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八十七章:自作自受2

第八十七章:自作自受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子妃,贺良媛喝的茶里有滑胎药。”这时,另一名太医上前禀报道。

    太子妃就冷厉地看了穆清瑶一眼:“果真有药?是什么药?”

    太医道:“几种药物的混合物,有碎骨子,藏红花,还有蟹黄。”

    这几种全是堕胎的猛药,平常人吃了自是没有问题,孕妇只服下其中一种,都能流产,何况还是几种混合提练之物,怪不得,贺雪落喝下茶后,不过片刻,便见红了。

    “那这种药叫何名字?”太子妃又问:“可常见?”

    “回太子妃殿下,此药名为碎胎,几种原材料倒不是难找,但要将这几种材料提练,加工成细小的颗粒,并产生如此大的效用,全大锦,也没有几个人能办到,老臣记得,晋王世子很小的时候,便制过此药当好玩过。”太医偷偷睃了穆清瑶一眼,垂头道。

    “也就是说,整个大锦,可能只有晋王府才有此药?本宫说得可对?”世子妃冷冷一笑道。

    太医道:“太子妃明鉴。”

    “穆清瑶,对太医的话,你作何解释?不要说,你不知道晋王世子乃是用毒高手,医药天才,他配制的药,无人能解,天下人皆知,你也贺良媛有隙,而只有你可能有这种害人的药,算不算得上是人证物证俱全呢?”太子妃冷笑地看着穆清瑶问。

    原本不太相信穆清瑶会害人的,眼里都泛起疑惑之色,毕竟太医的话让人有几分相信,要知道,经历过贺相被毒,和好几个人离奇中毒事件后,大家对夜笑离的施毒功力有了新的认识,更加怀疑,曾在的毒医离笑天就是夜笑离。

    而晋王世子虽说爱用毒,但他的毒一般人是不可能得手的,除了这位新娶进门的世子妃,还有谁能有这种名贵又药效奇特的毒药?

    秦太太原本想劝太子妃不要太过分的,这会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必竟害人子嗣是很阴毒的事,也是有损天道的。

    恭亲王妃趁机道:“太子妃,既然人证物证俱在,那便安章程办事吧,前儿我家婧文,在晋王府还被下了哑药呢,要说施毒第一,除了晋王府的人,还能有谁?这位穆家侄媳确实恨极了贺良媛,除了她,也没有谁想要贺良媛了。”

    穆清瑶淡淡地睨了恭亲王妃一眼道:“若然不是本世子妃呢?恭王婶和太子妃又如何?本世子妃说过,血口喷人,是要有证据的,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只是推测,我是讨厌贺雪落,巴不得她走在路上被落叶砸死,洗脸淹死,买豆腐撞死,吃面条吊死,可是,她把自己弄成现在这样子,活着比苦又好得了多少?既然她在活受罪,我又为什么要替她了解?岂不便宜了她?所以,要说下毒动机,本世子妃还真没这个必要,至于你们说的毒药,且不说,是不是就是太医所说的,只有我家相公对制出来,既便是,你们谁亲眼看见本世子妃下毒了?”

    穆清瑶话音一落,人群中便传来了阵隐忍的笑声,果王妃更是忍俊不禁,也亏这孩子想得出,什么吃面条吊死,洗脸淹死,都象她这样咒人,被咒的活几辈子也不会死。

    “是啊,要是没人亲眼看见侄媳下毒,就莫要乱说,阿离那孩子可是疼她得紧,小心你们一个个明儿起,全中了哑药,再也说不出话来。”

    果王妃的话还真有些镇慑力,有人立即退开了些,生怕自己也沾了边,惹祸上身,要知道,那位爷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就算阿离本事通天又如何?他还是大锦的子民,什么事,都要讲个理字。”太子妃淡淡看了果亲王妃一眼,对贺雪落的侍女道:“你把刚才贺良媛中毒的过程祥说一遍,你家主子说,是晋王世子妃给她下的毒?你可看见?”

    侍女下得跪下,眼神闪烁地看了穆清瑶一眼,穆清瑶淡淡地看着她,并无半点怨恨与责怪,侍女眼眶一红,咬了咬唇道:“是,是晋王世子妃趁主子去如厕时,在茶里下的药。”

    “你看见我下了?”穆清瑶好笑地问。

    侍女点头:“虽没有亲眼所见,但只有你离得最近,最方便,除了世子妃你,再没有人能接近这张桌子。”

    太子妃道:“如此,穆清瑶,你还能狡辩什么?”

