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七十九章:救妻2

第七十九章:救妻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外面响起拍掌声,太子微笑着从门外进来:“怪不得眼高于顶的阿离非选你为妃,穆清瑶,你果然没有让本宫失望。”

    穆清瑶冷静而戒备地看着太子,懊恼胡老爹告诉自己有小兵找茬时,自己没有多想,怕是那个时候,太子就有所擦觉,想对自己下手了吧。

    “殿下有话直说,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将我从刑部大牢里弄出来?”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太子淡淡一笑,指了指公孙昊:“本宫其实真是一片好意,就是想你跟公孙昊旧梦重圆。”

    “可是,我没兴趣,多谢殿下好意,现在,能放我回去么?”太子怎会这么好心,为了公孙昊不惜得罪夜笑离和贺初年两个大BOSS,抓自己来肯定另有目的。

    “放了你也行,只是,你要先回答本宫几个问题。”太子看了一眼公孙昊,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笑着对穆清瑶道。

    “殿下请问。”果然重头戏要来了么?

    “你去铁市做什么?”太子道。

    “没做什么,就是好玩,碰巧去了而已。”果然是为了兵器的事。

    “好玩?好玩你要那么多精铁做什么?”太子脸一沉道。

    “怎么?大锦有律法,不许普通百姓购买精铁么?我新婚,铸个大铁床不行啊。”这太子是不是猪啊,这么问,不是承认自己就是私铸兵器的幕后主使么?

    “大铁床?哈哈哈,不错的想法,不知你的铁床可曾铸好?”太子竟然不生气,哈哈大笑两声,看穆清瑶的眸中露出邪肆之色。

    穆清瑶被他盯得好不自在,冷冷道:“殿下的话问完没有?问完了,我还要回刑部大牢呢,没得让贺相说我越狱,我的罪过就大发了。”

    “穆姑娘还真是风趣,从来牢里的人都削尖了头只想出来,你倒好,出来了还想回刑部大牢,莫非上次吃的苦还不够,这次还想再试试?”太子冷笑道。

    说起上回刑部大牢的事,公孙昊的脸色就有点难看,那可是他与贺雪落的通力协作的功劳。

    正好穆清瑶也讥讽地看过来,他不由垂了眼眸,不敢与她对视。

    “殿下让我跟公孙昊在一起,我情愿回刑部大牢。”穆清瑶坦然而直接地说道。

    公孙昊果然眼神一颤,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言归正传吧,说说,你去铁市究竟是做什么?”太子有点不耐烦了。

    “就是去玩,信不信由你。”穆清瑶道。

    “你不说,本宫就不清楚了吗?听说,你研制了一种制衣服的机器,比手缝要快很多倍不说,做工还很精良,你今天身上的衣服,就是你自个用机器做出来的吧,你在铁市上,还订了好几台,对不对?”太子一副了然的模样道。

    穆清瑶一点也不奇怪,他将事情打听得如此清楚,既然公孙昊在铁市潜伏了好多天,这点子信息打听得到也不稀奇。

    “不错,就是弄来玩玩的,方才不是说了吗?怎么,太子殿下不允许?”穆清瑶无所谓道。

    太子眼神骤亮,猛然向前一步,拉住穆清瑶的手:“本宫听说,其实当年庆丰祥的设备,就是四岁时的你研制的对不对?你的娘,殷紫茹只是执行者,你才是那个了不起的天才。”

    他怎么知道这些事?娘说,知道这件事的人聊聊无几,莫非……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穆清瑶想来个死不认帐,若这位太子殿下眼光长远,看中自己的能力,不知会起什么歪心思,不妙,一点也不妙,比贺相关进刑部大牢还要不妙。

    “你不用装了,你娘的那一本帐,别人不清楚,北靖侯是最清楚的,你当年,用四岁的身躯建下旷世奇功,替你娘打造了一个产业基地,后来,却不知何故,你的才华突然不见了,成了一个再平庸不过的女子,你娘才不如过去那般看重你,而你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那些智计又奇迹般的回来,这就是为何,在你疯过发后,再回北靖侯府,几乎判若两人的缘故。”太子象个半仙一样,将穆清瑶身上所发生的,大致讲述得还算准确。

    穆清瑶心中一惊,面上却不露:“太子这都是听北靖侯说的吧,我娘回大锦后,可把北靖侯府整得够惨,他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也能理解。”

