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六十四章:彪悍的小妹

第六十四章:彪悍的小妹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天真无邪的妹妹,穆清瑶鼻子一阵酸涩,真好,妹妹还没受过苦,所以,她的世界简单而美好,不象自己,只大了三岁,却象是历尽苍桑一样。

    女儿家要过得幸福,在娘家时,就要父母能干慈爱,象颗大树样为你遮风避雨,让你不受风吹日晒,出嫁后,相公有本事,除了能养家糊口,还很疼你爱你怜惜你,这样对能一直保持天真纯净,愉快逍遥。

    怪不得人家说,所有的女汉子都是逼出来的。

    有依有靠,丰衣足食,家庭和美,谁又愿意去操心,操持,操劳呢?

    比如现在的自己!就是被逼出来的女汉子。

    真希望,清婉能永远这么天真快乐下去,永远也不要变成女汉子。

    清瑶眼里的疼爱与伤感让穆夫人的鼻子好生酸涩,都是自己的女儿,这三年,一个生活在天堂里,受尽千般宠爱,另一个,却可同生活在地狱……

    都是自己的错,识人不清,错信了不该相信的人。

    “婉儿,屋里还有客,别缠着你姐了,快来给王妃请安。”穆夫人道。

    “王妃?是很厉害的人物?”穆清婉瞪着清而亮的大眼睛问。

    她的话惹得一屋子的人都在笑,二少奶奶道:“可不就是很厉害的人物么?咱们可是平民之家,见了王妃,是要下跪行大礼的,婉儿妹妹,还不快来。”

    穆清婉眨巴眨巴眼里:“真的么?王妃娘娘跟奶奶一样么?那好,我给你行大礼。”说着,她乖巧地跪下去,纳头就拜。

    王妃笑得合不拢嘴,哪里让她真拜,忙托住她:“快起来,果然是个可爱的好姑娘,你比清瑶小几岁呢?”

    “回王妃娘娘的话,小三岁,姐姐可比我能干多了,她十岁就会双面绣,在江南,她的绣品能卖好几百两银子呢,她还会弹琴,我学了很久都弹不好的凤求凰,姐姐却能弹得让人如痴如醉,余音绕梁。”

    “可不是么?你姐姐确实能干,你看,我脖子上的这款项链就是她设计制作的,好看吧,我戴出去,那些夫人太太们可羡慕了。”夸穆清瑶,比夸自个还让王妃高兴,与有荣嫣道。

    “呀,王妃,婉儿喜欢你,谁喜欢我姐姐,我就喜欢谁。”穆清婉也不避讳,一下就滚进了王妃怀里,娇笑着说道。

    “那你可喜欢他?这是我的儿子,他可喜欢你姐姐了。”王妃笑道。

    “你喜欢我姐?”穆清婉歪着头,一脸疑惑地审视着夜笑离:“长得是蛮好看的,可是,我姐姐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你不能随便喜欢她,会惹人说我姐的闲话的,不过,你在心里偷偷的喜欢她还是可的,这个我没意见。”

    一番话,又惹得大家笑起来,王妃越发喜欢她了,握住她的手道:“你说,我家离儿做你姐夫好不好?今儿我就是来提亲的。”

    穆清婉怔住:“提亲?”大眼缓缓地看向穆清瑶:“姐姐,你……”

    穆夫人怕再说下去又惹清瑶伤心,忙道:“婉儿,你才下的马车,旅途劳顿,去洗把脸了再来,一会子咱们留王妃和世子在府里用饭。”

    清婉满腹疑惑,刚要点头,就听穆老太太冷冷地说道:“婉儿还不知道吧,你大姐可算是给咱们穆家长脸了,成亲三年不到,就被夫家给休了。”

    “休了?那个北靖侯世子休了我姐姐?”穆清婉一脸震惊。

    “可不是么?听说还被赶出府去了呢,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夫家如此不容。”二少奶奶正恨着穆清瑶,冷冷地补充道。

    “二嫂嫂,你怎么说话呢?我姐姐最是贤良忠厚,不管在哪里,只有别人欺负她,占她便宜的分,绝没有她对不住人家的道理,那什么北靖侯府连我姐姐这样的人也休,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家,娘,当初不是您给姐姐看中的夫家么?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家?”穆清婉柳眉倒竖,明亮的大眼里喷着怒火。

    这话正戳到穆夫人的痛处,穆清瑶见娘脸都红了,忙一把拉过穆清婉道:“小婉,不怪娘,当初是姐姐自己看中的,只怪姐姐识人不清,所以,你以后相亲,可一定要睁大眼睛,千万莫象姐姐这样。”

    穆清婉道:“姐姐,你肯定受了很多苦,怪不得这么瘦,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又不会武功,人家欺负你时,你肯定只会哭,连还嘴都不会。”

    说着,她的眼圈就红了,泪光闪闪。

    “婉儿,你姐可厉害着呢……”穆老太太正要数落穆清瑶,穆清婉道:“奶奶不是说,姐姐在京城过得很好么?很好怎么会被休?”