    “她说的不对,这里在场的,离贺良媛最近的,不是我。”穆清瑶淡淡一笑,讥诮地看着太子妃道。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她,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她也推脱!

    只有她是离贺雪落最近的,那原本是史云嫣的座位,史云嫣刻意想与她把关系暖和,所以才把两张桌子的位置拉近了些,而贺雪落的另一边,坐着的是果王妃,但桌子离贺雪落却有三尺多远,而且大家都知道,果王妃是没有武功的,想要下毒又不让人发现,怕也没这么快的手法。

    “有两个人,离这张桌子,这个茶杯更近。”不管其他人的目光有多异样,穆清瑶仍然淡定如初。

    “不可能,穆清瑶,你当大家都是瞎的么?还是有人会隐形术?明明只有你离得最近,你说比你更近的人,是谁?”太子妃道。

    “其中一个,便是她。”穆清瑶指着贺雪落的侍女道:“她就站在贺雪落身后,我坐得再近,有她近么?”

    侍女吓得脸色立白,跪下道:“可是……可是奴婢没有下毒啊,奴婢为什么要害主子,奴婢不可能给主子下毒啊。”

    大家都诧异地看着侍女,也有人皱眉道:“或许,是有人买通了这个侍女呢?”

    “可残害皇室宗亲,是要连坐的,保不齐就是诛九族,不会,应该不会是侍女。”

    穆清瑶听了也点头道:“对,确实不是她,她没这个胆子。”

    “穆清瑶,既然不是侍女,那还有谁?只有你了。”太子妃冷笑道,看你不搬石头往自个脚上砸。

    “当然还有一个人,她离这个下毒的杯子比侍女更近,那个人就是,贺雪落自己。”穆清瑶清冷的声线,朗朗地,掷地有声。

    众皆哗然!

    怎么可能?

    贺雪落自己给自己下堕胎药,还是如此烈性的,她不要命了么?随时都有可能会一尸两命啊,这位晋王世子妃想脱罪也是想疯了吧,这么可笑的话也说得出口。

    “穆清瑶,你脑子出毛病了吗?谁会给自己下药,残害自己的孩子不说,自己也可能会丧命,你疯了,你当贺良媛也疯了吗?”太子妃厉声道。

    “我当然没疯,疯的是贺雪落。”穆清瑶说着,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向侍女走去,突然将侍女的袖袋一扯,冷冷道:“你家主子应该早就备好了堕胎药吧,而这种药,霸道得很,稍沾一点,就可能滑胎,所以,平素她是不敢自己亲自沾手的,肯定会让你拿着,而她又知道,此药下得太多,必定会大出血,她自个的命会保不住,所以,你这里,肯定还人存货,如果本世子妃没说错的话,就袖袋里吧,因为,放在袖袋里,使用起来也方便一些,也不容易被人擦觉。”

    “你,你还给我。”侍女果然脸色刷白,伸手去抢穆清瑶手中的袖袋。

    穆清瑶却已经掏出了袖袋里的一个细细的小白瓷瓶,放在手中把玩道:“裕王婶,你家有怀孕的猫啊狗儿么?可以拿来做试验,看看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裕王妃脸色很不好看:“阿弥砣佛,猫狗也是命啊,害人子嗣,是要遭天谴的。”

    太子妃的唇边就露出一抹讥笑,嘲讽地看着穆清瑶。

    穆清瑶淡淡一笑,知道裕王妃不会帮自己,她也不急,对小齐道:“小齐,看你的了。”

    看穆清瑶被冤,小齐早就恨得牙发痒了,正不知道如何帮她,穆清瑶话音一落,小齐的身子就嗖的一下,不见了。

    但是,不多时,他便捉了一只肚子浑圆的老鼠来。

    大家没想到,这孩子的身后如此利落,而且,也这般明白穆清瑶的心思。

    “裕王婶,打死老鼠不算罪过吧,你可得感谢我,一次还可能给你消灭十几只呢。”说着,将药瓶递给先前的太医:“太医,你看看,贺雪落所中之毒,是不是就是此药?”