    “不,我爹说的句句属实,你确实与以前不一样了,清瑶,现在这个你,才是正正的,完整的你对不对?不是我当初走眼,是现在的你,才让人敬重,让人爱恋,清瑶,我们和好吧,只要你肯和好,将来我们夫妻一体,同意辅助太子殿下,同意为大锦朝庭效力,太子殿下必定会给你一个空阔的空间,足够让你发挥你的才华,好不好?”公孙昊柔柔地看着穆清瑶,目中带着乞求和热切。

    “公孙昊,如果你耳朵不好使,我不介意再说一遍,我穆清瑶与你,今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连下辈子,也讨厌再看到你。明白了吗?”穆清瑶烦躁地瞪着公孙昊道。

    “清瑶……”公孙昊痛苦地想要过来拉穆清瑶,太子却抬臂一挡道:“公孙昊,穆姑娘的话说得很明白了,你就不要再痴心下去了,强扭的瓜不甜。”

    穆清瑶和公孙昊听了同时怔住,公孙昊震惊道:“殿下,不是说好了的么……”

    “你出去,本宫与穆姑娘有话要说。”太子却冷冷地模公孙昊一眼道。

    他一出去,屋里便只有太子与穆清瑶两个,太子素来好色,方才看穆清瑶的眼神又有些不对,公孙昊脑子里立即警玲大响,提着胆子道:“殿下,你想做什么?”

    太子冷厉地瞪公孙昊一眼:“怎么?你敢管本宫的事?”

    公孙昊只好关切地看穆清瑶一眼,向外走去。

    穆清瑶冷冷地看着太子,他不会象对小婉那样,对付自己吧,如果真有那个心思,她不介意让他变成太监太子。

    “阿离真的有病,你娘肯定不同意你嫁给他。”公孙昊出去后,太子却象闲聊一样说道。

    穆清瑶怔了怔,她现在也不想激怒他,不知那牢头可把消息递给夜笑离了,但愿夜笑离能快点过来吧,现在能拖得一时是一时。

    “我娘是不同意,可不管他有什么病,病得有多严重,我愿意嫁。”穆清瑶道。

    太子眼中便闪出一丝诧异,突然道:“既便你与他可能是亲兄妹?”

    如惊天一个炸雷,穆清瑶不可置信地看着太子:“你说什么?”

    这个消息她果然会吓到啊,太子唇边露出得意之色:“据母后所说,你的亲生父亲,很可能就是晋王爷,难道,你现在还要坚定地嫁给阿离?”

    穆清瑶感觉整个头都在嗡嗡作响,太子后面说了什么,她一句也听不见,耳边只回响着那五个字,你们是兄妹!你们是兄妹!兄妹!

    怪不得,娘那般反对,自己还对娘好生误会,原来,他们两个确实是不能成亲的,与身体无关,只是因为……如果成亲,便是*!

    娘肯定不好明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更怕伤害她,所以……

    不对,她的爹不是穆将军么?打小,穆将军在家的时间虽然不多,对她却十分疼爱,那时候,穆老太太,还有一从的亲族们,都对自己很好,一个个都象对待小公主一样宠爱着自己,可是后来,自己一嫁,什么都变了,穆老太太处心积累的想自己死,穆清文也对自己的处境不闻不问……

    先前许多事情都想不通,为何穆家人会对自己前恭后倨,如今总算明白,原来,当初自己是穆家的小福星,是自己将那个贫穷的穆家变成天下第一富商,娘重视自己,穆家众人也跟着看重。

    后来,不管自己变得平庸了还是别的,直到出嫁前,穆家人还是对自己很好。

    至于出嫁后,才露出真面目,一是可能知道自己并非穆将军亲生,二是知道了娘的真实身份,不愿意自己才是娘的地位继承人吧,所以,穆老太太才愿意对小婉好,看自己就象看一条讨厌的拖油瓶一样,那哪里是嫡亲奶奶该有的眼神?

    许多以前想不通的事,在这一瞬,全想通了。

    原来,一切的根源,是因为,自己并不是穆家的亲骨肉,是个私生子!

    可是,自己的亲爹会是晋王爷?那位至今没见过,传说中很拽很强大的晋王爷?

    娘不是与贺初年有旧情么?怎么又扯上了晋王爷?

    穆清瑶感觉头一阵混乱,象揉散的一团乱麻,怎么扯也扯不清。

    “不是,你骗我。”眼前就浮现出夜笑离温柔宠溺的笑容,心,象被钢锥穿透,穿了个大洞,寒凉的风猛然灌进来,让她又痛又冷,不由得抱紧了双臂,大声喊道。

    太子眼中浮出一丝怜惜,双手按在她的肩上:“清瑶,这个世是不止有阿离一个男人的,比他优秀多了去了,不能嫁给阿离,你还可以另嫁啊。”

    另嫁?嫁给谁?

