏想得脑仁痛。

    张京云很想笑,却强忍着,先前还担心穆清瑶必败无疑,就算身死,死后也会身败名裂,穆家也会连累,现在不用担心了,有晋王世子在,不用他这个顺天府伊偏私,穆清瑶也未必会输。

    顾氏很想打退堂鼓,这个官司打赢,于侯府也未必是赢。

    可是,如果撤诉,穆家的嫁妆就一文也拿不到了,昊儿的名声也会受损,

    就象两个小人在脑子里打架,顾氏左右为难,头都快想爆了。

    “张大人,开始吧。”夜笑离却懒得管顾氏心里的官司。

    “堂下人听着,原告北靖侯世子告妻子穆氏不守妇道,以有妇之夫之身参与晋王世子选妃,犯有欺诈王室宗亲,欺君两条大罪,夜状师,你代穆氏应诉,对此有何说法?”张京云京堂木一拍道。

    “所谓欺诈王室宗亲这一条,本世子最有资格说话,因为,这个王室宗亲,就是本世子,张大人以为如何?”夜笑离优雅地往堂中一站,代表状师身分的折扇轻轻敲打着掌心。

    “正是,世子你就是苦主,你的话,自然最能服众。”张京云道。

    “嗯。”夜笑离点头道:“事实是,本世子早就知道她是有夫之妇,她来晋王府,也不是参与选妃的,是来求医问药的,至于被选为世子妃一事,纯属本世子对她一见钟情,一厢情愿,本世子利用亲王世子身份强人所难,所以,如若北靖侯府要告她欺诈,不如告本世子强抢民妇好了。”

    张京云怔住!继而强忍笑意,一张原本就黑的脸,因为憋笑而又黑又亮。

    世子爷这一翻话,就象一记重耳光,打得顾氏脑袋嗡嗡直响。

    人家受骗者自己不承认被骗,还自承强抢民妇了,你能拿他怎么着?

    人家说了,事情是他做的,你告他啊。

    可是,北靖侯府敢告吗?

    “世子是喜欢穆氏,为了包庇她故意黑的说成白的,那日,在场的何止百人,大家眼睛是雪亮的,都听见穆氏亲口说,谁都没有资格做晋王世子妃,只她有,莫非,那么多人的耳朵都有问题吗?”幸好宁儿回来,向她连抱怨了好久,顾氏记住了当时的一些情形,如今这话正好拿来反驳夜笑离。

    夜笑离淡淡一笑道:“不错,那日她确实是说了这句话,不过,那也是被人所逼,比如说,如果有人说你北靖侯府没了穆氏的嫁妆就维持不下去,顾夫人你会怎么说?会承认这是事实吗?”

    这话点中了顾氏的穴位,她瞪大眼睛半晌没有说话,不过,不要穆家嫁妆的话以前不能说,现在她却敢说,因为,只要坐实穆清瑶的罪状,她的家妆北靖侯府不要,也归侯府所有。

    “堂堂北靖侯府又岂会眼红穆氏那点子嫁妆,世子您在说笑么?”顾氏道。

    “咦,不在意清瑶的嫁妆?也就是说,会归还她的嫁妆对不对?”夜笑离一脸惊喜地问道。

    他原本清雅俊秀,一脸喜气时,整个人都象洒了银辉似的,越发明亮耀目起来,大眼里满是期待之色,顾氏竟然有些不忍心说拒绝的话让他失望。

    “嫁妆既是她穆家的,当然归她所有,不过……”

    “大人,你可听清楚了,不管情形如何,堂堂北靖侯府是不会争夺穆氏的嫁妆的。”夜笑离哪里让她将不过说完,大声道。

    “是,下官听得清清楚楚,书记官,请好生记录。”张京云道。

    顾氏有种哑巴吃黄莲的闷苦。

    “就算当时穆清瑶不是特意去参选的,但她上台比试了是事实,最后也因表现优秀而被晋王府选中也是事实,她一个已婚的妇人,参加选妃就是大罪,基于两个事实在,张大人,她骗婚的罪就不能逃脱。”顾氏到底斗惯了的,很快抓事情重点。

    把话题又绕回来。

    “几个月前,有桩轰动全京城的八卦,张大人可听说过。”夜笑离也不急躁,慢悠悠踱到堂中,如闲谈一样道。

    “不知是很事?”张京云道。

    “北靖侯世子夫人,毒杀有孕妾室,一尸两命,被赶出侯府,几乎身无分文,已至疯颠,流落街头,成天被一群孩子转围追着打骂,此事在京成几乎家喻户晓,到现在,随便从柳条胡同揪几个熊孩子来,保证都是打过那位世子奶奶的。不知本世子此言可有出入?”