    太医担忧地看了太子妃一眼,哆索着不肯接。

    穆清瑶笑道:“刘太医是吧,想毕,我家相公的脾气你应该听说过一二,本世子妃呢,是个讲道理的,只要你按实际操作就好了,要不偏不倚,公正行事,先前的事呢,便不与你计较了,不然,后果你自己知道。”

    贺相中了夜世子的断肠散,一个时辰发作一次,皇上可是把宫里所有的太医都召去了,没一个人能解得了,而贺相的惨状,他们可都亲眼所见了的。

    刘太医苦着脸,倒了一丁点儿药粉,闻了闻道:“不错,确实与贺良媛所中之毒相差无几。”

    穆清瑶便拉着他那只手往母老鼠嘴上一抹,那只老鼠打了个喷嚏,舌头舔了舔嘴巴,很快,它便痛苦地扭动起来,然后,身下出血。

    老鼠也与人一样,是胎生,只是一丁点儿粉末,这只硕大的老鼠便流产滑胎了。

    所有的人,都怔怔地没有说话,好象谁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而围帐里的贺雪落还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却没有人再同情她了,什么叫僦由自取,这就是!

    “大胆贱婢,你竟敢害贺良媛!”太子妃脑子倒转得快,事实摆在面前,再也由不得她冤枉穆清瑶,立即便转了口。

    侍女吓得脸都白了,纳头就拜:“太子妃明鉴啊,不是奴婢,不是奴婢下得毒。”

    “来人,把这个残害主子的贱奴拖下去,乱棍打死。”太子妃冷酷地说道。

    这件事,就此揭过最好,太子妃也可以不担责任,也可保住贺雪落陷害穆清瑶的罪名。

    “慢着!”穆清瑶却一抬手道。

    “弟妹啊,方才是个误会,谁知道贺良媛的侍女会下毒害人,真是冤枉你了。”太子妃变脸比翻书还快,方才可是咄咄逼人的紧,这会子笑得何等亲切可人。

    “误会么?不见得吧。”穆清瑶笑得云淡风轻,眼神,却冷若冰霜,不见半点温度。

    她走近围帐,猛地将围帐掀开,然后,素后如电,撕下正在接受医治的贺雪落一截衣袖,里面很快抖落一个小纸包,塞到刘太医手上。

    这回,刘太医很自觉地验了验,垂头道:“正是滑胎之药。”

    现在还用说什么么?什么也不用说了,一切再明白不过。

    “太子妃,侍女只是从犯,并非主谋,而给贺良媛下毒的,正是她自己,所以,侍女罪不致死,你处死,就处死那个正自作自受的贺良媛吧。”穆清瑶冷冷地说道。

    所有人都有点不可置信,是什么样的仇恨,会让一个人,宁愿自残,宁愿杀死腹中怀胎七月,已然成形的孩子,来限害一个人。

    贺雪落此人还真是残忍狠毒之极,一个人为了报复,连自己和孩子都能下手的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太子妃怔怔地退了两步,这个阴谋,自始至终她都是参与者,别人看贺雪落的眼神鄙夷中有恐惧,看她又何偿不是?

    她可是大锦的太子妃啊,竟然伙同良媛陷害世子妃,是何居心?

    秦太太眼圈红红的闭了闭目,这个孩子,没救了,无药可救!

    心狠手辣至如斯地步!

    她缓缓走向穆清瑶,突然向她一跪。

    穆清瑶吓了一跳:“秦太太,您做什么?”

    想要扶起她,秦太太却死都不肯,“世子妃,是老身教育无方,害了你啊。”

    秦太太素来明事理,又善良可亲,她这一跪,让穆清瑶为难起来,这么大年纪,当着皇亲贵妇和一众命妇们的面,给自己这个晚辈下跪,为的,还不是不争气的阴毒太子妃?

    “秦太太,此事与您无关,您且起来。”穆清瑶道。

    她这一跪,让太子妃整个怔住,愣愣地看着为自己向穆清瑶下跪求情的奶奶,眼泪顿如泉涌。

    身子一软,她也跪下:“奶奶……”

    “你不要叫我奶奶,我没你这样的孙女,真是……败坏家风啊,你最好,自休吧。”秦太太道。

    所有人都怔住,感慨秦太太的刚烈与贤明,自家孙女可是太子妃啊,虽然做错事,但换了别人,肯定会帮着瞒,帮着遮盖,就算盖不住,就求情,秦太太可好,干跪让太子妃自休,那可是太子妃位啊,将来的皇后,母仪天下之人,多少人挤破头也得不来的尊贵与荣耀,她竟然让孙女放弃,要知道,放弃的不止是太子正妻之位,还有秦家的圣眷隆恩啊。