    穆老太太被她问住,眼里滑过一丝愧色,强言道:“是她自个来信说过得好的,谁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事?奶奶不也是来了京城才知道的么?”

    “那二哥哥呢?二哥和二嫂可是三年前就来了京城,我记得娘让二哥来,还把京城的三家首饰店也给了二哥,就是为了就近照顾姐姐的,就算姐姐报喜不报忧,二哥怎么就不说实话呢?家们穆家虽说比不得北靖侯府富贵,可有的是钱,北靖侯府的人敢欺负我姐,拿银子砸也要砸死他们。”穆清婉比起穆清瑶来,确实嘴皮子更利索,她声音又清脆,语速又快,一开了口,谁也别想插进话来,生气时,冷厉嗔怒的神情还真与穆夫人象了个十足。

    二少奶奶被她问得哑口无言,脸色讪讪的,不停地睃穆老太太。

    穆老太太道:“婉儿,你小孩子家家懂什么?你二哥哥哪有不管她,是不她自己不争气,不让人管。”

    简直就是空口说白话,穆清瑶这个当事人还在呢,这个穆老太太还真不是一般的蛮横,什么都可以说成是穆清瑶的错。

    穆清瑶正要反驳,穆清婉往一旁的小几上一跳,居高临下的地问:“奶奶当我姐姐是傻子么?她忠厚不代表她笨,她只是不想跟人计较罢了,明明在北靖侯受了委屈,二哥哥去帮忙,她会不让?何况又不是让二哥哥白干,他可是提前拿了辛苦费的,二哥哥成亲伊始,家境可是一般得很,我记得给二嫂子家的礼钱才不过五百两银子,还不如我一个小姑娘一年的零花钱呢,二嫂子嫁进来后,来来去去戴得就是那几套旧首饰,你再看看她现在,穿金戴玉的,比我这个正经穆家小姐还要奢侈呢?这些钱,还不是我娘给的。”

    这话算是掀了穆家二哥的老底,连着老太太脸上也很不好看,何况还当着晋王妃母子的面,穆清婉比起穆清瑶来更为率直大胆,也是家里看得太重,没好生拘束过的缘故,造就她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辣椒个性。

    “清婉,你胡说些什么?你二哥哥有今天的成就,全是他自己努力挣来的,这三年,你娘可没帮他一滴一毫,都是他自己经营操持,才把生意越做越大。”穆老太太气得敲着桌子道。

    “奶奶,您要笑死我了,你以为,光靠努力就可以成功吗?如果不是娘给的三个首饰铺子做本钱,二哥拿什么去努力?给人当挑夫还是给人当伙计?信不信,只要给街上一个乞丐一百两银子,他立马就会回家娶妻生子,过上平民生活。”穆清婉毫不示弱道。

    穆家二少奶奶听得越发难堪,穆清婉都拿他家当乞丐比了……

    “清婉,放肆。”穆老太太气得手在发抖,一拍桌子道。

    “奶奶,有理不在声高,您吓坏孙女儿不要紧,别惊着了王妃和这位世子,怎么又是世子,姐,您别再嫁世子了,那些个什么破世子,仗着家世清贵,根本就不把咱们这种商家出身的人瞧在眼里,什么仕农工商,商家身份低贱什么的,丫丫的,也不想想,没有商家经营,让物品流通,那有这么好的经济,哪能赚那么多钱。”

    这丫头怎么也是一口的现代话,穆清瑶怔住,莫非,她也是穿来的?