    顾氏听他谈起旧事,脸色顿时黯淡,不敢多言。

    “不错,此事便是小的,也略知一二,府里的婆娘没说当茶八饭后的谈资说笑过。”一旁的师爷道。

    “那也就是说,在三个月前,众所周知,北靖侯世子已经休了穆氏,不然,整个大街上的孩子也不会骂她为‘弃妇!’对吧。”夜笑离道。

    “不错,下官也听说过,北靖侯府网开一面,当时没有追究穆姑娘的刑责,只是休弃出府。”张京云道。

    “没有,那一次,犬子是写过休书,但被穆氏撕了,算不得休弃。”顾氏忙道。

    笑夜离听了也不急,继续道:

    “张大人,杀妾一案,想必你比本世子更清楚内情吧,不知现在本世子要求重审此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不错,为证清白,穆姑娘曾请下官亲临北靖侯府过,当时,公孙一族的族长都在,事情脉络清楚,证据确凿,正真的凶首虽已伏法,幕后黑后却一直逍遥,也是穆姑娘一念之仁,不愿把事情做得太绝,给她和北靖侯府留了分情面,放过那人,可北靖侯府似乎并不念恩,如今反将她告上公堂。”

    不知何时,顺天府外已经围拢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因衙役们看得严,百姓们只敢围在外面。

    “原来,人不是疯婆子杀的?呀,我家二虎可没少检石头扔她呢。”

    “那岂不是被婆婆相公冤枉的么?可怜见的,大过年的就被赶出侯府,孩子们也不懂事,围着又打又骂。”

    “北靖侯府怎么这样?人家遭了么多罪,回去后也没怎么着他们,到头来,还在告她。”

    “又告她什么?骗婚?她不是早就被休出府了么?这事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家三毛天天骂弃妇,疯婆子,小孩子家家,若不是北靖侯府宣称她被休弃,又怎么会跟着喊?”

    “这北靖侯府也太不地道了。”

    “不错,既然早就休了人家,弃妇的名声早在外了,如今有人肯再娶她了,又来闹,他们是想做什么?欺负孤女吗?”

    议论声虽然炒大,却清清楚楚传入堂中,顾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脚底如踩针毡,难受之极。

    “可不是么?北靖侯府弄得穆姑娘身败名裂,弃妇之名传遍京城,到头来,又说她以有夫之妇之身行骗婚之罪,还真是人嘴两片皮,红的白的都由得你们说。”夜笑离也像闲聊了样,接过一位百姓的话道。

    “那……那件事早都过了……总之侯府是没有真休弃她的,外人不过是以讹传论罢了,谣言怎么作得数,穆氏与小儿如今仍是夫妻,有婚书为证,要说她被休,拿出休书来,不见我儿亲手书写的休书,说再多也是空话。”所有的人都用鄙夷地眼光看过来,顾氏真有点无地自容,但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现在打退堂鼓,北靖侯府更成了大笑话,以后昊儿出去,也没脸见人。

    听了此言,夜笑离长叹一声,眼神幽幽地看着顾氏:“请问夫人,你是非要置穆清瑶姑娘为死地么?听说你与她三年婆媳,她待你敬若生母,孝顺有加,既便被你冤枉赶出府门,回来后,也并非真正追究,她心慈宽宏,夫人就不念半点婆媳之情吗?”