    穆清瑶也感佩秦太太的贤明,尽力将她扶起:“秦太太,人孰无过,重在能改,才会善莫大焉。”

    又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太子妃:“你真幸福,有这么疼爱你的奶奶,要懂是珍惜才是。”

    太子妃怔怔地看着她,眼泪双流,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记得,在东宫时,曾经救过你一回,不奢望你以德报德,却也没想到,你会以怨报之,今日看在秦太太的面上,我不会深究下去,但是,如有下次,不管你是太子妃,还是秦家的嫡女,我穆清瑶必定十倍奉还。”

    她声音冷厉,眼神冰冷,如一尊寒气逼人的女罗刹,让人望之生畏。

    太子妃感觉浑身一阵发冷,发寒,呆呆地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此时,贺雪落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医女从围帐里出来,“太子妃,太子妃,孩子卡住了,出不来啊。”

    太子妃满脑子发懵,不知所措。

    而其他人,则淡淡地看着围帐里正在死亡边缘上痛苦挣扎的贺雪落,面无表情,更无太多的同情。

    有人要自作自受,又怪得了谁来?

    这时,一个白色身影急掠过来,但却在离围帐一米处生生顿住,一把揪住刘太医的胸襟:“雪落如何了?”

    刘太医吓得脚都软了:“相……相爷,她……她中了极霸道的滑胎药,只怕……”

    贺相身子晃了晃才站稳,厉声问:“谁给她下的药?是谁?本相要将她碎尸万段。”

    “那正好,您也不用动手这么麻烦了,让她自生自灭就好。”穆清瑶冷冷一笑,讥诮道。

    贺相猛然回头,目光复杂地看着她:“是你给她下的药?又是你?”

    穆清瑶对贺相翻了个白眼:“你听不懂人话吗?不是说要将给她下药的人碎尸万段么?你愿意劳神,我也不反对,那请吧,那个人,就是她自己。”

    贺相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雪落给自己下滑胎药?”

    “可不?药是她侍女带着的,她给自己下的,证据确凿,大家伙儿都亲眼看着呢。”果亲王小声咕哝道。

    贺相差一点晕厥,就因为自己让穆清瑶抢走了尚衣局的生意,所以,她越发恨穆清瑶,所以,为了害阿瑶,她宁可拿自己的命来冒险?

    “相爷,相爷,贺良媛她……她快要不行了。”医女大声道。

    “快,快去请最好的太医过来。”贺相也顾不得生气了,心急如焚。

    穆清瑶静静地看着贺相,虽然,这个人名声很差,虽然,这个人权势滔天,虽然,这个人阴险狠毒,但是,他真的是一位好父亲,一位全身心疼爱着自己孩子的好爹爹,贺雪落何其有幸,有这样一位疼爱她的父亲陪着她一起长大,把她看成眼中宝,心头肉……

    自己的父亲呢?前世那个,她根本不记得长什么样子了。

    现在这个,穆将军是很好,但穆将军是粗人,不太懂得如何疼人,而且,听说他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那亲生的那个,会是谁?

    会不会也象贺相待贺雪落一样,疼自己,爱自己呢?

    苦笑一声,穆夫人连那个人的名字也不肯告诉自己,那个人,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还是未知数呢。如果知道,却从来不出现,不肯看自己一眼,那样的父亲,有何没有又有什么两样?

    贺相似乎感受到穆清瑶的目光,这孩子,眸子清澈明亮,如她的娘亲一样,尤其是忧郁时,幽然又晶莹,让人看着心疼。

    “爹……爹,救我,救我。”围帐里,传来贺雪落虚弱的呼求,贺相一口血便仰天喷出来,身子摇晃了好几下才站稳,清泪双流:“雪落,雪落,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办?让爹怎么办?”

    这一瞬间,在穆清瑶的眼里,贺相就是个快痛失爱女的老父亲,从来人间最苦便是,白发人送黑发,丧子之痛,痛彻心菲,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贺相,穆清瑶的心,也跟着揪痛,象是被人攥在手心里,用力捏着的感觉。

    谁也没有想到,穆清瑶会突然向围帐走去,贺相定定地看着她,含泪的眸子里,竟然蕴满乞求,仿佛他知道,整个世界,只有她才能救贺雪落。

    穆清瑶被这样的眼光看得心头一痛,猛地掀开围帐,大声道:“拿剪子来。”

    太医和医女听得一震:“世子妃,你……你想做什么?”