    穆清瑶猛然抬眸,就触到太子火辣而侵略肆意的眼神,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猛然一挥手,甩开太子:“在我眼里,除了夜笑离,所有的男人都是垃圾。”

    太子还从来没被人骂作垃圾过,气得脸色一沉,抬手捏住穆清瑶的下巴:“垃圾?女人,你惹怒了本宫,原本本宫对你还只有一点兴趣,既然如此,就让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女人试试本宫的厉害如何?”

    说着,大掌一把揪住穆清瑶的胸襟,试图要扯,穆清瑶冷喝道:“公孙昊,你是死的么?”

    门外的公孙昊果然冲了进来,“殿下,你想做什么?”

    太子愤怒地反脚一踹,公孙昊被踢翻在地,又眸赤红地瞪着太子:“殿下,您不可以这样,清瑶是臣的娘子啊,您怎么可能夺臣之妻?”

    “你的娘子?公孙昊,不是本宫不念与北靖侯的交情,是你自己无用,本宫可是为你制造了两次机会了,你自己无能,驾驭不了这个女人,与其让她被别的男人得了去,不如让本宫亲自征服她,现在,你给本宫滚出去,不要坏了本宫的好事。”

    “不要,太子殿下,不要强迫她,她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臣求太子殿下了。”公孙昊不顾胸口疼痛,纳头就拜,头在地板着磕得咚咚作响。

    “宁折不弯?哼,等她成了本宫的人,再拧的性子,本宫也要给她撸直了。”太子说着,又一脚向公孙昊踹去。

    公孙昊明明武功要比太子高强很多,却任由成子踢打,只一个劲地磕头哀家,穆清瑶不忍看下去了,这个男人,只有在面对过去的穆清瑶时,才强悍霸道,面对太子这样的人渣,却只懂哀求,不敢有半点反抗意识,奴才品性。

    太子连踢了公孙昊好几脚,踹得他都吐血了,公孙昊却还在哀求,太子不耐烦了,喝道:“公孙昊,你若再不走,本宫杀了你。”说着,抽出身上的佩剑,指向公孙昊。

    公孙昊终于红着眼,痛苦地看着穆清瑶:“清瑶……”

    穆清瑶闭了闭眼,不想看他这一副孬种样。

    公孙昊无奈地慢慢向外退去,太子一脚将门踹上,狰狞而又淫笑着向穆清瑶扑来。

    穆清瑶在刑部大牢突然失踪,而且,是被不知名的人劫走了!

    夜世子当时脸色一白,身子一闪,便出了刑部大牢。

    贺相正抱着刚吃过解药的贺雪落回家,刚下巴车,迎面走来脸色黑沉的夜世子,不由怔了怔,冷着脸往自家府门走去。

    “贺初年,你玩什么把戏?”夜笑离原本清俊如玉的脸庞此时冷厉得如地狱归来的遣魂使,整个人散着阴冷而残戾的气场,饶是贺初年见过无数大风大浪,也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怒气所慑,下意识道:“你说什么?”

    “把清瑶交出来?”夜笑离又逼近一步,抬起的手掌隐隐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流,贺初年震住,好强大的内力,不是说,他有病,不适全练武么?

    虽然未交手,但仅凭这慑人的气场,就足可以表明,夜笑离的武功,足足到了八级武师的境界,这在大锦,可不出三个。

    莫非穆清瑶出事了?没有刑部大牢?

    贺相脑子转得极快,夜笑离先他一步出宫,这会子却不顾暴露自己真实实力来找自己讨人,人,肯定不在刑部大牢,但是,谁救走了她?

    那可是死牢,一般人根本进不去,以穆清瑶的本事,也很难逃得出来。

    “你不知道?”夜笑离的声音冷若冰霜,不带半点感情。

    “本相素来说话算话,既然已经放过穆姑娘,又岂会阴阳两面,夜世子找错人了。”贺相说罢,抱着贺雪落往府里去。

    只听得一声巨响,紧接着,乱石飞溅,尘土飞扬,高高耸立的相府大门便在一瞬间,轰然倒塌。

    巨大的响动将左邻右舍全都震出来,人们吃惊地看着相府门前的断瓦残垣,惊得魂魄乱飞,这是遭雷击了么?

    好可怕的力量啊,或者是,被什么炸了?

    谁这么大胆子,也对相府对手?