    他突然变了语气,一副服软的样子,顾氏倒不好强硬的回驳,怔道:“也不是非让她死,只是,她确实犯有欺诈之罪……”

    “她已经只剩一口气了,随时都可能没命,你还要告她,人心是肉长的,既然她是你北靖侯府名正言顺的儿媳,她命在旦夕,夫人身为婆婆,可有挂念过她的伤情?可曾探望过她?就算她有罪,也该让她伤情稍稳之后再来对薄公堂吧,夫人不觉得自己太过绝情了么?”夜笑离紧眼着顾氏的眼,逼近一步道。

    顾氏被他逼得心虚,连退三步:“不是,只是因为关系已然闹僵,她在府里也并不安孝道,所以……”

    “你其实还是怕她死后,嫁妆旁落吧,说到底,还是冲着她的嫁妆才上这公堂的,要不然,都说家丑不外扬,贵为三品军侯的北靖侯府又怎么会上顺天府大堂呢?”夜笑离又逼近一步,朗声道。

    顾氏到底脸皮不够厚,被说中目的,老脸还是逼红了。

    “其实,她命都快保不住了,一点身外之物守着又还有什么意思?今天来时,穆姑娘托付本世子,说如果婆婆你要嫁妆的话,给你就是,算是圆这婆媳关系一场。”说话时,夜笑离微垂了眼睑,声音黯哑,看得出,他很伤心。

    也许,他并非真的喜欢穆清瑶,只是同情那苦命的女子罢了……

    在场的人都听得心酸,人心都是肉长的,双方辩论到现在,许多人大致也明白了事情的脉络,那位穆姑娘,着实命苦,听说她是江南首富穆家的嫡长女,在家里怕也是父母亲人的心头肉,掌中宝,象眼珠子似的疼着的吧,谁知竟嫁了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人家。

    在场有女儿的,一个个都抹起眼泪来,看来,嫁女儿不能只看门第,要看家风人品,如北靖侯府这样的人家,还不若个小门小户的清白人家来得正经呢。

    夜笑离若要用强,顾氏只须蛮横地一*定穆清瑶已婚之妇的身份就行,可他走悲情路线,连两旁的衙役都被他煽情得两眼泛红,顾氏若再蛮横,怕是被遭众怒。

    如今就此接受穆氏的嫁妆,撤诉,是不是既给这位晋王世子一个面子,又达成了目的呢?

    可是,这么轻易就答应,不是承认了自己就是为了嫁妆而来的么?岂不让人更加看贬北靖侯府?

    一时间,顾氏处于两难之中,立在场中半晌没有说话。

    场外的百姓再也忍不住了,有人大声道:

    “答应世子啊,你还想怎么着,要钱钱也给你了,人家都快被你们害死了,明知你们落井下石,这当口还顾着婆媳之情,你是不是人嘛,心中铁做的么?”

    “就是,别里子面子都想要,谁不知道你们闹这一场,就是为了嫁妆么?怎么着,还怕别人说你贪财啊,要真是那宽容大义的人家,你口口声声说穆姑娘是你儿媳,怎么不接回府去在她治伤啊,就算治不好,替她料理后事也行啊,怎么只讲好处,该你们侯府担当的责任就不讲了?”人群中,一个中年妇人口齿特别伶俐,说出的话如刀子一样,直插顾氏的心脏。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婆婆。打她!”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一团烂菜叶就扔了进来,正好撒在顾氏的头上。

    “对,真是要钱不要脸,咱们大锦可是讲究仁义礼教的大国,怎么就出了这样的败类呢?”

    有人开了头,烂菜叶,臭鸡蛋,小石子就象下雨一样往堂中扔,顾氏想躲,那些衙役早就看不惯她,她躲哪,衙役就空出一块地方来,让百姓们扔得方便,扔得准。

    顾氏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遭遇,片刻间,头顶身上就挂满烂叶臭蛋液,一身又脏又臭,她又怕又气。大喊救命。

    张京云装模作样拍着惊堂木喝止,那些百姓们似乎根本没听见,衙役们也只是做个样子去阻一阻,顾氏是真犯众怒了,没人肯真心帮她。

    有激怒的百姓跨过栅栏,冲过来要打她,顾氏真的吓坏了,尖叫:“我撤诉,撤诉还不行么?”