    她可是贺雪落的死对头啊,贺雪落现在命弦一线,她想做什么?

    “快去,拿剪子来。”贺相厉声吼道。

    医女们不敢怠慢,忙去拿了剪子来,穆清瑶又要来烛火,对掀起贺雪落身上的盖布,对一旁的医女道:“你,一会听我的口令,我让你按压,你就按。”

    贺雪落感觉生命正一点一点被抽离,身子也变得轻飘飘的了,就要死了么?可是,她还年轻,她不想死啊,真的不想死啊。

    抬眸间,就触到穆清瑶冷厉的脸,她来做什么?看笑话么?突然就有了力气,一挥手,“你……你走……”

    穆清瑶看着她虚软的动作,冷笑道:“你当我愿意救你呢?”

    却握住她的手。

    伸过来的这只手,柔软而有力道,仿佛给了她求生的力量,贺雪落怔怔地看着穆清瑶。

    “如果不想死,就听我的,我喊一二三,你再用力,不然,你死不要紧,孩子跟着你死,太不值得。”

    她的话,太难听,太可恨了,可是,贺雪落不想死,当穆清瑶喊出口令时,她长吸一口气,将全身的力量全聚集在一点,用力,而身下,穆清瑶利落的一剪刀,医女再一按压,终于,孩子生下来了。

    虚弱的啼哭声象天赖一样,打破了整个院落的沉寂,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为这个命运多降的孩子欣喜。

    孩子一出来,贺雪落就力竭而晕。

    太医忙着急救,穆清瑶浑身虚脱的从围帐里走出来,墨玉一把抱住她:“主子,主子,你太伟大了。”

    包括裕王妃在内,贵妇们全都聚拢过来,钦佩地看着穆清瑶。

    贺初年泪眼蒙蒙,眼神灼灼地盯着她,真的,真的很想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这些年,真的很想她,是他不好,不知她的存在,让她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苦了这么多年,那缺失的父爱,自己要怎样才能弥补得了?

    “谢谢你。”穆清瑶自身边而过时,贺相低沉地嗓音哽咽道。

    穆清瑶摆摆手,坐下歇了一口气,贺雪落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而那个早产的孩子,也命大得很,虽然弱得很,生命力却坚韧。

    穆清瑶感慨生命的神奇和伟大,更同情这个才出世的孩子,他的娘亲,分明就不想要他,以他为耻,而他的父亲,就是个渣,这会子还不知道缩在哪个角落里呢。

    贺雪落被抬回相府治病,贺相幽幽地看了穆清瑶一眼,正要走,穆清瑶却道:“贺相,就这么走了么?”

    贺相怔了怔,儒润的眸子一眼,还真的停下来,淡淡地问:“你还待要如何?你今天救了雪落,本相自会谢你就是。”

    穆清瑶一翻白眼道:“你女儿的命,拿什么可以换?”

    贺相再次怔住,苦笑:“她虽不济,在我眼里却是无价之宝,确实无物可换。”

    “所以,你也谢不起。”穆清瑶傲然道。

    贺相唇边勾起一抹浅笑,这孩子,还真有自己的风采,骄傲而又嚣张。

    “那你要待如何?”

    “救她,是出于我生为一个正常人的善良之心,救死扶伤该是每一个人的本份,所以,我只是尽了我的本份,你既谢不起,也无需你谢。”穆清瑶冷冷道:

    “救她归救她,今日她所犯之事,却不可原谅。”

    贺相觉得头痛,这孩子,还真是爱憎善恶分得很清呢。

    “她……今天又冒犯了你么?”贺相有点无奈,都是女儿,雪落被自己宠坏了,看这架式,今天做得特别过份。

    “岂止冒犯,贺相,她拿自己和腹中孩子的命来陷害本世子妃,若不是本世子妃明察秋毫,早发现她有问题,今天她没死,明天本世子妃又要再一次被你贺家人打入天牢了,那刑部大牢,本世子妃进去一次,就只留半条命出来,已经两次了,你当本世子妃有九条命么?”