    不对,清婉绝对不是穿越人士,她自小连病都没生过,没机会啊,只是这口白……

    转而想到穆夫人,她也偶尔会露出一两句现代口语来。

    也许,是受了穆夫人的影响吧。

    “清婉妹妹是吧?”被人骂破世子的夜笑离无辜中枪,方才还对这位妹妹的泼辣有几分欣赏,如今见她在破坏自己与清瑶的亲事,眼里便滑过一丝好笑,终于出声道。

    “我是姐姐的妹妹,可不是你的。”穆清婉挑起秀眉,一副别想跟我套近乎,我不会接受你的样子。

    “好吧,我错了,你不是我的妹妹,是我小姨子。”夜笑离面不改色地说道。

    “咦,你这个人脸皮好厚,比公孙昊好,我喜欢。”穆清婉笑道。

    夜笑离听了哭笑不得,不知她是在夸他还是在贬他。

    “我比公孙昊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你慢慢就会发现的,初次见面,也没个准备,这个送给你,还忘小姨子不要嫌弃。”夜笑离说着,从袖袋里拿出一个人皮面具,递给穆清婉。

    穆清婉先是吓了一跳,慢慢将它展开后,大喜,笑得大眼弯弯:“哇,真是好东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东西?”

    “小姨子你这么特别又可爱,一般的东西我这个做姐夫的也拿不出手啊。”夜笑离摸着下巴道。

    “你也很特别,很有眼光啊,我告诉你,能看上我姐的,可不是一般的人,我姐可是个好女孩儿,谁娶她谁走大运,将来必定辉煌腾达,而且,你还不计较我姐是被休的,可见你是真心喜欢我姐,看在你这么知趣的分上,暂且允许你叫我小姨子吧。”穆清婉一副可两好的样子,拍了拍夜笑离的手臂。(主要身高相差太远,拍不到人家的肩。)

    “清婉……”穆夫人一直由着穆清婉发飙,看她一路将老太太和二少奶奶都数落一遍,心情甚是爽快。

    这会子见她小大人一样,把穆清瑶的婚事给允了,便沉着脸瞪她。

    “娘,我说了不算数,还得您拿主意。”穆清婉立即讨好地为穆夫人斟上茶道。

    穆夫人哪能真生她的气,无奈地接过茶喝。

    “不是说,皇上下了旨,不许清瑶妹妹另嫁,只能跟着公孙昊过么?”二少奶奶就凉凉地来了一句。

    她倒是清楚得很呢,果然不是不晓得自己在京城的遭遇,而是密切关注着,只是不闻不问,巴不得自己死了吧。

    目光犀利地射向二少奶奶,眼中露出危险而冷厉之色。

    二少奶奶原本正看着穆清婉,等着看她有什么反应,就感觉一侧冷嗖嗖的,下意识转眸,觉得穆清瑶的眼神象刀子一样扎人。

    她不由缩了缩脖子,强自镇定道:“怎么,我说得不对么?大妹妹莫非还想违抗圣意,给穆家招来无妄之灾么?”

    拿了娘亲的钱,不替娘亲照顾自己也就罢了,这般幸灾乐祸,真当她还是以前那个软弱无能,只能靠着娘亲和家族才能生存的穆清瑶么?

    淡紫色身影一闪,薄而利的刀片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不过,得手的却不是穆清瑶,而是穆清婉,她揪住二少奶奶的头发,将她的人甩开。

    “姐,这种粗活,可不适合你这样斯文的人干,别吓着你未来婆婆和相公了,你看,这些年,我的手法可利落了?”穆清婉拍了拍手,嫌弃二少奶奶的头油太厚,弄脏了她的小手。

    虽然,她间接的就了二少奶奶一命,看着她清亮眼中满念的孺慕之情,穆清瑶的心暖洋洋的,快化成水了。

    她知道,清婉是在帮她,刚才自己若真划破了二少奶奶的喉咙,誓必在穆家掀起狂风骇浪,而王妃会怎么想?会不会把自己看作冲动暴力的女子?

    虽然这些自己都不在乎,但是,婉清在乎,她不想自己限入为难之境。

    穆夫人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这孩子,外表看着天真单纯,其实比清瑶精明沉稳多了,倒是让自己少操好多心。

    “清婉,你想翻天吗?”穆老太太猛地站起来,跺着脚吼道。

    “想翻天的可不是我。”穆清婉上前扶住老太太,一副担心她摔着的样子,小嘴说了的话却象刀子,一插穆老太太的脏:

    “奶奶,想翻天的是您吧?您这些年卧薪偿胆的,终于可以从娘手里夺得治家权了么?”

    “你……胡说些什么?”穆老太太果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一把抓住清婉的手:“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识好歹,奶奶这都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你,她是你娘的女儿,你难道不是?”

    穆清瑶这就奇了,同样是女儿,莫非自己这个姐姐还会抢妹妹的东西不成?何况嫁都嫁出去了,自己还有什么资格抢弟妹的?