    夜笑离手一抬,百姓立即安静下来,冲进来的百姓也立在原地,只是眼睛还死死盯着顾氏。

    顾氏心惊胆战地站起来,拂去头上的烂菜叶和蛋汁,战兢兢道:“夜世子,我撤诉,不过,她的嫁妆还是要交要北靖侯府,如果将来她真有不测,侯府也好跟穆家交待。”

    夜笑离道:“可想好了?真的撤诉?本世子可没有以势压你。”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要撤诉的,与夜世子没有关系。”顾氏连声道。

    “我还是不放心,若你过了几日,想不通了,又要来告,或者说,公孙昊兄心中还存有气恨,亲自来告怎么办?”夜笑离却似乎并不同意的样子。

    “不告了,不告了,世子爷若是不信,你签下嫁妆归属权,侯府写下休书就是,如此,侯府再没有告她的缘骨了。”顾氏想了想道。

    “休书自然不好,还是签解除婚约的契书吧。”夜笑离说罢,看了张京云的师爷一眼,师爷很有眼力介道:“正好张大人做个中间人,夫人若不嫌弃,在下愿意代笔。”

    不多时,顾氏拿到夜笑离亲笔写下的嫁妆转让说明,而夜笑离则将公孙昊与穆清瑶之间解除婚姻关系的契书拿到手。

    顾氏撤诉,一桩案子算是就此了结。

    顾氏一身又脏又臭,急着回府。

    夜笑离也不为难她,浅笑晏晏地看着她离开。

    公堂一散,柳条胡同的小巷里,顾长清正按人头发银子,方才在公堂外义愤填膺的百姓全是他请去的,一人五钱银子。

    小老百姓有时候十天半月也未必赚得了五钱银子,这可不是笔小收入,自然高兴。

    也有不好意思的:“……倒不全是为了钱,那北靖侯府也着实可恶,做事下作得很。”

    顾长清道:“既是请了你们,酬劳自是要给的,大家若觉得侯府可恶,穆姑娘可怜,就多多替她正正名声吧,一个女儿家家,自千里之外的江南孤身嫁入京城,得不到夫君的疼爱,公婆的怜惜,反而一再遭受凌虐,最可恨的是,还要遭受恶人的污蔑。稍有些良心的,都会帮肋她对不对。”

    “小哥放心,我们必定会为穆姑娘正名的,再有人说穆姑娘的不是,我们肯定跟他们没完。”

    顾长清这才满意地走了。

    顾氏回到府里,洗漱一番后,人就躺下了,她本就旧病未愈,再一受吓,又病倒了。

    只派人送了个信给公孙昊。

    得知穆清瑶彻底与自己了结了婚姻关系,公孙昊半晌没有说话,看着窗外那株三年前穆清瑶亲手种下的海棠发呆。

    还记得新婚之夜时,他不情不愿地挑开她的红盖头。

    她娇羞无限幸福又满足的样子时不时地跳出来,让他甩也甩不走,挥也挥不散。

    当他扔下称杆,甩袖离开时,她惊愕,痛苦的样子也如深刻在石面上的印痕,磨也磨不去。

    “清瑶,我们两个,从此两不相干了吗?”垂下头,将脸埋进掌心中,公孙昊喃喃念着,明明一直就很烦她,讨厌她的,可是,为什么真失去了,心却象被挖了个洞一样的空,痛!

    一个念头强烈地蹦了出来,不行,要去见见她,或许,今生就是最后一面了。

    “庆祥,庆祥!”公孙昊大声喊。

    丫环慌慌张张进来:“爷,可是有事?”

    “庆祥呢?”

    “到前院去了,奴婢还以为爷派他出去办事。”

    “臭小子,又愉懒了吧。等他回来,看爷不收拾他。”公孙昊恼火地骂着,心里却无端地不安起来,药快用完了,又到了进货的日子,庆祥会不会……

    再也躺不住,一个挺跃跳下床,迅速穿好衣服,走进书房。

    方才还躺在床上伤痛难忍的样子,瞬间就活动自如,若是穆清瑶看见,定会眼珠子都掉下来。

    书房里,有间密室,正是公孙昊平日练功的地方。

    身上这点伤算什么,他的擎天神功已经练到第四层,只要吐纳几个时辰,皮肉伤就会不治自愈。

    密室里,公孙昊正在练功,他将一粒黑色药丸吞入腹内,再脱下衣服,露出结实的上身,然后,结了个法式,盘腿坐下,时间仿佛静止,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头顶上开始冒出白色的气雾,皮肤开始发亮,渐渐的,气雾越来越浓,皮肤也越来越亮,亮得透明起来,时间一长,几近可以看见肤下的血管肌理。