    贺相听得一滞,心口象是被重物撞中了一样,一阵钝痛,她也是自己的女儿啊,这话就象鞭子一样抽打着他的心,前两次,都是他这个只手遮天的丞相,将点要了她的命。

    这一次,雪落竟然用如此自残的惨烈手法来害她,她能轻饶么?

    “你待要如何?”好象除了这句话,贺相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

    “我待如何?呵呵,记得上回贺相送我进大牢时,有一句话可是铿锵有力得紧啊,大锦乃以法度治国,律法之下,人人平等,请问贺相,按法制,陷害皇世子妃,该当何罪?”穆清瑶轻蔑地看着贺相道。

    还真是厉害啊,竟然拿自己对付她的那一招来对付自己。

    “剥夺诰命,流放千里。”贺初年苦笑道,头一回,他将大锦的法度说得如此苦涩,头一回,他不想包庇维护贺雪落,她活该。

    雪落现在,是太子良娣,她肚子里的孩子,名义上,就是太子子嗣,残害太子侍妾,和皇家子嗣,这个罪,阿瑶担不起啊。就象阿瑶说的,若她没有明察秋毫,会是什么结果?

    贺相不敢想象。

    “好,太子妃,还有众多的王妃命妇们都在,你们给我作证,贺相亲口说了,贺雪落陷害本世子妃,罪该剥夺诰命,流放千里。”

    太子妃和裕王妃都怔住,没想到贺相今天竟然会向穆清瑶低头,而且,半点也没有了往素的嚣张与蛮横。

    莫不是因为,穆清瑶救了贺雪落?

    可是,救得回一条命,却成了流放千里的犯妇,贺雪落这一辈子也算是完了,以贺相爱女如痴的个性,怎么受得了?

    定然为会依从的。

    但是,今天,他就是服软了。

    果亲王扯了扯史夫人的衣袖:“你有没有觉得,贺相今天很古怪?”

    史夫人道:“可能良心发现了吧。”

    “不对,我总觉着,他看阿瑶的目光不对劲,不象是看仇人,以前,谁要是得罪了贺相,那就离死不远了,阿瑶这般逼他,他也只是苦笑,莫非……”后面的话果亲王妃没有说出来,老一辈的,大家心里都明白一些。

    当年贺相英姿勃勃,殷紫如则娇媚可人,那时,他们可是最让人羡慕的一对啊,可惜,后来造化弄人,有情人难成眷属,最后弄得个两相成仇。

    裕亲王和太子妃当然不会说什么。

    意料中的事。

    穆清瑶也不强求,斜睨着贺相。

    贺相苦笑:“来人,请刑部司刑官来。”

    大家听得一震,这是要将贺雪落真的打入大牢吗?这个罪,是要入案了?

    穆清瑶也怔住了,没想到,今天的贺相如此好说话,原还以为,还要斗智斗勇好一会呢,方才她还正计划着要让贺相如何就范才好,结果,竟然这么轻松?

    “不过,世子妃,你能不能缓缓,雪落她这个样子,可是进了大牢,不出三天,定然会一命呜呼,请你看在我这个老父亲的份上,让她先养好身子,再……再赴刑。”贺相满眼乞求地看着穆清瑶,这孩子最是心软,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明明恨透了雪落,可先前自己一求,她就去救人了,比起自私自利,阴狠手辣的雪落来,真真可爱之极。

    只是,这样的心软,将来还会遭人暗算哦,以后还得多多看护她才是,雪落已然不中用了,能留一条命,是她的造化,这个孩子,一定不能再出事。

    更重要的是,阿瑶她是紫茹和自己的血脉,雪落怎么能跟她比?

    “可以这样么?我不同意能行么?贺相肯定有办法暗中周旋的对吗?”穆清瑶却没有如贺相想象的那样心软,对贺雪落这种连自己孩子都能利用的女人,她真的没有半点同情心,弄到这步田地,全是她自找的,有人自己要寻死,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贺相脸色一僵,苦笑道:“真的不能宽佑宽佑两天?”

    “你不是丞相么?你大可以玩手段,救自个的女儿啊,不过,晋王府也不是吃素的,在坐的王妃命妇们,也都不是傻子,瞎子,今天贺相的女儿犯了事就可以因病而宽佑,那普通百姓的子女呢?若对罪犯都如此仁慈,不知贺相又如何以法制国?如何依法办事?”穆清瑶说罢,再也不多看贺相一眼,转身回到自己行却的位置上。

    贺相怔在当场,穆清瑶的一席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让他第一次有了羞愧的感觉,这个女儿,方才完全可以不救雪落,任其自生自灭,可她救了,抢她夫婿,差点让她没命,以命害她的仇人!