    人们怔怔地四处张望,却只看到贺相抱着自家女儿呆立在离府门的不远处。

    贺相若不是武功高强,逃得及时,此时怕也跟门前的石狮子一样,被炸得粉身碎骨。

    远远地,传来夜世子霸道而冷厉的声音:“这次只是警告。”

    贺相一身冷汗地立在自己家破败的门前,气得浑身在发抖,而贺雪落则更紧地窝进父亲的怀里,这一回,她是真的害怕了。

    府里的人全都吓得涌了出来:“相爷,相爷,可有受伤?”

    “通知工部,本相府里遭不明黑衣人袭击,三日之内,修缮好相府。”贺初年冷冷地命令道。

    “世子爷,看来不是贺相干的,他若想害世子妃,肯定不会用这个法子。”顾长清跟了夜笑离十几年,第一次见他发这样大的火,世子爷素来性子温和,对什么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除了面对穆姑娘时,他才会与平常不同,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莫非是穆夫人?不,不太可能,穆夫人若救了清瑶,清瑶会及时通知我,不会在床板上写下血字提醒。

    那是谁?北靖侯府?很有可能,清瑶才抓住了北靖侯私购兵器的把柄……

    可是,北靖侯只在军中有实力,在朝中,尤其是六部并无太亲厚之人,想要神鬼不知将清瑶从刑部大牢死牢中劫走,以北靖侯的实力根本办不成。

    既不是穆夫人,又不是北靖侯,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夜笑离脚尖一点,人便如箭一样向东宫射去,顾长清根本就追不上他,惊雷和骤风两个象影子一样紧追而去。

    太子妃正在佛堂念经,自从被太子舍弃过一回后,太子妃便心灰意懒,对东宫的事务都不太上心,由着贺雪落在宫里作威作福。

    贺雪落被夜笑离下了药,她心里也未见得有多痛快,回宫后,就独自回了东宫。

    太子又不在,或许,又去了淑妃那里吧,这阵子淑妃病好了,皇帝对她的宠爱又深浓起来,太子与淑妃也开始走勤,他就是这样的人,有用的,就哄着,没用的,弃如破布。

    自己是不算有用,但暂时还可以撑门面,秦家在大锦朝的势力还有,所以,先留着。

    突然,佛堂大门被一脚踹开,太子妃赫然回头,就见夜笑离如地狱勾魂使者一样走了进来,脸沉如铁,眼神冰寒刺骨,太子妃忍不住就打了个寒禁,颤声问:“世……世子,这是……怎么了?”

    “告诉我,太子最隐密的别院在哪里?”太子别院不少,他已经派人在已知的别院里搜过,但并没找到人。

    太子妃震了震,“本宫……不知道。”

    “不要让我问第二遍。”夜笑离的手,随意地按在门边的花架上,一个精美的美人花瓶便无声无息的碎裂。

    打碎一个花瓶很容易,但用掌中暗力震碎一个花瓶,这个功力,不是一般人有的。

    夜笑离平素虽然脾气温和,与人与犹,但是,真发起火来,也是任性而嚣张的,太子妃嫁进东宫多年,自是见过一两回,她一点也不怀疑,如果自己敢多言,这颗脑袋很可能就跟地花瓶一样。

    她脸色惨白,花容失色:“世子……去北郊找一找,他与北靖侯走得近。”

    北靖侯?果然不出所料,阿瑶这笨蛋,触了太子的逆鳞。

    太子妃话音刚落,夜笑离的身影便攸地不见了。

    太子的大手正抓向穆清瑶的胸襟,穆清瑶早在与公孙昊的对恃中,就悄悄冲开了穴道,这还要多亏公孙昊心中对她还有情,并未下重手,也只是点的寻常穴位。否则,以她这个没有内力的人想冲穴,是难上加难。

    刚才装作不能动弹,不过是迷惑太子。

    就在衣襟将破未破之际,她骤然抬膝,狠狠地撞向太子的跨下。

    太子对她本就戒备,这个女人机敏多变,防不胜防,上次在东宫分明被困在网里,她也有本事打伤贺雪落,挟持自己。

    所以,当穆清瑶抬膝时,他腰背向后一拱,堪堪躲过了重要部位,却还是被她撞中了小腹,顿时一阵钝痛。

    该死的女人,若然早有防备,自己还真被他给废了,顿时,怒火冲天,一巴掌向穆清瑶甩去。

    穆清瑶头一偏,虽然没被他煽中耳光,掌力还是击得她发丝飞扬,耳畔一阵生痛,身子滑如泥鳅似地自太子腋下钻过,人便到了太子背后,一掌击去,太子踉跄几步才站稳,一记浑厚的掌力直扑穆清瑶的胸前,穆清瑶脚尖一点,如踩弹簧般跳起,躲过要害之处,但人还是被他的击倒在地,胸中一阵气血翻涌。