    背后的棒伤以可以看见的速度渐渐愈合,一条黑色的线,自右腕处沿着臂膀缓缓上爬,慢慢地,注入心脏。

    约么两个时辰过后,他猛地吐出一口黑血,身体疲倦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爷,贺小姐来了。”公孙昊从密室里出来不久,庆祥来禀道。

    公孙昊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从内室走出来,贺雪落正凝目看着庆祥,庆祥被她盯得有点不自在,告退离开。

    “昊哥哥,伤可好了些?”贺雪落自庆祥身上收回目光,关切地说道,不过一天时间,贺雪落脸上的伤就好了个七八,不得不说,贺家的伤药确实神奇。

    “还好。”公孙昊依然很疲累,扶着椅子坐下。

    “听说夫人去了顺天府,将穆清瑶的嫁妆要回来了?”贺雪落有点兴奋道。

    她的消息还真快。

    清瑶身上的伤,是她的杰作吧,刑部是贺相的地盘,她去说句话,和圣旨差不多,她就那么恨清瑶么?

    记得当初,清瑶明知自己心里喜欢的是她,每次她来,还是客客气气,从不嫉恨……

    怎么又想起清瑶了,她或者,活不过明天,就算能救活,也是个废人,而且,婚约解除了,自己再不是她的谁。

    不知为什么,看到眼前这张温柔的脸上那抹兴奋,公孙昊的心里就象扎了根刺一样难受,神情淡淡的:“是啊,娘亲自去的。对了,雪落,你有事吗?我很累。”

    比起以往温柔讨好的态度,今天的公孙昊很冷淡,而且,自己脸上的伤不算好了个七八,也还是有印痕的,他竟不闻不问,是没看出来么?这让贺雪落很不舒服:

    “怎么拉,昊哥哥,你不高兴吗?我知道你有伤,特地拿了治伤的药来,爹说是大秦国来的,治伤效果很好。”

    贺雪落说着起身,向公孙昊依去。

    公孙昊心里有事,接过药拍了拍她的手道:“没有不高兴,着实是累了,有些困,替我多谢相爷,改日一定登门致谢。”

    这是在赶人了,贺雪落心中越发有气,先前在宫里好生凶险,幸亏爹爹睿智,否则怕是要被太后娘娘治罪,本想来这里得到些安慰,没料到,公孙昊如此冷淡。

    起身就走,却想起一事:“昊哥哥,你打算将庆祥怎么办?”

    “庆祥?庆祥怎么了?”公孙昊愕然道。

    “你可知道,夫人将穆清瑶告上顺天府,是谁做了穆清瑶的代理状师?”

    “谁?”

    “晋王世子夜笑离!”贺雪落道:“这位世子虽说一直病怏怏的,但一直深得太后娘娘的疼爱,皇上又对他有几分愧意,所以,他的能量是很大的,昊哥哥最好不要忽视他。”

    就是与清瑶手牵手的男人吗?

    他就是清瑶现在心仪的么?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很不愿意承认,那个男子优雅高贵,沉静从容,无论人才相貌,哪里都不比自己逊色,更该死的是,他还是一品亲王世子,太后娘娘最宠的嫡孙,身份地位不知比自己高到哪里去了,虽然自己也有雪落,可是,如果这个男人不这么优秀,身份再普通一点,或许,自己的心里也会好过一点。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公孙昊有点不耐烦了。

    “昊哥哥是笨蛋吗?你纵马踢了晋王世子,皇上只是打了你三十板子就放过你了,当真是因为皇上舍不得你这个人才吗?

    是因为那封休书!

    穆清瑶那种低贱的身份,你北靖侯府都看不起,皇家又怎么看得上,但晋王世子素来有主见,皇上也未必能左右他,而太后又溺爱他,如果他非要娶,皇上都不能阻止,皇家怎么能容忍有个商家女儿当媳妇?自然是借那封休书惩治穆清瑶啦。

    而穆清瑶也因此进了刑部,被打成了半死人,晋王世子好不容易有了意中人,这个人却可能命不久矣,你说他会不会报复?