    这个老太太是糊涂到顶了吧。

    “奶奶您可真是好笑,莫非有了我,娘还不要其他兄弟姐妹了不成?您要是这么着说,那清轩呢?您把清轩也一并赶走吧,别让他也抢了我的东西。”穆清婉觉得好笑。

    “她怎么能跟清轩比?清轩是你爹的独子,就是你这个姐姐也该让着他。”穆老太太瞪了一旁的穆夫人一眼道。

    “奶奶,奶奶,您就这样看着孙媳受欺负么?”二少奶奶哎哟哎哟地嚷着,哭到穆老太太的怀里。

    “穆清瑶,你这个惹祸精,你没回娘家时,婉儿跟嫂嫂关系多融洽啊,你一来,就害得婉儿没了理智,对嫂嫂都动起手来,全是你。”穆老太太听了,怒斥道。

    从老太太的话里话外,穆清瑶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象是个被娘带来的孩子,不是她的亲生似的,人偏心,也不要偏得这么明显,这么不讲道理吧。

    夜笑离心疼地看着她,以前只道她在北靖侯府受尽苦楚,没想到,娘家人待她也如外人,不对,比自己这个外人还不如,莫非她八字带刹,命里不该得到亲人的疼爱么?

    感受到他的心疼,穆清瑶唇边浮起一抹苦笑,眼神却坚定绝然,上前一步,淡淡地说道:“是我的错。”

    她竟然认错,穆老太太也怔了怔。

    穆清婉更觉得难受:“姐,你说什么呢?你有什么错,我做的事,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

    “婉儿,我错就错在方才慢你一步,让你动了手。所以,我要改正错误……”穆清瑶说着,便向前一步,逼近穆老太太和二少奶奶。

    “你想做什么?”穆老太太沉脸喝斥。

    “娘,你早上可是说了,这座园子以后就归女儿所有么?”穆清瑶问。

    “不错,你就是园子的主人,契书我都给你了,所以,在这园子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娘绝对不会拦你。”穆夫人道。

    “那好。”身随声动,只见她一手一个,拎起穆老太太和二少奶奶,随手一甩,便将她们双双扔出了房间。

    门外响声沉闷的。

    “哎哟!”穆老太太摔得直嚎。

    “来人,让穆大小姐耳根清净些,把人扔远一点。”这才是他喜欢的姑娘,胆大张狂,他才不想要他喜欢的人总是隐忍这些腌脏气呢。

    晋王府的侍卫得令,出去一人一个,拎起穆老太太和二少奶奶便往墙外扔,穆老太太吓得差点晕过去,二少奶奶一见是晋王府的人也动了手,终于感觉害怕了,求道:“别……别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穆老太太听了就瞪她,二少奶奶哪里还顾这些,大声嚷道:“清瑶,清瑶,不是我们不管你,是奶奶的主意,是奶奶的主意啊。”

    这还用说么?连清婉都看得出来,自己怎么看不出来?

    “吵死了,扔出去。”穆清瑶道。

    她可是未来的世子奶奶,侍卫哪有不从的,再不迟疑,拎着两人扔了出去。

    世界终算安静了。

    王妃惊得嘴巴张开了就没闭拢过,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羡慕地看着穆夫人:“紫茹妹妹,你这两个女儿,可真象你啊,这敢作敢当的性子,可不就是你的风格么?”

    穆夫人眼神微黯:“让你见笑了,出去三年,回来家里一团糟,一时半伙还没理得清,来,咱们别坐在这里了,去前厅吧。”

    “行,不过,你看,我们娘俩今天诚心来了,婚事的事儿,你总得给我个准信,也让我好回家准备准备,既便是你想要王爷回来亲自提亲,那也得你应下了,我才好叫王爷回来不是?不然他一场空欢喜,还不得又要怨怪我。”王妃趁机笑着说道。

    “婚事现在还不能确定,你看,清瑶身上的麻烦还很多呢,等弄清静了再说吧。”穆夫人却一口回绝了。

    王妃眼里就露出不豫之色,语气有点冷:“你也别怪我说话不中听,我家离儿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动心,我可不管她是成过亲还是生过娃的,只要离儿喜欢,我就得跟他娶回去。这一点,便是皇帝再下什么赐婚旨意,我也不理会,所以,你若是为了宫里那点破事想拿着搪塞我,最好不必了,你殷紫茹瞻前顾后,我可不怕。

    再者,清瑶这孩子我也喜欢,你瞧瞧你们这个家,一团烂滩子,没几个待她好的,她一个出嫁之女,再住回府里,肯定要遭人冷待,不如早些嫁进王府,有我这个婆婆给她撑腰,还有阿离护着,谁敢给她半点气受?所以,婚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要不然,我就去慈宁宫哭。”