    该死的公孙昊,脱了她的外衣,夜笑离给她的那些瓶瓶罐罐全都在外衣袖袋里,要不,现在一把药粉撒去,管他是剧毒还是春药,只要把太子这只禽兽放倒就成。

    见她摔倒,太子唇边露出得意地笑,出手如电,点向穆清瑶的穴道,穆清瑶就地一个翻滚,身子如箭一样射向太子,手中半截木棍,正是方才太子掌风扫断的,直直地刺向太子胸前。

    太子一惊,整个人向后一仰,随知穆清瑶这是虚招,断棍看着吓人,其实致命的,是她左手指间的薄刃,锋利无比,收割过不少人命,但太子身形太过高大,穆清瑶只划伤了他咽喉之下,太子感觉一阵麻痛,随手一摸,果然血淋淋的。

    他一阵后怕,只差一寸,自己的喉咙便被割破了。

    穆清瑶一招没得手,也不急,趁他身形未稳,又是一记扫膛腿,但是,背后突然一股强大的内力吸来,她纤瘦的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地向后飘去,不待她回头,便被人制住了手脚。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与公孙昊同去刑部大牢之人,先前那人一直未出手,此翻太子危急之时,他只一招,便将自己制住,太子身边竟然有如此高手,今天莫非真要裁在太子这畜牲手里?

    “给本宫绑了。”太子后怕地摸了摸颈间的伤口,很细,但很深,该死的女人,她想谋杀自己。

    立即进来两名武功高强的女侍卫,将穆清瑶捆了个仔细。

    看着她再也不能有什么作为,太子淫笑着逼近,一巴抬起她的下巴:“怪不得阿离这般喜欢你,很辣,辣得够味,你这样的女人,本宫还没有尝过呢,等本宫把你骑在跨下,你会臣服的,女人,本宫要听你欲求不满的尖叫,到时候,可虽求本宫,哈哈哈。”

    正当太子要将穆清瑶按倒时,外面传来了声巨响,手下惊呼:“保护太子。”

    太子皱了皱眉,这里隐密得很,知道的没有几个,阿离能这么快便找来?

    正犹豫之间,又是一声巨响,窗棱都震破了。

    惨叫声接二连三地传来,一声比一声惨烈,这里都是太子的死士,每一个人的武功都卓绝不凡,就算阿离有武功,也不可能一招便击倒如此多人吧。

    弯腰提起穆清瑶,将她关进密室里。

    刚一出来,两扇大门被轰开,夜笑离面色铁青地走了进来,太子抬眸看向屋外,他引以为豪的精壮部下,一个个倒在痛苦惨叫,脸色乌黑,身上皮焦肉臭,也不知夜笑离用了什么毒,竟然伤得人如此惨不忍睹,怪不得这些经过秘密训练过的死士会如此不经痛,叫得这般嚎烈。

    屋里有打斗的痕迹,可见,人就在这里没错,而她早上穿过的衣服正扔在角落里,夜笑离的心猛然揪起,沉声问:“人呢?交出来。”

    “阿离,你这是做什么?知不知道这是以下犯上,冒犯储君?”太子强自镇定地喝道。

    夜笑离手掌一翻,土屑横飞,他的掌力竟然将太子脚下轰出一个大洞。

    太子吓出一声冷汗,那名黑衣蒙面人象幽灵一样挡在太子面前,目光冰冷无情。

    夜笑离冷笑,应该就是这个人进刑部抓走清瑶的吧,不然以那丫头的本事,早该逃出去了才是。

    两人很快对了一掌,黑衣人身形晃了晃才站稳,唇角沁出血迹来,不由惊诧无比地看着夜笑离:“你……你练到了第九层?”