    如果我是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洗清穆清瑶的欺君之罪。

    他要找证据来对付你的话,首先会找谁?”

    公孙昊听得手汗如浆,一时没注意她讥嘲的语气:“你是说,庆祥?”

    “不错,休书是你让庆祥代笔的,又是庆祥亲手送给穆清瑶的,而休书上,还盖有你的私章,不然,穆清瑶也不会轻易上当。

    当时皇上只顾着验笔迹,并没有查印,如果这件事再翻出来,私章肯定会成为你的把柄,如果没有了庆祥,就一切死无对证了,夜笑离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奈你不何。”贺雪落道。

    “可是庆祥他,自小就跟着我……”

    “昊哥哥,成大事者,总有牺牲,你太过心慈手软可不好,再说了,他不过就是个奴才。”贺雪落眼里滑过一丝狠戾道。

    屋外,庆祥脸色发白,轻手轻脚地往屋侧挪,他知道公孙昊太多秘密了,上一次麒麟散的事,爷的眼神就不对。

    但还是晚了。

    “庆祥!”是公孙昊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半点情绪。

    庆祥拔腿就跑。

    公孙昊连唤几声也不见庆祥进来,疑窦顿时,贺雪落率先追了出去,几颗铁棘子连发,射向庆祥。

    庆祥身手灵活地躲过,跑得更快了。

    公孙昊如箭一样射出,长臂凌空抓向庆祥。

    世子爷的真实武功,别人不清楚,庆祥最清楚,他真的亲自下手了,庆祥苦笑了声,心知难逃活命,正提了气做最后的挣扎,突然,一条黑色纤影自头顶跃下,替他挡住了公孙昊。

    公孙昊待再出手时,黑影迎面连发几支袖镖,他不得不先躲过致命一击,与此同时,也攻向对方。

    对方随手一洒,鼻间闻到股恶臭,比他落入粪坑时还恶心,忍不住,先掩了口鼻,再睁开眼时,庆祥与那人已然不知去向。

    等臭味散尽,贺雪落气急败坏道:“昊哥哥,你该早就解决了庆祥的,如今他知道你要杀他灭口,肯定什么都会往外说,现下该怎么办?”

    “除了晋王府,我看没有谁会救庆祥。”公孙昊也很恼火。

    “可我瞧方才那人的身形,怎么看都是个女子,没听说晋王府侍卫里有女的啊。”贺雪落若有所思道。

    公孙昊也这种感觉,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那双眼睛清澈灵动,看他时,满是冷漠与不屑,太熟悉了,可那个人,不是已经命在旦夕了吗?

    就算能救活,不是早就残废了么?

    不可能是她。

    “她并不与你正面交手,总是避开你的锋芒,使的也是暗器与药粉……可见,她的内力要逊你多多,是谁呢?莫非穆清瑶并没有受伤?不可能,我在宫中亲眼所见,那身伤,绝对是真的,不是她,又会是谁呢?”贺雪落喃喃道。

    会是她么?

    “我去晋王府一趟。”公孙昊突然开口道。

    贺雪落怔住:“昊哥哥……”

    “你先回去吧,我只当是去瞧瞧她,到底曾经是我的妻子,三年夫妻情份,我见她最后一面也是应该的。”公孙昊说罢,抬脚就走。

    贺雪落心里就象压了块重石一样难受。

    不是说,从来不拿正眼瞧那个贱女人的么?

    到底还是惦记她,要不然,昨儿个也不会那么生气,冲动地对晋王世子也敢下手了。

    庆祥死里逃生,落地时,人已到了一间小院落里。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庆祥拜倒在地。

    黑衣人扯下脸上的黑布。

    “少奶奶!”庆祥惊出一身汗来:“奴才该死,奴才助纣为虐,害了您。”

    “我救你第二次了,庆祥。”穆清瑶冷冷地看着庆祥道。

    “是,奴才明白。少奶奶有何吩咐尽管开口,奴才万死不辞。”庆祥道。

    心里却在打鼓,不是说,少奶奶在刑部受刑过重,早就奄奄一息了么?怎么还这般生龙活虎,哪里有半点伤病的样子?