    穆夫人没想到素来好脾气的王妃竟然说出如此霸道的话来,怔了怔,眼底却有了笑意,推了王妃一把道:

    “行啊你,当了二十年的王妃,果然气魄。”

    王妃微羞一笑:“还不是跟你学的,谁让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反而招人喜欢呢。”

    穆夫人的眼神就变得悠远起来,拍了拍王妃的肩:“秀云啊,晋王心里有你。”

    王妃的眼睛立即濡湿了,当着孩子们的面,也不多说,笑道:“那当然,我是他的妻嘛,不过,你真是好福气,有儿有女,我呀,身子不好,只生了阿离一个,羡慕人家有女儿了,你还一生两个,嫉妒死我了。”

    “王妃姨妈,我给你当女儿好不好,以后阿离哥哥娶了我姐姐,我就是你家的小闺女行不行?”清婉歪着头看着王妃笑,露出一排好看又雪白的贝齿。

    她也会攀亲,才刚认识呢,就叫王妃姨妈。

    穆夫人夫奈却又宠溺地瞪她一眼。

    王妃是越看越爱,一把搂住她:“这还用问,你以后就给我当女儿,要嫁,也从晋王府嫁出去,好不好,让你的王爷姨父给你准备天底下最好的嫁妆。”

    “那感情好,以后我就有两份嫁妆了,阿离姐夫,你可不许小气哦。”穆清婉笑声清脆悦耳,成功地驱散了弥漫在周围的郁气,让所有人都跟着开心,愉快起来。

    穆清瑶宠溺地看着自己这个亲妹妹,心中感叹,小婉来了,真好!以后再也不会感觉孤单了。

    穆夫人到底还是没有答应婚事,却把王妃送的礼都留下了,吃过午饭,王妃先回了府,夜笑离不舍又担忧地看着穆清瑶:“要不,你跟我回王府吧。”

    穆清瑶拿眼瞪他:“这里就是我的嫁,有娘有妹妹,去王府算什么?”

    夜笑离清俊的眉微蹙,实在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穆家,拉着她的手就往避静入拖。

    穆清婉歪着头笑:“啧啧,羞死了,未来姐夫好性急啊。”

    穆夫人抬手就是一巴掌,“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你姐不是那样的人。”

    穆清婉摸着头道:“娘,你偏心,姐不是那样的人,我就是哦,不对,其实就是您自个想歪了。”

    穆夫人被她说得脸红,看她一副想要跟在后面听墙角的样子,拎起她的领子就往后扯:“跟娘回房间,娘还有好多事要问您呢。”

    穆清婉一脸遗憾,哭丧着脸:“就让我看看嘛,人家好多年没见着姐姐了。”

    妹妹和娘的话一字不差地落在穆清瑶的耳朵里,她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生气地瞪着始作俑者:“放手,有话不会好好说么?动什么手脚。”

    “不放。”夜笑离握得更紧了,一把揽住她的肩,将她拥进怀里,眸子清幽而深远:“有时候,我真想学了公孙昊,干脆把你给办了,也省得成天提心吊胆。”

    “你提心吊胆做什么?我现在有娘,有妹妹护着呢。”知道他担心自己,穆清瑶心里泛起一丝甜蜜,前世和今生都是头一回谈恋爱,她不懂得要如何应对,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的好,虽然还没有到完全心动的地步,但有个人时时刻刻将你挂在心尖上,疼你,宠你,这种感觉,傻子也喜欢。

    “暗箭太多,我怕你防不胜防。”夜笑离爱刹她明明羞得手捉无措,却还是冷着一张俏脸的样子,从袖袋里拿出了堆瓶瓶罐罐来。

    “这是什么?”全是小瓷瓶,摊了一草地,这厮想干嘛?

    “来,我告诉你,这个是断肠散,这个是哑粉,这个是痒痒粉,这个是糊烧,这个是软骨散,这个是……”

    “做什么?”他竟然拿出一堆毒粉来,穆清瑶的心越发柔软了,是让她防身的么?

    “以备不时之需啊,你嫌谁说话讨厌,就弄哑他,嫌谁可恶,就用断肠散,可当场暴毙……”

    “等等,当场暴毙,你也不怕我错杀了好人?”穆清瑶按住他的手道,这厮是在教人犯罪么?