    夜笑离冷笑:“你不是大锦人,没想到,堂堂大锦太子竟然中与北戎蛮人勾结。”

    太子心中一冷道:“你知道得太多了。”

    身子往后一退,又同时冒出两个黑衣人。

    三对一!而且个个是顶级高手。

    夜笑离仰天一笑,收了手中的药粉:“很好,爷很久没有练过手了,真想试试北戎的忍术。”

    三人都知道他的厉害,也不敢托大,互看一眼,同时出招。

    只见一大团黑影在半空中旋转,太子看看得眼花缭乱,但也只是几息之间,几条人影便接二连三地砸下,地上全是断肢残臂,血肉喷溅,整个屋子充斥着血腥与焦臭的味道。

    太子终于怕了,象看魔鬼一样盯着夜笑离:“你……你不是不能练武的么?就算有些防身本事,也不可能……”

    “不可能练到如此境界是不是?三岁时,抽干我的血,将我筋脉尽毁,以为,我就是个废人了是不是?”夜笑离的笑,干净而清浅,但看在太子眼里,如死神亲临一般恐怖可怕。

    太子惊愕地步步后退,“你……你怎么可能……”

    “太子哥哥,让你失望了,现在,把人交出来吧,看在你我堂兄弟的分上,我饶过你如何?”夜笑离慢慢逼近,目光如冰剑一般射向太子。

    太子犹作困兽之斗:“你……你说什么?什么人?”

    夜笑离抬手一巴掌:“我的耐性不够,别再激怒我。”

    太子一嘴血腥,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来,正要说话,见夜笑离又抬了手,吓得一抱头道:“就……就在密室里。”

    夜笑离轻轻松松就找到密室机关,可打开门一看,里面空荡荡的,方才还关在这里的人却神奇地不见了踪迹,而地上,也只留了一把绳索,就在不过和刻的时间里,这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竟然逃了。

    夜笑离猛然回头,太子吓得抱住头道:“她自个逃的,就在你来时才扔她进来的……”

    夜笑离细细看了眼绳子的断口,果然象那个女人的手法。

    心中稍松了一口气。

    就知道她不会吃大亏的。

    只是,明知他来救她了,为什么不等他,反而要逃?

    “公孙昊呢?”夜笑离冷冷地问。

    太子也反应过来,不会是公孙昊把人救走了吧。

    夜笑离来了这么久,公孙昊并没有现身,很有可能。

    太子气得嘴都歪了,养不熟的狗。

    “下令,全城封锁戒严,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爷的世子妃。”夜笑离大声喝道。

    太子瑟缩地瞪着他,全城戒严替他找老婆,他疯了才答应。

    夜笑离冷笑,“让你下令,是给你面子,不要等着我动离山大军的人。”

    晋王就要赴离,庆北大军由北靖侯掌管,但京郊还有四处驻军全是晋王的部下,个个都只听命于晋王,便是皇帝的命令,他们也不管。

    太子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他相信夜笑离的话并非威协,他能隐藏武功实力,在军中的实力只会更强,那原就是晋王父子的地盘,只要他肯,晋王部属肯定会听他号令。

    太子无奈,不情不愿地拿出令牌来,夜笑离一把夺过。

    太子颤声道:“这是京畿守备令牌,你想做什么?”

    夜笑离嘲笑地看着他道:“怕我夺位么?放心,小爷我暂时还没兴趣。”

    说着,身形一闪,拿着令牌消失。

    太子顿坐在地,千防万防,还是让阿离强大了,这块令牌,是可以调动禁军和京机营的,这个时候,只要他有半点反意,皇位就是晋王这一支的了。

    拿着令牌的夜笑离冷笑,他抢这块牌子也不过做做样子,只要他肯,禁军和京机营,哪是他调派不动的?

    暂时还不想把所有的实力全都暴露而已。

    穆清瑶其实并未走远,此时她正躲在密道里。

    她是杀后,逃生技能当然没少练,这点绳索对她来说还是费不了多大功夫的。

    太子将她一扔进密道,她便挣脱了绳索,当夜笑离冲进来时,她又惊又喜,很想立即冲出去,扑进他的怀里,可是,脚下如同千斤重坠一般,怎么也迈不动。

    太子那句话象恶魔一样缠绕着她,你们是兄妹,你们是兄妹,你想*么?

    兄妹,*?

    穆清瑶一阵苦笑,出去了又如何?叫他一声哥哥吗?

    空穴来风,太子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自己是夜笑离的妹妹,何况还是皇后告诉他的。

    至少,要等到情况弄清楚之后,才决定,要不要真的嫁给他。

    而且,如果现在就出去,若他们真是兄妹怎么办?

    生死营求,夜笑离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不顾一切地对她。

    不感动,是假的。

    从穿越过来后,他是真真正正待她最好,最体贴,最真心的人,一颗心早被他清浅的笑容给融化。

    前世今生,真正动心过的,也就他这一样男人,可是,老天好象一点都不肯眷顾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可能?

    为什么?

    老天是瞎了眼么?