    “未来娘子,你怎么总不听劝。”夜笑离自屋里走出,一脸无奈地看着穆清瑶道。

    “我的嫁妆岂能便宜了公孙昊这个人渣,一纹也不许他用。”穆清瑶冷冷地说道。

    “娘子啊,你就是性急,慢慢来嘛,为夫的肯定一纹不少的帮你讨回来啊。”夜笑离苦着脸,就没见过这么刚强性急的,他的计划正要实施,这位就耐不住,洗去一身妆容,偷偷去劫了庆祥来,不过,还幸亏她去的及时,否则庆祥被灭口了。

    “别叫我娘子,一天没成亲,就不许你这样叫。”穆清瑶似乎有点烦他的样子,没好气道。

    “婚书都签了,你不承认也没用,对了,庆祥,明儿本世子就要去顺天府,你可要为你的救命恩人作死证哦。”看穆清瑶瞪眼,夜笑离立即扯开话题。

    上堂作证,指认少爷?

    庆祥迟疑了。

    “可是有为难之处?你方才亲口说,万死不辞的。”夜笑离仍然笑得春风拂面。

    “不是,奴才不是不愿意作证,只是,家中老娘妹妹都还在侯府,只怕……”庆祥边说,眼圈就红了。

    庆祥是孝子,这点穆清瑶清楚。

    “算了,他不愿意公然作证,不要免强他。”

    “可是娘子,这可是一次置公孙昊与死地的绝佳机会,他不是在圣驾面前告你欺君吗?只要证明休书其实是他伪造的,犯下欺君大罪的就是他,咱们这位皇帝老爷子,最讨厌的是别人骗他,连带着北靖侯府也要遭殃。”夜笑离劝道。

    整个北靖侯府么?

    害她的只有那么两三个,很多人是无辜的,还有,北靖侯虽然糊涂,却是唯一一个疼她的长辈,还有陈妈那些人,履巢之下焉有完卵,那些仆役是最无辜的,她要报仇,但不想用无辜者的鲜血洗涤心中的仇恨。

    “我暂时只想拿回嫁妆,至于报复公孙昊,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慢慢来吧,我喜欢温水煮活青蛙,让他一点一点失望,最在意的慢慢失去,乃至绝望,这样的报复比起让北靖侯府满门抄斩来,更有趣。”

    明明就是心软,非要把自己说得好象有多恶毒一样。

    “好,那娘子说,该怎么处置这个奴才?放了他?”

    “当然不是,好生看管着就行了。”穆清瑶道。

    “那岂不是没发挥他的作用?不如送走吧。”夜笑离故意扬了眉道。

    明明最是慧心兰质,偏要故意逗自己,穆清瑶又瞪他一眼,转身往屋里去。

    夜笑离好生无趣地摸了摸鼻子道:“长清,找个房间让庆祥住着。”

    顾长清拉起庆祥,却还是不忘点了他的穴道,好不容易抓来的人证,两个主子放得了心,他可不放心,万一跑路了怎么办?

    “爷,真不将他拿到堂前作证么?”顾长清心有不甘。

    “只需让他几日不露面,他的主子自会着急上火,找上门来,到时候,你家世子妃知道该怎么处置。”夜笑离很无奈,如自己这样聪慧睿智的主子,为什么偏有长清这样笨蛋跟班呢?

    话音未落,暗卫来报:“世子爷,公孙昊去了王府。”

    “娘子,生意上门啦。”夜笑离兴奋的奔进屋里。

    “说了不许你再叫我娘子。”穆清瑶声寒如冰。

    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双眸可怜巴巴地盯着扼住喉咙的纤手:

    “娘子,人的喉咙是最脆弱的地方,你……你小心着些,为夫的害怕……啊,痛,好痛,谋杀亲夫啊……”

    “说了我们还未成亲,不许再娘子娘子的叫。”实在气不过了,才对他动手,也知这人真要反抗,自己这只手早废了。

    “好,不叫了。”他难得听话的点头,清润的眸子里写满委屈。

    穆清瑶放开手。

    他小声嘟嚷:“就知道你还是忘不了他,知道他要来,就跟我撇清关系……”

    “那种渣男,有什么值得我记住的?”她难得的解释,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那还是叫你娘子可好?”他立即笑颜晏晏。

    “不行。”

    “你还是想着他。”他又委屈了,俊眸隐隐发红。

    “你真烦人。”她转身就走。

    “娘子——”

    公孙昊站在晋王府外,高大的门楼威严贵气,比起靖北侯府来,王府大气多了。

    他等了很久,才有个门房过来通报:“世子爷不在府里,要过一会才回来,不知公子是否要等?”