    “错杀就错杀,凡事有我呢,再说你是个外强中干的,看着心狠手辣,其实心软着呢,肯定不会轻易动用这个,不过,如果是敌人,在危机时,这个一定要用,敌人死得快,自救才有效果,明白吗?”夜笑离碎碎念道。

    “那这个糊烧,又是什么东西?”其他的药粉听名字就知道用,这一样还真不明白。

    “加了镪水的,见着谁讨厌了,你可以泼他,这东西往脸上一泼,立马能将皮肉烧焦了去。”夜笑离看她正在拧瓶盖,一把拍掉她的手道。

    不就是硫酸么?这名字倒形象,只是,他这么个清润出尘的人,竟然喜欢弄这些毒粉,还真是与他的形象格格不入。

    “这个要这么拧,不然,会沾自己手上的,小心些。”夜笑离继续碎碎念,“还有这个,是失心疯,能让人迷醉,发疯的药,不可轻用,这个要用得巧妙才行,否则会连累无辜之人。”

    “那我要用错了呢?”穆清瑶听着就有点头痛。

    “用错了就用错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行,我能救活。”夜笑离道。

    很喜欢他说,别怕,凡事有我。

    有种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的感觉。

    历经两世,她都是独自一个惯了,很少有人象他这样疼她,宠她,护她。

    他仍在碎碎念,她却一句也听不进,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这个男人五官并不是最好看,最精致的,至少,比起言若鸿那个男生女相的妖孽来,他的五官要立体粗矿一些,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有种神奇的魔力,变得生动而又迷人起来,尤其他笑容清浅的时候,能让人一不小心就沉醉在他清润的眼眸里无法自拔。

    明明已经熟悉了的眉眼,今天在她眼里却越发的迷人,清俊起来,仿佛诺大个天地,只剩下他,他这张脸,这个人,再也容不下别的任人东西。

    “这个,你要另外放,是留给自己吃了,别弄错了……”见她半晌没有吱声,夜笑离抬眸,就触到她清澈灵动,略显迷离的眸子,心象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脸不受控制的发烧起来,眼神下意识就躲闪:“你……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没有。”穆清瑶坦率地回答。

    “你看什么?”夜笑离有点羞恼,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她,她竟然心神乱飞,也不知在想什么。

    “看你。”

    心再一次被撞,天天嚷着要成亲的人,这会子心跳得象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惊喜交加,手足无措,猛地站身就走。

    干嘛?不是说要娶她的么?

    穆清瑶愕然,随手拽住他的衣袖:“你反悔了?”

    某世子头也不敢回:“你说什么?”声音又软又弱,象是提不起气来似的。

    “你装蒜,今天不就是来提亲的么?”穆清瑶有点恼火。

    可那位还是头也不回,却可以看见他急剧起伏的呼吸,通红的颈脖。

    “你不想就算了,正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人就被反拉过去,落入他宽厚温暖的怀里,下一穆,唇就被堵住。

    夜世子的吻,生涩而急切,似乎生怕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将之悉数吞没,让她再也没有机会。

    穆清瑶也是第一次,心口也是怦怦直跳,虽然只是浅浅的触碰,却让她整个人都软了,要靠他有力的臂膀才站得住。

    夜世子在外面厮磨了一阵,下意识就想要得更多,可刚想进一步,穆清瑶就一把将他推开:“你是属狗的么?”

    没见过接吻用啃的,痛死她了。

    夜世子顿时俊脸臊红,黑亮的眸子不再清润,满是慌张与急切,还有羞恼与无措:

    “我……我弄疼你了?”

    他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一副等待大人惩罚的样子,这还是霸道张狂的夜世子么?

    知道这厮是个雏,可也没想到他这般纯将,竟然连这点经验都没有,他可是堂堂亲王世子啊。

    穆清瑶的心都化了,哪里还气得起来,想要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怎么开口,难道说:不急,慢慢来,多来几次就有经验了?

    她这老脸还要不要,夜笑离肯定以为她是欲火上身了。

    正想要找个话题扯开注意力,他长臂一伸,再次将她揽进怀里,温热柔软的唇再一次附下,这一次,夜世子学得小心翼翼,耐心极好的慢慢厮磨。

    当穆清瑶感觉自己渐身骨头都快化成水,胸腔里的气息也被他抽干榨尽的一瞬,她真想狂叫一声,谁说这厮是初哥来着,他这是要把她往死里办的节奏啊,若不是光天化日的,这天雷地火勾起来,还真要就地法办了去。

    总算给她留了一口气,夜世子看着怀里小脸砣红,眼媚如丝,娇艳无比的穆清瑶,还没平息下去的邪火再一次冲上头,若不是……若不是还不到时候,真的好想继续下去,彻彻底底地让她成为自己的,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这种与她紧紧相联,合二为一的感觉,简直太好了。