    救人,是她为人的善,而现在,不依不饶,是她为人的正。

    在她眼里,对即是对,错便是错。

    如此爱憎分明,即便有再多的阴污往她身上沷,她的正与善也能让她永保洁净。

    回头摆一摆手,正抬着贺雪落走的侍卫们停下。

    “贺雪落陷害皇室宗亲,即刻打入大牢,待身体复元之后,再流放千里。”贺相几乎是手按着心口说完的这句话。

    他疼惯了雪落,从她呱呱落地开始,他就当成了至宝,当成了眼珠子一样疼着。

    他这一生,荣辱参半,世事让他变得奸诈而阴狠,但待亲人的初心却从未变,何况,雪落是他唯一的孩子。

    他宠她上天,从小锦衣玉石不说,只要是她想要得到的,他便尽量满足她,即便得到的过程不光彩,有损阴德,他也不在乎,只要雪落高兴就好。

    当另一个女儿,一个被雪落欺负了多年,一个自己曾经挚爱的女人生下的女儿站在他面前时,对雪落的爱还是深刻,却让他开始分辨事非。

    他可以对世人阴狠蛮横,但当两个女儿争执时,作为一个父亲,他必须变得公正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肉,何况,雪落是被自己宠坏的孩子,她的所作所为,她的心性,贺相最清楚。

    雪落是自作自受,活该!

    这个时候,再心疼,他也要顾及眼前的这个女儿,他不奢望她认自己,叫自己一声爹,她成长的过程,他这个父亲没有出现过,更没给她带去过一丝温暖,那就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保护她的正与善,让她永远这么阳光下去,不要象雪落一样,象他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一样,只能活在阴暗里。

    贺相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贺雪落可是大出血啊,虽说没死,但也只余一口气了,这个时候进刑部大牢,不死也要落下终身疾患,到底女儿家生产,又是难产,身体受损巨大啊。

    贺相竟然舍得!

    竟然就公正了起来!

    当贺初年让侍卫将贺雪落的担架移交给刑部有司时,很多人还没回过神来。

    穆清瑶也有点诧异,不过,她没放在心上,贺雪落在刑部还活不活得下去她不管,最好病死,她不是白莲花,更不是圣母。

    救人,只是出于人道,就如前世许多穷凶恶极的罪犯被抓之时,若是身受重伤,警察也必定先医治他,再用法律惩处他是一样的。

    “好好的樱花节被污浊之人做的污浊之事给毁了,真是可惜啊。”

    穆清瑶正感叹时,穿着大红衣服的言若鸿摇着折扇过来了:“阿离媳妇,你又在感叹什么?”

    看见他,穆清瑶立即想起他给的一百万,眼睛一亮道:“花蝴蝶,你过来,正好有事找你。”

    言若鸿从贺相身边经过,皱眉道:“贺相,你不觉得你在这里很刹风景么?”

    贺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别招惹你不该招惹的人,打搅别人的幸福是不道德的。”

    说罢,贺相转身走了。

    言若鸿愕然地看着他,切了一声,转头一脸是笑,桃花眼亮晶晶的:“阿离媳妇,你要跟我说悄悄话么?”

    穆清瑶白他一眼,招手让他过去,附在他耳畔说了几句。

    言若鸿象被电击一样跳开:“你什么意思?说了那是给你的,你说的,我不答应。”

    穆清瑶皱眉,正要再劝,言若鸿则笑嬉嬉地凑近她:“不过,你非要给,我还是免为其难收下,先存在你这里,等将来我要用了,再来拿可好?”

    穆清瑶眼眸亮亮地点头,阳光正艳,雪白的樱花瓣漱漱落下,有几片飘落在她乌黑的发际,言若鸿的心弦便被她这样清亮的目光拨动,深深地凝望她,再也挪不开眼,抬手,想去拈她鬓间花瓣,突然,有人一掌攻来。

    身子一闪,回手拧住那个的手掌。

    穆清瑶惊呼:“花蝴蝶,放开他。”

    言若鸿瞪了一眼清秀的少年,却不肯松手:“这小子偷袭本大爷。”

    穆清遥也奇怪道:“小齐,你做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小齐唇边噙着冷笑:“他在冒犯您。”

    似乎心事被窥探,言若鸿眼神一跳,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也看出他隐藏的情感了么?