    “听说,有位穆姑娘住在府上,我是……他的丈夫,想前去探望,劳烦小哥替我引路。”没想到夜笑离竟然不在,公孙昊心中暗喜,想见穆清瑶的念头越发浓烈。

    “你是说,那个半死人?”门房道。

    “她……她真的伤得很重?”半死人三个字让公孙昊的心头一颤,心尖儿象被戳出血了一样。

    “你是她的丈夫?”门房斜了眼睃他。

    “以前……是的。”他们已经解除婚约了,好象不能再以丈夫自居。

    “听说就是你害的,还来看她做什么?她活不了多久了,见着你肯定气。”门房很粗鲁将他往外推。

    “公孙公子是吧,我家世子爷有请。”顾长清适时出来,冷冷地看着公孙昊道。

    精致的小院落里,男子一身素衣安静地坐在一片海棠花中,风吹得花枝摇曳,更衬得他若静莲优雅干净,出尘脱俗。

    前次只是匆匆一眼,没看得清,远远望去,对方天然的贵气无端让他生出几分自惭形晦来。

    清瑶若真能得这样的男子青眼,肯定要比跟着自己强。

    可是,她好象没那个福气了。

    心猛地揪痛了一下,脚步略显沉重:“见过世子。”

    比起前日气势汹汹,此时老实多了,夜笑离眉眼未抬,淡淡道:“公孙大人棒伤好了?”

    公孙昊心头一震,自己好象表现得太自如了些,摩天功是邪功,为正道所不耻,让人发现可不好。

    “多谢世子关心,死不了。”公孙昊的语气也淡淡的。

    “那就不为难你,站着说话吧。”夜笑离慢悠悠地喝了口茶道。

    他们分属同辈,又同为世子,只是爵位品极不同,上门拜访便是客,夜笑离却让他站着说话,分明就是作践他。

    但人家一副体贴他背后有伤的语气,这口气,他就只能往肚里吞,何况还有求于人。

    “我想见见清瑶。”伤势确实未痊愈,站着还隐隐作痛,便直接了当道。

    “清瑶?你是说本世子的娘子?她的闺名也是你这个外男随便叫的吗?”夜笑离也不见动怒,温润的眉眼里却拧着一股凛冽的冰寒。

    还没成亲就叫她娘子?凭什么?心里窝着一团火,象要将他烧着一样。

    “不管如何,我曾经是她的丈夫,她如今伤……”

    “怎么?后悔了?”夜笑离截口道。

    后悔?是不是后悔不知道,只知道,听见别的男人称她为娘子会生气,会恼火,会……嫉妒。

    “如果你只是想见她一面,那你请回吧,她不想见你。”夜笑离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后悔了,而且,很后悔。

    早就料到,她不会想见自己,可就是奢望着,也许,是最后一面了,一想到这个,心就酸涩难忍。

    可是见了又如何?说是只剩一口气了,她如今肯定恨他,保不齐,一激动那口气就会没了……

    一时间,整个人象钉在原地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夜笑眸抬眸斜睨他,一副你怎么还杵在这里的神情。

    公孙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情形真象夜笑离的跟班下人。

    “夜世子,你是不是……抓了庆祥?”好半晌才鼓足勇气道。

    “是啊,抓了。”夜笑离淡淡地回答。

    他如此直率地承认,让公孙昊怔了怔。

    “你……有什么条件?”人家坦率,他也不好再绕弯子,但愿庆祥还没有供出麒麟散的事。

    “条件?公孙大人有值得拿出来谈的条件么?明日大理寺见吧。”夜笑离说着起身,顾长清立即作出送客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