    穆清瑶晕晕乎乎了好一阵,才慢慢平息下来,明丽的眸子然似水含情,微羞地抬眸,她也很想看,夜世子这个时候的害羞样。

    果然,立即就触到那双火辣辣的凤眼,心又猛跳起来。

    “怎么样?我的学习能力很好吧。”夜世子挑眉得意地说道。

    当头一盆冷水,顿时浇灭了蠢蠢欲动的心,就没见过这么会刹风景的,猛地一掌推去,转身就走。

    夜世子一脸迷茫,不知自己做错什么。

    “清瑶,清瑶。”连忙追了上来,结果,穆清瑶跑得更快了。

    夜世子懊恼的怔在原地,男人嘛,最怕女孩子说他不行,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子,先前那一次明显太过生涩,把清瑶弄疼了,所以,后来他才极力耐心,想要好好表现给她看,她也明明就很沉醉,很享受的样子啊,结果还是生气了。

    正发呆时,刚跑了的穆清瑶又转了回来,夜笑离喜不自胜,忙张开怀抱。

    结果,穆清瑶将地上的瓶瓶罐罐一包,拿起转身又走了。

    夜世子怀里空空的,心也跟着空空的,懊丧而小心地喊了声:“清瑶……”

    我又错了么?做错什么你要告诉我嘛。

    忐忑不安的夜世子想要追上前去问,可刚才清瑶的眼神好吓人,冷得象含了冰渣子,就算他追上去,她也肯定不会理的吧。

    正无措之时,言若鸿跳出进来,一把拽住他:“快走,北靖侯回庆北大营了。”

    皇上果然还是放过了北靖侯,看来,他还是很看重太子的。

    夜笑离收敛心神,抬脚就走。

    言若鸿却顿住,拉着他歪头瞧。

    “做什么?”夜世子的脸又红了。

    “阿离你的嘴怎么了?被蚊子咬了?”言若鸿道。

    夜笑离抬手就打,言若鸿脖子一缩,笑得暖昧:“你……你打啵了?”

    “关你什么事?”夜世子恼羞成怒。

    “她怎么就肯了……”言若鸿垂下头,喃喃地念道:“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夜世子紧瞪着他道。

    “没什么,恭喜啊,又进了一步。”言若鸿眼底滑过一丝黯然,脚尖一点,率先跃走。

    穆清文回府时,就见自家奶奶和娘子正篷头散发地坐在门口哭,不由怔住,忙扶起奶奶:“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你那贱人妹妹,他竟然敢把奶奶和我赶出府来。”二少奶奶哭道。

    穆清文怔住:“你说清瑶?她不是才回园子么?”

    “伯娘说,园子给她了,以后她就是园子的主人,她就把我和奶奶赶出来了。”二少奶奶回道。

    “清瑶她……不是这样的人啊。”穆清文不信道。

    “你还说,若不是你心慈手软,她这会子早死了,你也不用继续当个低贱的商人……”二少奶奶怒火冲天地吼,穆老太太一把捂住她的嘴:“想死啊,胡说八道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穆清文也道:“这种话再不可说,否则,你死我也救不了你。”

    说完,他扶起老太太往屋里来。

    “伯娘,大伯不日就会回京述职了,您把奶奶赶出府去,也不怕大伯难过?”穆清文淡定地站在穆夫人跟前道。

    “你怕是弄错了吧,将你奶奶和你老婆扔出府去的是晋王府的人,你大伯回来,要找就找晋王府的人去说理吧。”穆夫人淡然地说道。

    穆清文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冷冷道:“伯娘,这园子可是三年前你给侄儿的,如今说给大妹妹就给大妹妹,怎么着也得给侄儿一个说法吧。”

    “说法?什么说法?园子既然是我的产业,我想给谁就给谁,不给亲生女儿,却给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白眼狼,你当我傻么?”

    穆夫人早就想找他算帐了,没想到,他倒自己送上来,很好。

    “伯娘,话不是这么说,当初您让我来京城,可都是说得好好的。”

    “我为什么让你来京城,又为什么会给你三间首饰铺子,你说,你可有负于我?”穆夫人怒道。

    穆清文眼里滑过一丝愧色,“您是说清瑶妹妹么?这可不能怪我,她自己在侯府犯了事,我也曾去找过,可侯府的人不让进,说我是低贱的商户,侯府不要这样的亲戚,我能怎么办?无权无势的,还斗得过侯府么?”