    正要教训这少年两句,突然,寒光闪动,锋利的刀直刺他的腰间,隐而狠。

    “小齐,你做什么?”穆清瑶震惊道,那孩子的眼神充满恨意,他认识言若鸿?

    以往,她的话,小齐必是会听的,但现在,他与言若鸿斗在一起,竟是招招拼了死的打法,半点也不顾及自身安全,而言若鸿似看在她的分上,只是阻挡,并不下重手,却纵容了小齐,更加凶狠地对他。

    “言若鸿,点他穴道。”穆清瑶恼火道。

    言若鸿这才依言制住了小齐。

    穆清瑶怒道:“小齐,无缘无故的,为何对我的朋友下杀手?”

    小齐幽黑的眸子里隐隐含泪,却别过头去不肯说话。

    言若鸿俊美的脸阴沉沉的,桃花眼冷厉地看着小齐,半晌,他突然抓起小齐的手腕。

    小齐大惊,身子不能动,竟猛地向言若鸿吐了一口。

    言若鸿爱洁,惊跳开。

    今天的小齐太奇怪了。

    而正在此时,裕王爷领着男宾过来,走在前面的,身材高大,面色冷峻的一个中年人。

    言若鸿与小齐的脸色同时一变。

    有人小声道:“那是南楚的摄政王,听说,他这一次来,是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大统的。”

    “哦?他的儿子继承大统,那南楚的太子呢?这不是篡权夺位么?”

    “没办法啊,谁让他掌政了十几年,听说南楚的太子很没用,无能得很呢。”

    言若鸿回头,目光如剑一般射向正说话之人。

    那人莫明地感觉背后一冷,缩了缩脖子。

    而被他制住的小齐,却突然冲破了穴道,一个纵身,向外掠去。

    穆清瑶怔怔地看着那身姿矫健的少年,这是才学了半年武功的人么?

    言若鸿也若有深意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阿瑶,这孩子哪来的?”

    “捡来的。”穆清瑶老老实实回道。

    “什么样的人你都往家里捡,哪天他象个高筒花炮炸了,看你怎么办?”言若鸿冷冷地说道。

    想想他方才几番遭小齐暗算,穆清瑶也有些愧疚道:“回去我会教训他的,还好你没伤着。”

    她这样软声软气的,言若鸿反而没了脾气,无奈地拍拍她的肩:“阿瑶啊,太好心,有时候会后患无穷的。”

    “你指什么?”穆清瑶问道。

    “你今天做了什么不记得了么?那就是个贱人,救她做什么,让她自取灭亡不好么?”言若鸿不赞成道。

    “阿鸿,今天难产的不管是谁,我都会救,这是尽我做人的本分,对我狠的,我该杀杀,该灭灭,但是,那一刻,与仇恨无关,在我眼里,她只个难产的孕妇,而最重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无辜,那孩子还没有出世,他何罪之有?

    至于以后,孩子的娘会不会恩将仇报,那是她的事,我只求心安。”

    言若鸿柔柔地看着穆清瑶,这就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更是她吸引他的致命所在,杀人时,她冷厉狠辣,眼都不眨,救人时,她不管对方身份地位,只求心安。

    人这一辈子,能做得心安,也是潇洒。

    “裕王府的樱花,果然比别家的不同,确实美得很。”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

    言若鸿淡定地朝那声音走去,在那人面前站定:“王叔,见了本宫缘何不跪?”

    ------题外话------

    看了今天这一章,小鱼相信又会有很多读者骂,说女主贱,是圣母。女主救贺贱人那一段,小鱼想了很久,小鱼是第一次写女强,以前的女主都是柔韧型的,都不狠辣,这一个,还算狠辣的。

    小鱼是个母亲,孩子正上学,平常孩子也喜欢看小说,但是,现在的网络小说,充斥着血腥,充斥着逆我者倡,顺我者亡,不分善恶,只求杀伐利落,快意恩仇,这点小鱼很不赞同,会教会孩子的。君可见,很多小孩,人家一句话得罪,便动手杀人,或者觉得某个同学贱,便群起而殴之,社会风气日下,怎么得了?

    所以,就算你们会骂我,小鱼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初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