    第一次,情近情怯,她害怕了。

    害怕太子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她的感情已经深得难以自拔,这个时想出去,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对他的伤害,也会越大。

    他和她一样,也经历过坎坷的人。

    刚才他和太子的对话她都听见了。

    三岁的孩子,不止被抽干了血,下了剧毒,还被毁了全身筋脉,怪不得,他会这么清瘦,真不知道,一个筋脉全断的人,是怎么练武的,又如何能将一身武功练成化境。

    要吃多大的苦,忍受多少痛,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而且,还要瞒着来自宫里,他那亲伯父,亲党兄布下的一双双窥探的眼睛。

    晋王长年在外,而王妃又是个粗神经的,他既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王妃,一场灾难,让一个本该锦衣玉食,无忧无虑长大的亲王世子变得早慧,吃尽苦头。

    夜笑离下令全城封锁,穆清瑶含着眼泪苦笑,他是担心自己会被公孙昊救走么?

    那个孬种现正在某个小洒馆里借酒消愁去了吧。

    惊雷很快招来了许多晋王府兵,开始细细搜索别院。

    穆清瑶知道自己不能再停留下去了,先逃出京城了再说吧。

    天大地大,还怕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也许,离开一两年,他就会慢慢忘了自己吧。

    他是晋王世子,想嫁他的人多了去了,不缺她这一个。

    可是,心好痛啊,一想到他有可能会跟别的女人成亲,心就象被揪扯着一样,痛得发麻。

    自秘道出来,穆清瑶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别院的院墙,而晋王府的府兵就守在院墙四周巡查。

    穆清瑶忙匍匐下去,象只壁虎一样在地上游动。

    那边传来惊雷的声音:“骤风,可查到线索?”

    “没有,不过,找到公孙昊了,他就蹲在别院的外头,这厮一个劲的只会哭,妈的,没见过男人哭得这么凄惨的,比死了亲娘还伤心。”

    “切,是个娘泡吧,也不知当初世子妃是怎么看上这样的人渣的,比起咱们世子爷来,也差太远了。”

    “可不是么?不过,既然不是公孙昊救的,那世子妃是自个逃走的?”骤风不解道。

    “是啊,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你说,咱们都来了,世子妃不好好等着爷来救,逃什么?”

    “不会是不想嫁吧。爷今天好恐怖,只怕吓到穆姑娘了。”惊雷神神秘秘道。

    “爷,这里没发现世子妃的踪迹。”骤风突然恭敬地向后道。

    惊雷吓得捂住自己的嘴,斜眼一看,自家主子的脸阴沉得象暴风雨来临的天空。

    “找,给我使劲的找,一根草也不能放过,她竟然敢逃!”找过一圈,把所有的人都抓过来问了一遍,夜笑离终于承认眼前的事实,那个女人不是被人救走掳走抢走了,而是自个逃了。

    谁救了她,他都不怕,就怕是她自己躲着不肯见他。

    他看过现场,知道太子和公孙昊都未得逞,而她又是洒脱不羁的性子,一点子碰碰挨挨,不会放在她的眼里。

    可那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躲他,为什么不肯出来见他?

    也不可能是受伤了,现为现场虽然有血迹,据他目测,应该是太子的,该死的女人至多少点轻伤,根本没到断手断脚残废到自怜自艾不肯见人的地步。

    只有一个可能,她后悔了,她不想嫁给他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夜笑离的肺都要气炸,忍不住就想东想西,莫非是公孙昊的一番忏悔又让她心软了,想跟他旧梦重圆?

    惊雷是以擅长搜索出名的,穆清瑶慢慢向前方的乱石堆游去,突然,不小心碰到了一颗石块。

    “爷,有动静。”惊雷立即闪身过来,夜笑离心中一喜,也追了过来,自他找到这间别院,到她失踪,不到三刻钟,她要解脱绳索逃走,还要避开这么多人的耳目,肯定逃不快,更逃不远,所以,他才会锁定别院周围不到一里的距离搜索。

    穆清瑶吓了一跳,幸好刚才趴着时,给自己周身系满了枯草,现在已经是黑夜,很难有人能发现她,但是,惊雷的听力特别好,连细小的呼吸都难逃过他的耳朵。

    她的眼睛看到了惊雷那双黑色白底子的皂鞋,正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怎么办?很快就被抓住。

    抓住不要紧,顶多挨夜笑离一顿骂,或者,装个死,就说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但是……

    脑子一激,正好看见一只老鼠从眼前经过,指间轻弹,老鼠受惊,迅速窜开。

    惊雷身子一飘追上,捏着老鼠尾巴拎起,失望地随手一扔,正好落在穆清瑶的脸侧。

    “切,晦气,原来是只老鼠。”