    “至少她流落在外时,你可以帮帮吧,至少你可以送信求助吧。”他这套说辞肯定早就想好的,穆夫人听得越发生怒。

    “自然是去找过的,可她那时已经疯了,我派的人去接她,她把人都打了回来,等我亲自去找时,她已经被人打死了,我便去叫车,给她尸来着,可后来连尸体也不见了,这能怪我么?是伯娘您自个说的,不能透露她是您女儿这个身份,我也没法子啊,商人只这么大的能耐啊。”穆清文嘴皮子比穆清婉还要利索,一番话说得条条是理,滴水不漏。

    穆夫人被他说得半晌不知如何回答。

    穆清婉插着腰走进来,冷笑:“二哥哥可真是推得干净,这么说来,娘当初让你来京城守护大姐就是个错误咯,你一点用处也没有嘛。”

    穆清文冷着脸道:“当初伯娘就该再多给我些资源,刚靠一点钱能办成什么事啊。”

    穆夫人正要说话,穆清婉道:“既然二哥哥来京城一点事也没办好,那娘,你就把那些铺子全都收回来吧,咱们是生意人,出钱让人办事,人家办不到,自然这个钱不能白出了。”

    穆清文脸色一变,满眼讥诮:“二妹妹你说话也不怕咬着舌头,那三间铺子可全是过到我的名下了的,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吗?再说了,这三年,三间小铺子在我的努力下,早就变成了八间,规模也比以前大了许多,怎么还能说是属于伯娘的。”

    当初为了能让他心甘情愿放弃江南的产业来到京城,自然得给他足足的甜头,所以,那三家铺子确实过到他的名下了,不过……

    “穆清文,你好象忘了我是谁了,更忘了整个穆家是怎么发家致富的,你在京城的产业能在短短三年内发展壮大又靠的是什么。”穆夫人冷冷道。

    穆清文眼底果然滑过一丝慌乱,但他很快又平静下来,冷笑道:“自然是仰仗伯娘你创下的基业,不过,如今穆家已然壮大,伯娘你又顾着北辽的事,哪还有心思顾着大锦的产业,如今,这些东西都掌在我爹手里,伯娘你以为,你还能象以前那样,在穆家一言九鼎吗?”

    “好,好,好,白眼狼也是有根基的,原来穆家不是你一只白眼狼,是一群白眼狼啊,你不是说你大伯要回来了么?好,如果他也是你这套说辞,我殷紫茹就知道怎么办了。”穆夫人气得浑身在发抖,穆清婉担心地扶住她,她才站稳。

    “伯娘,您何必这么说呢,太伤感情了,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伯娘再能干,也是大伯的妻,也是穆家的儿媳妇,您也不能只想着清瑶妹妹,如果真翻脸,清婉怎么办?清轩又怎么办?”穆清文冷笑着说道。

    这正是穆夫人的痛处。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嫁给穆志尚,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结果了,有了儿女就有了牵挂,她是个做母亲的,手掌手背都是肉,为清瑶筹谋多年,已经冷落了清婉和清轩许多,三个儿女,她个个都有愧,真只顾着清瑶,清婉和清轩会怎么想?

    最重要的是,穆志尚是他们的亲爹,总不能让他们父子也跟着翻脸吧。

    再说,当年不是志尚,清瑶连出生的机会也没有,这些年,志尚对自己的好,早就浸入她的骨子里去了,年轻时的青春萌动早融化在朝夕相处的,相濡以沫的平淡生活着,他们是夫妻,是一对情深意重的夫妻啊,莫说孩子们了,就是她,也难以对志尚说出一句狠心的话来。

    何况,这么多年,志尚这个做父亲的,待三个孩子更是没得话说,

    如若不是为了她和清瑶,志尚又何须在南楚一呆就是十多年。

    “伯娘多想想吧,侄儿先安顿好奶奶去,放心,大伯回来,侄儿不会在大伯面前多说什么的,也约束娘子,不让她乱说。”顾清文见穆夫人陷入了沉思,一丝得意在眼底滑过,恭敬地给穆夫人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娘,就这样让他得逞了么?”穆清婉忿忿不平道:“我刚才拉着墨玉问了一通,才知道,原来姐姐在京里受了这么多苦,这穆清文不但没帮她,我还怀疑,他肯定落井下石了,这口气,您咽得下,我可咽不下。”

    “你别胡来。”穆夫人担忧道。

    “放心,我又不是姐姐,才不会明刀执仗地跟他翻脸呢,您的玉牌呢?给我。”穆清婉道。

    “做什么?”穆夫人警惕道。

    “他不是要收购姐姐在东街铺子对面的铺面么?我让他收得到,赔死他。”穆清婉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