    穆清瑶屏住呼吸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好不容易等他们走远了,才长吁一口气,恶心站起来,身子一闪,窜入不远处的竹丛里。

    “爷,还是没找着。”惊雷有点丧气,这位世子妃是什么出身啊,不是出身江南首富吗?再怎么说也是个千金大小姐吧,怎么比只老鼠还会藏啊。

    夜笑离尽力让自己冷静,劝自己不要太揪心,不要太生气,否则,脑子只会越乱,那个女人真要想躲,莫说比老鼠了,她该跟穿山甲比。

    别院方圆两里的地方,都快被翻个个了。还是没找到她,而前面,就是护城河,河岸已经驻满一晋王府府兵,唯一的一座桥也被把守得牢牢的,现在河水湍急,该死的,她不可能会涉河而过吧。

    那是找死!不被河水冲走,也会被冻死。

    相信,这会子还没有到河边,不然,那边应该有点动静的。

    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那片密密的竹丛中。

    如果自己要逃,现在应该躲在竹丛里,既避风,又能藏得隐密。

    “去竹林里找。”夜笑离冷冷道。

    “爷,不能吧,那可是烟竹啊,太密了,人很难钻得进去的。”府兵们一个个穿着铁甲,想进烟竹林,确实很难,不过,那女人身形纤瘦,又习得一身怪异的本事,她藏进去不成问题。

    穆清瑶一听夜笑离要搜竹林,急出一身汗来,这个林子可不大,竹子细细密密,府兵想要进来并不容易,但是,如果这么多府兵齐齐动手,砍乱竹子,她很快就会无处可藏,不得不现身。

    “爷,人进不去啊,要不,把竹子砍了吧。”虽然工程有点大,但人多力量大,这个法子还是可行。

    “不行,太麻烦了。”大家都觉得惊雷的主意不错,夜笑离却否决了:“来人,点火,围着竹林烧。”

    刀砍竹子确实可行,但这些都是粗人,几百把刀齐发,一个不小心砍伤了那个女人怎么办?

    用烟熏最好,受不了了,她会乖乖地出来。

    “啊,火烧啊。”惊雷发为自己听错了,爷还真狠,这天干物燥的,竹林烧起来怎么办?世子妃还藏得住?

    火很快点起,大堆的草堆在上风处,浓黑的烟很快升起来,全向竹林飘去,而四周也全是火,穆清瑶被熏得睁不开眼,该死的夜笑离,你这是要赶尽杀绝的态势么?

    姐偏不出来。

    她找了个地坑,正够她容深的,烟是往上飘的,只要竹林不烧起来,坑里还是有新鲜空气的,拿着帕子捂住嘴,穆清瑶猫地地坑里着藏,她相信,夜笑离绝对不会真把竹林点燃,否则,自己会无处可逃,但等他来救时,自己不是被烧死,就是被熏死了。

    他是来救她的,不是来杀她的,更重要的是,她很自信地认为,他舍不得。

    舍不得……

    三个字从脑海里闪现时,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感情看得如此清楚明白?

    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他。

    只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是想嫁给他的,也相信,他是能托付终身的,可是,爱到什么程度,喜欢到什么程度,还不是很确定,至少,没有他,她是能活下去的。

    没有她,他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但能确定的是,他对她的感情,要超过她对他。

    烟越来越大,她又正躲在烟口子上,虽然躲进了深坑,还是被呛到不行,又不敢出声,憋得眼泪不停地流,若不是前世练过闭气功夫,这会子她真要晕了。

    “停,不要于熏了。”仿佛听到了穆清瑶的心声,夜笑离焦灼地命令。

    “爷,不可能在竹林里的,若真在,这会子怕是熏晕了。”惊雷道。

    心象是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夜笑离脸色一白道:“快,拨开草堆,熄烟火,去林里找。”

    府兵们又开始砍竹枝。

    “刀中向上,记住,不要砍得太低。”

    将竹根留下一尺多深,以免伤到人,但又能看清楚里面是否藏人。

    眼看着竹子砍倒一大片,夜笑离象心有灵犀一样,直奔穆清瑶的藏身之处。

    烟熄了,穆清瑶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不算新鲜的空气,强忍着不让自己咳出声来,突然,听见竹尖踩踏的声音,她随手抓了把草盖在头上,不敢再动,匍匐在坑里。

    脚步很轻,但也越来越近,应该是有人施轻功踩在竹枝上行来,这样的能力,除了夜笑离还有谁?

    脚步在离她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住,穆清瑶屏住呼吸,抬眸一看,月色下,那双清润的眸子正看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